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75章 机遇——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右着母亲讲了手术室。侯卫东的心下就悬了起来,尽心…泪人民医院精英尽出。院长也多出安慰之语,可是他仍然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小佳陪着段英夹妇走了进来。

侯卫东见到梁进文博士,就如溺水之人看见了一段树枝,道:“梁博士,手术成功的机率有多大。”

梁进文拿了加强比,到隔壁的房间慢慢看,一位年轻医生站在梁进文身后,也跟着看。粱进文指着一处阴影,对年轻医生道:“就是这里。不太明显。”

在侯卫东眼里,透过灯光的加强。黑白相间,完全不明所以,问:“梁博,手术效果应该可以吧。”

这个问题他接连问了两遍,梁进文理解病人子女的心情,道:“成功的肺癌手术能大大提升患者的生存率甚至达到治愈,但这并不是唯一的因素。关于肺痨手术后能活多久,其还受是否是治疗最佳时机、术前术后护理、患者心态、患者身体机能等等因素的影响。”

段英明白侯卫东心情,见丈夫掉进了书袋,打断道:“你这人罗嗦,直接说结果。不要掉书袋。”

梁进文在段英面前耳朵挺软,被说了两句,也不生气,道:“刘老师发现得早。病情得到了控制,没有出现转移,手术后生存率很高。”

或许这是一句安慰的话,侯卫东却格外喜欢听。

又进来一人。却是郭师母。

小佳认识郭师母,连忙迎了上去,侯卫东连忙跟了过去。

“侯公安。你耍宽心,好人有好报,刘老师肯定能治好。”郭师母失去了丈夫,虽然有女儿相陪,却仍然如离群的孤雁,经常会感到孤单。她对侯永贵此时的心情感同身爱。

侯永贵并不认识郭师母,见郭师母大老远从铁州过来看望刘光芬,就表示感谢,同时讲了讲刘光芬的病情。自从刘光芬确诊以后,他就一直受着煎熬。虽然与郭师母是第一次见面,却忍不住与她讲起了刘光芬的病情。

侯家几兄妹、郭师母、段英夫妻都坐在外面等着。

时间如乌龟一样缓慢,两个小时的时间比两天还要长,侯卫东站在窗边,一枝接一枝地抽烟,整个人都被烟雾包围。段英悄悄地提醒佳:“肺癌有可能遗传,侯卫东抽烟太凶,你最好提醒一下。”

小佳也发现此事,她一直忍着,见到侯卫东又打开一包新香烟之时,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低声道:“别抽了,妈知道你这样抽烟,会不高兴

最后一句话打中了侯卫东的穴道,他默默地将香烟放了回去,自语道:“也不知手术还要做多久,已经有两个小时了。”

两个半小时以后,手术终于结束。医生一句手术很成功,如仙乐一样回荡在侯卫东脑中,他挨个与医生握手,最后,还与梁进文和段英握手。

手术以后。郭师母也就告辞而去。侯卫东抽个空子,给郭兰打了电话,“手术成功了,郭师母能来看我妈,太感谢。她离开医院,我安排驾驶员送她到机场

是否到医院去,郭兰经过内心挣扎,她能够想到医院里的情况,终于下定决心先到机场买票。

接到侯卫东电话,她道:“对不起,我没有过来看望刘老师。”

侯卫东仍然浸沉在母亲手术顺利的兴奋之中,道:“带病肺叶完全切除了,据专家估计,有完全治愈的可能性。我让医生开了食谱,一边治疗,一边食补。一定要将我妈治好。”

郭兰完全能够理解侯卫东的心情,听到侯卫东自说自语,一方面着实替他高兴。另一方面她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父亲,也有些悲伤。

当郭师母来到机场以后,距离上飞机的时间还有半小时,母女俩在侯机室相对而坐。郭师母感叹道:“以前我想多生几个小孩,你爸忙着事业,不想生,你爸生病以后,家里孤孤单单,刘老师生病了,一家人都在外面等着。”

她叹息道:小兰,你的个人问题也要考虑了,别久拖着,都成老姑娘了。我看平凡就不错,他是教接,有学问,有知识。”

郭兰打岔道:“妈,你休息一会,我给你倒水去。”

郭师母隐约知道女儿的心思,看着女儿的背影,不停地摇头。

前往上海的班机起飞不久,一架客机降落在了岭西机场。

季海洋和刘莉夫妻俩拖着行李下了飞机,沙州财政局办公室早有人在机场等着。季海洋上了小车,刘莉则站在车外,给弟弟刘坤打了电话,“刘坤。我和你姐夫网下飞机,你在岭西吗?”

刘坤此时正在茶楼与生意上朋友打牌,接到刘藉电话,道:“我在岭西,没事,正在玩。”他从国家机关出来以后,就下海经商,由于姐夫是沙州市财政局长,借着这层关系,生意到也不错,比起在沙州市政府之时。手里还宽裕领许多。

“你也老大不小了,别顾着玩,更不要赌钱。”

生意要靠姐夫罩着,刘坤对姐姐的态度也好了许多,道:“姐,你也太婆妈了。比我妈还职嗦

“侯卫东的妈妈得了肺疼,今天做了手术。”

刘莉话未说完,刘坤哈哈大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刘莉生气地道:“你这人不长进,侯卫东现在是省政府群秘书长,你们两人是同学是同事,没有解不开的深仇大恨。趁着这个机会,与侯卫东拉近关系,多一条朋友多一条路。”

在刘坤潜意识中,侯卫东是一座压在头顶上的大山,无论他如何努力,也逃不掉厚实这一座山,在他敏感而复杂的内心世界,侯卫东早就是一个充满着邪恶的人物。冉断然拒绝了姐姐的建议:“我以后就算是讨饭,也不会向侯卫东讨好卖乖

刘莉进了汽车,很无,奈地看了季海洋一眼,摇了摇头。

季海洋道:“算了,这是刘坤的心结,不容易揭开,别强迫

刘莉头靠着丈夫肩上。道:“他以前靠爸爸,现在靠姐夫。一辈子这样靠下去,总不是办法,我看着焦急。”

季海洋的小车在医院还没有停稳,又看见一辆沙州市政府的小车开了过来。

任林渡老远就看见了沙州的财神爷,下车以后。热情就打起了招呼。

季海洋脸上露出笑容。上前一步,与任林渡握手,道:“任主任,感谢你在首都的感情款待。没有你带路,我们恐怕在财政部得坐冷板凳。”

“季局,为你们服务是我们驻京办的职责,得到季局夸奖,林渡不甚荣幸。”

任林渡当上了驻京办主任以后,他的社交才能被最大限度发挥出来,作为地级市的驻京办主任,没有雄厚财力和深重人脉资源,在京城这片海里混并不容易,沙州前几任驻京办主任都混得勉强。而任林渡上任以后,他发挥了脸皮厚、口才好、精书法等优势,渐渐在众多的驻京办里混出些名堂。

季海洋到财政部办事。任林渡找了一个喜欢柳书的财政部朋友牵线,尽管事情还没有定论。至少到了部里有人招呼,不至于太尴尬。这一次,让季海洋对任林渡刮目相看了。

三人一起到了医院,侯卫东已经接到电话,他并没有到医院门口去迎接,听到脚步声,他迎到了门口。

进了病房,略站几分钟。季海洋给刘莉递了眼色,刘莉就取了一个信封,交到了侯永贵手里。

任林渡也顺势递了信封。

递完信封,季海洋又与侯卫国、侯永贵分别交谈几句,就告辞。

侯卫东将季海洋和任林渡送到了门口,他一边走,一边给杜兵打了电话,“你回来没有,季局长和林渡在这里,你帮我陪一陪客人。”

季海洋道:“卫东,你别管我们,我才下飞机,还要回沙州。”

侯卫东道:“季局是老领导,一定要吃了晚饭才回沙州,我暂时走不开,杜兵过来陪你。杜兵现在是干部二处副处长。”

省委组织部干部二处负责考察省委管理的地级以上市领导班子、领导干部,对领导班子换届、调整配备和干部的职务任免、交流、待遇、退离休等提出建议”负责县市、区领导班子换届人事安排方案的审查批复工作”会同有关方面研究市、县市、区领导班子和干部队伍建设政策,提出宏观指导的建议。

杜兵当了二处副处长。位置很要害。

刘莉也认识杜兵,听到此语,暗道:“侯卫东的秘书都成了干部二处的处长,刘坤与侯卫东是同学加同事的关系,搞成现在这样,太不值得了。”

杜兵网帮着侯卫东将市政府原秘书长蒙厚石送至省政府,正在回医院的路上,就接到了侯卫东电话,他加快了车速,很快回了医院。

侯卫东没有跟杜兵客气,道:“小杜,今天晚上安排一桌,你把休宏小晏夫妻约上,季局长是老领导,我争取过来,好好敬一杯酒。”

侯卫东可以直接安他的前秘书,季海洋面对杜兵却客气得很,道:“杜处长工作忙,真的不用管我们。”

杜兵道:“季局,任主任,你们都是老领导,别客气了,今天我先代秘书长作东。”在省委组织部工作数年,杜兵早非吴下阿蒙,一举一动即沉稳又有风度,与侯卫东倒有几分神似。

季海洋有意识结识杜兵,道:“那恭敬不如从命他又对侯卫东道:“卫东,你若忙就不用过来

侯卫东正在接电话,接完电话,他对季海洋道:“等一会,秦飞跃和粟明要来,正好一起。”

等到季海洋等人离开医院,侯永贵很感叹:小三,你一定要好好工作,否则对不起这么多领导的关心。”

侯卫国在一旁听了父亲之言。暗道:“若是小三不当省政府秘书长,恐怕十有八九的人都不会到医院。”

客走旺家门,这是人们的现实选择,官场更是如此。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