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60章 火灾(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火光之下,熊大伟的脸色有些狰狞,道:“消防通道被堵塞了,消防车进不去,消防水龙头没有水,我估计要死人。”

周昌全习惯性地将额头挤出了字眉。道:“当务之急,不惜一切代价救人。”

熊大伟点了点头,又同周昌全握了握手,旋即转身,对一位消防武警道:“增援的消防车到了没有,平时你们要钱,我从来没有半点折扣,到了关键时候,别给我下软蛋。”

那武警警官挺了挺胸,道:“请首长放心,消防官兵绝对是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队伍。”

又有几辆消防车赶到。从车上跳下来年轻小伙子,手脚麻利地开始行动起来。很快,传来了人群的热烈呼喊声和,力的“哎哟、哎哟”的

声。

一位消防武警警官跑了过来,道:“报告支队长,已成功从救出两名被大火围困的群众。”与熊大伟对话的支队长面容严肃,声音洪亮,下达了继续救援的命令。

熊大伟盯着一个个奋勇进入火场的消防官兵,他目光炯炯,紧握着双拳。

周昌全并没有直接指挥救火,他站在熊大伟身后,看着围观的群众有不少在摄像或是照相,轻微地摇了摇头。

侯卫东站在周昌全身旁,他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见到周昌全注视着周围群众,立刻明白了其所指,来到了周昌全和熊大传面前,道:“周省长、熊市长,周围老百姓太多了,而且有不少人在拍照,估计很快就要上网,我有一个建议,按照重大突发事件预案,应该赶紧召开会议,将外宣工作提前布置下去,免得到时被动。”

这个建议很对熊大伟的胃口,他瞪了一眼市政府秘书长常青,道:“常青,你傻楞着做什么,赶紧拉一个宣传通稿出来,实事求是做好报道工作,不夸大,不隐瞒。要突出消防官兵的英勇和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他又补了一句,道:“出了事。不能藏着掖着,要让正确的舆论引导群众,但是,在调查组结论没有出来之前,媒体要注意宣传口

常青晚上喝了些酒,此时已被一把大火将酒吓醒了一半,但是脑袋还有些迟钝,迟疑地道:“我马上通知宣传部门、信访部门来开会。”

熊大伟眼珠瞪了出来,道:“晚上喝酒了,***搞什么名堂。赶紧给我按照紧急预案的要求。立刻召开外宣工作会,连夜开,省里的部门。你找侯秘书长帮忙联系。”

侯卫东与周昌全对视一眼,痛快地接受了任务,他在成津县当过县委书记,又当了沙州市政府副市长,深知媒体的重要性。

从全国范围看,媒体是党的喉舌。但是落实在具体的事,高级别的媒体根本未将地方政府瞧在眼里,甚至有个别从业人员专门针对地方政府,外省的媒体也不会听当地政府的话,更何况,现今网络如此发达,稍有风吹草动,网上就各种结论满天飞。因此,外宣工作成为各级党政很重视的一项工作。宣传部门专门成立的外宣机构,以应对媒体以网络事件。

帮助市政府秘书长常青开完了“老庙火灾”宣传工作会,已经是晚上三点,四点,侯卫东审过了关于老庙火灾的新闻通稿,由于害怕还有事。就没有回家,在办公室休息。

坐在省政府的办公室里,看不见远处的烟和火,没有一丝声响,侯卫东靠在沙发上,点了一枝烟,慢慢地抽着,头脑中却不由自主地又浮现起了母亲刘光芬的音容笑貌。

小时候在乡镇里,出派出所不远处就是一块山地,老乡嫌没有水,就种了些杂树。母亲就将这块地要了过来,带着侯家三兄妹开荒,没有水。就在山顶修了一个水塘,类似于现在的水窖。雨天着水。然后用这个水窖的水来浇菜。

在侯卫东的记忆之中,一年四季,这块菜地都充满了绿意,菡笋、白菜、蕃茄、四季豆等菜轮番出现在家里的餐桌上。

母亲还在山顶种了好些花生。收获花生的时候,侯家三兄妹就如过年一般,先在收获现场吃鲜嫩的花生,回家以后,母亲又用盐水煮花生,煮好的盐花生奇香无比。再选大粒的花生晒干。放在口袋里。

侯卫东只要嘴馋,就偷偷去抓一把,不知不觉中,大袋的花生便吃剩下一小半,母亲知道小三偷得最多,也不管。

抽着烟,偷在沙发上想着小时的趣事,,示心口隐隐着痛。很快就要年术,办不知年集效果如何各种情况汇集以后,通稿也写了出来。侯卫东仔细斟酌以后,修改了两处。这才安安心心在沙发上睡着了。

六点。电话铃声响了起来,侯卫东从沙发上翻身而起,走到桌前,习惯性地看了来电显示。

“周省长,您怎么也在办公室里

“时间晚了,就在办公室眯一眯就行了。”

侯卫东放下电话,洗了脸,整理了衣服。来到了周昌全办公室。

周昌全一夜未眠,眼袋特别明显,整个脸看上去有些浮肿。

看了他这模样,侯卫东脑海中不由浮现起初见周昌全时的情景。那时周昌全还是沙州术委书记,眼神锐利、思维敏捷、意气风发。如今锐气渐退。尽管仍然睿智,已让侯卫东这位身边人暗自叹息。

周昌全道:“走吧,我们出去吃早饭。小楚还在睡觉,年轻人睡眠好,不管他了。”

侯卫东在当秘书之时,只要到了岭西,总是在外面吃早餐,而不在宾馆吃千篇一律的早餐。他估计周昌全想在外面吃饭,就问道:“老领导,吃点有特色的。”

周昌全揉了揉眼屎,道:“好久没有吃豆花饭了。我知道在大院拐角,有一家土豆花,味道很好。”说着豆花饭的滋味,他不禁舌底生津,由于肠胃不好,家里那位并不准他吃得太辣,更不准他在外面餐馆吃饭。而他偏偏喜欢小餐馆的氛围和味道。

由于时间还早,坐电梯下楼,没有遇到人。

出了大院,两人仿佛飞出笼子的小鸟,在街道上快活地走着,侯卫东初到岭西。自然没有人认识,周昌全贵为一省之副省长,也时常在电视里露面。但走进入二十一世纪以后,国内也成了赢家通吃的社会,岭西人只记得省委书记和省长,市委书记和市长。而对副省长和副市长的面容就很模糊了。

来到了转角小店,店名是“益杨豆花”。看到这个店名,周昌全开玩笑道:“这可回到你的老家了。”

侯卫东在上青林之时,吃惯了姚瘦子家的豆花饭,今天见到了案板上红红的油辣枚,绿绿的葱头,白白的蒜粒,还有芝麻油、生菜油等,食欲就上来了。

吃的嘴唇红油、满嘴豆花和饭香,周昌全额头上亦有了汗水,出了小店,一扫萎顿。

“省政府下决心整治城中村,决策是正确的,朱省长把这个担子交给我,我就把这个重任交给你。要漂亮地完成这件事周昌全背着手。边走边说。

侯卫东趁着这个。时机,问道:“整治城中村,这事名正言顺,虽然涉及面广。但是还不能上升到省长亲自关注。老领导,我没有想透这个环节

周昌全抬头看着街景,道:“岭西这城市。接近四百万人口,当好这个家。不容易。全省人民都看着。”

侯卫东见周昌全并不明说,也就不再多问,周昌全最后一句话,已经让他隐所领悟。

回到办公室,就接到市政府秘书长常青的电话,道:“侯秘书长,我是老常。今天上午十点开会,就是老庙火灾的事,熊市长主持会

侯卫东道:“这卓由岭西市负责,我就不必过来吧。”

“熊市长打了招呼,一定要请城中村改造的各位领导到场,他特意提到了侯秘书长。”常青此时酒醒了,想着昨晚的事,很有些感激,恭维道:“新闻通稿交给熊市长,他很满意。夸秘书长年轻有为,头脑清楚。”

尽管熊大伟是省委常委,但是他毕竟是岭西市长,岭西市长夸一夸省政府副秘书长,常青认为给了侯卫东很大的面子。这让侯卫东感觉有些怪。

侯卫东想听一听熊大伟底要在会上说什么。道:“那我准时到会场

老庙大火,将城中村完全烧毁,死了两个老人,财产损失不计其数。侯卫东进入了会场,立刻感受到了紧张的气氛。

会议由常务副市长赵雪山主持,开会之时。熊大伟端坐在正中,眼如刀。在岭西干部脸上扫来扫去。

“这次火灾损失惨重,虽然火灾的调查报告还没有出来,但是,有些部门难逃责任

熊大伟突然伸手使劲拍了桌子,桌子发出“砰。的一声巨响,这一声响将所有干部的心都提了嗓子眼上。

“消防通道被堵,这是谁的责任。王大民,你给我站起来。”

沙州市政委主任王大民被占了名,站起来之时,已是脸青面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