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62章 乱麻——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胖子秦敢从小就是打架王,在广州打工之时,哥哥秦勇办了一个修车店,曾经和南下的东北团队干仗数次,身手不错,胆子贼大,并没有将眼前几个青茬发型放在眼上。

毛主席说,战略上要藐视敌人,战术上却要重视,秦敢打老了架。深知此理,他眼观六路,瞧见了一旁门市有一张硬木的小板凳,便记在了心中。

若是对方不动刀,他就不拿这张板凳,若是对方动刀,他就用板凳。这种小板凳质地结实,正适合他这种大个子使用,也是对付短刀的好兵器。

大头是岭西老庙一带有名了泼皮。眼见两人的体形与眼神,知道遇上了硬茬,好在自己这边有六人,六打二还是有胜算,招呼一声,几人便围过来。

秦敢与曾宪网使了一个。眼色。等到一人近身,猛地出手抚住一个青茬发型的脖子,老大的一个拳头便里面砸了车去。

曾宪网面前也有两个青茬脑袋,他是石匠出身,几年艰苦劳作打熬了一身好筋骨,他比秦敢力气更大。抓住了一支手腕,猛地一抡,那一名青茬汉子跌跌撞撞地摔进了人群。
站在远处游街的城管见有人打架。一面打了。蚀警,一面就抄着手看热闹。

大头没有上前,他眼见对方两个人悍勇不仅恶从胆边生,抽出了一把军刺,他当过兵,喜欢用军刺。最擅自的招数是扎人的大腿。

岭西的泼皮汉子都喜在皮带上扣一把弹簧跳刀,这种短跳刀可以折叠。携带方便,又锋利无比,下可削水果,上可打架,端是杀人之利器。此时一见面就吃了亏。这些人纷纷就将跳办摸了出来。

秦敢看得真切。转身就抓了硬木板凳。
曾宪也是经验丰富,转身抓了一把扫帚,将前面用力折断,露出了尖利的断口。
围观的闲人们见打斗升级,如打了鸡血一般,全部都兴奋了起来。
由于动了刀,双方就慎重得多,一时都不敢上前。正在对峙,两辆警车一南一北开了过来,将打斗的双方堵住了。
侯卫东开车走了,在他心目中。怯懦的鼻血男和抱腿男根本不是胖秦敢和石匠曾宪勇的对手,两边人的实力相差太多,这架也就打不起来。
开车又看了几处城中村,拍了不少素材。这才回到了办公室。在办公室泡了新茶,马上给晏春平打了电话,道:“晏春平,你过来。”
晏春平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办公室,他接过了侯卫东的摄像机,道:“秘书长,刻哪一部分?”
“我拍了许多城中村的照片。刻成光盘。”侯卫东做事很细致,今天与人发生了冲突,他担心有人通过车牌号找过来,就提前作了准备。不过他没有给晏春平明说,考一考他处事机敏度。
从录相可以明显看出来,这位年轻人是钻进车窗内扯衣服并打人,一场打斗完全可以说是被迫的自卫还击。想着被打得鼻血直流的油头粉面鼻血男,侯卫东脸上浮起了会意的笑容。当了十来年的国家干部。在体制圈内混着,做事总依着规矩与后果。
今天这一场打斗,着实酣畅淋漓,让他大呼痛快。
晏春平将摄像机的视频下载到电脑里面,这是他的例行工作,他打舁了录相,一边浏览着,一边看报纸。忽然,他眼睛瞪圆了,见到录相机里有人居然敢去揪自己老板的衣领,更夸张的是侯老板居然抡起了拳头。在他的印象中,侯卫东是一个温文尔雅的领导人,没有想到这一拳打得还真是潇洒。
翻来覆去将这一小段录相看了几遍,晏春平心里就琢磨开了:“秘书长似乎还在外面打了一架,车内摄像机没有拍出来,只有隐约的影子,车辆外面有没有摄像头?”
晏春平仔细看了所有的内容。由于侯卫东专门在拍城中村,每个地方的标志性建筑都特意拍了下来,他很快就辨识出了打架的地段。
他从综合处要了一辆小车,直奔挥斗现场,观察了周围的情况,发现打架现场有一家银行安装有摄像景头,这让他大喜过望。
晏春平是省金融办工作人员。平时与银行接触得多,几个电话以后。他就从银行拿到了一张新刻录的光盘,拿之时,顺便问了一句:“外面打架,公安局没有来调视频吗。”
得到了否定答案,晏春平心道:“公安局的反应速度真慢,这不是业务能力,而是责任心的问题,我是为老板办事当然尽心尽力越快越好。公安民警就是按部就班办事。自然要慢些
得出了结论!,以后我要当了领导,第步就是加强啼…刚责任心。”
回到了办公室,晏春平看到侯卫东那潇洒的里面一脚,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又看到了突然钻出来的秦敢。惊讶地道:“这个家伙是从哪个地方透出来的。”
秦敢和曾宪勇在后来的超猛功夫,让他更是合不拢嘴巴。
晏春平的年龄与秦敢相差不大小时候。上青林小学质量好,晏春平还被送到了上青林小学读书。晏春平和秦敢曾经在一个小学读过书,秦敢是学校的小霸王,晏春平则是好动脑筋的三好学生。
当日学校的不同人群,自然而然走上了不同的人生道路。
他将刻录好的两盘光碟送到了侯卫东办公室。
侯卫东道:“不用刻这么多,一盘就行了
晏春平心头很自豪,脸上保持着平静,道:“我从银行里调出了视频,里面发映了整个过程。”
看罢视频。侯卫东忍不住拍了拍晏春平的肩膀,夸了一句:小晏今天办事动了脑筋,不错。”
得了领导夸奖,晏春平也很高兴,浑身舒畅,尽管天天跟着侯卫东,可是听了他的表扬,仍然如蜜一般甜。高兴之余,他又琢磨道:“以后我有了部下,就应该多多表扬,反正表扬又没有成本,领导上下嘴皮一动。部下就感激涕零,何乐而不为
侯卫东看到了两盘光碟,心里的隐隐担心也就没有了。如今秦敢和曾宪勇被民警带走了,他初到省政府,对岭西市公安局不熟悉,也就不太好贸然打电话。
“大哥。在岭西公安局有没有熟人,我有事。”
侯卫国正在开党委会,看了手机上的来电显示。就借着上厕所回到了自己办公室,道:“副局长赵凯旋是我警校同学,他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想约你吃饭
听了侯卫东上午发生的事,他哈哈笑道:小三,你堂堂的副秘书长居然在街上打架,说出去别人都不会相信,赵凯旋分管治安,正好管这事,我让他去办。”
正说着。桌上电话铃响了,是秘书三处的电话号码。侯卫东看了号码,道:“大哥,我先接个电话,你别挂断
秘书三处小金汇报道:“侯秘书长,岭西公安局副局长赵凯旋想过来给您汇报工作。”
赵凯旋过来汇报工作肯定也是为了打架一事。侯卫东并没有马上答应,故意卖了一个关子,道:“我在跟省长汇报工作,你让他等半个。小时,半时以后,你再跟晏春平联系。”他其实并没有与周昌全约好,只是马上与赵凯旋见面显得有些急迫,给赵凯旋半个小时的冷板凳时间,是从另一个侧面抬高自己的身价。
挂断了秘书三处的电话,侯卫东道:“大哥,赵凯旋主动找过来了,他还真有些板眼,你别给他打电话了。”
半个小时以后,赵凯旋来到了办公室,他身穿警服,精神抖擞,进来就立正敬礼。
“赵局长。请坐。”侯卫东坐在大班椅后面,客气中带着些冷淡。
若是侯卫东此时仍然是沙州副市长,他不会耍这些小手段,此时他是省政府副秘书长,主要是为省政府领导服务,位置重要,实际处置权却并不大。此时就需要讲究工作方法,方法对路,则副秘书长可以向实权派转化。若方法呆板,副秘书长的能量就发挥不出来。
赵凯旋坐下以后,晏春平就过来泡茶,而且泡的是好茶。
“赵局长。有事吗?”
赵凯旋挺了挺胸,道:“有一件事情小赵向领导请示。”他年龄比赵凯旋要大,却是自称小赵,侯卫东也不纠正,微微点头。
赵凯旋就将上午的事情简略汇报了,最后道:“秦敢自称是秘书长的侄子,为了慎重起见,特意向秘书长报告。”
侯卫东表情很严肃,道:“我正准备给公安厅老段找电话,说一说上午的事。由于要给朱省长汇报工作,暂时没有来得及。
你先看两段视频。”
两段视频有完整的因果关系,看过以后就一目了然。
赵凯旋没有对视频作评价,却是将一直恭敬的表情变成了微笑,道:“秘书长。我和卫国是警校的同学。早就想来拜访你。”
侯卫东已经把架子拿够了,也就换了表情,扔了一枝烟给赵凯旋,道:“我夫学是法政专业,同学当公安的不少,家里还有两个公安,我对公安很有感情,我大哥侯卫国还专门提到过你他从抽屉里取了一张烫金的名片,道:“这是我的名片,既然认识了,以后有事给我打电话。”
赵凯旋这才指了指视频,道:“秘书长,视频里有一位女士,姓朱,在岭西不管大人都称她为朱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