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54章 生活还要继续(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上了楼,见侯卫东家门敞开。里面传来不少人的说话声,还有小孩子的吵闹声。

郭兰心脏“坪、坪”跳动起来。她忍住了没有去看隔壁。进屋,她又吃了一惊,只见自己母亲与一位同龄人正坐在沙发上,两人手拉着手,说着话。

刘光芬只到过沙州学院两次。与郭兰见过一次,这么多年了,郭兰对其的印象已经模糊了了,只是见侯卫东家门敞开,便猜到是其母亲。

“这是刘阿姨,侯卫东的妈妈。你以前见过了。”

郭兰道:“刘阿姨好。”她与侯卫东有过亲密的接触,此时见到刘光芬,心理上就有障碍,客气两句,说了声:“阿姨你坐。”便将新买的东西拿进厨房

等到刘光芬离开,郭兰问道:“妈,刘阿姨怎么跑到我家里来了

郭师母道:“网才和刘老师聊了一会,她心事很重,肯定有什么事。”

“刘老师家庭幸福,儿女能干。能有什么心事。”

郭师叹息一声:“到我们这今年龄,最大的问题是身体不好;我估计是刘老师或者是段公安得病了,而且病很严重,他们一大家子人这才出来散心。”

这时,听到隔壁有说话声音和关门声。刘光芬站在门口,道:“郭师母,我们要走了,你注意身体。”又对郭兰道:“好好照顾妈妈,妈妈年龄大了,身体也一天天弱了,要多呆在她身边。”

刘光芬所言全是肺腑之语,她与郭师母与郭兰并不熟悉,只是作为邻居,她又是心有所感,因此才说出了这句话。侯卫东最后一个出门,他关门之时有意慢了几步,等到众人都下了楼梯,他才来到郭家的门口,先向郭师母问了一声好”再抬头与郭兰对视一眼。

郭兰穿了一件雪仿小碎花衫衣,配了一条百折裙,外面套了一件米色的齐膝风衣,腰间有一务装饰性小腰带,如此穿着配上掩盖不住的书卷气,与女性领导干部就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
“你回来了?”
郭兰凝视着侯卫东,答道:“回来办点事。”
“学业忙吗?”
“还行,我能跟上。”
侯卫东心里有许多话,此时无法表达,道:“今天我陪老妈老爸到吴海县去散心,你要多关心郭师母。”
“这次与我妈一起到上海,明天走。”
侯卫东欲言又止,道:“照顾好郭师母。老人身体好,比什么都重要。我走了,明天你一路顺风。”
等到侯卫东离开,郭兰下意识地走到了阳台边上。
侯家人走向了湖边,然后在摄影师的指挥人,一大家子人在湖边站着照相,侯卫东身边站在张小佳。照相的时候,张小佳很自然地把手挽,着侯卫东。
看到了这幅温馨的画面,郭兰马上就掉头离开,她进厨房之时,下意识地摸了摸那柄铜钥匙。这柄铜钥匙是岭西小区房门钥匙,她将这柄精致的铜钥匙做成了项链,就如小学生一般挂在脖子上。

郭师母走进厨房,道:“网才侯卫东跟你说话,他是话中有话。”

郭兰以为被母亲窥破了心事,身体一下就僵住了。

郭师母继续道:“我总觉的这一大家子人奇怪,凭白无故跑到湖边来照相,你听刘老师和侯卫东最后两句话,都说要多关心我,这就说明他的妈妈或者爸爸有可能生病了,我的分析应该没有错,就是这么一回事。”

郭兰心里同意了郭师母的分析,嘴里道:“这是别人家里的事,何必管这么多。”
郭师母很羡慕地道:“侯家一大家子人,那几个小孩子长得真漂亮。”郭兰知道母亲又要劝她结婚,便借着拿东西,走回自己的房间。

坐了一会,平凡的电话打了过来,“你什么时候回来,坐哪一班飞机,我来接你。”

郭兰原本不准备让平凡来接机。此时,她情绪起了变化,犹豫片刻,道:“我是明天上午的飞机。到达机场在十一点左右,我这次带着我妈一起过来。”平凡苦追郭兰,而郭兰一直若即若离,他总是不得要领。此时听到这句话,顿时精神大振,高兴的道:“那我准时过来接机。”

整个下午,郭兰脑中总是想着侯家人站在一齐照相的镜头,她无数次想将那柄铜钥匙扯下来,又舍不得。想给侯卫东打个。电话,问问真实情况,却想到他家里人太多。一时之间。愁肠百转。

侯卫东见了郭兰,心情也很是激荡了一会,原本想发个短信说说发生的事,可是看着母亲的花白头发,心情就一。;家人在益杨开发区转了一圈以后。便离卑了数联六

回到了益杨,刘光芬坚持要去看一看市公安局。她当了一辈子公安家属。儿子如今成了市局副局长。但是她还从来没有到市公安局来过,看完小儿子曾经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第二个大目标就是丈夫和大儿子工作的地方。
一家人站在了公安局指挥中心的顶楼之上,凭风而立,正面就是建设中的南部新区,南部新区就如一幅徐徐展开的画卷,虽然还有些简陋,可是骨架已经立了起来,已经有了现代化城市的风貌。
侯小英看着南部新区的景象,道:“小三小你在沙州南部新区当老大,何必跑到省政府去侍候人,你没有听说过宁当鸡头不当凤尾。”“这叫做曲线救国。”侯卫东回应了姐姐一句,然后又挽着母亲的胳膊,介绍着南部新区的一幢幢建筑。

侯卫国没有说话。只是看着远方。今天他见到了郭兰,一眼就认出了这个气质高雅的美丽女子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女子,见到两家居然是邻居,他立刻就相信这个郭姓女子与小三肯定有特殊关系。一方面,他暗自赞叹小三的眼光,这个郭姓女子如雨后的管莉,清新、淡雅,让他禁不住生出好感;另一方面,在他的心目中,小佳已是家里的亲人一般,小三与郭姓女子的另类感情让他暗自担心。

等到晚餐之时,侯卫国终于找到了一个,单独的时间与侯卫东相对。

“那张照片就是这个女子。”侯卫国用肯定的语气道。

侯卫东抬头看着大哥,道:“现在不说这事,好吗?”
侯卫国目光如刀。小佳是好妻子,郭家女子也是好人家的女儿,你要好自为之,我是第一次给你说这事,也是最后一次说起这事。小三向来是侯家的骄傲,也是侯卫国心中的骄傲,如今看到了小三的情感纠葛,作为大哥,他有提醒的义务。
吃晚饭之时。刘光芬拿着筷子,又放下,道:“我平时都不打扰你们的工作,这一次。我就占你们几个孩子三天时间,陪我把应该去看的地方都看了,我也就没有遗憾。明天、后天,我们一家人到吴海去,看乡下我们住过的的方,看我们的老房子。”
“看完了,我就去做手术。”刘光芬抹着眼泪水,道:“小三,你到省城给我和你爸买房子,你们每个星期都要来看我。”
一席话,弄得大家鼻子酸酸的。
吃过晚饭,刘光芬对侯卫东道:“我还有话跟你说,到家里来。”
回了新月楼。跟着刘光芬上了楼,又进了里屋。
刘光芬面对着侯卫东,就少了伪装,眼泪水就稀里哗拉地往下掉。
过了一会,她道:“我走了以后,家里的事就靠你了,要照顾好爸爸,有合适的人要成家,你们别反对。他身体好,还年轻,应该有个老伴。”
“管好你二姐。她这人性子野,办事胆子大,我最不放心就是她
“你大哥,我不太操心,只是公安局里挺复杂,要让他走正道,千万别跟黑社会的人勾勾搭搭。
“还有江楚。她是好人,就是太单纯了,耳根子软,容易相信人,她现在生活不好。我平时经常去看她,她如今想开个店。你得帮她,别让你姓知道。”
“你的事,就是火佛蝶矿让**心,你进了省政府,官当得这么大了,火佛煤矿始终是个尾巴,如果被人踩着了,就是大事。”
刘光芬想的事情挺多,最操心的还是火佛煤矿的事情。又道:“共产党最怕认真,以后哪一年再搞运动,就是一大罪过。只是现在挺赚钱,处理掉了实在可惜。如果交给你二姐来管理,我也不放心,毕竟涉及到一大笔钱,不是小数目。”
侯卫东安慰道:“妈,这些事情交给我去处理。你别瞎操心了,你如今的任务是安心养病,你的身体好了,就是对全家最大的贡献
晚上八点,侯卫东接到了市长宁坍的电话。
宁州道:“卫东。我听说伯母的事情了,现在方便吗,我过来一
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自从脱尘温泉老总水平来了以后,侯卫东就想到母亲生病一事肯定包不住了,因此,接到宁用的电话并不吃惊。
打完电话就下楼。过了一会,宁峒和杨柳就来了。而且开车的居然是杨柳。
宁明身穿墨绿色小西服套裙,做工精良,一看就知道是高级定制成衣。左胸处戴了一枚别致的胸花,她道:“在岭西我就觉得你有心事,没有想到是伯母染病。”又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只有我和杨柳知道伯母的病。”
侯卫东也没有询问是谁透露的消息,道:“宁市长,你这么忙,还惦记着我妈的病。真心感谢你。
宁明走后,政法委书记洪昂又赶了过来。
第二天,侯家诸人开着车,直奔吴海县,去寻找曾经生活过的踪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