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49章 新人新时代(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栗明俊苦笑道:“朱书记在省委组织部时就被称为冷面部长,如今在市委办公厅又多了一个新的称呼,市委办的机关干部悄悄叫他为四阿哥。
二月河的大帝系列,如今流行于岭西的中高层干部之中,四阿哥称帝前的绰号叫做冷面王,这倒与冷面部长一脉相承。
侯卫东看过雍正大帝,脑海中浮现起了一个手抚肚皮的冷面中年阿哥形象,闻言一笑。道:“冷面王其实不简单,经他铁手整治,清王朝中央财政得到大幅提升,国库充盈,他的儿子乾隆能够东征西讨,全靠了其父。朱书记能得到四阿哥的称呼,不算负面评价。”以他的看法,朱民生只学会的冷面王的表相,却未学到其狠抓内政的精髓,他的冷只是一种面具。
粟明俊再次苦笑,道:“朱书记此人不好琢磨,跟他提起过我的去留问题。他未置可否,把我的心弄得悬起了。”
侯卫东道:“谁来做书记,是一个激烈的博弈过程,现在说不清楚谁将笑到最后,上上下下有太多人看着这个位置。”
“这次你陪宁坍到了首都,她去找了关系吗?””’侯卫东用了春秋语句,道:“我们一起去向乔主任汇报了工作。不过,据我的了解。宁明任市委书记也是可能的。”相对于粟明俊的患得患失,他由于去向初定,看着沙州官场的纷纷扰扰,就有超脱之感。
此时,赵秀和小佳已经吃完了”佳道:“你们谈官场的事,我甘俩人听了无趣。你们继续聊,我们打麻将,各得其所,互不影响。”
侯卫东并不反对小佳打麻将,道:“晚上记得去幼儿园接女儿,我要带她去肯德基。”
小佳撇了撇嘴。道:“那是快餐食品,你少带女儿去吃。”
“我难得承诺一次,总不能让我失信于女儿吧。”
等到两个女人离开,侯卫东和粟明俊的谈话就深入得多了。
“我问你一件事,这一次易中岭落网,只是牵出了马有财和一些处级干部,没有更大的鱼吗?”《》粟明俊对这个问题颇为谨慎,道:“朱书记关于易中岭案子有批示。我记得一句,易中岭罪大恶极,宜从重从快。”
“那就是说。易中岭活不长了。”
粟明俊点了点头,道:“我的理解是这样。”
“那他的事也就带到坟墓了。”
“忍”
侯卫东心头雪亮,朱民生作为市委书记,他不想让沙州的政局混乱,因此采取快刀斩乱麻的手段,直接从肉体上消灭易中岭。而公、检、法、纪委等相关领导想必得到了指示或是暗示,不会继续深挖此案。
“依着程序,易中岭被执行列死刑还有些时间。也不知换了市委书记,会不会继续审案,若审此案,会不会带更多的人。”粟明俊这是有所指,他希望市委组织部长易中达被牵进此案,这样,他就有了新的机会。
侯卫东道:“任何一个新任的市委书记,对待易中岭这个烫手止。芋,最好的策略还是以不变应万变,继续执行朱民生的批示。”
粟明俊想了想。也同意了侯卫东这个判断。
两人聊到了下午三点,这才各自回家。
侯卫东躺在床上休息了一会,将回沙州需要见到的人在头脑中默想了一遍。然后给大哥侯卫国打了电话,道:“我在沙州,晚上有空没有,把蒋笑约出来。我请蒙秘书长吃饭。”
侯卫国在电话里道:小三,你请我是假的,主要是想请蒙叔
“即请大哥,又请蒙叔。”
三,你回沙州以后,看过老妈没有,她可是经常在念你。”
“那我决定旷课半天,今天晚上请蒙秘书长吃了饭,明天一早就到老妈那里吃早饭。然后中午回岭西。”侯卫东回到了沙州,头一天晚上与宁明等人吃了饭,今天中午又与粟明俊见面,时间安排得挺紧,既没有见自己的父母,也没有同小佳的父母见面。
想到了这一点。侯卫东有些汗颜,与大哥通话结束,马上就给老妈打了电话,道:“老妈,做什么?”
刘光芬接到了侯卫东电话,心里挺高兴,却故意生气地道:“我还能做什么。给你哥带小孩子,你这人,好久没有回家,老实交待。”
“我在沙州。晚上有事,明天早上过来吃饭。”
刘光芬生气地道:“你晚上有事,现在不能过来吗?不想见你妈就算了。”
说罢,就将电话挂断。挂断电话以后,她抱着小孩子来到了防盗门前,通过猫眼朝外看,等了十来分钟,就见到浓眉大眼的侯卫东出现在猫眼之外。她原本想等着侯卫东自己拿钥匙开门,可是终究是忍不住,伸开了。
“你这个臭小子,当真把你娘忘了。
侯卫东用手挽着刘光芬的肩膀,道:“老妈,人在江湖,身不由已,我每天要想的事情多得很。”他看着熟睡中的侄子,笑道:“有了这个小家伙。老妈肯定忙得团团转,我经常在你面前来晃,你还要烦。”
刘光芬摇头道:“儿子是儿子,孙子是孙子,各有各的爱,谁也无法代替,但是,没有儿子哪里有孙子。”她说着话。将小家伙抱到了里屋,放在床上。细心地为他盖上薄被子。
侯卫东在屋里转了一圈,道:“老爸不在家。”
“你爸比你还要忙,如今掉在钱眼里了,把家安在了火佛煤矿,这里就是你爸的旅馆。”
听着老妈絮絮叨叨地抱怨,侯卫东只觉得全身轻松,他斜躺在沙发上。喝茶,看电视。
刘光芬给侯卫东削了苹果,也坐在沙发边上,她一边说话,一边抚
“你不荆是”
“没啥,就是有些痛。”
侯卫东吃着苹果,道:“退休以后,单位组织过检查身体吗?”
“前年组织了一次,你妈健康得很。”刘克芬抚着胸,道:“夏天吹了空调。胸口就不舒服,我估计是感冒。”
这时,侯小英提着一袋子鱼进了屋,她大叫道:“老妈,这是大河的水米子一种大河鱼,味道鲜美。”她瞧见坐在沙发上的侯卫东,道:小三,你今天有时间来旧七妈大领导是忙里偷刘光芬很骄傲地道:“当年你和小三打架的时候,没有想到小三会当省里的领导吧。”
侯小英口里“啧、啧”有声,道:小三,等到你当了省长,妈恐怕更要翘尾巴了。”她看着刘光芬一只手抚着胸,道:“妈,你胸口还在痛吗,明天我在家里,陪你到医院作一个检查。”
这时,睡梦中的小家伙闹了起来,刘光芬赶紧进屋。
侯小英道:“我买了一部新车,你猜是什么车?”
“你开的车,广本吧。”
“我买了一部宝马。”
“行啊。”侯卫东夸了一句,又告诫道:“你别显富,现在仇富的人可不少。”
侯小英道:“这是机遇,入世以后,正好走向外扩张的好时机,市绢坊厂搞内斗,然后又改制,拱手将南亚和东南亚市场让了出来,他们让出来容易,再打进去就难了。”奶年以后小何勇和侯小小英的生意越做越好,以前他们的绢坊厂与市绢纺厂相比,就如大象和小狗,如今,大象萎缩了小狗成长了,虽然何勇的厂还没有占据压到性优势。可是已经能够平分半壁江山,在某些领域甚至占据了以前市绢纺厂的地盘。
市绢仿厂进行管理层收购,是侯卫东的得意之作,可是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改制后的企业并没有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市绢坊厂为前一阶段的混乱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五点,侯卫东带着小佳和小田田一起,先到肯德基,请小固国吃了套餐。然后来到了沙州大饭店,要了一间最大的房间。
蒋笑开着车去新月楼接儿子和蒙厚石,侯卫国则开着车直接到了饭店。
侯卫东将大哥拉到了一边,道:“易中岭的案子,就这样结了?”易中岭被捕以后,他就将其看成了死人,而且身处省党校,又即将调往省政府办公厅,因此,并不是太关心易中岭案件的进展。
侯卫国道:“这事我给你提过,老票专门交待过,重点在益杨检察院的杀人案,这也是刑警最关注的部分,至于其他烂事,基本上没有深查。”
“局里就把此事当成一件刑事案件。”
“这本身就是一件刑事案件。”
侯卫东暗道:“朱民生也不笨,他并不想把事情闹大,把案件的重点放在了刑事部分,聪明啊。””’蒋笑把蒙厚石接过来以后,所有大人都围绕着两个小家伙,其乐融融。而小田田对蒙厚石很亲热,一口一个蒙爷爷小弄得蒙厚石合不拢嘴。
侯卫东对待蒙厚石是放长线钓大鱼的策略,注重培养感情,并不急于提什么要求。
从,昭年到奶年,十年的时间,侯卫东已经从一个上青林的驻村干部变成了省政府副秘书长,他的触角已经伸到了省委省政府身边,通过赵东。他与省委书记钱国亮有了间接的交集,通过蒙厚石、蒋笑,他与省长朱建国能够联系上,但是这两条线都很间接,在关键时期能否起大作用。并不甚是肯定。
真正属于自己的关系则是周昌全和祝焱。如今周昌全即将成为省委常委。如果祝焱能当上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就太完美了。
与蒙厚石、侯卫国喝完酒,侯卫东正在回家路上,又接到了梁必发的电话。他已有好几年没有同梁必发联系了,接到电话,犹豫了一会,还是带着小佳去喝酒。
几年时间过去,粱必发依然如当年那般豪爽,并且性格一点未变,也不管侯卫东如今的身份,拉着他的手,非要碰大杯。秦小红在一边劝,也无效。
侯卫东如今见惯了灯火辉煌的大场面,与无数彬彬有礼的人打交道。此时面对依然如此的梁必发,很快被感染了。拿了大杯子就与梁必发豪饮。小佳看得心惊,劝,无效。
临分手之前,梁必发喷着酒气,道:“我的高速路项目做完了,网好闲下来,南部新区扩展得快,你也弄一条路给我修。”
侯卫东也喷着酒气,道:“必发的技术和人品我信得过,只是南部新区的规矩是凡是有工程必须招标,你也得参加招投标,但是,我可以给
你打个招呼。”
梁必发给侯卫东来了一个热情拥抱。道:“卫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的耿直,改天再请你喝酒。”
第二天,侯卫东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痛欲裂,看着屋里的景致,一时有些恍惚,看到小佳起床,这才回想起自己身处何方。
“我怎么说你,也是厅级干部了,怎么还和江湖好汉一般,喝这么多的酒。”
侯卫东柔着额头,道:“梁必发是上青林的老朋友了,他的酒,我绝不要赖。”
小佳又道:“昨天临走时,你答应别人的事。还记得吗?”
侯卫东有些茫然,想了一会,道:“是南部新区修路的事情吗?”
“嗯,你答应去打招呼,这有些违背你的原则。”
侯卫东翻身起床,道:“这就是喝酒惹出来的事,不过梁必发搞技术没有问题,而且有实力,没有什么问题。我心中有数,你也别担心。”他穿衣服之时,又道:“你要聪明点,我们订立一个暗号,如果我不想喝酒,面子上又推不掉,就用手摸耳朵,你就要懂得起,想办法劝我不喝,理由就找家里有人生病。”
佳呸了一口,道:“你这是什么理由,快收回去。”
在小佳的要求之下,侯卫东“呸、呸、呸”三声,算是把刚才所说的话收了回去。
吃过早饭,侯卫东想起母亲说胸口痛,就给二姐打了电话,道:“二姐。你有时间吗,带着妈去体检。老妈痛了几个月了,那个位置,别有什么毛病。”
小佳在旁边道:“你今天早上怎么回事小老说不吉利的话,快收回去。”
侯卫东又“呸”了三声。
小佳得知刘光芬要去休检,马上给局长张中原打了电话,道:“张局,家里有事,要请假。”
张中原早就不把张小佳当成下属。而是当成官太太,笑道:“单位的事情你别操心,我听说侯市长回来了。你把侯市长陪好,就是对沙州市的贡献。”又道:“晚上有空没有,局班子请侯市长吃顿饭。”侯卫东回一次沙州,饭局多得应付不过来,不过看在小佳的面子,他道:“那我再留一晚上,同中原局长见一面。”
小佳认真地道:“你不想喝酒,就摸耳朵,我好见机行事。”
吃过早餐小佳坐着侯小英的宝马,去医院。
侯卫东在屋里上网。突然心里一阵发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