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61章 火灾(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侯卫东接触过的领导人中,周昌全算是比较强势,处理问题雷厉风行,手腕很硬。

但是,他挺讲究方式方法,还从来没有在这种大会上让部门领导当场站起来。

熊大伟怒火冲天,历声道:“王大具,我问你,这些乱搭的摊点应该由谁管?”

王大民声音有些发抖,道:“市政部门负责游摊和骑门摊。”

在众多岭西市领导干部面前,熊大伟丝毫没有给王大民这位部门主要领导留情面,“老疼消防通道上有没有乱摆的摊点。”

“有。”

“消防车被堵住是不是事实?”

“是。”

“你作为市政委主任,应该承担什么责任?”

“市政监察支队多次对老庙地区进行了集中整治,由于老庙地区的居民多数比较穷。小摊小贩多,因此受到了不少阻力。”

“保持消防通道畅通,我们逢会必讲,这一次老庙火灾造成了严重损失,相当部门是失职渎职,是对人民犯罪!”

王大民原先以为就是工作失误,听到此时,觉得熊大伟语气不对。他参加了救火,对情况比较了解。确实有遮阳伞等物挡住了消防通道,但是很快就被消防队员清空,真正堵住进口的是几幢沿着通道修建的违规建筑。而老庙形成今天的混乱局面,有着极其复杂的历史原因和现实因素,市政部门一家根本无力解决。这一板子打在王大民屁股上,让他心里即委屈又窝囊。

此时,他明白熊大伟要趁着姚必武书记生病期间杀鸡吓猴,一咬牙,道出了真实情况:“整个老庙区域有乱搭建的摊点,也有一些私搭乱建的临时房屋。消防车不能入内,主要原因是临时房屋,次要原因才是放在外面的遮阳伞和货摊。”

他又锣嗦了一句:“堵住消防通道的不是摊点,而是违规建筑,在场的消防官兵可以作证。”

岭西市没有综合执法部门,执法分得很细。前者由市政部门管理,后者为规刑局管理。在一般情况下,各部门在开会时挺注意分寸,都要顾忌兄弟单位的面子,只谈自己的问题,王大民被逼急了,将稳藏在桌面以上的东西暗自搬了上来。

听到王大民回答。侯卫东暗自叹息道:“王大民能当了市政委主任,也是老人了。怎么能在会场上这样说话。看来他是豁出去了。把规划局也扯了进来。”

熊大伟没有想到唯唯诺诺的王大民敢于当场顶撞;他如老鹰一般盯着王大民,随后用淡淡的口气道:“这次火灾,相关部门谁都逃不掉,纪委监察部门耍同相关部门一起,查,从头到脚给我查,狠狠底底都要查出来。”他用目光扫了王大民一眼,道:“检察院也要提前介入!”

熊大伟一开场。就将调子定了下来,岭西市在场的干部都胆战心。

市规划局已经被牵了进来,一边骂王大民,一边想着免责的办法。

年初市政府专门下文,要求检查消防栓,这一次老庙起火,消防栓全部没有水,消防部门的头头也是面色惨白。

老庙所有的老庙街道办事处作为辖区,同样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党工委书记额头上开始冒汗。

侯卫东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抱着很超然的态度来参会,他将熊大伟每一句话都记在耳中,然后如老牛一样,将这件事放在腹中,随时拿出来慢慢消化。

下午,网上班。省政府办公厅工作人员就将一份材料送了过来。

这是一本老庙区域的改造方案,厚厚一本,印刷精美,图文并茂。侯卫东特意看了看制作时间,是四只月,据今天已经有了一年多的时
间。

在新的方案之中。老庙区域将出现一个大型广场,周围有两个酒店、几家银行还有一些大型商业设施。客观来说,若按此方案来运行,老庙地区将由原来的城中村一跃而成岭西市最现代化的地区。

看了这本改造方案,侯卫东陷入了沉思,按照管理体制,改造老庙属于岭西市委市政府职权范围内的事情,这就有一个疑问,为什么此方案从四只月制作完成,到目并还未能成行?

最佳的解释是在省内以及市内对老庙为代表的城中村改造有着不同的意见。

侯卫东作为新锐。他个人在直观上对此方案抱着肯定的态度,又翻看了一遍方案,他甚至能想象出新老庙的三维立体。好一幅现代都市的气派。

正在仔细研究着老庙地四用。故浩方案,接到了电三点中参加省政府党组理论旧”腆学习扩大会,此会,省政府党组成员全部出席,省政府办公厅党组列席会议。

省长朱建国亲自主持了会议。在学习会上,首先播放了一组专题片,此片将今年来围攻各级各的政府的群体性事件集中了起来。十五分钟的专题片,至少有二十起围攻政府的群体性事件。在围攻事件中,老百姓有的打着横幅,有的开始冲击着机关,还有的则选择沉默而立,更突出的事件则是跪在了政府门口。

放罢专题片,朱建国表情很沉重,道:“看了这个专题片,我感到很沉重,经过力年改革开放,岭西全省经济和社会得到了飞速发展,中国与世界的关系也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我们建设小康杜会有了许多过去不具备的物质、制度、思想基础”但是,随着经济发展,新的矛盾也逐步聚集,主要表现在城乡差距、区域差距、经济社会差距、环境资源约束、新形势下人民内部矛盾多发等。”

他加重了语气,道:“所有这些,都与实现什么样的发展,怎样发展这个根本有关,科学发展观即是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也是解决岭西发展关键时期这些突出矛盾和问题的必然选择。”

“老庙火灾造了严重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老庙的问题并不是新问题,省、市两级政府做过大量工作,但是老庙的问题仍然还存在,并且越演越烈,终于酿成了大祸”要解决老庙等一系列问题,就必须要落实科学发展观,要认认真真地学,着问题去学。”

侯卫东上午参加了省委常委、市长熊大伟主持的火灾问责会,下午参加了省长朱建国主持召开的省政府党组理论中心组学习扩大会,这两个分原本各不相干,只是有了老庙火灾这个药引子,他透过了言语的背后看出了一些问题。

朱建国当过省委副书记。熊大伟当过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当年恰好是朱建国分管政法工作。职级以及说话份量都比熊大伟要重一些。只是,熊大伟的父亲是岭西第三任省委书记,德高望重,部属众多,他在岭西地位就很超然。

这一任岭西市长届满。下一步说不定会受到重用。

又据各种小道消息,两人同在省委工作之时,政见多有不同,办事风格更有不少分歧,相处的并不愉快。

此时,朱建国主政岭西省。熊大伟主政岭西市,上午和下午两个会从某一个侧面分别反映了朱、熊两人不同的执政风格和理念,侯卫东敏锐地把握到了这一点。

“周昌全肯安是站在朱建国一边,难怪让我把工作重点,放在城中村改造,这是把我送到火炉中啊

他又琢磨道:“我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面对的却是有着深厚背景的省委常委、岭西市长熊大伟,而且岭西市是副省级城市,有独立的党政体系,周昌全作为常务副省长都很能直接指挥熊大伟,因此,这个任务几乎就是不可能完成任务。实在是一件具有挑战性的任务

明道这是一个难题,按照官场原则应该尽量回避,可是侯卫东心中却莫名其妙地充满了战斗的漏*点。

下班以后,开车行驶在岭西的大街巷,他脑中琢磨着熊大伟与朱建国言谈举止的细节。见前面有一辆小车磨磨蹭蹭,就随手按了几声喇叭。

谁知这个行为惹恼了开车人,他的速度更慢,而且有意拦在了侯卫东的小车前面。

侯卫东试着超车,未成功。作为省政府副秘书长,自然不会为了这等小事与人大动干戈,他看着前面存心找麻烦的宝马,干脆打了方向盘,将车停在了路边。

坐在车上,习惯性地拿出了香烟,透过车窗观看着街景。

侯卫东忽然发现一个好玩的现象,以前小佳怀孕之时,他发现满街都是大肚子小佳生了小目国以后,街道上晃来晃去都是小婴儿。此时他的注意力集中在城中村上,就发现岭西市居然有这么多的城中村,而且破破烂烂实在是刺眼。

几个城管在街道上游走,见到摊点就说几句。

那些小摊贩并不畏惧城管,将菜担子挑在肩上,作出欲走的姿态,等到城管离开,马上就回归原位。就如质量达到国际水准的优秀弹簧。

正抽着烟,一辆宝马停在旁边,一位坐在副驾驶位的年轻人将车窗滑下,挑衅地道:“开了辆奥迪。就想在岭西来操,你这个沙州土老

侯卫东开的奥迪车是沙州牌照,因此被称为沙州土老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