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72章 短暂的时光——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苗真将侯卫东请到了龙堂县委接待中心。两人要了个慌…。洞门谈事。

进屋坐下,高真笑道:“秘书长是我们县委书记的骄傲,当年我当县委书记未满四十岁,在铁州引起了轰动,我记得秘书长在成津当县委书记时还不满三十岁,在岭西历史上省屈一指。”

侯卫东当过县委书记。人亦年轻,在高真这位老县委书记面前就没有摆省政府副秘书长的架子。道:“我查了省志,最年轻的县委书记不是我,而是网解放时的一位县委书记,从部队下来的,网好刀岁,年纪不大,是老革命。”

高真道:“我知道这位老领导,后来耸了茂东地委书记,死在了造反派手中,脑袋被碰了一个大口子。”

略作寒暄,进入了正题,高真道:“杜县长到铁州开会去了,今天由我向秘书长报告龙堂县的工作。”

侯卫东敛了笑容,道:“我来了解张振农的事,原来计划先到实地作个调研,然后再与县、市领导交换意见,今天既然遇到了,我想听听县里对张振农以及振农集团的意见。”

袁真略作沉默,道:“张振农在龙堂县是名人,他与其他富翁不一样,生活俭朴,在龙堂县很有威信,县里下这个决心不容易,是经过慎重考虑

听了完整的案情介绍,侯卫东有意道:“我住在振农集团,听了职工几句闲言,他们普遍对张振农抱屈。”

袁真道:“这一点就是此案的特殊性,我们为什么要下决心,基本两个原因,一是由于振农集团非法吸储,振农集团四周原本有农行和信用杜网点的业务量大大减少,金融部门数次到县里反映,这一个并不是主要原因,算是一个诱因。

二是县里对于未来风险的考虑,为了处理此案,县里对红高粱快餐连锁有限公司、中恩教育集团、铁佛一心副食合作商店等非法集资案进行了研究,这几个案子最终都破产于资金链断裂。最终兜底的还是

振农集团是以高于银行同期存款利率、承诺不交利息税等方式,出具名为“借款凭证。或“借据,实为存单的制式凭证,向社会公众变相吸收存款,目前已涉及数万人。这么大的数字,县里不得不慎重,若是振农集团有一天破产,数万人就是炸药桶,县里既然看到了问题,必须有所措施,否则就是失职。”

侯卫东作过地方官。很明白袁真的潜在之语:“振农集团至少有非法吸储的嫌疑,县委县政府不采取任何手段,若有一天振农集团资金链条断裂,则必然酿成涉及数万人的群体事件,县委县政府就是失职、渎职,主要负责人要对此负责。在此时处理张振农是县委县政府唯一的选择

侯卫东暗道:“如果我是龙堂县县委书记,也还是要按照这一套逻辑对张振农进行处理。法院认定张振农有罪,则县里的行为就得到法律支撑,法院认定张振农不是非法吸储,县委县政府同样也能得到法律支撑。县委县政府就可以免责,可退可进,唯一受影响的将是振农集团的发展而已。”

袁真一直在观察着侯卫东,此时见这位年轻的秘书长脸上一幅波澜不惊的表情,看不出任何态度,心里不禁有了几分忐忑,暗道:“侯卫东这人年纪轻轻,道行不浅。他代表省政府而来,到底是什么态

有了这个心思,袁真找了借口,悄悄出去,给铁州市委书记蒋玉楼打了电话,汇报了此事。

蒋玉楼听说是侯卫东到了龙堂县,不以为意地道:“你给卫东说,中午在到铁州来,我请他吃饭。”

袁真没有弄明白蒋玉楼和侯卫东的渊源”里觉得这样请客不太礼貌,有些迟疑,却又不敢多问。回到了房间小心地问道:“秘书长,我刚才接到市委蒋书记的电话,他在铁州请您吃午饭

侯卫东脸上这才露出了笑容,看了手表,道:“袁书记,我把省金融办常务副主任吴波留下来,他还有一些具体事要了解,我们十点半出发到铁州,蒋书记是老领导。不能让他来等我们

袁真听了侯卫东口气,便明白他与蒋玉楼肯定要什么特殊关系,心底彻底放松下来,他笑呵呵的道:“龙堂县虽然不是全国有旬的风景区,但是也有几处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好景致,午餐以后,如果蒋书记没有其他安排,我请秘书长尝一尝新鲜正宗的野猪肉。

提起了野猪肉,侯卫东不由得想起了在树下渡过惊险时光,当时惊心,事过境迁以后却很值得回味。

在回到宾馆房间之时,侯卫东给郭兰打了电话。

“我要到铁州去了。你什么时间回去。”

经过了风景区激战野猪之事,郭兰与侯卫东的关系舟形之间亲密了许多,她道:“我还要等几天,陪一陪表婶。”

“那你到岭西来吗?”

“说不清,多半不会

“那我走了,

“你也一样。”郭兰加了一句,道:“振农表叔的事情你别为难。”

“我知道如何处理,以事实为依据,法律为准绳,同时考虑客观的情节。”

两个人道德和法津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屏障。使两颗相爱的人只能远远地张望着。蜻蜓点水般的相会总是那么短暂,而且,幸福过后则是烦恼。

匆匆到了龙堂县。见了振农集团最真实的一面,这是未经加工的真实情况,比文字材料更加有力。又与县委书记袁真进行了交流,这也是很重要的信息来源。

所谓兼听则明。就是要听取方方面面的意见,而不能事先预设观点。若是预设了观点。以后的事情就会选择性失明。

进了铁州。与蒋玉楼见了面。侯卫东还是祝焱秘书之时,蒋玉楼已经是省财政厅副厅长。如今侯卫东成了省政府副秘书长,蒋玉楼成为了岭西第二大市的市委书记。

蒋玉楼的成长轨迹很正常,时间也合适。相较之下,是侯卫东成长轨迹有些另类。

吃饭前,蒋玉楼和侯卫东在会客室见了一面,蒋玉楼是财政厅出身,专业知识丰富,态度鲜明:“尽管学术界对张振农抱有同情态度,尽管民间对金融有要求,尽管现有的金融制度有不足,尽管张振农和振农集冉这几年带领农民脱贫致富,但是,这些都不是违法的理由,在现行法津未改变的情况下。铁州市委市政府没有任何理由为违反企业开脱。

以上的几个尽管,只能作为情节在量刑上给予考虑。当然,这是法官们的事情。我作为市委书记管不了这么细。”

侯卫东照例是多问多听少说。袁真和蒋玉楼的观点一致,代表了铁州官方的态度。

十分钟,正事谈完。蒋玉楼一挥大手,道:“卫东老弟来了,今天无论如何要喝一杯。”

“团长老婆年轻美貌,欲望正值当年,她清楚团长伤情。不由伤心地哭了。团长很懂人情,耐心地安慰道,孩子妈,别哭了,这几年什么招式都给你玩过了,还求什么呢?现在我都破格提拨为师长了,转业到地方也是厅级大官,难道一个厅级干部连一个**都不如。”

在座皆是相当级别的官员,见惯了世事,闻言都是哄堂大笑,宾主言谈甚欢,气氛热烈。

侯卫东年纪轻。又不太擅长讲黄色段子,就只是听,不讲。

离开了铁州之时,侯卫东靠着车上闭目养神,想起了第一次到省财政厅之时蒋玉楼严肃的样子,感叹道:“弱国无外交,同理,地位低的人没有社交。要是我的地位稍低。其一,根本见不到蒋玉楼,其二,就算能与蒋玉楼同席。他绝对是一幅苦瓜脸,不会有今天这样的妙语如珠

他又想起了任林渡。论社交能力,任林渡比自己要强不少,可是现在的社会是强弱分明的社会,就算是任林渡与蒋玉楼有机会坐上一桌,蒋玉楼也绝对不会主动去讲黄色小段子。

回到了岭西,正在前往医院的路上,突然接到省委办公厅赵东的电话,他的声音很急。“卫东,钱书记要见你。等一会鲁委办公厅的同志要同你联系。”

省委书记要召见省政府的副秘书长,这是很少见的事,侯卫东不禁有些紧张,道:“赵主任。钱书记接见我,为了什么事情,我好准备。”

“钱书记任省长期间。曾经到振农集团视察过一次。他看到了铁州龙堂县振农集团的相关材料,很重视。我给他建议,可以听一听省金融办的意见。他同意了。”

“赵主任,太感谢了。

“你别客气,等一会的汇报一定要有料,否则好事会变成环事。”

上一次,侯卫东、洪昂、赵东三位沙州干部喝了小酒,畅谈了人生,在半醉中,有了些少年激扬的感觉。虽然没有桃园三结义,却互相引为知音。这之后。三人都忙,没有再次相聚,却一直有所联系。

侯卫东直截了当地问:“我的汇报要点在什么地方?”

“钱书记想听一听省金融办关于此案的想法,但是,他不仅仅单纯关注此案,更重要是全省的金融布局。”赵东加重了语气,道:“卫东,机会太难得了。你要赶紧作好准备。”

放下电话。侯卫东暗自感慨:“机遇真的是给有准备的人,若是我对张振农一案麻木。没有到实地去调查了解,这一次就要砸锅了。”他没有顾得上到医院看母亲,急急忙忙回到了省政府。

省政府副秘书长单独给省委书记报告工作,这个机会太难得了,若浪费这个机会,就真是暴敛天物。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