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58章 再论因与果(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开会,这是所有领导干部的基本功。
  从益杨县上青林到省政府,侯卫东开了数不胜数的会议,他从上青林一直开到了省政府。开会内容随着地位提高已经变得太多。今天的会议就是关于全省工业发展的相关议题,彻底脱离了沙州市的范围。
  而多数上青林的干部永远只能在上青林开会,重复着相同的开会内容。
  在正、副秘书长里,侯卫东年龄最资历却不浅,被戏称为年轻的老领导。开会之时,他并不太在意其他几位副秘书态度,遇到自己管辖之事,直指要害,简明抚要,绝不拖泥不水,也不推谭。遇到自己无关之事,就紧闭嘴巴,绝不伸手过界。
  散会以后,他回到办公室。重新泡了一杯茶,然后从手包里取出一本《金融入门基础知识》。
  俗话说,当个舅子就要象个舅子,当个金融办主任就要象个金融办主任。如果没有基本金融知识。侯卫东觉得没有任何底气。
  翻开了书,他看到了“准备金”这个概念。书面解释为:“准备金以商业银行库存的现金和按比例存放在中央银行的存款”自刀世纪力年代以后。法定准备金制度还成为国家调节经济的重要手段,是中央银行对商业银行的信贷规模进行控制的一种制度。”
  他仔细思考了一会,用自己的语言作了总结,并写在了笔记本上:“为保证客户能随时取钱,银行至少得做好两方面的事,一是它放出来的钱要能够收回。二是它不能把客户的全部存款都放出去赚钱,它必须留下足够的钱来准备客户提款,留下来的钱就是准备金
  这个概念他以前经常听说,只是有些似是而非,今天静下心看了书。心里就明明白白。
  弄懂了“准备金”的概念,头寸的概念自然就浅显易懂,准备金加上可以贷出去的钱就是“头寸。”
  准备金占存款余额的比例就是“准备率。”
  商业银行每天结帐之时都要保证准备金符合央行规定的比例,否则不能“轧帐”
  准备金就是纲。纲举目张,侯卫东通过准备金这一个概念,就弄懂了准备率、头寸和轧帐等一系列概念。随后,他又弄明白了“再贴现率”的意思。
  弄明白了这些以前听得耳熟实质并不真正把握的概念。侯卫东如饮甘泉,就如作爱一般愉快,这是很单纯的快乐。他已经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没有料到学了一串新名词,就能让他如很愉快。
  “丰人云,朝闻道,夕可死,倒真是没有骗我。”
  高兴这后,侯卫东抬手给省金融办综合处的晏春平打了电话,“晏春平。到我办公室来。”
  晏春平接到电话。很快就来到了侯卫东办公室。
  侯卫东到了省政府,很快就将晏春平调到省政府办公厅,编制放在了省金融办。省金融办挂靠省政府办公厅。机构编制、干部人员、行政后勤、工资福利、党务工会、纪检监察等纳入办公厅统一管理。
  金融办的人多数认为晏春平就是侯卫东放在金融办的一粒棋子,其实,侯卫东将晏春平放在金融办的真正原因是自己用起来方便,算是将自己原秘书带到了省政府。
  “没有事,你坐到我对面来。”侯卫东有些不怀好意地看着晏春平,道:“你去找一张纸一枝笔来,不用笔记本,就用一般的稿
  晏春平拿着纸、笔,有些莫名其妙。
  “今天我就是老师,你是学生习,我们来进行名词解释的考试。我说一个词,你把准确的意思写出来。听清楚了,准备率、头寸、再贴现率、公开市场业务。这四个名词的准确意义。”
  晏春半的头一下就昏了。这四个名词就如明星一般,在报上经常看到,看得眼熟。也明白基本意思。可是这四个名词毕竟是明星而不是自己的老婆,要准确地说出年龄、籍贯、父亲母亲。当真是一件难事。
  磨蹭了一会,晏春平还是按着自己的想象写了几句,交给侯卫东之时,脸红得如抹布。
  侯卫东也是刚刚才彻底明白这一串概念的准确意义,现在就开始教晏春平了,道:小晏啊,你在什么地方工作?”
  “省金融办综合处。”
  “综合处的职责是什么?”
  “写规划和工作计划,还有提政策建议,还有负责文字工作,对了,还要配合人民银行等等部门开展反假币和反洗钱工作
  “你还将职责记得基本清楚,只是你连金融的基本知道都不懂,如何能在省金融办开展工作,虽然你现在没有职务,但是迟早都要任职,我给你讲一讲这些概念的现实意义。”
  侯卫东讲究了课。脸色严肃起来,道:“给你一个月的时间,到时
  要押为你,若答不卫来,别怪我不客此时,晏春平深深地打上了侯系胳印,侯卫东准备让他在金融办综合处工作一段时间,然后安排个职务,因此也就抓紧时间敲打他。
  晏春平被考的脸红耳赤,心里纳闷侯卫东如何就成了金融行家。回到了综合处。看到对面同事在看金融杂志,随口问道二小柯,公开市场业务具体含义是什么?”
  与他同坐一间办公室的眼镜女小柯安静地看着金融杂志,听到了晏春平的问题。反问道:“你这是考我?”
  晏春平笑道:“我是请教,请教。”
  小柯毕业于名牌大学,分到省金融办总觉得屈才。听了晏春平问话,翻了一个白眼。鼻孔里轻轻哼了一声,这一声哼若有若无,没有让晏春平听见。
  “公开市场业务是指中央银行在金融市场上买卖政府债券,从而调节货币供应量。当需要增加货币供应量时,中央银行买进债券放出货币,反之卖出债券收回货币减少货币供应量。”
  小柯用专业术语解释一遍,又补了一句难听的话:“公开市场业务,孵年正式启动。哪年停止了交易。甥年上半年恢复操作。这些在金融办都是常识,难道你不知道。”
  晏春平有着晏道理爱动脑筋的先天遗传,又跟着侯卫东日久,比起小柯来说经验丰富得多,他被抢白了一句,心里着恼,脸上却带着谦虚的笑意,道:“术业有专攻,闻道有先后,小柯,你说是不是。”
  综合处长老崔恰好在门口。听到了两人的对话,他也是科班出身,可是在官场时间长了,深知晏春平的重要性和特殊性,听到最傲慢的小柯胡乱说话。心中暗喜。
  他回到办公室坐了一会,然后给晏春平打了电话。“春平啊,我是老崔,我们马上就要搞一个金融知培班,这事说了一年多,一直没有搞起来。你来拟草一个。方案。”他知道晏春平是侯卫东的嫡系,一直想打入侯家军的队伍中,今天遇到此事,他就针对晏春平的情况,专门让其负责一期金融业务知识培刮。他相信晏春平是聪明人,会明白自己的苦心。
  老崔是资深处长,业务能力强,人脉也宽,他是发自内心尊重。晏春平放下电话。拿起笔记本就朝老崔办公室走。
  从老崔办公室回来,他按照其意思,又将以前在沙州市培企业干部的方案从自己的资料库中调了出来,以此为本子,很快就拟草了一份培计划。
  老崔没有想到晏春平不到一个小时就拟出了方案。仔细看了看,确实还是挺正规的一份培计划”心中松了一口气,笑道:“这份方案水平很高,我没有意见,只是有两点需要商椎。”
  提了意见。他签道:“请侯秘书长阅示。”
  晏春平拿着计划书准备离开,老崔道:“你等会。”他在书架里拿了一本《金融入门基础知识》,递给了晏春平,和蔼可亲地道:“这是省金融办的培教材,编得挺实在,这一次培仍然用这本书,你先拿去熟悉。”
  晏春平弄好了计划书,拿起了《金融入门基础知识》,翻看了一会,就见到了准备率、头寸和轧帐等名词,他这才明白,侯卫东手里肯定有这本书,而且是现炒现卖。
  想着侯卫东的神情,他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心道:“我这老板,大大地狡猾。”
  下班以后。侯卫东推了一些可去可不去的宴请,直接坐车来到了医院。
  母亲刘光芬正在输水,侯永贵坐在一旁看电视。见侯卫东进来,刘光芬道:“老头。你出去走一走,在这里坐了一天了。”俗话说知夫莫如妻,她知道侯永贵当警察形成了在外面跑来跑去的习惯,整天坐在病床边,也着实把他憋坏了。
  侯永贵道:“你妈还有一组药了,输完了,晚上干脆回家睡,这里睡不好。”
  侯卫东坐在老妈床边,道:“这里环境挺好,也安静,老妈,我记得你不择床。”
  药水里有镇痛剂,刘光芬身体没有疼痛,就如没病一般,道:“老头没有说清楚。我在这里住着不清静,来送礼的人如走马观花一般,我懒得接待。”
  在阳台上。堆着无数的花篮,刘光芬又用未输液的手将床前的抽屉拉开,道:“这里还有好多红包。”
  抽屉里躲着的红包都鼓胀着,显然里面内容丰富。侯卫东看着一阵牙疼,收下这些钱就是灰色收入,若真是退回去,未免太不讲情面。他不是一个纯粹的铁面官员,而是生活在官场上的普通人,这事就有些两难。
  门外又进来几人,王辉提着一个硕大的花篮。他的秃顶在灯光下闪现着智慧的反光,跟在身后的是白衬衣牛仔裤的段英。
  侯卫东眼光如蜻蜓点水一般在其前胸滑过,就连忙转移到光明顶上,他上前接过花篮,口里客气着。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