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65章 城市经营——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注越野车在城内缓缓而行,熊大伟如巡视自只地盘刚卜平静地注视着岭西的大街巷。

在首都。他拜访了老首长蒙豪放。又去看望了在医院治疗的姚必武。

岭西市官场都道姚必武与熊大伟是天生的冤家,两人在众人面前出现之时总是相互友好,还不时亲切交谈。

其实,这完全是两人很自然的举动,却被人深深误读,多数人都更加相信两人互相仇恨着。两人的亲切交谈在坊间就有许多另类解读,诸如姚必武和熊大伟是台上握手抬下捅刀子。在市政委王大民因为灾被解职一事上,也有许多说法,最常见的说法是熊大伟趁着姚必武病重。有意借故将王大民解职。
在病床上,熊大伟聊到了这事。道:“王大民是您老乡,扬言要来找你告状。”
姚必武觉得好笑,道:“我们选择干部也有讲规矩的,在岭西局级干部里,我的老乡着实不少。可是,我是岭西市委书记,不是老乡们的书记。他们的说法和想法很可笑。”他笑了几声,又开始咳嗽起来。休息一会,道:“真正的悲剧在于很多领导干部总是误读这些信息,恨不得掀开我的脑子看我喜欢什么,有意将我的老乡老部下老同事推荐到领导风位,这才是真正的悲剧。如何选人用人,是大学问。
他如此说,也是对熊大伟的规劝。
熊大伟对此心知肚明,道:“我耍对岭西的历史和现实负责,手下没有精兵强将,如何能让岭西腾飞。我用人是比较霸道,但是我是清醒的;也有自己的用人观,当岭西经济和社会事业达到一定水平,再规范用人不迟。”
分手之际,熊大伟紧握了赫必武的手。道:“姚书记,你好好养病,争取早日回到岭西。”

姚必武身体瘦弱得紧,在熊大伟眼里却是定海神针,有他在,自己可以更加不管不顾地向前闯,后方,自有姚必武书记收拾大局。
熊大伟走下了大院,回头看窗台。姚必武书记仍在窗边挥手。
看到窗边的瘦弱身影,熊大伟双眼有些湿润,他知道姚必武书记得了胰腺癌,这是癌中之王,死亡率基本在百分之一百。正因为此,各方都在考虑岭西市市委书记的人选。

熊大传首都之行,也是为了争取这个位置。
当熊大伟向着目标努力幕斗之时,侯卫东坐在宽阔的办公室里心神不定,他习惯了忙碌的生活,习惯了脑袋装着具体事,如今坐在省政府副秘书长岗位之上,每天杂事不少,可是他总觉得没有什么意思。
他到了省委办公厅以后,就对秘书三处提出了要求,每天上午:00到,0:00,他将在办公室办公,有什么事赶紧过来报告。
定下规矩以后,每天上班后的一个小时内,三处同志如走马灯一样过来向侯卫东汇报工作,然后又如流水一样回到各自的岗位。
经过这一段时间实践,一般情况之下,他一个小时基本上能将日常事务性工作处理完毕,其余的时间则处理一些大事、难事。
岭西省政府办、公厅秘书三处原本以日常事务繁杂而著称,前任分管副秘书长天天坐镇指挥,秘书三处以经常性加班闻名于办公厅。
侯卫东到来以后,秘书三处还是这些人。还是这些事情,可是所有的人都觉得工作轻松了,也不用经常性加班。
很快,省政府秘书三处都看出了侯卫东的高明,大家对这位年轻领导评价甚高,总结了侯卫东四个优点:一是安排工作井井有条,合情合理;二是处理事务干脆明白,绝不含糊;三是不出风头,为人低调;四是愿意增加部下与领导接触的机会。
特别是第四条,原来秘书三处的人感触最深。前任副秘书长长期把培养年轻人挂在嘴边,却将与领导接触的机会看成了私有财富,如葛郎台守钱包一样将秘书三处的同志放在自己的翅膀之下。

时间如金梭和银梭,更如流水,转眼到了十一月。再过九天,就是母亲刘光芬动手术的日子。
与三处处长原振天谈事情到了十点半,侯卫东也就有些心不在焉,准备再到医院去看一看母亲。原振天却坐在对面不走,拿着三处的年终总结稿子,还要和侯卫东研究。
侯卫东当过益杨县委办副主任、又当过沙州市委办副主任,对办公室的工作很熟悉。他知道政府机关离不开公文,却并不喜欢成天钻到文字材料中去。
“我对总结没有过多的要求,总结就是总结,不是锦绣文章,一是回顾过去工作,二是找出工作中的差距,三是下一步工作打算,不要创新。只要实实在在按这个模式写出来就行了。”
原振天最怕年终年末,每年为了年终总结,他都要愁掉无数头发,前作副秘书长从事过文字工作,对文字工作有一种变态“甘溅,每次总结都要反反复复修如,标题要用对栅”,提法上要有诸如“一个成果。二条经验,三条措施”等高度凝炼的句子,或者是“短、平、快”之类能一个字概括工作特点的短句。

有一次,原振夫将“加强队伍建设是取得进步的保证”这一条作为了工作保障之一,前秘书长却坚持把这一条作为作经验。原振天已经数易其稿,终于失控。与前任副秘书长争执不下。
想起过去的经历。原振天看着侯卫东清爽干净的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侯秘书长,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侯卫东有些莫名其妙,道:“原处,你工作出色,我很欣赏,能有什么意见。”
原振天道:“这个,这个,年终总结我自己也觉得太平淡了。”
侯卫东差点笑了出来,道:“老原,你在处里几年了?”
“差不多十年了。”
“总是在机关呆着没有意思,想不想换个地方?”
原振天早就想调到实权部门去,可是没有想到侯卫东会主动提起此事,幸福从天而降,让他有些措手不及,道:“我愿意为秘书长服务,在秘书长领导下,工作愉快,有奔头。”
侯卫东也就换了一介。话题,道:“以后年终总结,老原就别亲自操刀了,你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抓好三处的工作比写文章重要。”
原振天出了门,想起自己所说的话,懊恼得在办公室扇了自己几咋,大嘴巴,道:“原振天啊原振天,侯卫东将话都递到嘴边了,你都没有抓住机会。”
由于一句问答不对,原振天心情极度失落,在办公室对部下发了脾气。回到家,又与老婆吵了一架。半夜,他眼睛瞪着天花板。就是睡不着觉,把老婆推醒。将此事讲了。
他老婆半张着嘴巴说不话。过了半响,道:“你这个榆木疙瘩,明天再去找侯卫东,不,明天不去找,先送个礼,然后再去找他。
原振天道:“我已经讲了愿意在侯卫东手下工作。”
“锤子,你们这些知识分子死要面子活受罪,把脸抹下来,伤点自尊,比在这里死撑着好。”原振天老婆爆了粗口。
原振天犹豫道:“天下乌鸦一般黑,侯卫东没有说具体的单位,万一把我调到更差的单位。那就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原振天尖婆有些失神地道:“你就是这命,算了,别想了,睡觉,早上想吃什么?”
“我出去吃碗面。”
原振天老婆道:“你别吃蒜,说话臭。”
原振天特别失落,道:“我连吃大蒜的自由都没有吗,我便要吃。”
相较于原振天的小心谨慎,侯卫东进入了另一层人生境界。下班以后,接到了楚休宏的电话。他带着晏春平,与周昌全和楚休宏汇合,到沙州印象吃晚饭。
侯卫东这一段时间与熊大伟的身边人接触频繁,他思来想去,决定采取以不变应万变的策略,在城市改造中只当看客,尽量无所作为。
他是省政府的副秘书长。真要不自量力地插手岭西市的城市改造,说不定会死得很难看。而且即使他想插手,也没有合适的切入

更关键的是,省里领导的态度本身就很暧昧。他不会傻到看不清势。

进了沙州印象,老邢鞍前马后侍候着。晚饭后,来到了遍布着盆景的雅室。侯卫东看了里面的设施,开玩笑道:“老邢,你这几间雅室的设施不行了,怎么不换一换,舍不得钱,有投入才有产出。”

老邪的沙州印象开业以来,侯卫东是常客,他带来的不少客人都成为了回头客,老邢对侯卫东的服务很是周到。此时听到调侃,不好意思地道:“我原本想换。桌椅都买来换上了,只是这一带全部要拆迁,所以墙面没有重新装,否则就浪费了。”
周昌全闻言,问道:“这一带全部要拆掉吗。什么时候拆。”
朱节前就要拆掉。这一片区域全部拆掉,一间都不留。”老邢忧心仲仲地道:“也不知以后有没有这么好的位置。”
侯卫东注意观察周昌全的表情,周昌全却是面无表情,问了一句,注意力就放在打牌上,道:“今天打两局,我和侯卫东,对阵小楚和晏,你们两人要打赢我们。还得费些劲。”
打双扣是周昌全近一段时间最主要的业余爱好,隔个十天半月。就要约侯卫东出来打几局。
打牌时,侯卫东看着周昌全有些松驰的眼袋,暗道:“周省长到底老了,他将弄我进省改造城中村工程,也许就是一个姿态,这事我要要想清楚,千万别理解失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