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10章 周而复始(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晚上基本认定了高大师就是当年的半仙,可是早上起床想起高大师道貌岸然的样子,心里又有些拿不准,毕竟在香港操过社会的大师,与乡村半仙的差距不是一点半点。(操过社会?按原文打的。)

“我们都在与时俱进,半仙难道就不能与时俱进。”侯卫东自我调侃一句,提着包,与小佳一起下楼。

晏春平按过侯卫东的手包,脑袋扭在一边,招呼张小佳,道:“张局长好。”

佳与晏春平也熟悉,她道:“什么时候和奏结婚。”

晏春平一边打开车门,一边道:“春天正在办调动,等她调到沙州来,我们就结婚。”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小佳浮想联翩。

十年前,沙州和各县都有至少两个小时以上的车程,这两个小时的车程就将沙州市区和四个县分成了不同的等级,在不同等级的两个地方的人要结婚则难于上青天,侯卫东凭着在小青林的第一桶金,这才勉强填平了沙州和益杨的等级差。

十年后,随着高速路建设,以及周昌全提出的一小时沙州的彻底实现,从沙州到各个县城都在一个小时之内,益杨有高速路连接,两地的距离缩短到了半个小时之内,沙州与益杨仍然存在等级差,不过这个等级差已经比十年前大大缩小了,沙州人与益杨人结婚也渐渐多了起来。

这十年时间,随着物质生活的发展,有太多精神方面的事情被改变。

佳开着车,又想起了好当年到小青林去探亲,侯卫东这个呆瓜为了掩人耳目,还特意去开了一间招待所,十年以后,在园管局宿舍里,很多没有结婚的恋人就已经公开地同居,不避邻居也不避领导,大家见之也是习以为常。

抚今追昔,令小佳无限感慨。www.guanchangbiji.info

在办公室坐了一会,进来了一人,来人进门之后点头哈腰地道:“张局长,你还认识我吗?”

佳在局里一直管技术,没有什么官架子,她笑道:“老何,我们这么多年的关系,怎么不认识,老何见外了。”她一边应酬着,一边暗自琢磨:“老何是公园管理处的退休职工,从来都没有登过门,今天找到办公室,看来是有什么事情。”

老何在公园看了二十年的大门,平时懒散惯了,他最常说的话是:“人不求人一般高,我有几百块钱的工资,每天二两炼烧酒,一碟花生米,这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他是如此说,也是这样做,倒是过了一段逍遥日子,但是,他毕竟生活在这个竞争日益激烈的社会里,万事不求人只是一个传说,今天他就求到了张小佳面前。

老何说点风凉话和调皮话还是很拿手,在他嘴里,张小佳就是那种嘴上无毛办事不牢的小女人,可是此时,他坐在张小佳办公室里,手脚都没有了放处,话也不知怎么说出口。

不知所云地说了一些园林管理处的旧话,小佳终于忍不住打断了老何,道:“老何,我们都是多年的同事,你有什么事直说。”

老何脸上没来由红了红,结巴地道:“我独生子从部队转业,目前没有找到接收单位,请张局长能不能想办法帮着解决。”

佳在单位没有分管组织人事,并没有马上答应老何,只是道:“你把儿子的情况写一下,我到时给张局长汇报。”她口里的张局长是指一把手张中原,他在园林管理局多年了,是很有资格的一把手。

听到小佳的答复,老何有些尴尬,道:“张局长对我有些看法,所以我才来找你。”

佳实实在在地道:“你是老职工,应该知道单位的规矩,没有一把手点头,单位绝对不能进人。”

老何这才道出了他的真实意思,道:“侯市长管着那么多部门,能不能请侯市长帮忙。”

佳就有些犹豫,因为她与老何确实没有什么交情。

老何看出了张小佳想敷衍的苗头,他暗中取出了一个信封,里面装了两千元钱,又东拉西扯地说了几句,悄悄地将信封放在了桌上报纸下,就离开了张小佳办公室,然后,他马上在园林管理局门外的公用电话亭子里,给张小佳打了电话,说自己放了一个信封在桌上。

佳还没有来得及说话,老何已经将电话挂断。

她这个人素来没有官架子,还从来没有在办公室收过下属的钱,揭开报纸,赫然看到了一个信封,这个信封就如一个火炭,实在灼人得紧。

园林管理局是事业单位,老何是事业编制干部,工资比起行编要少一些,如他这个年龄的工资也就只有六、七百元,二千元钱也就是接近三个月的工资。

佳打定主意将这个信封退还给老何,另一方面,她也着实同情老何,晚上,她就在吃晚饭的时候将这个事情给侯卫东讲了。

“哪个老何,我不认识。”

佳道:“沙州公园的那个老何,你才参加工作之时,坐夜车来沙州,早上我们到公园里去,见到过这个老何。”

侯卫东想了一会,还真想起了这个老何,道:“当初我是县疙瘩,对所有给我眼色的沙州人都记忆犹新,老何那时听到我在益杨工作,脸色就变了。”

佳假装生气,道:“你这个真是小气,那么一个小细节都记在心里。”

“我就是记住了这个细节,有什么办法,也不是特意去记,总之就装在我脑袋里了。”侯卫东此时早已超越了地域歧视,想起那时的心结,此时只当作笑谈。

“老何也可怜,你帮一帮他。”

“他是公园的人,他的独生子当兵回来,安置在园林管理局以及下属单位,这是挺正常的事情,为什么还要我出面?没有必要。”

佳这才将老何的情况讲了。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老何既然是这种大嘴巴,最好别跟他搭上线,这是我的经验之谈。”

佳道:“晏春平的事你都帮着办了,我这是第一次让你办事,你不看老何的面子,总得给我一点面子。”

“你啊,总是这样心软,这可是当领导的大忌。”侯卫东确实是看在了小佳的面子上,准备帮着老何解决其儿子的事情。

对于老何来说,儿子小何的工作是一件难于上蜀山之事,而对于侯卫东来说,这就是一个电话或是饭局上的一句话,很快,老何儿子就到南部新区来上班,他以前在部队开过车,就被分到了南部新区的小车班。

只是当老何儿子欢天喜地到新单位报到之时,肯定有另外的转业士兵安置的并不满意,当晏春平的女朋友春天调到了沙州交通局,肯定有另外的人没有办成调动,几家欢喜几家愁,倒是说出了人间常态。

而且,在侯卫东被老何感恩待德之时,在春天和晏春平团聚之时,肯定有另外的人家在痛骂**。

可是对于侯卫东来说,在现在规则之下,他身在局中,只能按照固有规则来办事,如果他廉洁得不尽人情,他也就成为了孤家寡人。

顺手办理了春天的调动以及老何儿子的安置工作,对于侯卫东来事,他最关注的还是来自陆小青、乔瘦木的投资和项目。

这个项目如此之大,就连越来越超脱的市委书.记朱民生也关注此事,专门抽时间听取了LY电子元件基础建议工作汇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