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45章 蛇有蛇道(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有人说,关系是生产力。是财富,是台阶。

有人又说,关系什么都不是。
侯卫东对生产力的看法是既有用处又没有用处,当了几年领导,他的观点渐趋中庸,中庸不是平庸。中庸是一种平衡和控制,平庸则是笨蛋。

他对关系的看法也就很辩证。既不把关系当成唯一的出路,也不会将自己的关系轻易送出去。而且在官场潜规则之中,如任林渡这般操作也不多见。

“一入侯门深似深,蒙书记的家门在哪里,我都找不到。你可以通过其他关系去试一试。”

侯卫东所说是实话,蒙豪放搬到首都以后,他从来都没有来过,确实找不到家门。可是也没有完全说实话,他每遇节假日都要给吴英打电话问好,真要存心去拜访,至少吴英会热情接待,不至于进不了家。任林渡脸上略显出失望的神情。道:“蒙书记威信太高,我擅自找上去。有些心虚。”

侯卫东安慰道:“你在首都多待一会,总会想到办法。”

任林渡见侯卫东在打太极拳。马上换了话题,笑道:“卫东市长,什么时候到省政府办公厅,到时要带着我一起走。”

侯卫东道:“等我到省政府办公厅试一试水深水浅,我们再谈论此事,现在说得再多,也没有用。

“那我就盼星星盼月亮等着卫东市长的召唤。”

侯卫东想到任林渡想建五星级的事情,问道:“那如果市政府驻京办小搞成了五星级,你还走不走。”

“五星级只是暂时的,市里能搞,省里也能搞,卫东走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

说这话时,任林渡脸色平静,或者说一本正经。侯卫东在心里暗叹一声:“往日在一起谈论追女孩子的朋友,由于官位不同,已经无法再平等地在一起,这其实就是对人性的扭曲。”可是在现实社会之中,扭曲的关系才是符合现实的选择。真要让侯卫东和任林渡恢复到无话不说的年代,这才是最大的不现实。

等罗嗦的任林渡终于离开了宿舍,侯卫东在床上靠着睡了一个午觉:“在梦中,他回到了上青林。从宿醉中醒来,走出阴暗的房门,来到了农家院坝,这是秦大江的院子,几只鸡在院中散步,鸡脚瓜踩过了一个人形图案,人形图案鲜身淋漓。带着浓重的血腥味。”

梦至此,侯卫东猛在被惊醒。他坐在床上,四处看看,才发现这是在驻京办的房间里,网才不过是做了一个恶梦。只是这梦太真实了,真实得让他感到心悸。

走出房门,听到了任林渡和杨柳的声音从靠门的房间传出来。

“杨柳,你就要到委办,先祝贺了。

“你说什么啊,这种事别乱说。”

“宁市长就要当市委书记。大家都在说这事,你给宁市长当秘书,别瞒着了。”
“任主任,领导的事我们别乱猜,心里明白就行了,关键是要做好手里的事。”杨柳不愿说起这个话题,改口称呼了一声“任主任”吟·小·荡<说>的“屋’广告侯卫东听到了这里,不停地摇了摇头。
在十年前的青干班,任林渡是表现最突出的青年干部,就算到现在,他也不差,是正儿八经的正处级干部。只是职级越高,他过于灵活脱跳的性格就变成了缺点,让他与侯卫东比起来,总是少了些领导者沉稳如山的气质。
下午,与宁明一起喝了茶。由于宁用已经发出了数次邀请,侯卫东都没有明确表态。因此,宁明已经知道了侯卫东的态度,在喝茶之时再也没有提起这个话题。
两人少了目的。天南海北地聊天,倒也很是和谐。
晚上,宁明要去乔主任家里拜访,她是表侄女的身份去拜访,侯卫东当然就不会陪同。
侯卫东拒绝了任林渡的盛情邀请,要了一辆车,亲自开着车。在首都的大街小小巷里游走。
首都夜晚的街景又比岭西市要强得多。
随意开着车,在城内穿梭。先到了西单,西单商场林立,各色人等进出在大小不一却灯火辉煌的楼里。穿戴整齐或花哨的饮食男女在街上游走着。
离开西单,胡乱开了一个多小时,转来转去,发现来到中关村。他费了些劲才找到公厕。
出了公厕,感受着习习的凉风。他干脆把车摆了一边,在街头漫步,体验着首都不同的风情。
上了一座人行天桥,大街南北是两头无限延伸的宽阔大街,大街上车灯闪烁,高矮不一的大楼里有着光彩照人的灯光,给人熙熙攘攘的之感觉,这在沙州很难体验。
“你好,在桥上看风景吗?”一声清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侯卫东有些讶异地看了一眼身后的女子,身后的女人身穿套装,衣着整洁,脸带带着亲切的微笑。他摸不清对方的来头,回应道:“你好。”
女子闻听侯卫东的口音,道:“你是岭西人。”
“嗯。”
“我到岭西好几次,很不错的地方,山清水秀,人杰地灵,经济发展得也快,你到北京出差还是游玩。”
“都算吧。”
女子站在侯卫东身侧,目光与侯卫东保持着一致,注视着车流,道:“出门在外,肯定很疲劳,那就更要注重保养身体。”
谢谢。”
女子道:“我在清莲公司工作。你听说过清莲公司吗,这是全世界五百强的大企业,进入大陆以后,发展得很好,对全国人民的健康做出了贡献。”
听说是清莲公司,侯卫东立刻想起了双脚折断的前嫂子江楚,不由自主地与那女子保持了距离心道:“清莲公司还真是历害,连在首都散个步都会遇到推销员,这些推销员太辛苦,其待遇与辛苦根本不成正比。哎,都是为了生活0”
想到这里,他看着眼前的女子,也心生怜悯。圆诬最薪童节,语至腼曰肌肌口圳道!“我众里有几款产品,是纯天然的营养素小对恢复蜒刀,有好处。”
侯卫东不禁佩服起把一位平常人变成疯狂传销人员的传销公司,他认真地看了女子一眼,道:“不用介绍了,我接触过你们的产品。我有些好奇,清莲产品当真能赚钱吗?”
那女子走了一天,作了无数的陌生拜访,也着实累了。此时见这位桥上看风景之人愿意陪着聊天,就依着桥栏,道:“我以前是做财会的,接触到了清莲产品,才知道以前是井底之蛙,以前对自己的规刑是天天努力工作,每天存一万元,经过二十年就可以在北京买一套房子了,现在房子涨得这么快,存钱的速度永远追不上房价涨起来的速度,所以,我以前的规划1也是无效的。”
她昂扬着精神,道:“做了清莲产品,我的人生就不一样了,五年之类。我肯定能在北京有车有房,随时可以出国旅行。”
有着江楚的前例,侯卫东对清莲产品有着深刻的认识,此时他不忍心打碎一位普通女人的梦想,尽管知道她希望渺茫,还是道:“给我两瓶营养素吧。”
意外地做成了一笔生意。那女子挺高兴。
侯卫东拿着营养素,道:“预祝你早日成功。”
女子道:“祝你身体健康,全家幸福。”
走下桥头之时,那女人还趴在桥头挥手。侯卫东将营养素放在座椅上,发动汽车,很快溶入了滚滚车流之中。
他与这个女子在人生的某一点偶遇,发生了交集,又永远地分开了,能经常遇见之人,都是有缘人。吟·小·荡<说>的“屋’广告“既然来到了北京,是否到蒙家去走一趟。”
侯卫东原本并没有这个打算,可是见任林渡千方百计要寻找通道,那女子执着地卖产品,他也隐隐受到些感染。
不过,他又在心里否定了这个提议,暗道:“我今天就是要忘掉自己的官员身份,做一位普通人,过一过普通人的生活。”
将车停在一个明同口,步行进去,找了一家有些破旧的馆子,他不太懂北京小吃,就看着招牌,点了卤煮火烧和爆肚。
烧菜师傅是圆头汉子。一脸福相,声音洪亮:“你是外地人,南方
?”
“岭西。”
烧菜师傅乐观,话也多。道“岭西的女人水灵,我发小就娶了一个,岭西人小个子,脾气可不小。”
这个馆子很小,厨房和餐桌没有间隔,侯卫东就站在旁边观看烧菜师傅操作,烧菜师傅一边介绍,一边动手,一阵刀飞勺舞之后,井字火烧、三角豆腐、花段小肠、无筋肺头规矩的码在碗中,又浇上一勺浓香的卤汁,让侯卫东看着就有了食欲。
那圆胖的烧菜师傅就如出租车司机一般,见侯卫东注视着自己,便滔滔不绝地讲起典故。
“你别看我这个店小,不少大人物都要到我这里来吃地道的菜,你是岭西的,蒙部长在岭西当过省委书记,他有时也在我这里吃。”
在侯卫东心里,蒙豪放就是带着神光的人物,神秘而有权力,可是没有想到却常在这间小店吃饭,他犹自有些不相信。
烧菜师傅见他的神情,道:“你别不信,明天早上,他准到我这里吃杂酱面。”
聊了一会。又有新客人。侯卫东才坐在桌上慢慢品尝着首都小小吃,这时,他接到了秘书晏春平的电话。
“侯市长,我看到姬市长也到了办事处,我打听了一下,他是来找宁市长的。”晏春平这个秘书越来越有其父的风采,见到了副市长姬程赶到了北京,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连忙给侯卫东打了电话。
侯卫东道:“好,我知道了。”他心中有数,姬程此人来到了沙州市政府以后,与朱民生关系不错,他这次委程追到首都小看来是觉察到了风向在变。
原本一心一意地享受着小老百姓的平凡日子,却被姬程的意外出现打扰了自己的小乐趣。
他吃完爆肚头,开着车又四处乱转,随后就迷路了,问了几次路,受了好几次白眼,这才回到了办事处。
到了办事处,晏春平听到车声便迎了出来,随着侯卫东进屋,道:“姬市长出去了,我听杨柳说,他去等宁币长
去了。”
“我看,姬市长想当常务。”晏春平一心想学沉稳,可是沉稳之气一半靠天生,一半靠后天历练,他得到了一些情报,就禁不住在侯卫东面前说起。
侯卫东摆了摆手,道:“行了,别说了,这是组织上决定的事,你不要当地下组织部长。”
此时,任林渡陪着姬程来到了乔家小区外,两人坐在毒内抽烟。
“小任,几期简报我都看了,在首都的工作不错。”
任林渡满脸笑容,一边给姬程点烟,一边道:“姬市长还要多关照小任,办事处的工作更离不开姬市长的关心,只是办事处条件差了一些。如果能搞一个五星级,对外有了形象,对内能为领导服务。”
姬程抽着烟,神秘莫测地道:“我可不管办事处。”
任林渡见了姬程的神情,忙道:“姬市长马上就要分管办事处,这是众望所归。”
办事处一直以来都是常务副市长分管,任林渡所言,自是吉言。
姬程抽着烟,不说话。只是看着乔家的灯火。
到了晚上十点,宁明终于从乔家出来,走出门之时,她给姬程打了电话。
“姬市长。我很快回来,你在办事处稍等一会。”
“宁市长,我在门口等你,在你的车后面。”
等了宁明走近,姬程笑道:“是我命令任林渡带我过来的,别怪小小任。”又道:“我知道有一个好地方,请宁市长喝茶。”
宁明看了看表,道:“时间不早了。”可是转念又想到姬程是从岭西飞过来,自己过于生硬不太好,道:“那就去喝茶,不过时间不能太久了,十二点之前我要休息。”
“没有问题。”
宁明又道:“侯市长也在,把他一起叫上。”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