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39章 积案(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卫东与洪昂两人在多年前都为周昌全服务,洪昂是槽冉入内总管的市委率委、秘书长,侯卫东则是市委办副主任、大秘,两人在周昌全任上是黄金搭档。朱民生主政以后,两人由于打上了周系印迹而有着相似的命运。都在沙州被边缘了。
如今洪昂是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这几年等于原地踏步小官场是讲究年龄的,年龄代表着时机,时机一失,就意味着仕途永远的终结。不是慢一步,而是永远终结。
侯卫东的仕途相对要顺一些,由县委书记变成了副市长,由正处级升级为副厅,可是再往上走也殊为不易,没有特殊机缘,很难由副转

此时,两人职级一样,处境相差不太多,见了再。亲热又随便。
等到服务小妹泡了新茶送上来,洪昂指着眼前的一汪湖水小道:“这里湖光山色。风景宜人,桃花源的名字取得好啊,真想在这里建一间房子,钓鱼,喝茶,过神仙一般的逍遥日子,不理会那些烦心
侯卫东知道洪昂的心思,道:“桃花源虽好,毕竟是弹丸之地,小小憩醒脑益神,长驻则未免乏味。而且要想在桃花源有块地也不是简单事。”
能进入桃花源者。非富即贵,若洪昂真是一名不文。要想在桃花源弄一块就等于痴人说梦。这就是现实生活中的悖论,若想有钱有权则必然要面对太多烦心事,若想要逍遥必须要放弃很多。
“知我者,卫东也。”洪昂也就不藏着掖着,道:“你小子腿快,跑到省政府当副秘书长了,我还在沙州苦熬,这样熬下去也不是办法,再熬,就成阿香婆了。”
调入省政府担任副秘书长一事,侯卫东一直作为机密而藏了起来,听到洪昂点破,没有否认,道:“我的事,你知道了。”
“上午,我到周省长办公室去汇报了工作,他给我提起了此事。祝贺卫东,当了省政府副秘书长,就是迈上了新台阶,位置不一样,眼界不一样,机会不一样,你年轻,甚至还有进中央部委的可能。”
“洪书记,你在沙州这么多年,也应该挪动了。”
洪昂自嘲道:“我还是想动,只是谈何容易,现在暂时动不了,只能静观其变。”
侯卫东敏锐得紧,暗道:“静观其变,这里面有内容啊。”口里道:“我觉得应该早做准备了,近期省委省政府都在进行调整。”
洪昂面色渐渐凝重起来,道:“很快又到了换届年,各地都有些人事调整。省委组织部高部长当了副书记,部长之职一直空缺,朱民生以前当过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又主政沙州了好几年,是很有实力的候选人。祝焱也是候选人,他和朱民生各有优势。”
对于侯卫东和洪昂来说,两人都不属于朱民生的人,如果朱民生真的当上了市委常委、组织部长,并不是好消息。
想起了被洪昂明显拨高的破积案战役,侯卫东问道:“有一件事没有弄明白,这次沙州大搞破积案战役,极有可能将潜逃的易中岭抓获,抓获了易中岭,必然牵涉另外的官员,在这个关键时期,破积案对于朱民生来说并不是好事,他为什么还要支持此事。”
洪昂音调略有些升高,道:“我作为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代表市委政法系统向市委写了正式报告,原因有二小一是省厅在上半年对提高刑事破案率有明确的指示;二是朱民生在年初的政法工作会上也提到过提升破案率。我们打响破积案战役,正是执行他的指示。作为共产党的书记,他没有反对的理由。”
侯卫东完全明白洪昂的心思,暗道:“朱民生这一届市委书记即将结束,按照岭西近几年的惯例,届满时均要调整书记。洪昂耍想出头,只能等待朱民生调走。但是来民生若当上了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对于洪昂来说绝对不是好事,他将破积案战役搞大,用的是光明正大的阳谋。”
两人对视一眼,心有默契。
洪昂道:“破积案中,有一人是关键。”
“哪一人?”
“此人出自益杨。你认识,而且还有过节。”

“对,此人与沙州干部交往很深,抓住了此人,符合沙州人民的希望,更重要的是拨出萝卜带出泥,肯定要牵出一批干部。”此时。话已经说得极为明白。洪昂不愿意朱民生担任省委常委、组织部长,借此案,让一批腐败干部亮相于光天化日之下。
侯卫东沉吟着道:“很有可能抓不到易中岭。
洪昂脸有坚毅之色,“这一次破积案战役,无论是否抓获易中岭,总会取得一些战果。有战果对人民就有所交待小这也是我作为政法委书

侯卫东对洪昂的思路表示了理解,此次破积案活动,无论是否抓住易中岭,沙州市政法系统都会是赢家。
谈罢破积案之事,洪昂看了看表,展颜一笑,道:“今天晚上我还约了一人,此人与朱民生有隙。”
侯卫东暗自犹豫,他即将调入省政府办公厅,实在没有必要掺合到沙州这些烂事,可是洪昂已经将秘密说了出来,他就成了局中人。而且破积案起因是他的建议,由大哥侯卫国具体执行,他不得不关心。
“还约了一人,是谁,赵主任吗?”
洪昂翘了大拇指,道:“赵东在沙州任组织部长之时,他要与周书记和黄子堤搞好关系,我在其中帮了些忙,我们关系很不错。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在沙州年轻一代的领导人中,赵东是很正直的领导人,否则也不会为了农民负担而得罪朱民生。我自认为人处事亦是正大光明,而卫东的人品和素质也是有目共睹。今天,我们三个好官聚在一起。”
当年。洪昂与黄子堤是周昌全的左膀右臂,洪昂长于阳谋。黄子堤则喜欢阴谋。侯卫东的气质性格、政治抱负与洪昂接近,两人始终保持着亲密的朋友关系,而与黄子堤的关系则越走越远,甚至走向了反

洪昂又道:“赵东被朱民生排挤到了省减负办。若不是赵东另有机缘,其政治生命已经结束了,他和你我的心思应该很接近。”
侯卫东一直在想办法接近赵东,可是两人关系始终不咸不谈,没有实质性的进展。此时此境下就有些结盟的意味。三人的关系必将有一次飞跃。
对于洪昂的提醒,他自然是心知肚明。
晚上七点。赵东这才进来。他进屋就拱手,道:“不好意思,让两位久等了。”此时他没有省委书记大秘的架子,满脸笑意,让人如沐春风。
“老洪。久等了。”赵东与洪昂打了招呼,看了侯卫东一眼,伸出手,握了握,道:“卫东,这么久不联系。”
赵东与两人打过招呼又握了手,这才坐下。道:“钱书记网回家,我就赶了过来。”
侯卫东在成津当县委书记时,赵东是市委组织部长,两介货真价实的上下级关系。因此,侯卫东面对着赵东就比较客气。洪昂与赵东同为沙州市委常委,关系又不相同,两人很随意。还互相开着玩笑。
“老赵。吃饭没有,我们还饿着肚子。”
“嘿。你们还没有吃饭吗?我陪着钱书记吃了饭,你们别等啊。”
洪昂道:“这里服务好,我叫他们送点菜到平台上。我们三人边吃边聊,老赵,你别拿架子,陪我们两知乞点,不喝酒。”
三人坐在独立的平台上。看着绚烂的晚霞。
服务员将六道美食传了上来,发出了诱人的香味,洪、侯两人早就饿了,一边吃着,一边与赵东聊天。
聊了一会。洪昂将话题转到了省委组织部部长人选之上。
“老赵。听说朱民生是省委组织部长的有力竞争人选之一,恕我直言,此人就是一个政客,到了沙州就开始搞顺者昌逆者亡这一套。老赵到了减负办,我被踢到了政法委,侯卫东从成津县委书记岗位上被调到了农机水电局,若不是老赵和卫东能力出众,也就和我现在一

他直言道:“他当了省委组织部长,岭西多了一个政客,少了一个,干部的贴心人。此人不爱财不爱色,只爱权术。不关心民生,不关心人民疾苦,只关心自己的官位,是典型的政客式领导。由他主持全省组织系统。绝对将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这对岭西发展极来不利,出于对党负责,对人民负责,也不能让这种政客式的人物上台。”
侯卫东第一次听到洪带如此尖锐,而且。其尖锐处句句直接朱民生要害,他暗道:“洪昂这种老练圆滑之人,今天说这番话,必然是将赵东的心理摸透了。另外,也存了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意思。”
果然。赵东情绪被调动起来,道:“此事我憋了几年,两位都是当事人,当时在成津县发现了农民负担问题,出于责任感写了调研报告,结果触了朱民生的逆鳞,他在沙州数年,基本上没有出彩之事,沙州与铁州的差距不是缩小,而是不断扩大。”
听了赵东直抒胸臆之语,侯卫东只觉痛快淋漓,深合其意。
他暗道:“有了今天的接触,我和赵东的关系算是拉近了,从此就是真正的朋友。更关键是的。赵东还是一个比较正直的重要领导。”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