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7章 神仙打架(6)——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青干班的学员们多是成长中的幼苗,虽然远期目标看好,但是目前都没有在单位掌握实权,绝大多数都没有签字权,所以,交际话动以聊天和双扣为主,日子倒也过得悠闲自在。

唯一的缺点就是郭兰每天坚持严格考勤,这让不少想溜号的学员有了三分顾忌,对她也就有了些许怨言,但是,漂亮永远是无比锋利的武器,加上郭兰平时态度也还是不错,众多男学员也就原谅了她。

认出侯卫东就是舞厅里的年轻人,郭兰就回到部里调出了他的挡案,看罢档案,她颇有些纳闷:“侯卫东大学时代还是很辉煌的,为何现在处境这么尴尬。”

有了这个疑问,她对青林镇的情况就多了一些留意。

在青干班就要结束的时候,也就是十二月底,全县召开了“大办交通”动员大会,县委县政府对这个会高度重视,参会人员包括各局行一把手、各镇党委书记、镇长和分管领导,会议时间则是罕见的两天,由于青林镇在召开动员会以前,就不等不*,自力更力主动修路,就被县长当成了“大办交通”先进典型,秦飞跃镇长在会上作了交流发言。

交流材料由粟镇长亲自执笔,着重阐述了镇政府一班人对于修路的认识,提出了“要致富,先修路”地口号。这个口号得到了马县长的肯定,并作为94年大办交通的标谁口号,在会上表扬了青林镇三次,还特意奖励青林镇二十万元,算作县政府对青林镇修路的支持。

秦飞跃在大会上大大地露了脸,镇里又得了实惠,心情自然不错。

面对着兄弟乡镇的祝贺、调侃,赵永胜始终面带着微笑,不断地谦虚着。可是,当无人注意的时候,他的脸就阴了下来。散了会,赵永胜书记没有与秦飞跃打抬呼,对粟明说了一句:“老粟,走吧。”栗镇长就笑道:“赵书记,我要到交通局去一趟,暂时不走。”赵永胜就对粟明道:“那我先走了。”

说完扭头就走出了会场,对司机小张道:“回青林。”

镇里面有两台桑塔纳,赵永胜坐了一辆,秦飞跃坐了一辆。赵永胜和粟明家都在青林镇,而秦飞跃的家就在城里,所以,赵永胜就问粟明回不回镇上。

等到赵永胜走了,粟明就跟着秦飞跃出了会场,秦飞跃对司机小吴道:“你回去吧,今天我来开车。”

秦飞跃在乡镇企业局就经常开车,技术也不差。他坐上车,就直奔益杨宾馆。

农经站黄主任、白春城带着几个企业老板,也来到了城里,他们在益杨宾馆开了一个大雅间,专门等着镇长秦飞跃。

秦飞跃满面春风地来到了益杨宾馆,坐下来以后,道:“专项会开两天,几年来都少见,可见县政府对交通建设的重视。”

粟明见秦飞跃心情不错。就建议道:“上青林修公路,侯卫东功可没,他就在县党校参加青干班,干脆把他叫过来一起吃顿饭。”

秦飞跃在兴头上,点头道:“这个小伙子不错,就让他过来。”粟明就安排道:“白春城,侯卫东在党校,你去把他接过来。”

侯卫东此时巳吃过晚饭,正在任林渡、杨柳、秦小红一起打双扣。白春城就找了过来。听说镇长喊吃饭,侯卫东心里又是惊奇又有些得意,表面上却很镇定,抱歉地对三人道:“不好意思。”听说是镇长情吃饭,任林渡、杨柳、秦小红就对侯卫东高看了一眼,任林渡就道:“快去吧,我们再找一人就行了。”

到了雅间,酒已经喝了起来,粟明就招呼道:“侯卫东,这边来坐。”

侯卫东就坐在了粟明旁边。

青林山资源丰富,山上由于一直没有通公路,资源就没有得到开采。但是,在山上通公路的地方,就有不少煤厂,也自然就产生了不少老板,秦镇长调到了青林镇以后,为了乡镇企业地事情,与土生土长的赵永胜发生了不少冲突,而且矛盾似乎不可调和。

在青林镇的乡镇企业,分为两种,一种是镇属企业,另一种是私人企业,今天到场的都是镇属企业厂长。

留着短平头,三十来岁的周强是火佛煤矿的厂长,今天就是他请镇长吃饭,他举起杯道:“秦镇长,向你汇报一件事情,今年煤厂效太差,火电厂的价钱一降再降,我说,承包费能不能再降一点。”

秦镇长熟悉乡镇企业,知道他们的板眼,笑眯眯地道:“少废话,年初定承包费的时候,就降了五万,再减就说不过去了。”

另一个煤矿老板杨家福就道:“我们矿的媒质好,媒层也厚,就是设施太差,镇政府能否出面,再货一百万,改造了设备,明年就能把产值提起来。”

秦飞跃打着给给,只说友谊。涉及要害问题,一概不表态。这些老板们都是明白人,真要解决问题,决不能在这种场合,这种场合,只是联络感情而已,他们聊了几句正事,话题很快就转了。

吃了饭,周强提仪道:“马上就要过元旦了,忙了一年,大家也要好好耍一盘,我们去唱歌。”

益杨县在93年,也兴起了不少歌厅,唱一首歌2元,酒水、小吃另算,侯卫东只是闻其名,还没有到歌厅去玩过,带着见识一番的心理就跟着秦飞跃等人出了楼。

三辆小车就滑了过来。

小车很快就出了城。左拐右转,就进了一条盘山道,侯卫东就右些纳闷,心道:“唱卡拉0K怎么出了城。”他和杨家福白春城坐在一个车里,杨家福就不停在车上说着荤笑话,调节着车里的气氛。

小车拐进了一个院子,院子里长着不少大树,另外两辆车进了院子,就不知开到哪里去了,杨家福带着白春城、侯卫东进了一个小厅。

侯卫东找了一个机会。问道:“这是什么地方。”

白春城神秘地笑道:“没有来过吧。这是以前的前进厂的一个车间,现在是望城山庄。”

杨家福一幅很熟悉的样子。他对一位中年女人讲:“找两个漂亮的妹子。”又强调道:“这是贵客,一定要找漂亮的。”

中年女人就笑道:“放心吧,杨老板,我给你找两个正宗的沙州妹子。”

侯卫东见秦飞跃和粟明都没有进来,心里没底,问道:“秦镇长和粟镇长他们来不来?”白春城就道:“别管这么多,放心耍。”

听到杨家福的口气,侯卫东心里一阵紧张,他看到白春城很满洒地坐在沙发上。也就装作老练,坐了下来。

不一会,屋子里进来七八个年轻女孩子,她们在昏暗的灯光下站成一排,中年女子走了过来,热情地道:“各位老板,看起那位就选那位。”

侯卫东已经明白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小姐,白春城毫不客气。他起来,不停地打量着小姐,他似乎觉得看不清楚,就打燃火机,挨个看了一遍,关掉火机后,就对着一位身材高挑的女子道:“就是你。”

杨家福就对侯卫东道:“张老板,你桃一个。”

侯卫东短暂地扰豫了一会。即害怕又有莫名的期待,他不愿意在众人面前扫了面子,就随手点了一个女子,点完之后,心道:“怎么像是菜市场买鸡,还挑挑选选。”

三人都选好了女子,屋里原本昏暗的灯光就关掉了,只剩下电视屏幕的灯光。

那个女子走到侯卫东身边,就去倒了一杯茶。哆声道:“老板喝茶。”然后坐在侯卫东身边。

侯卫东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架式,手脚也没有地方放。那女子越来越近,温柔地问道:“老板,唱不唱歌,我帮你点。”侯卫东就道:“点一首《水手》。”

唱歌的时候,那个女子就站在旁边,*在侯卫东身上。等到侯卫东唱完歌,已没有了白春城和杨家福的身影。

侯卫东尴尬地坐回到沙发上,女子主动地道:“我们跳舞。”女子就选了一首慢四步的曲子,跳了几步,身体就偎了过来,紧紧贴住了侯卫东。

侯卫东想把她推开,可是身体却不受控制,特别是下身立刻就起反应,他半推半就地将女人抱在怀里。

在大厅里跳了几圈,女子就道:“我们到里面去跳。”然后就主动朝一个半圆的门洞移了过去。进了门洞.侯卫东适应了一会,才借着外面电视的微弱光线,看清楚了周围环境。

这是一个小小厅,没有灯光,墙角有几张沙发。

女子吃吃笑了几声,道:“老扳,出来玩,就要放开,我陪你玩舒服,你要给点小费哟。”

侯卫东是第一次来这种场合,也不知道价钱,就试着问道:“给多少。”

“老扳大方就多给点。”

侯卫东渐渐平静了下来,道:“你说个具体的数。”

女子道:“那边有床,做爱,一百元。”

明白了市价,侯卫东就放下心来,道:“我们就跳舞。”

里面的小小厅没有灯光,黑得可以用伸手不见五指来形容,随着外面的声音,女子就有意无意地触碰侯卫东的下身,双手抱着侯卫东的腰,就如一对亲密无间的情侣。

那女子笑道:“老板,你怎么这样老实。”

侯卫东心里在剧烈挣扎,一方面,他觉得这样不好,是对小佳的背判叛,也是对二十多年所受教育的背叛,另一方面,对女性身体地渴望,又使他身体不断发生着变化。

他在正在欲望与道德之间挣扎,那女子痴痴的笑着,突然伸手握住了侯卫东跨下的长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