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55章 生活还要继续(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两天时间,侯家人一起重游了吴海故地,他们不是以成功者的姿态回家乡,而是陪着母亲怀旧,陪着母亲将家乡牢牢地记存里。

第三天,侯卫东带着晏春平回到了岭西省党校。此时已经在省委组织部谈了话,只是调动文件未下。侯卫东还没有完成正式交接,因此,沙州市政府车辆和人员仍然由侯卫东使用。

晏春平提着包着侯卫东送到了宿舍,他一脑门的心事,站在房间里,欲言又止,欲走还留。侯卫东正想和晏春平谈一谈。见他的神情,问道:“小晏,你有什么事吗?”晏春平站在屋中间,将想法直接说了出来,道:“侯市长,我想跟你到省政府办公厅。”晏春平最初当秘书之时。按侯卫东的评价是基本不合格。只是看在了晏道理的情面下,加上晏春平悟性确实还不错,侯卫东将晏春平留了下来,经过一番调教。如今晏春平已经是合格的秘书,而且在工作中两人也建立了感情。

对于侯卫东来说,调一位工作人员到省政府办公厅,并不是一件难事。他见晏春平主动提出了要求,道:“你到了办公厅,那春天怎么办?”

晏春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道:“春天的事暂时不管,不管侯市长走到哪里,我都要跟着。”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就等于解决了春天的问题,这一点他心里有数,根本没有操心老婆的工作问题。等到晏春平离开,侯卫东喝着新泡的浓茶,坐在窗边想了一会心事,他思来想去,还是拨通了郭兰的电话。这个号码他烂熟于胸。可是每一次拨打都让他带着紧张和企盼。

郭兰正坐在电脑前写文章,电话响起,她先看来电显示,见到了这个同样烂熟于胸的号码。慢慢地放到耳边。

“你好,我是侯卫东。”

“嗯,我知道。”那日侯家人在湖边团聚的情景,给郭兰留下了深深的印象,让她这几天情绪总是不高。侯卫东知道郭兰情绪不高的原因,他没有解释,只是道:“在上海还好吗?”郭兰并不任性,她很快就想起了母亲的推测,迅速调整了情缘,主动问道:“你那天在家门口给了说了一些话,让我想起父亲去世前后的日日夜夜,你是不是也遇到了相同的情况。”

“我妈得了肺癌。”侯卫东这是第一次主动谈起母亲的病情,说起病情,声音低沉下来。

郭兰心里一下就释然了,关心地问道:“肺癌,是早期、中期还是晚期?”在父亲住院以后,家里就订了许多种健康杂志,她经常读这些杂志,也有基本的医学常识。

“发现得比较早,属于早期。”

“如果是早期,手术治疗应该有效,书上说存活期也比较长,你得做通刘阿姨的思想工作,只要配合治疗,肯定有成效。”

“我妈知道了病情,她挺坚强,前两天就是带着全家人四处走一走,然后到岭西来作手术。”
打完电话,郭兰一直低沉的心理居然不翼而飞,她暗恨自己:“郭兰啊郭兰,你还是以前那个骄傲的女子吗,为什么他打个电话,自己压抑的心情就轻松了。”

郭师母从外面院子里转了圈,回来道:“兰兰,在这里太难受了,说话听不懂,总是个外地人。而且,在上海租房子,租金这么贵。”郭兰道:“妈,你就在这里陪我两年多时间,等毕业以后,我们就回沙州了。钱的事情你就别考虑了,我们家虽然不富裕,但是这点租金还是有的。

她随口说将刘光芬得了肺癌的消息告诉了母亲。

郭师母听了很是感慨。道:“刘老师还是乐观人,得了绝症还四处走,以前学院的詹老师是很男人味的一个人,你还有印象吧,就是个子高高的那位,他查出了癌症,当天就自杀了。”

两人稀嘘一阵,郭师母把话题转到了平凡身上,道:“平教授很不错,我发现你不喜欢人家。你也老大不小了,到底要找什么人,挑来挑去挑花了眼,以后真的嫁不出去了。你看看侯家那一大家子人,真热闹。自从郭教授走了以后。家里一直冷冷清清,郭师母每当看见一大家子人,就觉得羡慕。郭兰知道郭师母的心结。为此也是深为内疚,不过她从小在校园成长,看着安徒生童话长大。王子与公子的童话成为了她的梦想。成为她的潜意识,续而转化成她的人生态度。
第一个白马王子跑到了大洋彼岸。
平凡虽然好,似乎也不是梦中的那位骑白马的王子。
那个喜欢听自己弹钢琴的黑大个子,就如印在瓷器
郭兰和黑大个子一样。不愿意与母亲深谈此话题,她任了多年组织部长,与人谈话的水平早就练习出来,巧妙地换了一个母亲敏感的话题,道:“妈的普通话还是可以,跟周边人交流没有问题。你的多出去走一走小区就有活动室,可以参加老年人的活动。”
这个话题是郭师母的敏感点,她生气地道:“到外面去还能说上话小区里那些老太婆根本不理外地人,我不去。”
转眼间到了十一月中旬。在这一段时间里,生活如往常一样继续在不经意滑走,如细雨飘入原始森林,如泥牛入江,如一位普通人混入茫茫人海,再也找不到踪迹。
几件官再上的事:
侯卫东被任命为省政府副秘书长,兼金融办主任。
周昌全正式被任命为省委常委,省政府常务副省长。
随后,岭西省成立了整治城中林领导小组,以周昌全为组长,省委常委、岭西市市长熊大伟是副组长之一,侯卫东是成员之一。
宁明被任命为沙州市委书记,成为岭西省历史上第一位女性市委书记。
杨森林被任命为沙州市委副书记、代市长。洪昂被任命为沙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
易中达调到省委办公厅,另有任用。
几件私事:
侯卫东千挑万选,在岭西省第一人民医院附近一个高档楼盘买了两套精装修房子,这两套房子在同一个小区不同的楼盘,精装修。各有一百二十平方,来自同一个卖家。侯卫东很满意房子。卖家也很满意买主。以侯永贵名义和张远征名义各买了一套。
在刘光芬的坚持之下,她住进了岭西省人民医院”!、佳给段英打了电话,段英的丈夫粱进文博士帮着办了手续,院方听说是新任省政府副秘书长的母亲,相当重视。安排了最好的房间,派了最好的医生跟踪负责。
至于益杨火佛煤矿。暂时没有考虑处理办法,由何红富代为管

在省政府上班第一天,等到周昌全副省长稍稍忙过,就来到了其办公室。
嫡系弟子再到身边;让担负重任的周昌全松了一口气。心情不错。见了侯卫东,开玩笑道:,“秘书长同志,到省政府来有什么想
侯卫东实事求是地道:“在周省长领导下,我有信心做好工作,只是,我没有从事过金融工作,担任金融办主任,有些信心不足。”
周昌全毫不在意,摆了摆手,道:“年轻人就是要压担子,你没有当过县委书记,在成津也干得很好嘛。”
“关于张小小佳有什么考虑,是调到沙州还是在岭西,对了,你媳妇现在在哪全部门,我记得以前在建委吧。”
侯卫东由衷地道:“老首长记忆真好,她先在建设办公室工作,后来调到了园林局,现在是园林局的副局长。”他稍有迟疑,还是汇报道:“原本不用急着调动张小佳,只是家母近期查出得了肺癌,在省人民医院治疗,因此,想将张小佳调至省里。”
周昌全有些吃惊,详细询问了病情,他打了一个电话:“老康,省政府副秘书长侯卫东的母亲来住院,病人是作了一辈子的老教师,医院要尽全力治疗。”
这是安抚手下人的手段。侯卫东心知肚明,可是仍然禁不住受了感动,道:“没有想到老首长还记得我母亲的职业。”
周昌全能从乡镇干部一步又一步当到省委常委,确实有过人之处,这份记忆力也在领导干部中出类拔萃。他道:“张小佳想到哪一全部门?”话说完,再道:“这事我就不管了,你自己安排。”
“老首长,近期最主要的工作在什备地方?”
“你要协助我联系发展改革、税务、城甫规划,建设管理、国土资源、开发区建设、金融、保险、证券等方面工作。主持省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工作,分管办公厅秘书三处。担子不轻啊,近期先到各联系部门去跑一跑,尽快熟悉工作。”
“除了日常工作,重点工作就是城中村改造,城中村改造的重点就是岭西市的改造。你要把主要精力集中在岭西市的城中村改造。”
侯卫东脑中浮现出了省委常委、岭西市长熊大伟的身影,这是一个强势的领导,也是一个有侵略性的人,他暗道:“上一次老领导把成津这个难题留给了我,这一次看来又让我来啃城中村这个难题。”
尽管周昌全并没有交底。可是侯卫东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复杂性,他尽量避免给此项工作预埋观点。
从周昌全办公室出来。侯卫东满腹心事,但是仍然不妨碍他眼观六路,他网从楼道出来,就见到一位穿着风衣的年轻女人站在门口,正与楚休宏说着什么。
“侯市长,您好。”
在岭西,只有一个人坚持称呼侯卫东为侯老师,此人就是侯卫东唯一的学生。
十年过去,当年青涩的小姑娘已经亭亭玉立,站在侯卫东面前如一朵盛开的鲜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