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59章 火灾(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段英的博士爱人梁进文在省人民医院上班,已是很有名气的医生,刘光芬住院不久。她就从丈夫口里得知此事。她跟小佳通了电话以后,约了副总编王辉一起过来看望。

有了美满的婚姻,她将往日的一段恋情深埋在了心中,在侯卫东面前基本做到了神情自然,询问了刘光芬的剂存,又道:“你调到了省城小佳何必留在沙州,早点把她调到岭西。”

侯卫东道:“现在也正在商量此事,只是一时没有合适的单

“你在省政府当秘书长,调动小佳的工作应该是转而易举吧。”

“小佳不愿意丢专业,可是对口的单位没有合适的岗位,现在就拖了下来。”

王辉初识侯卫东之时,侯卫东还是益杨开发区主任,然后一步又一步走上了省政府副秘书长的岗位,王辉见证了向上的全过程,因此对侯卫东充满了信心,道:“共产党的干部都是砖头,哪里需要哪里搬,根本不用考虑专业,卫东现在是金融办主任,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是我敢保证,卫东肯定是岭西历史上最出色的金融办主任。”

交谈了几句。王辉和段英各自取出了一个红包,递到了刘光芬手。

刘光芬推辞着。王辉弯下腰,握着刘光芬的手,亲切地道:“刘阿姨,我们都是卫东多年的好朋友,也没有买什么,这是心意。”

刘光芬偷眼看了一眼侯卫东,侯卫东微微点头,她还是将红包收了进去。王辉和段英都算是好朋友了,看望生病的母亲。送个红包,完全是人之常情。而且,从红包的厚度来看,也就在一千元以内,是友情红包,收了绝对无碍。

将两人送到门口,侯卫东分说了几句感谢的话。目送着段英与光明顶王辉离开了医院。

回来之时。侯卫东烟瘾发作,来吸烟室抽烟。正抽着,见到一个大花蓝直奔母亲病房方向,侯卫东没有看清来人是谁,只看见了这只大花蓝,凭直觉判断是看望母亲刘光芬。

母亲生病以后。他一直控制着不让外人知道,可是此消息仍然流传开来。

刘光芬生病住院,对侯家人来说是深深的痛苦。对很多人来说则是一则好消息。他们可以借此机会与侯卫东、侯卫国接触,也不怪这些人势力,向上的门路是稀缺的,他们得抓紧手里的一切机会。

生活就是这样直白,让人经常为之感慨。

侯卫东有意在吸烟室多呆了一会,这时接到了小佳的电话,“你在哪里,我刚刚到医院,步主席和步高还有我们张局长都在病房里,赶紧过来”

小佳和园林管理局局长张中原一起到岭西,在收费办就遇到了步海云和步高。

步海云曾是小佳的上司,卜佳当年从园管处调往建委,以后由事业编制转为行政编制,都是步海云点的头,因此,她对步海云向来尊敬。至于步高则往事,往事不必再提,如今只是普通朋友。

步海云曾经是周昌全安在市政肩的钉子,与侯卫东关系向来不错。听说他亲自来了,侯卫东赶紧在烟灰缸里摁灭了烟头,回到了病。

正在寒暄,大哥侯卫国也回来了,他身后跟着公安局局长老粟以及公安局的班子成员,进门之后,房间里全是身高体胖的汉子,把病房挤满了。

几帮人都是熟人,先问了刘光芬的病情,然后互相问好。

专门为刘光芬作护理的护士长进来为刘光芬测血压、量体温,她对此见惯不怪,自顾自测完了血压,然后对屋内人道:“各位领导小声点,病人需要休息。

到医院来看病人,主要是表示个意思,见了面,问了病情,心意也就表达到了。寒暄了十来分钟,步海云、步高、张中原、老粟等人便告辞而去。

侯卫国、侯卫东将一行人送至门口。

老票与卫国、卫东两兄弟打了招呼,然后对步海云道:“步主席,我们去喝一杯。请你老人家检阅我们公安班子

步海云笑呵呵地道:“好啊,今天机遇难得。”

张中原也是局长,可是他这个园林局长不如公安局长有份量,就站在一边听他们说话。

老粟上车前。才对张中原道:“张局,你不能走。我们好久没有喝酒了。”

侯卫东、侯卫国小集目送着七八辆小车消失在医院大门,这才回到病房。

护士长又走回病房,她的神情依然冷冰冰的,对侯家兄弟道:“病房不是市场,天天车水马龙,还让不让病人休息此护士长是康院长特意调来为刘光芬服务,技术最好,也是最有性格的护士长。她与刘光芬在一起有说有笑,可是对侯卫东、侯卫国等人素来不假颜色。

侯卫东对这位技术精湛的护士长很有几分尊重,露出一个抱歉的笑容:“应该来的差不多都来了

“那就好。”护士长不带表情地点了点头。

侯卫东当领导多年,见惯了对自己的笑脸,对于护士长这种神态,钟觉得神奇得紧。

等到护士长离开,侯卫东道:“老妈,这里人多了,我们换一间病房。”

刘光芬摇了摇头,道:“客走旺家门,这么多人来看我,说明我的儿女很能干。当妈的心里骄傲,如果没有人来看我,我还会担心你们。”她指着柜子道:“这一柜子都是钱,你们两兄弟要好好处理,别

阀四纹事给你和老大惹一身骚。望着刘光芬的笑脸,侯卫东突然心酸起来,“这就是侯家三兄妹的妈妈,自己已经睡在了病床上,心里挂着的还是儿女们的事情,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当真如此

侯永贵从外面走了回来,进来道:“我在外面看见来了不少人,好象还有公安局的几位领导他是几十年公安,却只是在开大会时远远地见过沙州市局的领导,今天在走道处见到了沙州市公安局的所有班子成员。

侯卫国道:“不知粟局长从什么地方得知了老妈的病情。今天耍下班,通知领导班子开会,然后就一齐到了岭西。”

一家人坐在病房里,聊着家常,不知不觉到了晚上十一点,侯卫东道:“今天晚上我在这里睡觉,爸回家去好好睡一觉。”

侯卫国道:小三,你就在岭西上班,陪老妈的时间多,我在这里睡觉

侯永贵大手一挥。道:“你们明天要上班,都给我回去睡觉,我就在这里睡。”

“今天几组药都输完了,晚上就是观察,我不要紧。你们别争了,都回去两兄弟还要争,侯永贵固执得紧,谁也劝不动。大家也只得依了他。

侯卫国暂住在侯卫东家里,母亲刘光芬的病情如泰山石一般压在他们的心中,两兄弟相对无言。默坐了一会,侯卫国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易中岭一审死刑。”

对于侯卫东来说;易中岭已经是死人了,调到省政府以后,沙州的官事、人事也无他没有任何关系了。听到大哥提及易中岭,他并不在意,随口道:“罪名有增加吗,涉及到其他人没有。”

侯卫国道:“宁玥当了市委书记,她和朱民生的观点一样,只抓当年益杨县检察院的案子,其他事都淡化处理,基本没有涉及到其他干部。此事大事化小事化了,不少干警都在议论此事

侯卫东年龄比侯卫国可是政治经验却运超其兄。道:“宁玥的做法我完全理解,处理了易中岭,可以示好不少干部,做为新任市委书记,稳定是第一位。议论此事的干警是没有站在全局看问题。”

两兄弟心情都不怎么好,谈话亦很压抑,突然,窗外升起了火光,侯卫东和侯卫国连忙走到窗边,只见远处一片火光。

“糟了,发生火灾了,火势还不”侯卫东的家在十七楼上,这个楼层在岭西市里也算是高楼,站在窗前,可以俯瞧岭西市的大片城区。很快,消防车嚣叫声刺破了天空,将公路沿线睡梦中的人们吵醒,很多人站在窗边。看到了火光映红了半边天。

小佳闻讯也从房间出来,道:“遭了,烧起来了。”

侯卫东苦笑道:“今夜又是不眠之夜,估计很快就会有电话通知。

侯卫国道:,“这应该是岭西市的事,不应该由省政府副秘书长出。

侯卫东指着起火的的方,道:“起火的地方是全市最大的一片城中村,人口特别密集,消防通道也很狭窄,很难救援。这一次火太猛,若死了人就麻烦了。”他到了省政府以后,平时并不怎么管事,可是他心里特别明白,金融办的事情是例行政事,没有太多的难度。周昌全最看重之事是城中村的改造。至于改造城中村的真实意图,他没有猜透朱建国和周昌全的意图,因此一直都在静观其变。

侯卫国有些疑冉。道:“现在是晚上,你能准确判断是哪一个区。

侯卫东顺手从窗边柜子里取了一个平常观察城中村的望远镜,看了一眼,递给了侯卫国,道:“我们城中村改造领导小组成员,没事就从望远镜远处看看.”

佳也从卧室出来。双手撑在窗台上,看着远处的火光,又接过侯卫国递过来的望远镜,看了一会起火地。

正看着,侯卫东手机响了起来。

“秘书长,我是楚休宏,老庙城中村起大火了,周省长正前往火灾地,我已经通知驾驶员过来接你楚休宏声音不急不缓,成熟老。

侯卫东放下电话。道:“电话来了,我去现场了。”

小佳赶紧给他取过外套,道:“火太大,你注意安全。”

“放心,我是省政府副秘书长,主要是协调,现场指挥应该是岭西市的领导,冲到第一线的是消防武警,负责救护的是医生。”侯卫东穿上衣服,挥了挥手,道:“今晚睡不成觉了,明天早上我就不去医院。”

下楼等了几分钟。办公厅的小车就停到了脚边。

火灾现场一片混乱。外围是黑压压看热闹的人群,有笑声、有喊声,也有哭声和焦急的呼声,许多穿睡衣的人挺着脖子。张着嘴,目瞪口呆地看着冲天的火光以及在火光映照下的浓烟。”

进了临时指挥室。省委常委、熊夫传正在发出咆哮,道:“你***干什么吃的,消防栓没有水,赶紧想办法去,别他妈楞在这里。”

消防支队头头脸上红一阵青一阵,看了火势,转身吼道:“火势太猛,所有消防车全部调来,不够,把铁州消防也调过来。”

侯卫东被现场感染,他没有去打扰熊大伟,见市政府秘书长在面

前,一把将其抓了过来。指着大火,问道:“秘书长,里面还有群众

周昌全在公安厅领导陪同下,也来到了现场,看着滚滚浓烟,皱起了眉头。

熊大伟也见到了周昌全,赶等过来。

周昌全顾不得寒暄。劈头问道:“老熊,有人员伤亡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