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47章 新人新时代(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没有什么大事。绢仿厂有七个工人到首都来上访,我和信访办主任还有东城区的同志一起来接人。其他同志在信访总局,我赶过来汇
按信访规定,五人以上的就算是集访。将作为群体性事情看待,各级都高度重视,只不过市政府秘书长亲自带队过来,还是显得层次稍高了一些。

侯卫东递了一枝烟给蒋湘渝,道:“这事顶了天就是信访办和东城区的同志来,你何必亲自过来。”

蒋湘渝道:“宁市长在关键期,我可不能偷懒,万一出了事,至少表明我的态度。”

如今宁明成为市委书记的最大热闹人选,因此,众多敏感的官员都开始把她当成了市委书记,有更多的人围绕在她的周围。这就如饥饿的鹰以无比精准的目光看到了一只在原野上跳跃的野兔,然后迅速从上千米的高空俯冲了下来,如此精准,如此迅速,如此奋不顾身。

尽管,朱民生此时仍然是市委书记。但是,在许多噢觉灵敏的人眼里,宁钥更具有投资价值。

每个人的时间和精力都有限。为了获取政治、经济利益最大化,必然要将资源投入到最有效率的地方,这是政治人物和商人的必然选择。

逆其道而行之,只能说是人品不错,但于事无补。

绢仿厂是沙州唯一的一例管理层收购,也是侯卫东作为分管副币长的得意之作,他对新绢仿厂还是挺关心,道:“这七人到首都来信访,有什么诉求?”

蒋湘渝道:“打的旗号是反映官*商*勾*结贱卖国有资产,其实真正的原因是有十几个工人被厂里开除了,因此一起来上访。这个时机来上访,真是要命,我在分管信访工作,要要命。”

“给宁市长报告没有?”

“宁平长还在休息,我再等一会。”

侯卫东看了看时间,道:“现在已是十点三十分了,这事挺急,不能耽误时间,你给杨柳说一说,让她去敲宁市长的门。”

“把宁市长敲起来,不太礼貌哦。”

“没有关系。她能理解,应该不会生气。”

果然,被敲醒的宁明听了杨柳的报告,并没有生气,而是道:“秘书长也来首都了,怎么从岭西出发之前不打一个电话,也让我有个。准备。”

杨柳只是笑了笑,没有回答宁明的问话。

“侯市长、姬市长和秘书长都在办事处,你出通知,让他们十一点开会,研究集访之事。”宁明布置完工作,有些慵懒地来到了卫生间,对着镜子照了一会。出任市长以后,才真正体验到基层工作的艰巨,整整一个城市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都最终要体现在财力之上,对于并不宽裕的财政来说,这是最头痛之事。

她用冷水拍了拍脸,自嘲道:“在沙州工作几年,我就要变成老太婆了。”

换衣服之时。她对着镜子用双手托起了**,让其变得更挺更丰满,摆弄了一会,有些失神。

化了妆,出来之时,办事处的服务人员已经将早餐送至房间。

榨菜丝,白面慢头,瘦肉稀饭,咸鸭蛋,甚合宁明的胃口,她吃饭很慢,细细地品着咸菜的鲜香,白面馒头的质朴,稀饭的柔情,咸鸭蛋的内敛。

到了十一点,宁明走出房门以后,又变成了成熟理性的沙州市长。

走进办事处会议室,侯卫东、姬程、蒋湘渝、任林渡等人已坐在会议室里,大家都很轻松地说着话,几缕轻烟从嘴里升起。在首都的空气中胡乱飞着。

宁明站在门口。用手在鼻尖轻轻扇了扇,道:“有女士在这里,你们能不能表示一点伸士风度。”

女性官员在官场中有劣势和优势,如果换作一位不抽烟的男士,十有八九不会提出这种要求,从女市长宁明口里说出来,大家就觉得亲切自然,纷纷将烟灭掉。

等到蒋湘渝详细地介绍了七名绢仿厂职工到首都上访之事,宁明道:“今天有一半的市领导都在这里,我相信一定能将绢纺厂上访的事情解决,由于时间紧,就不讨论了。由秘书长亲自出马,任林渡配合,到相关部门作好协调工作,尽快将七名绢仿厂职工带离首都。大家去办吧。”

说到这里,她看着众人疑惑的目光,道:“会议结束了,大家各就各位,别在这里楞坐着。后续工作在首都无法解决1此事由秘书长负总责,首先把集访人带回沙州,其实再制定解决方案。”

蒋湘渝的手机嘟地响了一声。他拿起来看了看,道:“宁市长,我接到了短信,七名绢仿厂的职工提出三个要求,一是要坐飞机回去,二是由政府报到京的生活费和出差费,三是解决工作岗位。”

宁坍某断地道:“第一、第二个要求都是小事,你作为秘书长,临机处理就行,但二个要求现在不能答应,必须等到调杳结束以后,报常务会议研究。”

姬程补了一句:“现在的刁民多,轻易答应他们的要求,只怕到首都上访的人会越来越多。此风决不可长。”

宁坍沉着脸,道:“散会,大家各就各位,蒋秘书长。我下午要回岭西了,这边的事情由你全权处理,务必半净利落。”

侯卫东目前在脱产学习,而且即将调往省政府办公厅,因此,在整个事件之中,他始终没有说话。

等着蒋湘渝领着任务匆匆而去之后,他才走到了宁明身边,道:“在开会前我给杨拍打了电话。问了问厂方的说法。厂方始终认为他们没有错,按照职工代表性订立的章程,二十多个工人应该被开除。”

“真实性有几成?”

“我没有经过核实,只是个人认为,厂方的说法真实性在七成以上。此事并不复杂。很快就能查清楚。”

宁坍里就涌起了火气,道:“绢仿厂经过改制,现在就是股份制企业,开除工人是企业内部的事情,有意见应该向劳动部门申请仲裁,而不走到首都来信访。政府毕竟是有限政府,不可能解决所有事。

侯卫东解释道:“绢纺厂作为国营企业存在的几十年,工人们转变观念也需要一个过程。过了这个坎,以后的纠纷反而会少一些。”
下午,宁坍和侯卫东登上了飞往岭西的飞机,姬程另外有事,就没有随机同行。在机上,由于集访事件的发生。宁明心情不佳,默然而坐,话很少。

飞行进入平稳期以后。宁坍迷迷糊糊睡着了,头微微偏了偏,靠在了侯卫东肩膀之上。侯卫东也没有动,让自己的肩膀承受着美女市长的秀发。

她身上的淡淡的香水味若隐若现办允溜进了侯卫东鼻尖。这个香水味带着成熟女人的味道。很好闻。侯卫东偷偷侧脸而看,梦乡中的宁坍显得格外的安静,在会场上的果断甚至独断都消失不见,就如最普通的小姑娘一般。

飞机正在岭西机场降落之时,宁明醒了,道:“把你当枕头了,不好意思。”

“能当宁市长的枕头;甚为荣幸。”这句话脱口而出,侯卫东马上意识到此语甚是暧昧。

宁明微微一笑,拿出了化妆盒的小镜子,对镜整理着面容。

他赶紧把话题岔到了工作上,道:“宁市长,蒋秘书长当过多年的县长,对付上访有经验,现在多半已经在回程的路上。”

宁明放下了镜子。笑容中稍有些疲倦,道:“我不是在想上访的事情,四百万人口的市长,麻烦事太多,这个家还真不好当。”

在侯卫东印象之中。宁明一直都是精力旺盛且颇有进攻性的女人,这是他第一次听到宁明说起“难处”心道:“陪着宁明走了一趟首都,与她的关系倒是拉近了,刚才那句话应该是其真实的心声。

侯卫东听了一句真话。自己也就回报一句真话,道:“能够跟着宁市长一起工作让我感觉很愉快,这是真心话。不管以后是否会在一起工作,我都愿意是宁市长的朋友。”

宁明明白侯卫东话中之意,道:“卫东,你是明确表态要离开沙州。

“我是从驻村干部一步一步做起来的,实践经验有了一些,可是眼界总是不太宽,我想在省级机关工作一段时间,开阔眼界。增长见识。”

宁明与侯卫东对视着。她道:“我是真心希望你能留下来帮我,先做常务副市长,以后顺理成章。既然你已经另有安排,我不勉

她移开目光,又道:“我会记住你刚才的话。到了省里,要多关照你曾经生活和战斗过的地方,也要记着你的朋友。”

说话间,她伸冉了手。侯卫东也伸出了手,与她进行了同志般的握手。

下了飞机小坐在经济舱的杨柳、晏春平快速地走了过来,与宁、侯两位领导会合。

走出了飞机场小就见到了财政局长季海洋和公安局长老粟并肩站在一起,正朝着宁、侯两挥手。

侯卫东暗道:“老季和老栗应该不是一齐来的,两人皆是消息灵通之辈。应该是分别的到了消息以后,专程过来接机。”

宁明下了飞机以后。就恢复了自信、坚毅的神情,与季海洋和老粟分别握手,上了专车,便直奔高速路。

侯卫东原本可以不回沙州,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他也就没有留在岭西。跟着宁明一起回到了沙州。

在车上,他接到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洪昂的电话。

“有了明确的消息,朱民生离开沙州已成为定局,到政协出任副主席,级刷上了。”

“这是不错的安排。”对于朱民生的离任,侯卫东早有准备,可是听到此消息,他心里还是有些复杂。

又问道:“谁任市委书记,是宁明吗?”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