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57章 再论因与果(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与周局长一起上楼之时,侯卫东暗道:“在没有摸清水深水浅之时,实在不宜与熊大伟接触太紧密。”只是此时已经遇上,无法回避。他跟着周局长身后,眼光四处扫射,所幸没有遇到省政府的人。
  “秘书长,坐到我身边来。”熊大伟见到侯卫东进门,没有进身,但是很热情让侯具东坐在自己身边。
  侯卫东注意到熊大伟身边的座位空着,餐桌上摆着一套新餐具,应该是周局长下楼之时由服务员临时收拾了一个位置。
  “今天金融办主任到了,银监局长也到了,我正有事要找你们两位。”熊大伟亲自拿起了茅台酒,道:“老周是海量。不知侯秘书长酒量如何,你当过县委书记,肯定不差。”
  熊大伟是省委常委,很强势的一位领导,如此折节下交,让侯卫东很是不安,暗自小心。
  喝了酒,熊大伟满脸通红,他兴致很高:“岭西,不仅是岭西市,还包括岭西省。上市的企业都不多,全省在这方面工作比先进省有大差距。岭西市政府提出了今年至少要包装上市三家车地企业。”
  “上市圈钱。是圈全国的钱,何乐而不为。如果今年岭西市能有三家本地企业上市。我给鹏程老弟和卫东老弟记头功。”
  银监局长周鹏程宽皮大脸,酒喝了不少,脸上却丝毫没有反应,他对熊大伟颇为恭敬,道:“熊常委,为了推动岭西市企业的上市工作。结合岭西市的优势产业、特色产品、资源条件等情况,本着“培记一批、整合一批、成长一批”的工作思路,逐步实现上市目标。”
  熊大伟点了点头,道:“很好嘛。”
  “银监局准备了四条措施,一是优选储备上市企业对象,重点培育我市优势产业和骨干企业。二是不定期举办企业上市和资本运作讲座、推介会等,邀请上海证券交易所、深圳证券交易所、证券中介机构与企业进行面对面信息交流。三是积极引荐有经验、信誉好的辅导机构,辅导我市企业上市工作。”
  侯卫东注意到,周鹏程特指的是“岭西市”而不是大家常说的省略句“岭西”更不是“岭西省”暗道:“周鹏程作为银监局长,地位应该很超然,他对熊大伟的态度太下级了,有些奇怪啊。”
  熊大伟扭过头来。道:“卫东,岭西市的上市企业不多与岭西市在全国的地位不符。你是金融办主任,新官上任三把火。我建议就从岭西市企业上市开始抓起。”
  侯卫东忙道:“熊常务,金融办将认真研究岭西企业上市的问题,尽早拿出工作方案。”他有意识地将“岭西市”后面那个“市”去掉,作为省金融办主任,他的职责在全省,而不是岭西市。在这种环境之下,他没有必要与省委常委顶牛,却也没有轻易地附和熊大伟。
  官至厅级。如果依然没有独立的人格和官格,是一件让人悲哀之
  。
  熊大伟没有在意或者说忽视了侯卫东的用语,他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之中,道:“除了企业上市,还有一个难题要交给你们两人。中小企业融资难,我希望通过政企联手,创新融资方式,帮助中小企业破解融资难题。如何操作。这个任务今天也交给你们两人了。”
  他是省委常委。有资格说这个话。
  作为岭西市长,他说话的方式又显得太领导了。
  酒宴结束,熊大伟有些酒意,他大步走在前面。侯卫东和周鹏程跟在了后面。
  在大厅里,铁瑞青以及银监局几个副职都等着周鹏程,等到熊大伟上车离去,银监局诸人簇拥着周鹏程离开了。
  铁瑞青在临走前。抓紧时间道:“侯老师,你喝了洒,别开车了。”说完,她挥了挥手,快走几步,去追赶周鹏程等人。
  熊大伟走了,周鹏程走了,铁瑞青也走了。侯卫东站在富丽堂皇的大厅,一时有些失神。
  背后被人拍了拍,他回头一看,是满脸笑容的石小磊。
  “秘书长,怎么一个人在这里,走,一起到楼上玩玩。”石小磊看见了侯卫东与熊大伟在一起,他装作不知道,热情地邀请侯卫东上楼去唱歌。
  侯卫东道:“感谢了,你们玩,我先走了。”
  “秘书长。办公厅要参加年底的歌咏比赛,请了几个老师,刚网练完,年轻人要唱卡拉0。你一起参加吧,都是厅里年轻人。”
  侯卫东还要回家看母亲,再次委婉地拒绝。道:“石书记,确实有事,改天。”
  石小妾是坐小车先到,厅里的同志坐着两辆商务十惯奶在后面,此时年轻男女下了车,说说笑笑击讲?金星凡;汀心大厅。
  侯卫东和石小磊皆站在大厅正中央,在灯光下明晃晃一片。就如带着佛光一般。
  “和石书记站在一起的是谁,挺帅的小伙子。”一位即将满三十的大姐看到了侯卫东。调侃了一句。
  另一位在人事处工作的女孩子道:“蒋姐,你搞什么搞,那是新来的副秘书长侯卫东。金融办主任。”
  一起进来的教练却是侯卫东的熟人,年轻漂亮的晏紫。她见到了侯卫东亦是吃了一惊。她自幼习舞并痴迷于此,个性虽然泼辣,经历其实挺简单,在沙州为朱莹莹出头已经是很出格的事情了,办完了朱莹莹的事情,她对社会的认识加深了不少,对侯卫东的印象自然格外深刻。
  等到众省厅的东轻人与侯卫东握手以后,晏紫才道:“你调到省政府了?”她是艺术界人士,没有称呼侯卫东的官职。
  能进入省厅的女子大多数相貌姣好,被选来唱歌的人自然都是漂亮人。可是在辉煌的灯光之下,身材高挑的晏紫如鹤立鸡群,将一群女子都比了下去。论身材;她自然是没有话说,论相貌,她其实并不比省厅女子更好,只是气质摆在这里,格外引人瞩目。
  “我才利来不久。你还在省歌舞团?”
  “嗯。”晏紫曾经和其柳洁团长一起在大周公子的音乐网站兼职工作过,后来大周公子的音乐网站随风而逝,她仍然专心在省歌舞团为了艺术而工作。
  自从在一月前见到教练晏紫,石小磊就垂涎三尺,他是省政府的副厅级领导干部,平时主动投怀送抱的女子并不缺乏,就养成了他在女人方面的自信心。他策划着要将晏紫搞到手。
  此时,见晏紫与侯卫东旧识,而且从晏紫的神情来看。两人绝对还发生过什么事,石小磊暗自恨道:“夺了老子的副秘书长位置,又想来夺我的女人,***。”
  侯卫东的眼光迅速从晏紫有腰肢滑过,然后又对石小磊道:“你们慢慢玩,改天我参加大家的活动。”
  那位蒋姐是工会干部,性格活泼,道:“秘书长,你不能脱离群众,我们全体真诚的邀请你参加年轻人的活动。”
  侯卫东笑容满面。拱了拱手,道:“等到歌咏比赛之时。我给你们加油。”
  挥手告别以后,蒋姐道:“侯秘书长年龄不大,很有领导风度嘛。”
  人事处*女孩道:“侯秘书长以前曾经是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我看简历,好象当时才满二十八岁。”
  听说是二十八岁当县委书记,女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着,上了歌厅。
  侯卫东是开着车来到酒店,自从很早以前“两树夹一车”以后,他一直坚持不酒后驾车。打了出租车以后,便直奔自己医院。
  到了单间病院。侯永贵和刘光芬还在看电视,侯卫东进屋道:“妈,你怎么还不睡,医生说耍休息好。”
  “睡早了,反而睡不着,我和你爸看一看电视,然后按照正常时间睡觉。”刘光芬闻到了一身酒味。又道:“小三,你开车没有,喝了酒就不要开车了。”
  “我坐出租车到这的。”
  刘光芬有些忧伤地道:“你年轻,要注意身体,象我这样得病了,就拖累大家。”
  “什么拖累不拖累,老妈说什么话。”
  侯卫东陪着刘光芬说了一会话,临走之时,又把侯永贵叫了出来。
  侯永贵平时不用戴眼睛,进了省人民医院,突然间就觉得老花得历害,根本看不清医院开的单子,因此就临时配了眼镜。
  “什么时候动手术?”
  “十一月九日动手术,是全院最好的医生
  “妈的情绪怎么样。平时我要上班,爸爸要辛苦一些。”
  “你妈是乐观人。要是换作别人早就垮了。你妈还是想多活些日子,她舍不得你们几个,看她努力的样子,我难受。”
  侯卫东与侯永贵父子俩谈了一会,往日如山一般坚强的父亲。在儿子面前也露出了柔软的一面。
  深夜,侯卫东作了一个梦,梦中有晏紫妙曼的身材,弹性十足的腰身很有真实感,不过晏紫只是一晃而过,很快,梦中又闪过了熊大伟的面容。
  梦深之时,侯卫东梦到了平凡,他提着刀猛追着平凡,而郭兰则紧追着两人的步伐。跑到后面,侯卫东越来越慢,又奇异地拐了弯。莫名其妙地到了医院。透过门前小缝。他看到小佳牵着小丑丑站在母亲刘光芬面前。
  惊起了一身大汗。醒来以后坐在床上,好半天不敢入眠。
  早上,太阳依旧升起,侯卫东心情这才恢复如初。
  上午开会,石小磊与另一位副秘书坐在一起。
  “侯秘书长很能干。进入角色很快,昨天看见他与熊市长、周鹏程在一起喝酒。”
  熊大伟向来无视省政府,这位清瘦的副秘书长顿时就皱起出眉头。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