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24章 隔离的时光(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右着母亲睡下。郭兰道:“妈。你睡吧?”郭教授夫人道:“兰兰,我不应该让你回来,你不回来,也就不会遇上了隔离了。”当西区被隔离以后,她心里很是焦虑,就如祥林姓一样总是在口里念着这个话题。
郭兰为母亲理了理被角,安慰道:“上海还是一样在闹非典,得不得病是一个人的命,让保姆一个人照顾你,我是真的不放心,等到西区的隔离解除了,你跟着我到上海去。租一间房子,我们还是能在一起。”
郭夫人摇了摇头,道:“我不会离开沙州大学,也不会到上海去打扰你生活,你安心去学习,别担心我。”她与郭教授一辈子相濡以沫。从来没有分开过,在这间房子里,留着郭教授太多的气息,她不愿意离开这里到另外的陌生环境。
“那你先睡吧。”郭兰轻手轻册地离开了寝室。
到了客厅,从市场上请来的保姆正在看电视,见郭兰出来,便仰着脸气鼓鼓地迎了过去,道:“大姐,我要讨个公道。”
郭兰见了保姆的神情”里暗自奇怪,道:“年龄你比我大,就别叫大姐了,你直接叫我郭兰,有什么事吗?”
那保姆语气很是生硬,道:“这一次到你家来当保姆,现在学校被封了,我们都有可能染病,现在我怕得很。”
此时,郭兰只认为保姆是害怕。也没有往其他地方去想,安慰着保姆。道:“这种隔离就是保护措施。只要那几个发烧的同学退烧了,大家就没有事,或者说隔离了几天没有人发烧,大家也没事。”
保姆说的却是另一回事,她的声音很大:“我被关在学校,随时可以得传染病,现在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胸口闷得很,在你们家受了这么大的罪,你得加钱。”
郭兰就如正在喝水突然被呛了一口水,差点被憋住了,而保婶一直仰着头,勇敢地看着郭兰。
“你要加多少钱。”
那保姆在城里混惯了,乡村的纯朴早就丢在脑海外了,见郭兰一幅知识分子的模样,而知识分子脸皮薄,一般不会拒绝人,便开了海口,道:“隔离一天,总得加两百块钱工资。我这是提着脑壳来工作,给点买命钱。”
在留年,郭兰工资涨了数次,又调到了大学,也不过一千五百多元。算起来一天就是凹元,保姆的要件已是很高了。
郭兰在组织部门工作多年了。识人阅人的本领学了不少,尽管因为隔离而加钱并不是坏事,可是这个女人如此露骨的贪婪实在让人讨厌,她立即在心里做出了决定:“这个女人心不好,等到隔离解除,就将她解雇。”
口里道:“一天加两百太多了。一天最多加五十,这是最高价了,你比我的工资还要高。”
经过讨价还价,最后把价钱定在了隔离期间每天加一百元。
谈妥了价钱,保姆心满意足地坐在客厅里看连续剧,原本温馨无比的家,此时有了保姆在家而变得格外异常,郭兰进了里屋,郭夫人已经睡着了。
她在卫生间里悄悄给侯卫东打了电话,道:“我过来,保姆在家里。你把门虚掩一下。”侯具东见过保姆,对她的印象不好,道:“你家的女保姆长着鹰钩鼻子,看上去很阴,当初怎么找了这么斤小人。”郭兰道:“我妈摔坏了,当时特别需要人,就没有来得及慢慢选。现在保姆不好找。”
打完电话,郭兰回到客厅坐了坐。然后特意拿起了体温表,对小保姆道:“我有事要出去,注意看着我妈,你也早些休息。”
保姆网刘得到加工资的消息。眉开眼笑,道:“有我在家里,你一万个放心。”
郭兰拿着体温计出了门,总觉得背后有一双眼睛,出了门,并没有马上到侯卫东家里去,而是拿着手机站在猫眼看不到的地方。
果然,防盗门被打开了,保姆伸出头四下张望,郭兰假意在看手机。抬头对保姆道:“你也要出去吗?”
保姆忙道:“武不出去,不出去。”
郭兰拿着温度计朝楼上走,在楼上站了一会,才慢慢下来,楼梯是用的声控灯,她摄手摄脚而行,相信即使在猫眼里也不会看到。
两人拥抱了一会,郭兰才在耳边谈了保姆的事。
侯卫东安慰道:“现在请个好保姆很难,但是无论再难,你这个保姆都不能留,到时我给秦飞跃说一声。让他出面给你找一个保姆,他是地头蛇,找个人比你我都要方便。”
将落地灯调到微光,两人在黑暗中听了一会音乐,说了一会话,缠绵到了十一点,郭兰这才回了家。回家以后,她听见客房传来保姆的轻微鼾声。
洗了澡,睡在床上,郭兰没有睡意,想着家里的事,暗道:”
“四管再强。在家里没有男真的没有辛心骨乃,翻是到晚上三点才终于入睡。
入睡以后,她做了一个梦,在梦中,她与侯卫东在一起吃早饭,说闲话,相亲相爱。
醒来以后,听见保姆在屋外用吴海方言不停地打电话,郭兰的梦镜便被无情地打碎,她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天花板,还是穿了衣服出了客厅。
保姆见郭兰出来,将电话挂断,打开冰箱看了看,道:“冰箱里只有这些材料,早饭吃啥子。”
郭兰道:“你想吃什么?”
保接撇了撇嘴巴,道:“妈的。非典真是烦人,想吃点包子都不能出去买,我吃了,下了碗面。”
听说保姆吃过了,郭兰道:“早饭你就别管了,我自己来做。”她给侯卫东打了电话,道:“我熬点瘦肉粥,你一起过来吃。”
到了八点半,侯卫东过来吃早餐。桌上是香气扑鼻的瘦内粥,另外就是馒头和榨菜,虽然很简单,吃起来格外的顺口。
保姆在郭兰面前是很是尖酸。可是她从郭夫人口中得知了侯卫东是沙州副市长,眼神马上就变了,又是拿筷子,又是端茶水,热情得紧。
侯卫东不愿意跟她一般见识。还是好方相时。
吃过饭,他道:“我昨晚写了一篇短文,算是对第一天工作的小结。表扬了一些同学,你到广播站去读给大家听,然后放些音乐,营造点安宁祥和的气氛
他和郭兰一起出了门,郭兰去了广播室,他则去临时党支部办公室。
还未到九点,校长段衡山、音乐系总支书记也来到了办公室,三人听着郭兰读完了短文,音乐系总支书记道:“这是郭兰写的吗,很能鼓舞士气。”段衡山则笑道:“这篇文章肯定走出自侯市长手笔,不是说郭兰写得不好,而是文字的气质是男士的
“是我写的,昨天晚上加了一个夜班。侯卫东又笑道:“下午我们还播放一篇,这一篇应该是校长寄语了。”
三人正说着,侯卫东的手机响了起来。
省委办公厅赵东的声音传了过来:“卫东,我是赵东,钱书记要同你通话
侯卫东吃了一惊,连忙站了起来,道:“钱书记,您好,请您指示
钱国亮声音很洪亮,道:“我刚刚看了内参,你在隔离区里将工作组织得很好,党的支部就是要在最关键的时刻站出来,立得起,挺得住。能带领一千五百师生抗击非典,有你们这样的干部,作为省委书记。我感到很骄傲
省委书记钱国亮又询问了一些具体问题,这才挂断了电话。
侯卫东望着段衡山,道:“段校长,是省委钱书记的电话,他看了关于沙州大学隔离区的内参,这是穿林的大作吧
段衡山笑道:“这孩子的动作还挺快,昨夜我和他在电脑上聊了发生在隔离区的事情,没有料到这么快就上了内参。”说到这里,他微微仰着头,颇有些自得。
若是顺利地渡过了隔离区一事,则坏事奂成了好事,可是若在隔离区里染上了非典,则省委书记的青睐也就是很镜中花水中月了。
侯卫东脑中闪过了数个念头。只是现在隔离区并没有发烧病人,他更倾向于考虑顺利渡地隔离区以后的事情。
研究完新一天的工作,侯卫东与段衡山又到西区去转了转,经过了昨天的考验,隔离区的工作已经走了正轨。随后,术委朱民生和市长宁明分别打来了电话,询问了隔离区的具体情况。从话里话外,侯卫东判断出,朱民生和宁明还不知道内参的事情。
想到省委书记亲自给小小的沙州副市长打电话,侯卫东暗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次隔离在省长和省委书记脑里都留下了印象,若无恙,此事就千值万值
在沙州,新月楼,早上七点,小佳正在睡梦之中,忽然传来门铃声音。而且持续不断。
自从侯卫东进了隔离区小佳的神经就有些过敏,听到急促的站铃声。连忙穿了衣服出去开门。
门口站着两斤,穿着防护服的人和一位干部。
干部戴着厚口罩,说话不太利索。却站在防护服背后,道:“我是市抗非办的工作人员,请问你是园林管理局的张小佳副局长。”
“我是”
“昨天在高速路上一辆长途汽车翻了车,你是否参加了抢救工作
“当时我正路过那里,参加了抢救工作
穿着防护服的人道:“长途汽车上有人发烧,你要接受隔离,请配合工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