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73章 机遇——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兰卫东经讨反复思考。迈是给省委常委副省长周昌仓打怖…。报告了省委书记钱国亮要召见一事,并简要谈了自己的汇报要点

听说省委书记要召见侯卫东,周昌全吃了一惊,侯卫东这个副秘书长是协助自己工作,钱国亮不找自己的问情况。却直接召见侯卫东,这就让他有些紧张和疑惑。

“为什么钱书记要召见侯卫东,难道对我不满,我的工作有错失?”

越级,分为向上越级和向下越级,两种越级都不符合官场规则。但是程度又稍有不同,向上越级是大忌,越级者自以为聪明,却经常死得很难看。向下越级者都是领导。中间层级的领导经常将火气窝在心里,敢怒不敢言。最多腹徘一句“四处插手”或者“管得太细”。

省委书记与副省长只是相差半级,实际权力相差得太大,因此,钱国亮越过周昌全召见侯卫东。周昌全连意见都几乎没有,反而想着自己是否有问题。

这就是官场卢、特有的思维方式,在官场的时间越久,留下的络印就越深。

周昌全很随意地问道:“钱书记怎么突然想听金融办报告?”

他这是很委婉的询问,侯卫东听得明明白白,道:“据说他是看了铁州市委关于张振农的汇报。”

这两句话都很有深意。

省委办公厅通知侯卫东,并不会说明原因,只走出一个通知,“请某某同志几点钟到某某地方做什么。”这就是标准的通知用语。一般来说,不会附加解释,除非,出通知者与被通知者很熟悉。

侯卫东如此回答,说明他在省委办公厅有熟人,能了解到召见的来龙去脉。

周昌全便稍觉放心,在他心目中,侯卫东经过了成津县的锻炼以后,在政治上已经很成熟了。今天主动报告,就是成熟表现之一。对此。作为老上级,他很欣慰。

他略作沉吟,没有保留谈了自己的观点,又道:“我再提醒一点,钱书记最关注大局,岭西不仅是岭西省的金融中心,而是整个地区的金融中心。”

听了周昌全的交待,侯卫东背心上的汗水一下就流了出来,他接任省金融办的时间不长,调研工作刚刚开始,而自己又没有金融领域的工作经历,突然要向省委书记汇报全省金融布局之事,这个难度太大了。只是作为省金融办主任,为省委省政府在金融方面出谋划,策,这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他没有理由说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

如果自己的不成熟的观点错误地诱导了省委书记,让钱国亮书记形成了错误的观念。自己则要成为岭西金融业发展的罪人。此时,他感到肩上如泰山一般沉甸甸的压力。

“每临大事有静气。”侯卫东作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看了看表。距离约定的见面时间还有一个时,他对于飞跃道:“先回省政府,半个小时以后接我到省委,记住,半个小时,如果我没有下楼,记得给我打电话。”

回到办公室,侯卫东将办公室反锁,随着门锁卡地吃了一声,他就完全投入到临时抱佛脚的工作之中。

打开电脑中的金融办文件夹,里面收集了一年来中央相关负责人以及省委书记钱国亮、省长朱建国针对金融领武的讲话,共计有二十七份文件。他扫了一遍文件题目,然后将钱国亮在全省银行系统的讲话调了出来,又将中央领导的讲话调了出来,迅速地拟定了一个简略的

时间太急,侯卫东只能如此,好在他当上了省金融办主任以后一直在苦学金融知识,也不算太外行。

当电话响起以后,侯卫东吓了一跳,随即反应过来是时间到了,他将最后提炼出来的观点打印出来,薄薄的一张纸,浓缩的是岭西省金融业的大政方针。

在车上,侯卫东闭目养神,尽量在脑中将中央领导的讲话和钱国亮的讲话串了起来。结合在省金融办了解的情况,形成了自己的三点看法,每个三点后面又有三个小点,三三一共九点。

到省委。与省委办公厅副主任赵东见了面,两人脸上都没有表情,很公式化地握手。只是握手之时互相加了劲。

赵东道:“钱书记很忙,只有十分钟,不要罗嗦,捡关键的讲。”

侯卫东点头:“明白,有什么要求?”

“金融布局。”

侯卫东进门之时,深吸了一口气,此时到了战场,伸头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他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提炼的观点如放电影一般

十分钟以后,侯卫东离开了省委小车开出省委大院之时,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后背微微有些汗湿。

钱国亮身材不高,目光如鹰,等到侯卫东进门坐下,道:“你去过振农集团吗?”

“我刚从振农集团回来。”

“那你谈谈振农集团门前雕塑的看法?。

侯卫东大时倒幸,“幸好我还算敏锐,及时到了龙堂县,否则第一个问题就要触礁。”

他略作思考。答道:“大镰刀是私营的涉农企业,我到了龙堂搞了两天调查,想的最多的不是这个案件本身,而是金融业如何为农业、农村和农民服务的问题,,

要推动政银企合作,推动地方经济发展”,

岭西应该在周边几个省形成金融高地”

钱国亮谈到的几个问题,侯卫东都有所准备,虽然不深入,却很全面且观点正确。勉强应付了省委书记的询问。

谈话结束之时,钱国亮道:“金融办的理念跟得上发展,思维也清晰,只是深度不够,整体构架还缺乏,省金融办自己的力量不够,要组织全国顶尖的专家到岭西,进行高水平的调研。为省委省政府决策提供依据。”

省政府大院。周昌全让秘书楚休宏将所有客人挡住,专心专意等着侯卫东。等到侯卫东进了门,他却显得很轻松,悠闲地喝茶,看报

侯卫东给周昌全当过秘书,两人互相都很了解,知道周昌全急于知道谈话内容。坐下以后直奔主题:“我汇报了六分钟,先谈振农集团及张振农的基本情况,用了两分钟,然后谈全省金融发展思路,约四分

“钱书记有什么要求?”

“钱书记指出,岭西经济整体崛起根在农村,扛杆在金融。金融业作为撬动经济发展的支点,契合了全国新一轮的区域经济发展大计,钱书记要求省金融办组织专家搞一个调研报告。

省金融办接受了一件光荣的任务,要求我们的工作要以建立区域金融中心为出发点。立足岭西,幅射周边数省,推进金融改革和创新、加快发展各类金融机构和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三大方面

听完侯卫东的汇报,周昌全放心了,道:“钱书记通过张振农的案子看到全省发展的短板,他高瞻远瞩,目光不仅是岭西省内,已将周边数省纳入了岭西的幅射范围,岭西经过近十年发展。实力增加了,现在要争取在全国的发言权。”

此时,他心里仍然有一个问题:“省委书记亲自召见省政府副秘书长,理论上正常。在实践上很少见,侯卫东能进入钱国亮的视线,绝对不会是偶然事件,应该是赵东在穿针引线。”

作为老领导。周昌全凭着直觉已经抓住了事情的真相,他暗道:“侯卫东翅膀也硬了,我不服老不行啊。”

由于侯卫东一直很实在很忠诚,并没有瞒着哄着,他因此对侯卫东很宽容,甚至还带着一丝欣赏。

在侯卫东离开之时,他拍了侯卫东的肩膀,真诚地道:“我们这一悄人终究要退出历史舞台,岭西的未来要靠你们这一代,我会再送你一程,你要好好把握机会。”

进入省政府以后,侯卫东就如推开了另一扇窗。

以前他的目光总是盯着沙州一地,曾经走出了国门,见识了大洋彼岸的世界,但是他的思维仍然是沙州思维。

来到了省政府出任副秘书长,往来多有省级领导,接待中央部委同志是寻常事。工作的参照物是全国同行,他的视野慢慢在扩大,心胸也越来越开阔。

历经挫折是成长,顺风顺水同样是成长,关键还是自己的态度。

从省政府离开,侯卫东到了医院,明天就是母亲做手术的日子,他请了一天假。

到了医院。大哥、二姐夫妻都在,侯永贵独坐在椅子上,闷着头,谁都不理。

刘光芬精神挺好,对侯卫东道:“刚才我和郭师母通了电话,她要来看我。”

侯卫东吓了一跳,问:“郭师母怎么知道你要手术?。

“我们互相留了电话,今天她打电话给我,我给她说了病情。”

郭师母以前为了郭兰的婚事,就托刘光芬在沙州公安物色合适人选,虽然事情没有办成,可是两人过年过节都要打个电话,寒暄几句,问问家长里短。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