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74章 机遇——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一东心里有两个纠结:

第一个纠结是火佛蝶矿,进入奶年以来,全国蝶炭突然卖疯了价格接连翻番,而且供不应承。益杨县火佛烁母资源厚,前期投入亦足,管理水平相较比其他小矿更高,于是变成了一头会造钱的怪兽,每月侯卫东看帐都会心惊肉跳。

当初侯卫东从周强手里买蝶矿之时,正在仕途失意之时,老仕涂或者走商道,两种选择还在心里徘徊。他根本没有想到自己会在短时间之内会由益杨县走向岭西,会由科级十部变成厅级干部

在这个过程之中。侯卫东由于石场和蝶矿被审查多次,从法律角剪来看,这些产业属于刘光芬,与他没有任何关系。可芳参与调杳人心里都明白,这就是侯卫东的产业。

摸着石头过了二十几年的河。批会已经越来越宽容,火佛蝶矿得来理由正当,经营合法,大家史多的定羡录,口里或许还会义正辞严,心里则是不以为然。

进入省政府以后,事情发生了新变化。在基层,干部们实质上具都是执行者,是做事的。政治意味并不浓。到了省一级政治氛围明显不一样,火佛煤矿便成为了俟卫乐的一块心病。

侯卫东的政治意识在当了县委书记以后开始觉醒,到了省政府,穆变成主动的意识,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政治家,火佛蝶矿就芳猴午的红屁股,随时会引起政敌的注意,会成为政敌的靶子。

但是,火佛煤矿之一座会造钱的机器,轻易放弃谈何容易,他设想了好几种处理方式。都不理想。

政治理想与火佛煤矿。成为候卫东的岩一个纠结之处。

第二个,纠结就是郭兰。

十年来,侯卫东与几个女子也有亲密接触。

段英是两今年轻人在迷茫之时的互相依靠,然后挺起胸自奔向自己的的前程各自追寻自己的幸福,回忆此事。他在心里并没有负担。

李晶成功的原的是多方面的,她性格坚强、洞察世事,经过初入社会时痛苦的蛹化,终于破茧成蚜,成为目由的地妹人。对她来说,侯卫东是生命中一次最美的速遁。

可是郭兰不同,侯卫东与郭兰交往!深深在感觉到了对小佳的背叛,对于很多功成名就的男人来说,肉体上偶尔出轨。在他们的思维巾不算背叛,只有心灵上的出轨万定真正的背叛。

侯卫东与郭兰远隔千里,却是经常仰望天空,思念着在上海的郭兰,这种思念就是对小佳的背叛。扪心自问,他也是爱着小佳的,这份爱已经转化成了亲情,敦厚而绵长。对于俟卫东来说,两份感情都很真诚,这也是让他最为纠结的地方。

听说郭师母要来,他看着在病房忙里忙外的小佳很不是滋味勺不过,母亲刘光芬的手术在即,他的两大纠结都让位于母亲的病情六

与母亲刘光芬交谈以后,侯卫东找到了院长康有志

院方很重视。月日的这一次于术,进行专家会诊,还请了在该领域有全国影响的专家,如今万事俱备,只晋明大的手术。

康有志作为一院之长,即走专家,也是医院的行政长官,在他当专家之时,对岭西省市官员不盾一饮,当有人托请之时。他很是清高当他成为省第一人民医院以后,他的社会角色发生了彻底变化作为陕院当家人,他要享受一系列权力的同时,要对全院医生负责,要对陕院的前途负责,要对就医的病人负责,专冢意气必须让位于现实老虑,他对手握权柄的重量级人物关系也就越来越好。

侯卫东母亲住院。这是他进一步与省政府保持密切关系的好机会,康有志在他的权力范围之内,表达善兵。

“秘书长,你就放心了,你母亲的病发现将很及时,术后存活率很高。”康有志看出了侯卫东的紧张,主动安慰。

侯卫东表示感谢以后。抛出了橄榄枝,道:”康院长上次说的韦情,我给建行杜行长谈了,他也认利了,没有什么问第一医院这块金字格牌,至少值五个亿。

省人民医院要改建住院部,尚差一些资金,上次康有志给侯卫东谈了,他没有想到侯卫东这么快就将此事落实,高兴地道:“秘书长,我代表全院感谢你。”

从院长办公室出来。想着母亲明大就姿上于术室,侯卫东心甲有善无名的焦灼,他站在拐角的吸烟室,几口就将一枝烟吸宇了

“卫东,今天是口号,我记得你母亲要做于术,祝手术成周昌全此时正在机场。在临上飞机前,他抽空给度将打了电话

侯卫东还真没有想到周昌全会打电话,道谢以后。暗道:“周省长公务繁忙,还记得此事,难得。

他顺手又拿出一枝香烟,刚刚点燃,手机又响了起来,他看了看号码,是一串奇怪的数字。

“你好,我是侯具东。”

手机里传来李晶的声音,,伯母耍做于术。怎么不出国来做,羔国这边我可以联系。”

侯卫东有些惊,问:“你在香港,还是美国,怎么知道这事

“我在美国,来了两个星期兴点羔经理给我说过伯母的事,他问我要不要送说算天,祝梅给我打了电话,也说了此事。”李晶此时还躺在床上,声普有此慵懒

侯卫东一直将母亲生病之事作,保密处理,但甚仍然成了不是公开的秘密,他为此很无奈

“祝梅这个小机猜到了我们的事,禅话间挺打抱不平。”

侯卫东想起祝梅那日的态度这才恍然大悟,省“难怪有一天她表情不对,她是怎么知道的?”

“她是学画画的。观察力敏锋得很,再禅,、丑丑和你长得一模一样,谁都看得出来。”

聊了几句。李晶听到侯卫东无精打采,浩“不聊了,你也没有心情,但愿伯母手术成功。”

侯卫东突然闪出一个念头“精工集田一旨存收购煤矿,能否就将火佛卖给精工集团。免得这煤矿成为心腹之精工集团蒂事长是小丑丑的妈妈,卖给了李悬皆大欢喜之一时没有下定决心,暂时没有在电话里说起此事六

刚吸口烟,电话又响了起来一却具杨柳的由话

“秘书长,宁书记来看伯母,经讲了岭

侯卫东没有想到宁玥会亲自过来,口里肖,“太客与此时他只想静静地待一会。可是宁玥亲自来,他必须得尖接待

回到病房,与母亲说了几向便出尖迎接沙州市尊书记宁玥,侯卫国是沙州市公安局长。也跟着出去仰接

在门口站了几分钟,就贝到一辆盆油车开了讨夹,却不芳沙州牌照,侯卫国是公安局长,习惯性地关注车牌,省“这是茂云的专车。”

侯卫东脱口而道:“祝书记的专车。”

车停下,祝焱、蒋玉新、祝梅接依次从车巾下卫东急忙跨了几步,与祝焱握了手,道:“祝书记好。”

祝焱指着他,道:“刘老师要做年术,你也不说一声,若不是蒋玉新知道此事,我还蒙在鼓里。”

侯卫东心里暖洋洋诚地道。“祝书记这么忙,我怎么敢打扰你。”

说话之时,他抽空看了一眼祝梅,祝梅低着头,年里提着花篮。

祝焱在事前并没有打电话,此时贝侯卫东和侯卫国两兄弟都站在门口,道:“你们在等人。”

侯卫东解释道:“宁玥书记要讨来,我陪祝书记井进去,大哥在这边接人。”

正说着,又有三辆车开进了医院。

来者是沙州市毒书记宁玥、组织部长洪昂以及秘书长粟明俊,另外还有沙州市公安局长老粟。

一行人略作寒暄。朝病房老去,仰面碰上了陕院院长康有志

病房站满了人。刘光芬知道这此大领导能来看望自己,都是冲着儿子,心里即高兴又自豪。即格离开病房之时,她对存场的领导道:“感谢各位领导都我们全家的关心照顾,做宇年术,请各位领导到家里做客,我给领导们敬

她说得自信乐观。完全不象是即将讲入年术室的癌症病人,在场人听了都露出笑容。侯卫东听在心里却更加心酸,上了弃术台,就有风险,这让当儿子实在难以心安

护送刘光芬进入手术焱一家人最井告辞,张小佳等人陪着宁玥。侯卫东就送到门口。

蒋玉新道:“卫东别太担心了,刘安师发姆得早,年术应诓有效果。”

祝焱与十年前相比,身体要胖了一此但具相静与十年前当县妻书记时没有多大差别。只是韦质上更加深沉了一在上车前,与侯卫东单独站在一边说你的性格更活合独当一面,放在省政府当幕僚太可惜了,准备在省政府工作多久”

侯卫东没有完全说老实话,他也开法宇全消去实话,道:“才进入省政府,正在适应过程之一步如何专还没有老虑明

祝焱道:“你这个岗位很能锻炼人可具毕变臭存幕后,不官久留,争取早些转到第一线去。”他此时;经据到了一个重大消息,省委组织部人选经过长时间的酝酿,巾央相关部门即将到达岭西,而他将是主要考察对象。

侯卫东是聪明人。当祝焱接着又详这话题之时,他顿时将隐约的传闻联系起来,眼前顿时一了点头,省“谢谢祝书记指点,我会认真考虑。”

两人就如一定境界的内家高年比动作赏互相明白对方的深浅。等到祝焱离开。侯卫东仍然看着讫尖的车屁股

回到病房时,宁玥一行也告辞

等到领导们离去。就只剩下家甲人,他们全部坐在午术窒外的椅子外。集急地等待着。

侯永贵原本又黑又时所有皱纹都淬存一起,整个苍、一下就觉得苍老了十岁。

人来人往都是浮云,有亲人的娑君才最为真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