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15章 离家5里(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街灯渐次打开,城市变得愈发璀璨。

侯卫东坐在小屋里抽了一会烟,然后打开了电脑,上了号,这是一个暂新的号,上面只加了一个号码,这是郭兰的号码。

头像一直是灰色,始终没有妾成鲜活的颜色。

最初是等待,后来变成了担心。“飞机是否失事”的担忧一直折磨着他,拨通了手机号码,仍然关机,隔了十来分钟,再拨,还是关机。

俗话说,老房子失火更加猛烈。侯卫东这今年龄到还算不上老房子。可是这一次与郭兰的恋情却是迅速燃烧起来,比初恋时分还要强烈。

等到九点半,电话终于打通了。

郭兰道:“飞机遇匕了不规则气流,在空中转了好几个大圈。”

“你怕吗?”

“有点,不过看着这么多人,又不怕了。”

“但是,我怕。”

郭兰沉默了三秒,道:“学校房间里现在没有宽带,我明天问一问。安上宽带以后才能用和邮箱。”

侯卫东和郭兰约定,两人尽量少用短信和电话等通讯工具。而采用更加隐蔽的信息网络,如今科技水平日新月异,信息沟通也更加方便更加不留痕迹。

聊了几句,郭兰道:“在飞机上一直在想一件事情,我觉得沙州局面挺复杂,朱民生是市委书记,但是他的控制力不如周昌全,就拿近期两件事情来说,市政府选举出现意外,市政府市长外逃,这两件事的份量都很重,省委不可能没有看法,最多就是隐而不发。

她略有些羞涩地笑道:“我在你面前谈这些,是不是班门弄斧。”她以前很少谈起官场上的事情,如今抱着和侯卫东一起下地狱的心思,反而放开了。

“你在组织部工作的时间长,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问题。”

“那我就发表一些浅见了,宁明能从省委宣传部文明办出来任沙州市委副书记,即有能力强的原因;也肯定有背景,她如今出任了市长,发展势头很是良好,而朱民生目前的状况看似不错,实际上有问题,此消彼长,我估计朱、宁两人极很难和谐。”

侯卫东点了点头,道:“你分析的不错,宁峒的背景确实很深,你记得体改委乔副主任吗,他与宁明关系很近。”

郭兰“喔”了一声,道:“这就是你到省委党校的原因吧,不过按照辩证法,任何事情都是有得有失。有利有弊,你能到培养省级后备干部的市厅级班,也是一种机遇。”

“你认为我面临着这个情况应该如何操作。”侯卫东是真心想从另一角度来看一看自己的处境。

“我作一个简单分析,如果朱民生和宁峒关系很好,沙州政通人和。做出了一番成绩,这对每一位班子成员都有好处,当然对你也有好处。但是并没有特别的好处,你要进步还得另寻路径。”

“如果朱民生和宁明关系不好。你有四种选择,第仁,与朱、宁两人都搞好关系,按你的性格,不太可能。”

“第二,与朱、宁两人都保持距离。这种做法不容易受到伤害,可是也没有特别的好处。”

“第三,你与朱民生保持良好关系,在沙州这是最保险的做法,弊端则是朱民生的地位随时可能被动摇。”

“第四,与宁州保持良好关系,弊端则是在沙州容易被朱民生打压。目前这种情况,我认为就是朱民生要割断你与宁坍的盟友关系,而换上更容易控制的马有财。”

侯卫东对郭兰的判断力还是欣赏的,道:“沙州就是这些事儿了,走到这一步,随缘了。当前我就是一个策略,我就是我,我就是侯卫东。不管是宁明还是朱民生,我都以事实说话,谁做得对我支持谁,为什么这样做,我的问题只有跳出沙刚才能解决,在沙州内部是无法找到出路了。而且,到了我这个地步,也应该有自己的政治主张了,否则将处于下乘。”

郭兰道:“你是对的,我的眼界还是短了一些。”

结束电话之时,只觉得听筒也打热了,他还是第一次与郭兰聊官场之事,意外地发现郭兰对官场事还是挺有悟性。

“做学问才真正配得上郭兰的智慧和性情,一株深谷幽兰,何必在官场中厮混。”这是侯卫东的真实感慨。

网网、放下电话小佳的电话又打了过来,道:“刚才给谁打电话,这么长的时间。”

尽管隔着数十公里,侯卫东还是能感觉到小佳的气息,道:“我在谈工作,有些事情。”

小佳正陪着小田田睡觉,道:“我在妈那边,网好陪着国目洗澡睡觉。她还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对了。这个星期回来吗?”侯卫东想起了小田国,心尖也有些发软,道:“只要有时间,我就回来。”

当夜,梦不少,早上起来,几乎全部忘记,无论如何也回想不起来。只知道有许多人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早上,侯卫东换了特意““准刚的汪动衣和靴午,大耸就起了床。沿着林荫道直奔郊嗵。川泡阵。走一阵,清晨空气带着睛清冷的湿气,让人感觉都舒服。

额头上微微出汗之时,他已经来到了郊区,沿着小河道走了一段,远远地看见了祝老爷子的小院子。

进了院子,一阵狗吠,猥琐的土黄狗从院子里冲了出来,趴低了身体,露出锋利的牙齿,从喉咙里发出威胁的声音。

侯卫东在农村走乡入户的时候。土黄狗的爸爸妈妈都还没有出生,他微微一弯腰,作一个下蹲的姿势。土黄狗便飞一般朝屋里跑去,到了门口,又回过头来呲牙。

祝老爷子正在喝稀饭,听到狗叫的如此之急,端着稀饭碗走到门口,看见一身运动装的侯卫东,颇有些惊奇,道:“卫东,你怎么在这里,还穿着运动服。”

“我在省党校培,早上起来,闻到了老爷子家的稀饭香,这就跑过来喝稀饭。”侯卫东进了院子。土黄狗在他腿边转了一会,伸出鼻子使劲噢了噢,这才心满意足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

祝老太也跟着出来,她素来对侯卫东有好感,见到了侯卫东主动跑过来吃早饭,欢喜得很,道:“是小侯啊,锅里有稀饭,你自己去盛。x卜侯值得表扬,没有把我们当外人。”

拿了馒头,盛了一大碗稀饭,侯卫东痛快地喝了一口,真心实意地赞道:“还是老爷子家里的稀饭好喝。每次喝醉了酒,早上起来就想起老爷子的稀饭。”

老爷子问道:“你到省党校参加什么班?”

“市局级班。”

“呵,这个班很好,据我的经验。上了这个班受提拔的挺多。”

侯卫东在祝老爷子面前完全是小辈。心情也挺放松,道:“现在沙州国企改制进入了关键期,我在分管工业,这个时候将我送到市局级班,让我难受。”

祝老爷子抬起手,伸出三根手指。道:“我给你讲两个经验,一是行政工作永远做不完,所以,你不要抱着毕其功于一役的想法,和平年代不要耸英雄,英雄不是那么好当的。善战者无名;三是随遇而安,地球离开了随都一样转动,你到省党校学习,沙州工作照样能推动。”

侯卫东到底还是放不开,道:“沙州国有企业改制,我最熟悉情况。突然就让我离开工作岗位,心里失落。”

“有些道理是讲不通的,只能是体验才能明白,这两个经验都是我对历史的总结,送给你,你慢慢体会。”

侯卫东道:“我记得老爷子马上要过生日,人生七十苦来稀,我得过来庆贺。”

祝老爷子笑道:“难得你还能记着我的生日,我看祝焱都不一定记的了,我不准备办酒,到时把几位走熟的老部下请过来,在家里吃一顿便饭。”

正说着,土黄狗如吃了**,大叫几声,便冲出了房门,不一会,土黄狗又屁颠屁颠地走了回来,在它的后面,是背着画夹的祝梅。

初次见到祝梅,她还是纤细干瘪的小女孩子,女大十八变,经过了美术学院的熏陶,又美国治好了病。此时背着画板,行走在略有薄霎的郊区,很有些诗情画意。

从美国回来后,侯卫东与祝梅的接触就少了,以前经常能收到祝梅的短信的邮件,现在基本上没有了。他当上副市长以后,就陷入了无穷的麻烦事中,根本顾不上与祝梅联系。此时见到了祝梅,才想起了这。

见侯卫东座在堂屋喝稀饭,让祝梅吃了一惊,她淡淡地笑了笑,道:“早。”

侯卫东道:“你去写生了吗?”

“嗯。”祝换点了点头,坐在了桌边,端起稀饭,也跟着喝起来。安静地听着侯卫东与爷爷聊天。

她跟着李晶在美国住了很久,在心里面对李晶很亲,她知道小丑就是李晶与侯卫东的儿子,对李晶和小丑丑充满了同情,这是因为她的母亲放弃了她,她虽然从来不提此事,可是阴影却永远存在于内心。

侯卫东与小丑丑的关系,让她联想到了亲生母亲与自己的关系,因此。看到了侯卫东,她心里的感情就异常复杂,也就无法面对了。

连喝了两碗稀饭,侯卫东这才告辞而去。

祝老爷子虽然已经退休了,可是他的部下有老蒋、老丁、老郑等好几位都在手掌大权,而且,祝焱在市委书记的层次很有威信,呼声亦高。他现在是放长线钓大鱼,要充分利用这些关系,而关系就如亲威。要经常走动才能亲密。

这也是侯卫东对郭兰所说“在沙州内部是无法找到出路了”真实意义。

离开了祝老爷子家,侯卫东沿着田坎一路往回走,想起了祝老爷一家人的热情,暗道:“我现在是真的变了,世故而有心计,惭愧啊。”

他在心里叮嘱自己:“人情练达亦文章,我可以世故,但是绝对不能利欲熏天,可以有心计,但是绝对不能伤害无辜,这两条,应该作为我的底线。”

祝梅在楼上,看着侯卫东远去的背影,飞快地在画板上画了几笔:“这是一个寂宾的背影,行走在生机勃勃的农田里。”

“侯卫东当了官,又有那些关系。为什么我看着他的背影却是如此苍桑,难道感觉欺骗了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