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63章 乱麻——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对那位性感少*妇印象颇深,见赵凯旋脸露神秘,暗道:“岭西的朱姐,是谁家的人,莫非是朱建国的女儿,没有听说朱建国有女儿
他心里想着。脸上表情却是淡淡的,等着赵凯旋自动揭秘。本站斩地址已夏改为:聊联凹鹏卿嵌请登陆圆读
“朱姐叫朱琳,是朱小勇的姐姐。”赵凯旋抛出了一个谜面,侯卫东不说谜底。他就自己来揭开。
侯卫东这下倒真是惊奇,道:“朱小勇,哪一个朱勇?”
“他,是蒙书记的女婿,朱小琳是蒙宁的小姑子,打架的一人是朱小琳的堂弟,也就是朱小勇的堂弟。”
侯卫东与朱勇关系很不错,这一次打斗自然也就无法追究,道:“怎么是这样乱七八遭的关系。”
赵凯旋听了此语,知道自己的判断完全正确,笑道:“是啊,在岭西办案子,稍不注意就遇到官家子弟,今天这事说大就大,说亦所灿卜赵特地来向秘书长请示报告
“当时我和那两个挺牛的小伙子发生了小冲突以后,就离开了现场,以后的事情是从监控带子里得知的,市局将如何处理。”
“小赵请秘书长指示。”赵凯旋的神情明显放松了,脸上露出笑意,口里却仍然恭敬得紧。
侯卫东二号首长又扔了一枝烟给赵凯旋,道:“此事又没有什么后果,我相信赵局长会依法处理得很好。”
赵凯旋这个公安局副局长,最喜欢结交政府的朋友,当鼻血男、抱腿男和大头被带回局里之时,朱小琳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马上将电话打到了赵凯旋的手机上。
赵凯旋为人挺精,他听说对方开着奥边,就亲自打电话问了案情,这才得知打架的另一方是省政府副秘书长侯卫东的侄儿。
愕知此消息,他就乐了,他早就从朱小勇口中知道了侯卫东的大名,有心和侯卫东这个政治新星交朋友,正在想着如何与侯卫东自然接触之时,机会就送上门来了。
他给朱卜琳说了情况以后,便主动来向侯卫东汇报案情。
侯卫东早就在不断的升迁中炼出了一双火眼,将赵凯旋的来意看得清清楚楚。以他的地位其实用不着如此低调,在民间。有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在官场,无事献殷勤则有多层意思。在今天这种情况之下,侯卫东将赵凯旋的行为理解为交朋友、建关系。
侯卫国是办刑案的高手,从基层一步一步做起,其弟弟当了省政府副秘书长,其妻称呼朱建国为“朱伯伯”他也才当上沙州丰公安局副局长。而赵凯旋与侯卫国是警校同班同学,他居然能当上岭西市公安局副局长,不管有没有更深的背景,都已经让侯卫东刮目相看了,他表面上拿着架子。实际上也是有心结纳此人。
从现实的角度来说,跟公安交朋友有很多好处。官位高低职务大小在官场是一块通行证,可是离开了官场,官位高低有时并不能解决所有疑难杂症。社会上有一个怪圈“政府怕百姓、百姓怕杂皮、杂皮怕公安,公安怕政府政府官员交上几个公安朋友,也是很有用处的。
以前在沙州。大哥侯卫国就是公安,侯卫东就不必考虑交公安朋友,到了岭西。正想着找一个公安朋友,赵凯旋就主动送上门来,这是对双方都有好处的事情,俗称双赢。
两人聊了一会,赵凯旋达到接交侯卫东的目的,敬礼后离去。
等到赵凯旋离开,侯卫东调出了朱小勇的电话,想了想,又将手机放在了桌子上。他有预感,朱小勇或者是朱小琳会有电话过来。
果然,过了一个多时,手机响了。
接通以后。是一个爽快的女声:“秘书长,我是朱小琳,朱小勇的姐姐,久闻大名了,今天却是见面不识。”
侯卫东知道了朱小琳的身份以后,态度自然也不会太坏,道:“我和小勇是好朋友。今天是偶然事件。”
“两边人都放出来了,我让小朱去给秦敢陪礼去了。我说,你那侄儿还有些鲁智深的风采,拎着人一扔就是好几米。”朱小琳说起话来,丝毫没有见外。谈笑风声,很有些女中豪杰的风味。
侯卫东直言:“你那兄弟脾气也太大了,我只是按了几声喇叭,他就故意开慢车挡人。
我停车让他先走,他还不依不饶地过来堵我的车。还动人,这也太欺负人了。”
朱小琳不以为意,道:“没有想到秘书长打架都这么帅,很有男人味啊,有些官员肥肠满肚,除了发指示,一点体力活都做不了。”
这话就带有玩笑意味了,侯卫东没有回应。
朱小琳道:“晚上有空没有,我给小勇约了。大家一起吃个饭,我给秘书长陪罪了。”
侯卫东很爽快地道:“有一段时间没有与小勇见
蒙豪放尽管不是省委书记,可是他进入中央以后在岭西仍然有着巨大的影响,侯卫东在首都还与蒙豪放和吴英见过一面,自然知道蒙家在岭西甚至更大范围内的影响,对于蒙宁的小姑子,他还是相当重视。
有些人成事不足,但是败事却有余。朱小琳属于能败事的类型,也不由的他不重视。
侯卫东在岭西时间并不长,已经感受岭西不同于沙州的政治氛围,岭西的各种关系网如一团乱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今天在街上打个架。居然遇上错踪复杂的关系。
晚上五点,朱小琳打来了电话,道:“在金星大酒店,顶楼,我恭候秘书长大架光临。”
接了电话,侯卫东就有些心些疑惑,暗忖道:“都说金星大酒店顶层是熊大伟的专用间,朱小琳能将晚餐安排在哪里,看来他们关系也不一般。”想到这个环节,他有些犹豫,不过很快又将一丝犹豫打消,暗道:“前怕狼后怕虎,不是男人的性格,要想深入了解城中村改造,必须要与熊大伟正面接触,在金星酒店吃一顿饭又有什么关系
到了顶楼,朱小琳已经到了。大包间里温暖如春,她脱了外套,穿了一件紧身毛衣,将女生身体的曲线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见了侯卫东进门,她笑道:“秘书长。今天上午见面之时,就觉得你气度沉稳不似常人。不过,你的侄儿象个江湖汉子。我还以为你是黑老大,赶紧走开了。”
朱小琳说话挺直接,侯卫东也就放的开,道:“这事我愕说两句,第一,你的堂弟仗势欺人,如果不是我能打,而且又是省政府的人,昨天吃亏的就是我了。第二,后来一群人就是黑社会,个个身上带了刀,我的侄儿可是拿着板凳和扫帚进行自卫。”
朱小琳并不尴尬,道:“我知道理屈。所以请秘书长喝酒,给秘书长陪礼道歉。”她递了一张名片,道:“请政府领导多多关照。”
名片印制得很精美,朱小琳前面的头衔是一琳达房地产开发公司董事长。看着这个头衔。侯卫东想起了一句俗话:“大领导的儿女们都是房地产商,侄儿侄女们在当领导,远房亲戚则当材料供应商。”
现实确实被精彩总结,当然也有不一致的地方,朱小琳是大领导的拐弯亲戚,她也搞起了房地产。
“琳达地产,以前没有听说过。”不知为什么,侯卫东对朱小琳一直不太客气。
朱小琳端过来一个玻璃杯子,道:“喝杯开胃酒。”
侯卫东尝了一口,只觉火辣辣的感觉扑面而来,“你这是什么开胃酒。这样烈性。”
“这是伏特加,俄罗斯的名酒她又道:“琳达地产是海南房地产。主要精力一直摆在那边,最近才回到岭西,如今中央提出开发西部。我作为岭西人,还有要尽到一分责任。岭西市的城市建设在十年前还在全国处于中流,如今日渐破旧,还被评为全国最乱的城市。有了这个称号,城市的价值都要打折,岭西省市领导应该加强经营城市的观念。”
在侯卫东印象中,朱小勇家是农村。他是考大学出来工作,后在岭西大学当教师,也就是前两年才出任了国企的副总经理。眼前这个朱小琳。无论是从相貌还是气质来看,都和贵妇人接近,没有一点在农村生活过的痕迹。
而她经营城市之语,似乎又与城中村改造有关联。
侯卫东又看了一眼名片,道:“琳达的产,好洋气的名字,你在哪里读的书,国外吗?”
朱小琳笑道:“我在清华读的书。一直不想出国,在洋鬼子的地头上。总不如和自家人呆在一起舒服,至少别人骂我,我会听得很明白。”
进了这个圈子,所有人的底细很快就会成为公众新闻,在侯卫东心目中。朱小琳应该和李晶是一类人,读了中专或者高中以后就出来闯荡社会。没有想到朱小琳却是清华毕业生。他不由得对朱小琳刮目相看。印象顿时大为改观,道:“到国外留学。也是一种资历,现在西方仍然强势,有留学背景就更有优势。”
“我不是做大事的人,只图个舒心。
侯卫东上下打量了朱小琳一眼,道:“你颠覆了我的观念,我以前认为清华毕业生只是气质好,没有想到朱总气质好,人也长得漂亮。”
两人站在窗边聊着,金星酒店顶楼视线很好。在远处有一块地特别暗淡,正在发生了火灾的老庙区域。
岭西市政府秘书长常青接到朱小琳的电话过来吃饭,朱小琳和他极熟悉。只道:“晚上过来吃饭。”他并没有问和谁吃饭,还以为就是以前的那一帮朋友。
常青进门见到了一男一女两个背影。男的英挺,女的圆润,站在一起很是般配。
他对朱小琳的背影即熟悉又垂涎。而这个男性背影不熟悉,正在纳闷之时。又有一人从后面走了进来,拍了他的肩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