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38章 积案(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据蒙厚石所言,朱建国是挺吴派,正因为此,他才让省线激吴敬链到岭西开座谈会,以此来推进全省的变革。朱建国看了侯卫东的文章,还赞了一声:小侯不错,有实践经验,理论水平也行。”
尽管一差二错地得到了赞扬,侯卫东依然惊出了一身汗水,暗道:“省级部分与市级部分彻底不一样,讲政治成为很实际的东西,若是朱建国不喜爱吴敬链,我这一次即是搬出石头碰了自个的脚,今后必定要稳健,千万别乱出风头,这是一次深入的教。”
蒙厚石与侯卫东谈完话,一家人开着几辆车,到外面吃了晚饭,其乐融融。
侯建国想起小三所托之事。回到局里今后,便将年头省公安厅的文件拿出来查,很快就查到了省公安厅一份关于进步破案率的文件,而进步破案率,又是省政法委在全省政法作业会上提出来的需求。
有了这个理论依据,侯建国提出了破积案作业计划。公安局长老粟看了,表示赞同。
沙州公安局新修了作业楼,十六层大楼耸立在南部新区,就如体院毕业生通常高大威猛。
在大门外的角落处,一辆未带任何象征的小车停了下来,蒋笑从车内走了出来,然后这辆小车才开进了公安局作业大楼。
从前在刑警支队时,侯卫国仍是刑警支队副支队长,蒋笑作为内勤,就常常搭着他的车来上班。名正而言顺。此刻分卫国当了副局长,座车由带有差人象征的公安车。成为了无任何象征的普通车,蒋笑反而不太好意思从这辆专车了。因而坚持在大门外的角落处下车,然后步行去上班。
尽管这即是掩耳盗铃,可是有了掩耳盗铃的这个动件,多少也是一种姿势。而姿势也是一种尖化一种涵养。
侯卫国到了九楼单位,新修的作业楼非常大气,副局长维公室足有八十平米,与寻常单位比较,在柜子里多了一套警械,规范的手镝等几件套。
当了副局长,到一线的时分很少,他仍是配备了一线警员的配备,有警棍、手镝、催泪喷射器、强光手电、警用制式刀具、警用水壶、急救包、多功能腰带、防割手套等必配项目和枪支、对讲机、警务通、防刺服和警用配备包。
公安局长老粟到新单位来转了一圈,透过玻璃看到柜子里的这些配备,笑道:“卫国,你是副局长,要这些玩意做啥,真要轮到你上阵,沙州公安就玩完了。”
侯卫国陪着老粟看了单位,道:“从警十来年,都在刑警队里,习气了,坐在这间单位里,总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老粟拍了侯卫国的膀子,道:“慢慢来,会习气的。”
老粟走了,侯卫国坐在安静的单位里,他有些六神不安,拿起电话,给刑警支队单位打了电话。道:“你们几个上来,到我单位开会,研讨破积案的计划。”
不一会,刑警队几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就到了单位,这几人到了单位,登时就烟雾旋绕,高雅的单位又成为了刑警队的会议室。
侯卫国从卷宗中将易中岭的案件抽了出来,道:“先来研讨易中岭的案件,这人一向外逃,你们总的拿点方法出来。”
新任的刑警支队支队长罗金浩在县里当过公安局长,管过县局的全部作业,眼光与朴实的公安并不一要,暗道:“易中岭此人与黄子堤联络得很紧,如今要加紧抓易中岭,难道又是一场政治斗争。”他从县局调入市局刑警支队任支队长。是政法委书记洪昂亲身点的名,而洪昂与侯卫东从前共同为周昌全效劳,他身上的侯系影子现已很显着了。

    侯卫国持续道:“咱们刑警支队破案才能并不弱,只需专心于一件案件1破案的机率至少上升百分之五十,这一次破积案战争,不搞全部撒网的胡枚面方法,而是要点主力,打歼灭战,我大致把案件理了理,有三类,一是头绪显着的,破案可能性较大的,二是有头绪,可是有必定难度的,三是彻底的无头案,咱们集中精力在第一类上,争夺破几个积案,给沙州刑警长脸。”

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洪昂看到了市公安局报上来的计划,立刻给侯卫国打了电话,“卫国,我看了局里报上来破积案战争的计划,总的来说1我赞同。
他口气挺严厉,道:“你给我说实话,关于积案,你们究竟能破几个案件,有几成掌握,若是初步搞得轰轰烈烈小波不了几个案件,那还不如不搞。”侯卫国原先即是刑警支队长,对案件了解得紧,主张破积案战争之前,他再次仔细研讨过卷宗,心里也有些掌握,道:“陈述洪书记,这次至少能拿下五到七件案件,若是命运好一些,能够破到十件案。

    自从朱民生主政沙州以来,洪昂已当了数年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他陷入了朱民生布下了无名网阵,左冲右突,却依然在重重围困之中。

 

    朱民生初到沙州之时,对当地作业并不太了解,遇到大事难事扎手事总是不敢容易决定,与周昌全杀伐决断的风格相去甚远。可是,朱民生是省委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不精于政务,却精于人事,三拳两脚,将沙州常委们基本上从头调整一遍。

几年时刻下来,朱民生站稳了脚跟,对当地业务越来越了解,也越来越称心如意。洪昂也就越来越有打破重围的心思。当看到了公安局破积案计划,与侯卫国通了电话今后,登时便有了新主意,让市委政法委写了专题陈述,将破积案计划改成了沙州公安局破积案战争,一份送给省委政法委。一份送给市委。

    此事的初步是侯卫东想捉住易中岭,他的意图很简略,即是为了消除隐患。

公安局副局长侯卫国则是新官匕任三把火,他朴实是从公安视点思考破积案,即满意自个多年期望,又能给沙州刑警正名。
市委政法委书记洪昂则另有所指,省委政法委在年头下发了进步刑事破案率的有关指示,有了省委政法委文件,他就将沙州刑警破积案计划上升到政治高度。

    宁明是外地来的干部,破积案对他来说没有任何害处,没有对立。

朱民生看了市委政法委陈述,略作思索,报到:“保一方平安是联系民生的大事,期望经过破积案战争,让公民更有安全感。朱民生

    因为破积案触及面广,就采取了内紧外松的战略。省里主要领导、分管领导都知道了沙州的破积案战争,也哥度注重,可是新闻媒体上则适当低沉,只字未提。

侯卫东是沙州市长,平常市委市政府的有关文件都由秘书晏春平送到岭西,看到了朱民生对破积案战争的签字,较为惊奇,心道:“我原先只想捉住易中岭,怎样作业搞愕这么正式了,市委政法提出了正式陈述,朱民生竟然还签了字
洪昂干事从来光明正大,此刻他将公安局一个小举动成为了一场联系民生的战争。并且直报省政法委,这引起了侯卫东的注意。

    “年老,你干事太高调了吧,我让你私自抓易中岭,如今怎样成为了沙州一场大战争。”

 

    侯卫国也在疑惑,道:“相似计划,市局每年都有好几次,算是例行的作业,谁知洪昂一下就进步到公民民主专政的高度了,你们这些搞政治的人,把简略的作业弄得这么杂乱,脑袋装的是什么玩意。

听年老发了几句怨言,又具体问了“破积案战争”出笼的具体情况,侯卫东判别是洪昂在推进着此事的开展。“洪昂是三年不鸣,这一次是什么意思。我想不会是简略的政绩工程吧。”
正在揣摩着此事,手机响了起来,见到号码,他暗道:“岭西人真的不能说,说曹操。曹操到。小。

    “卫东,我。洪昂,在党校吗,我在庆达集团的沙龙,正在喝茶看景色。我派车来接你。”电话里传来洪昂的声响。

侯卫东给周昌全当秘书之时,洪昂由县委书记升任市委常委、秘书长,两人联系一向挺好,得到了洪昂约请,直爽的道:“洪书记别谦让,我开车过来,特地赶过来看《官场笔记》。
庆达集团在沙州出资很大,为了搞好与当地的联系,送了一些沙龙金卡给重要官员,沙龙设在岭西,间隔庆达集团总都有一公里,在一个偏远的水库边。搞这样一个沙龙,是李晶给庆达集团董事长张木山的主张。张木山赞同今后,李晶亲身参加规划,整个沙龙很有当年汉湖的滋味。
侯卫东挺喜爱这儿的环境,来过好几次。他开车进了沙龙,很快找到了洪昂。
洪昂面对着水库,气色寂静,坐在一个独立的露台上喝茶,听到脚步声,扭转头,拍了拍身边的椅子,道:“卫东,过来坐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