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62章 乱麻——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根本没有想到这辆宝丐车被特意掉头过来找自己的麻烦,他没有理睬挑衅之人,将香烟摁亡,车窗缓缓升起。他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实在没有必要和人在街头发生冲突的兴趣。
  这不是软弱,而是不屑。
  挑衅之人被侯卫东的态度激怒了,宝马车猛地一窜,拦在了奥迪的前面,从车里下来了两个年轻人。
  一位穿西服的年轻人拍打着奥迪车车门,道:“你牛啊。”
  侯卫东无奈之下,只得又将车窗落下,沉下脸,道:“别惹事,走
  年轻人在岭西素来横着走路。很是嚣张,又见侯卫东的车是沙州牌照,因此毫不顾忌,出口成脏,道:“你他妈,按什么**喇叭。下来给老子道歉。”
  侯卫东这下真的生气了。他读高中时时田径队的骨干,一帮子精力旺盛的小伙子荷尔蒙超标,经常出去打架。工作以来,他很少打架了。此时面前之人再三挑衅。他身体中潜伏的野性猛然间迸发了。
  换一个人,或许就要抱出自己的身份,但是,侯卫东不愿意在这种场合暴露自己的身份。
  此时他已经准备教这今年轻人,用冷冷的口气道:“滚。”一边说,一边顺手将自己拍摄城中村的微型摄像机打开,让其处于工作状态,然后放在了车头的位置。对准了车门。
  在他设圈套之时,脑海中出现了一个,图画,那今年轻人为阻止自己开车,而自己则狠狠一拳打在他的鼻子上,顿时血流如注。
  “请你让开,我要开丰了
  那位年轻人就如受到指挥一般,俯身就过来抓侯卫东衣领,准备将其拖下车,他情绪激动,没有注意前面还有一部正在工作的微型摄像机。
  侯卫东大声道:“请你放尊重一些,请放手,有话好好说,何必动手
  年轻人先见侯卫东没有反抗,脸有畏缩之色,气焰顿时更加嚣张,他伸手使劲扯侯卫东的衣领。
  侯卫东故意挑逗年轻人。道:“你这个宝器,傻。”前面的话说得很大声,后面这一句则很小声。网好能让年轻人听见。
  又道:“老子弄死你
  年轻人被彻底激怒,嘴里不干不净,凶相毕露,扬手就扇侯卫东的耳光。
  侯卫东等的就是这个时机。他十来年没有打架,由于长期坚持锻炼,身体素质极佳,打架的本事没有丢下。他用左手握住了年轻人扇来的手腕,右手照准他的鼻粱就是一记重重的击拳。这一拳又准又猛,那年轻人脸上就如开了红色染料铺子,一脸鲜红。
  既然动了手,侯卫东也就没有停着,坐在车上肯定被动,他迅速推门下车。
  这时,另一位年轻人扑了过来,侯卫东里面一脚踹在了年轻人的腿上,这一眼没有任何花哨,简单有力。年轻人如被棍击,倒在地上,抱着腿一阵痛嚎,失去了战斗力。
  鼻子流血的年轻人显然没有料到来人如此凶猛,他不敢上前,嘴上却不肯认输,用手指着侯卫东:“你小子有种别跑,老子要让你人间蒸发。”
  侯卫东轻蔑地向前跨了一步。鼻血男吓了一跳,赶紧朝后退,却不敢上前,嘴里不干不净地骂着。
  倒在地上的抱腿男爬了起来。他躲在一边打电话,道:“大头,我在电影院前面被人打了,带兄弟们过来。”大头在茶馆里打牌,听说抱腿男被打了,道:“我就在这边,马上就到,谁这么大的胆子,敢打朱哥,对方几个人
  “别罗嗦,对方就一个人。”
  大头听说对方就一个人,就有些漫不红心,打完一把牌,这才叫上牌桌子几个人,就朝老影院奔去。
  街道很快就围了一大群看热闹的闲人,闲人是岭西的特产,岭西土地肥沃,水量充足,素来是鱼米之乡。也正是因为是鱼米之乡,养了许多闲汉子,天天凑到街上打牌、喝茶,遇到什么事最喜欢围观起哄。
  他们原本以为有一场热闹的好戏,谁知这场打斗三下五除二就结束了,有好事者在一旁起哄,道:“两个打一个都打术赢,太孬了。”
  “两人一起上,肯定打得赢。再找一盘
  “帅哥,我好喜欢你。”这是一声尖利的女声,一位红头女的年轻女子很奔放地对侯卫东一阵乱喊。
  鼻血男和抱腿男被迎头痛击打怕了,只敢在嘴上出言语,而不敢在
  。
  侯卫东自恃身份,与两人打架已经很跌份了,他不欲纠缠,瞪了两人一眼,转身就去开车。
  一辆小车路过,开车的是一位三十岁左右的少*妇,她见前面人不冰删烦地按着喇人却不让路。煮得她起劲按了好几声丛北从人群里就传出了纷杂的骂声。
  少*妇透过人群间隙。无意见到了鼻血男和抱腿男,她将车停了下来,走了进去,怒道:“你们一天到晚少给我惹点事,今天遇上硬茬了,吃亏了吧。”
  鼻血男捂着鼻子。道:“朱姐,他打人。”抱腿男也道:“大姐,今天不是我们惹事。
  少*妇回头打量了侯卫东一眼,见其气度沉稳,明显是有身份的人,就嫣然一笑,道:“有话好好说,这个先生何必跟小孩子般见识
  侯卫东也就礼貌的道:“怎么回事,你问他们,我很有些莫名其
  这时,街道人群里突然冲进两人,前面一人身高体壮,后面一个也是身形结实,孔武有力。胖子是秦敢,此时他已经是腰缠万贯的企业家了,身体也发福了。他原本有一米八,此时身体肥大。往前一站就有鲁智深的架子,道:“他们这些杂种,敢打我叔。”
  在这几年春节。侯卫东都抽时间到上青林给秦大江上了坟。每次都要去看秦大江老婆,他一口一个嫂子,秦敢就只得叫侯卫东为
  “叔。”
  另一人就是帮着曾宪网砍断黑娃手腕的曾宪勇,这人天生大胆,且处变不惊。
  曾宪勇和秦敢拿着曾宪网借的两百万,到成津承包了矿山,他们初到成津之时,恰好侯卫东在成津当县委书记。侯卫东并未给两人谋过私利,而且要求两人一切按正规程序操作,严禁他们与黑社会混在一起。
  只不过,在成津县里。县委书记侯卫东就是天,纵然侯卫东不发话,各部门知道了秦敢叫侯卫东为“叔。”自然不敢给他们小鞋穿,又有什么事都提前打招呼。特别是陈东方、方杰等人伏刑以后,两人的企业在成津更是一路遇上绿灯。
  秦敢与曾宪勇并不笨,舍得花钱,几年时间,在成津蹬踏开来,渐渐也成了一路人物。
  今天曾宪勇和秦敢到省城来买房子,和曾宪网一起喝了酒,两人拖着曾宪网去夜总会。曾宪网却是不去,道:“那有大白天去夜总会,我还得回去,小宋和我有事
  曾宪勇道:“大哥。你什么都好,就是耳朵粑,这一点最不好。”
  曾宪则是经历过一次家庭惨剧的人,将家庭看得重,道:“我真的不去,晚上打电话,我们一起吃饭。”
  秦敢道:“我叔调到省城了,晚上不如将他约出来,我这当小辈的也要敬杯酒有了成津县的经验,他知道做生意得傍大官,傍好了事事顺利,傍不好步步难行,而侯卫东就是最合适的大官。
  曾宪网这一段时间倒是与侯卫东见过两面,他沉吟着道:“疯子现在官做大了,事情也多,我得提前预约,晚上不管他来不来,我们几兄弟吃顿饭。”
  三人分手以后。曾宪勇和秦敢无所事事,将车停在宾馆,两人还保持了当年在上青林的习惯,在省城的街道上胡乱逛着,一路看稀奇看热闹看美女,走到路口。见到人群聚在一起,也挤进来看热闹,谁知却见到了侯具东。
  无巧不成书,在生活中也常有。
  少*妇原本客客气气。见到两个江湖味道很重的人出现在侯卫东身边,就问鼻血男:“到底是谁惹事?”
  鼻血男有些惧怕少*妇,吱唔道:“是他要大套,故意用车来别我们的车,还动人,我已经叫了大头
  少*妇便认为侯卫东也不是什么好鸟,也就无心和他说话,道:“你们的烂事我不管了。叫大头手轻一些,别弄出事
  少*妇转身走掉。
  侯卫东更是无心久留,对曾宪勇和秦敢道:“我走了。你们跟我一起走吧。”
  秦敢笑道:“叔。我中午和宪网哥一起喝酒,他说晚上到沙州映象吃饭,请叔一定赏脸。”
  侯卫东上了车,道:“晚上的事再说,你们上车。”
  秦敢还有继续在街道上看美女以及在夜总会与美女亲密接触的打算,跟着侯卫东就无趣的很,道:“叔,我先去订餐,晚上等你。”
  侯卫东对秦大江有着极深的感情,也就给了秦敢三分薄面,道:“如果晚上没事,就叫宪网过来吃饭。”
  秦敢和曾宪网根本没有把鼻血男和抱腿男放在眼里,等到侯卫东开车离开,也就摇晃着继续逛街看省城的美女。
  没走几步,后面传来一阵喧哗声和脚步声音,“两个宝器,傻麻,站住,别走。”
  鼻血男带着四、五个人追了上来,这四、五个人都剃着幕头,露出青青的发茬,很社会的模样。
  鼻血男道:“打人的跑了,他们是同伙。”大头冷笑道:“就是他们打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