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46章 蛇有蛇道(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省党校的生活闲适而鲜有紧张,多数厅局级干部趁着学习之机,在省城交交朋友,找找门路,放松劳累的身心。
副省长周昌全已经深得省长朱建国的信任,侯卫东进入省政府出任副秘书长已成定局。正因为此。侯卫东在省党校就有些悠闲。他确实把党校生活当成了充电的好时机。抽时间看完了好几本大部头,而且把《毛泽东选集》重新看了一遍。
只是,他做惯了实事,在党校闲下来以后,反而觉得无所事事,心中空落落的,总觉得是无根之萍。
昨晚一人夜行了首都。回到办事处,在十一点就上床睡觉,睡得早,醒得就早。
出门就见到了杨柳,他问道:“宁市长还没有醒吗?”
杨柳是当了母亲的人,仍如当年在益杨新管会那么娇小,“宁市长这一段时间挺累,趁着这个机会睡一睡懒觉。已经订了下午三点回岭西的飞机,中午宁市长请各位领导吃全聚德。”
任林渡为了给三位丰政府领导服务,专门在三楼开了房间,听到了侯卫东说话的声音,连忙走了出来,道:“侯市长,起床了,我让人准备早餐去。”
“不用,到了首都,我自己找地方去吃。”为了不让任林渡跟着,侯卫东道:“到了一个的方,就得吃特产,我开车满街转,专门找小小地方吃。”
任林渡道:“那我陪你去。”
“不用,我自己去瞎转。”
有宁明在此,任林渡并不是真正想陪着侯卫东出去吃早饭,只是做一个姿态,见侯卫东拒绝了自己,正好借机下驴,道:“附近都有不少小吃,各地风味都有。”
出了办事处,侯卫东开了车就直奔昨天去过的小餐馆,凭着记忆很快找到了大地方,可是找这个小餐馆时却有些犯迷糊,开着车找了好一眸子,这才找到了昨天吃饭的地。
看了手表,刚好七点半。
圆滚滚的烧菜师傅认出了他。道:“您早啊,来点什么?”侯卫东洒脱地道:“我是外行,您帮我点几样有特色的。
烧菜师傅咧嘴一笑,道:“昨天你没有吃炒肝,今天来一份。”他嘴巴特利索,道:“炒肝儿有些历史了,清末在前门外鲜鱼口的会仙居有一道菜叫白水杂碎,以猪肠、肝、心、肺加调料用白汤煮就,后来将心、肺去掉,专门炒肝儿,现在还有俏皮话,比如你这人怎么跟炒肝儿似的,没心没肺,还有一话是猪八戒吃炒肝,自残骨
又自我夸耀道:“你别看我这地方小,是真正的黄金宝地,前清的黄带子们经常来这个地。”
他说话字正腔园,铿锵有力,很有些感染力。侯卫东暗自感叹:“首都之地果真不一样,有历史沉淀,也见多识广。”
这时,又有客人进来,圆胖师傅便去转身离去,侯卫东安安静静地坐了下来。今天特意再来此店,原因是昨天圆胖师傅的一番话。如果在此偶遇到蒙豪放,也算是有缘,如果不能遇上,就当成体验了首都地道的小店特色。
原本不想喝酒,禁不住圆胖师傅的诱惑,还是拿了一瓶二两五的红星二锅头,如果是在沙州,依着他的酒量,开着车喝点酒不是大事,可走到了京师重地,他不想为了这些细节而让自己难堪。因此只是倒了一小怀白酒,慢慢地啜着。品着炒羊肝,想象着时光到流回了清朝,某位贝勒爷们也在此处驻足。倒真的觉得有些历史沧桑感了。
正在沉思着,门外又进来一男一女两人,赫然是蒙豪放和吴英。侯卫东眼前一亮,他并没有马上离席,而是低着头继续吃菜,等到吴英和蒙豪放坐下,这才起身走了过去。
他揣摩着蒙豪放到小店来吃饭的心境,在岭西当明星领导时间久了,成天被呼来拥去,想过平民生活而不可得,如今进了中央,政治地位提高了,但是在电视里露面的机会却远不如在省里,他也就偶尔可以享受在大街上自由行走的权利。这也走进了京城感觉最满意的地方。
侯卫东人情练达,将蒙豪放的心境琢磨得很透,走到桌边,他用岭西话低声道:“蒙书记,吴厅长,您们好。”
吴英有些惊讶,道:“卫东,你怎么会在这里。”她怕丈夫记不住侯卫东,道:“这位是沙州副市长侯卫东。”
蒙豪放记忆力颇佳,他略为点头,道:“我知道,全省最年轻的县委书记。”
吴英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吃饭。”吟·’广告“沙州市国有企业改制第一阶段有了初步效果,我陪同宁明市长过来给乔主任汇报前一阶段国有企业改制的事今天早上出来,想尝一尝地道的首都小吃。”侯卫东说了九成的真话,另外还有百分之十有所隐瞒。
蒙豪放对宁明挺熟悉。当初派她下去任沙州市委副书记,在省里还有些争议,如今各方面对宁明的反映很不错,这也证明当初决策是正确的。他道:“宁明这丫头精明的很,前阶段改制已经有结论了,找老乔多半为了火电厂。”
“确实是为了火电厂。已经有了意向性的意见。”
吴英对侯卫东印象极佳恭敬的站在桌前,道!”卫东,你把菜端过来,我们儿代凹吃边

蒙豪放不经意看了吴英一眼,暗道:“侯卫东这是在走夫人路线他没有赞同,也没有制止。稳坐在桌前。
听到了吴英的招呼,侯卫东也没有推辞,转身就过去端菜,他顺手拿了几张百元钞。不动声色地塞到了圆脸师傅手里,低声道:“多退少补,再上两个拿手菜吟·’广告圆脸师傅守着一间小店几十年,见识亦广。他拿着钱,并不多问,跑到厨房里就去找最贵的菜,只是这小店都是寻常小吃,真还没有太贵吃材。
蒙豪放此人原则性强,吴英平时要开点后门总是要选择合适的机遇和方法,若是无缘无故地为侯卫东说话,蒙豪放十有八九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不会记在心里,更不会有所行动。今天偶然到了侯卫东。她就有心为侯卫东说几句好话。
“小、侯,还在当副市长吗?”
“我正在省党校市局级班上学习。”
“下一步有什么打算。”
“省政府办公厅最近有些调整。”
“卫东是很优秀的年轻干部,可得认真工作,我虽然不在省里工作,有什么事情可以来找我。”
蒙豪放就静静地听着,神情上没有变化。
吃了早餐。侯卫东将蒙豪放两口子送到了一个单独的四合小院子,这个院子放在岭西就很一般,可是放在首都就很了不起了。侯卫东止步了小院大门。看着蒙、吴的背影走了小院,他才抬起了头,仔细记了小小区门牌号,又观察了周围景色。这才步行走到了停车地。
蒙豪放进了小院,他在剔七地带散了一会步,这也是他每天的习惯,一边散步,一边可以思考问题。
“侯卫东是不是有意在这里等我们,否则不会这么巧在绿化带走了一会,蒙豪放突然问了一句。
吴英否定道:“今天早上是小、阿姨请假,你又嘴馋,我们这才临时到外面吃饭。侯卫东又不会借东风,怎么能算到我们要来这家小馆子吃饭。
而且,侯卫东和我和蒙宁小勇都挺熟悉,他完全可以到家里来拜访,何必到小馆子来碰我们。”
“说得有道理。只是,在诺大的京城,吃早饭都会遇上沙州干部,这也太巧了。”
“我认为就是一次偶遇,你别疑神疑鬼了,真有职业病了。”
蒙豪放在高位久了,对手下人刻意的讨好很是敏感,他仔细推敲了一番。今天早上见到侯卫东。偶遇的可能性确实很大。
“你一口一个卫东,对他印象挺好。”
“他当过县委书记,又在沙州农机水电局当过局长,我们接触挺多,这是我在沙州最欣赏的一位年轻领导干部。”
“和曙光相比,如何?”
“他们两人风格不同,论做实事的劲头,我认为侯卫东还胜一筹,论大局观,曙光强一些。”
蒙豪放听到如此评价,道:“我喜欢能做实事的干部。现在最缺的也就是做实事的干部。”又道:“照你这个说法,曙光当了副省长,侯卫东有能力当交通厅长吗?”
吴英看了丈夫一眼,道:“要说能力,肯定有。这得看再亮同志的想法了。”
蒙豪放这才醒悟自己已经不再是岭西省委书记了,他拍了拍额头,道:“又犯老毛病了,总认为自己还在岭西。”
而侯卫东坐回到车上,心里也在不停地琢磨:
“以蒙豪放如今在中央的地位,我应该加强联系,以前的态度消积了,在官场就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小,
“现在主要靠着吴英这条线,力度还是不够,也算是简接的关系,我如何能够给蒙豪放留下深刻印象?如何才能让这条线发挥更大的作用。”侯卫东与蒙豪放的层次相差太远,用正常合理的手段。侯卫东在岭西的所作所为根本进不了蒙豪放的视线,要想获得蒙豪放的赏识,确实是一件高难度的事情。
前一段时间,他觉得进省政府的大局以定,心里有些松懈,今天奇迹般的遇上了蒙豪放,内心的战斗力再被激发了出来。
“做官到了蒙豪放这一步,也就没有遗憾了。他是人,我同样是人,他能力到,我为什么不能办到?”
“任林渡尽管在为官上有缺陷,可是他的厚黑功夫还是不错,这一点值得学习。看来以后进京,得主动找蒙豪放汇报工作。”
“人都有弱点,都有喜欢的事,蒙豪放的弱点在哪里?”
侯卫东是实干派,坐在汽车里,马上给蒙豪放的女婿朱小勇打了电话,道:“小勇,我是卫东,很久没见面了,前几天遇到了曙光,什么时候哥俩喝一杯。”
朱小勇正陪着蒙宁在夏威夷,坐在海摊上看着衣服不多的各色美女,道:“听说你要进办公厅,这是好事,回来以后,我还耍找你谈一件事。”
“那不打扰了,你就尽情玩吧。”
开着车。回到了办事处,进门就见到了市政府秘书长蒋湘渝,他背着手,正在听任林渡说话,脸上有着少见的严肃。
见到侯卫东回来,蒋湘渝对任林渡道:“你先去准备。”
侯卫东见蒋湘渝脸色凝重,主动问道:“发生了什么事,秘书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