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50章 这就是生活(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正在心神不宁,接到了周昌全副省长秘书楚休宏的电话。
“祝贺卫东大哥。省委组织部要通知你谈话,估计有十来位领导,在组织部统一进行谈话。”周昌全秘书楚休宏得到了谈话的消息,在第一时间给侯卫东打了电话。
“休宏,那我们今后又在一个战壕了。”
楚休宏笑道:“卫东大哥,你是省政府办公厅的领导,我以后在你手下工作,要多多帮助,多多批评。”
“你别客气了。我应该是协助周省长工作,那我们俩人确实是一个。
随后,省委组织部办公室杜兵也打来电话,内容与楚休宏一致,还讲了讲其他的人事安排。
接到这两个电话。侯卫东也就心安了,暗道:“难怪我今天心神不定,原来省委组织部要找我谈话。”他反思道:“每临大事有静气,这句话说起容易做越难,我早就知道要到省政府办公厅。却仍然有些激动,这说明还是修炼不够。”
等到九点半。侯卫东接到了到省委组织部谈话的正式通知。
十点钟,晏春平和驾驶员来到了新月楼下。
小佳,我今天下午两点要到省委组织部谈话,就是调到省政府办公厅工作的事情。全省有十几位厅级干部要调整。在省委组织部进行集体谈话。”
小佳站在医院走道上,生气地道:“说好了一起陪爸妈吃午饭,怎么说走就走。”
“这是省委组织部安排的时间,我有什么办法。”侯卫东不想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马上转变话题,道:“我妈检查完了吗,有什么问
小佳知道侯卫东是办正事,刚才只是作为妻子的牢骚。被转换了话题以后,她也就不生气了,道:“刚才照了,还没有拿到结果。目前血糖有些超高。”
“我妈的体型偏胖,让她锻炼,就是不肯,你以后还是多部她锻炼,别老坐在麻将桌上。”
“你也得注意身体,少喝点再,除了身体是自己的。什么都是身外之物。”
侯卫东一直以来身强力壮,从来没有为身体操过心,对小佳的话丝毫不在意,哈哈笑道:“我妈从小给我吃核桃、芝麻,身体的底子打得好,再挥霍三十年。身体也一点问题都没有。”
小佳知道侯卫东所说是实,仍然叮嘱道:“你别逞能。我看过一篇报道,过了三十五岁,身体机能就到了最高峰,以后就开始进入下降轨道。”
“你想得太多了。杞人忧天。好,我不说了,又有电话打了进
小佳仍然不停。道:“我不是杞人忧天,这里有血的教。”正说着,见蒋笑陪着刘光芬从检查室走了出来。
“妈,卫东耍明省城了,省委组织部要找他谈话,这是任职之前的统一谈话。小佳笑着解释了,又抱怨了一句,“他这人,总是来去匆匆,几乎赶得上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了。”
刘光芬听了小佳的抱怨,心里却是甜丝丝的小佳越是抱怨,越说明她将儿子放在心上,开玩笑道:“现在时代好了,交通方便,还有手机,天天都可以联系,当年你爸当兵的时候,一年才有一次探亲假,还不是一样过日子。”
小佳在刘光芬面前比在自己亲妈陈庆蓉面前还要自在,道:“妈,时代不一样了,现在的人更加追求自由和真实的幸福感。”
刘光芬反击道:“你们这代人就是少了奉献和追求。”
大儿媳妇蒋笑接口道:“其实是妈教育有方,卫国和卫东两个人都不缺乏奋斗精神,卫国为了办案子,曾经两天三夜没有睡觉。”
婆媳三人站在走道上说说笑笑,等着结果。这时。一位头发花白面容严肃的白大褂走了过来,他一眼就认出了张小佳,径直走了过来,道:“张局长,你怎么在这里?看病吗,怎么不打招呼。”
这位白大褂刘副院长以前曾是蒋院长的助手,与侯卫东、张小佳在一起吃过饭,见到张小佳,态度就相当和蔼。听说侯卫东的母亲来检查身体,忙道:“你们到我办公室去坐一坐,我去查一查片子。”
三人坐在了刘副院长办公室,刘副院长给科室打了电话,过了十来分钟,一位医生就将片子送了过来。
刘副院长一直没有丢业务,在他的办公室里,也安了相应的设备,仔细看罢片子,他与送片子的医生对视一眼,然后对小佳道:“这片子质量不行,建议伯母重新照一次。”
他又安排医生道:“就用那台新型号的机器。”刘光芬不疑有诈,只道是自己身为副市长的母亲,得到了医院的特殊照顾,在小佳和蒋笑的劝说之下,跟着医生去照。
小佳要跟着去。被刘副院长用悄悄拉了拉。
“刘院长,我妈有问题吗?”
刘副院长道:“肺都有阴影,我无法判断,刚才我是让伯母去照加强,看了片,我才能下结果。”
小佳当了侯家多年的媳妇,与刘光芬这个婆婆娘关系处得挺好,几乎没有红过脸,此时荐说婆婆娘有阴影,脸色就变了,马上取过了手机。给侯卫东打了过去。
侯具…一川电话!时小车测测停在了省尝校的大门,他几乎刀以…自只的耳朵,道:“你再说一遍,肺都有阴影是什么意思?”
小佳不敢乱说,道:“我也不清楚,嫂子陪着妈去照加强了,下午能得到结果。”
侯卫东不耐烦地道:“你把电话拿给刘院子,我直接跟他说。”
“刘院子。我是侯卫东,麻烦你了。我妈到底有什么问题,你直接给我说,我也好有心理准备。”
刘副院长很稳重,道:“现在还真不好说,只是观察肺都有阴影,据我的经验,情况不太好,但是现在无法做结论,只能等到加强出来以后。才能做判断。”
放下电话,侯卫东面如死灰,这一段时间,他一直走得挺顺,宿仇易中岭落马,前市长黄子堤外逃,冷面书记朱民生到政协,而自己即将成为省政府的副秘书长。
正是春风得意马蹄急之时,忽然闻此噩耗,如一道突如其来的闪电击中了他的头,让他无法行动,无法思考,只觉得一片空白。
“老刘,回沙州。”这话刚一出口,他又道:“先别回,让我想一想。”
现在母亲刘光芬的病并未确诊,而下午在省委组织都有很重要的一次谈话,他犹豫了一会。还是选择参加省委组织部谈话,然后再回
州。
秘书晏春平站在车上等了许久,还不见侯卫东下车,又打开了车门,只见驾驶员正在朝自己眨眼睛,知道有事,便站在车门外等着。
等了十来分钟,侯卫东推开车门,平静地下了车,吩咐晏春平道:“你和老刘就在省党校开一个房间,二点,不,一点四十分来接我,到省委大院。”
晏春平跟随侯卫东久了,见其表面虽然平静,眼神之间却很有些焦虑,便大着胆子问道:“侯市长。没事吧。”
侯卫东摇了摇头。道:“没事,中午你们自己去吃饭。记着准时来接我。”
进了宿舍,他给大哥侯卫国打了电话。
侯卫国语气也很是焦急,道:“我找人问过了,阴影可能是肿瘤,良性的就无所谓。如果是恶性瘤子就麻烦了。”
侯卫东有一股无名火,怒道:“没有任何征兆,怎么会是恶性瘤子。”说完之后,他醒悟道。长期胸口痛,这其实就是征兆,只是刘光芬坚强,大家就忽略了这一点。侯卫国听闻母亲有阴影,就给了自己一耳光,投骂道:“老妈胸口一直在痛,怎么就没有及时带她去检查,直是愚蠢。”
不过,在与小三通电话之时,他强忍着心中痛苦。还安慰着侯卫东,道:“小三。你别大惊小怪,妈是吉人天相,肯定没事,听说你要到省委组织部去谈话。”
“别谈省委组织部,我只听妈的消息。”
“急也没有用。下午我去拿妈的片子,你等我真话。”侯卫国又交待道:“你别给爸说这事,现在说了,如果不是,让他白白担
侯卫东拿着电话在小屋里走来走去,坚定地道:“如果真的是那个病,你不能让妈知道,我要安排最好的医院,不惜一切代价挽救妈的生命。”
午餐,侯卫东没有任何食欲,躺在床上,发呆。
晏春平和司机老刘在房间里聊了一会,晏春平判断出侯卫东家里肯定出了什么大事。就悄悄来到了侯卫东宿舍,站在门口听了几句,就完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中午,他到侯卫东喜欢吃的外面餐馆叫了外卖,亲自送到了侯卫东房间。
侯卫东面有愁容,道:“放在桌上,你一点四十给我打电话。”
晏着平关心地道:“侯市长,点了鸭丝和炒牛肉,你趁热吃。”
菜,热气腾腾。色、香、味俱全,可是侯卫东没有任何食欲,一口未动。
一点四十分。侯卫东换了西服,打起领带,精神抖擞出门。
在门口,停了好几辆车,从车牌来看,都是来自各地级市,侯卫东走出门楼之时,相继也走出了三人。皆是市局班的同学。
铁州市委副书记芶荣朝着侯卫东招了招手,问道:“你去谈话吗。”
侯卫东点了点头。道:“芶部长,以后要多关照。”他已经从杜兵的电话里,知道芶荣要调到省委组织部任副部长。
芶荣笑道:“秘书长,你得多关照我。”
侯卫东也笑道:“互相关照。”
另一人是岭西市的副市长,平时不太说话,与侯卫东和芶荣点了点头,就上了车。
侯卫东上了车。脸色就阴沉了下来,他心里总是晃着刘光芬的影子,也不去考虑如何应对组织部门的谈话。
下午的谈话都是例行公式,侯卫东强打着精神。完成了例行作业。
在谈话之前。他将手机调成了震动,在谈话之时,手机不停地响着,他强忍着心神,没有理会手机的震动。
走出组织部大门。他马上回了过去:“结果出来没有?”
“出来了。肺有”
侯卫东楞在了门口,脑里只是回想着两个字:“肺癌。”他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大哥,我要让全国最好的医生来治疗我妈,无论如何也要挽救她的生命。我们一家人,不能失去她。

行尸走肉般来到了电梯口,他又接到了楚休宏的电话:“秘书长,今天下午四点,朱省长召集开一个整治城市的工作会。周省长要参加,也请你参会。”
侯卫东道:“能否请假。
“这个会议很重要,朱省长亲自开,周耸长交待,要请你务必参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