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09章 周而复始(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散会以后,宁玥让秘书将侯卫东请到了办公室。

“宁市长,我对金融工作是外行。”侯卫东与宁玥关系挺好,坐在了办公室,开始叫起苦来。

宁玥以前一直在党委序列工作,此时当了代理市长,还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侯卫东与蒙家走得近,又是最年轻的副市长,自然就成了她笼络的对象,她笑道:“大家都知道卫东最能干,凡有攻坚克难的任务,交给卫东绝对没有错。”又道:“晚上有安排没有,我有些朋友要到沙州,一起吃顿饭。”

“好啊,晚上正好有空。”侯卫东明白宁玥的想法,作为副市长,他同样需要同盟军,宁玥无论从哪一方面来看,都比黄子堤要强。

回到了办公室,侯卫东给朱兵打了电话:“今天晚上没有时间了,宁市长有了安排,要陪从外地来的客商,实在对不起了,改天我来约时间。”

朱兵与侯卫东认识很早了,当年侯卫东还在上青林当疯子修路之时,朱兵刚刚三十岁,是益杨县交通局年轻的副局长,那时县交通局几乎就是上青林石场的衣食父母。

从九五年到二00二年,不过八年多时间,侯卫东奇迹般地成了沙州副市长,朱兵能当上县级领导,也是走了侯卫东的路线。www.guanchangbiji.info

今天,侯卫东原本答应同朱兵吃晚饭,由于宁玥也发出了邀请,因此侯卫东就只能推掉与朱兵的晚餐。

晚上到了沙州大酒店,杨柳早在门外等着了,见到侯卫东,道“宁市长有事稍稍耽误,请侯市长在房间稍等一会,秘书长也在上面。”

杨柳在市委机关工作了多年,是多年的正科级职务,此时跟随着宁玥来到了市政府,很快就被任命为沙州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这个位置就是当年刘坤的职务。这也正应了一句通俗之语: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晏春平也就成为了杨柳了部下,他将侯卫东送上楼后,又按照侯卫东的指示,到楼下来迎接宁玥。

他跟着侯卫东有了一段时间,由于性格随和,常常在秘书圈子里混,听到不少秘闻,陪着杨柳站在门口,道:“杨主任,听说你和侯市长还有刘坤、任主任都在益杨青干班读过。”

“嗯。”

“你们那个班都是风云人物,后面接连八、九届青干班,从整体水平来说都不如你们班上。”

想起了在青干班与任林渡、侯卫东喝酒的日子,杨柳觉得是十分遥远的事情,她脑中闪现出侯卫东在喝酒之时的沉默,道:“我们这几人算什么,侯市长那时还在上青林山上修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全是苦干出来的。”

晏春平不迭地点头到:“那是,侯市长从山由下来以后,就驻红坝村,帮着红坝村修了一座桥,如果当时没有修那座桥,我估计现在红坝村里也修不了桥。”

两人正聊着,宁玥的小车也来了。

晏春平就看到了一只锃亮的女式皮鞋从车里下来,他跟着杨柳一起迎了过去。

“侯市长来了没有?”

杨柳没有如其他女同志那样接过领导的提包和茶杯,她只是跟在宁玥后面,一边走,一边道:“侯市长来了,但是这客人还没有到。”

宁玥看了看,道:“怎么还不到,未免太不准时了,你们两人在楼下等一等,我先上去。”

宁玥话音未落,又有一辆奔驰一辆宝马车停在了大楼下面,从奔驰车上走下来一个身体消瘦的中年人,他很有老总的派头,道:“宁市长,你也太客气了,怎么能让你到楼下等着。”

从宝马车上下来两人,一人文质彬彬,西服领带,另一位男子则穿着灰色长袍,头发齐肩,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这位就是沙州市长的宁市长。”

“陆总,您好。”宁玥与中年人打过招呼,又含蓄地对着两位相貌和气质迥异的来客点了点头。

“宁市长,这两位都是高人。”陆小青指着西服年轻人道:“这位是乔瘦木,麻省理工大学的博士,大才子。”

宁玥看着文雅的青年人,倒是暗自吃了一惊。

陆小青又指着另一人道:“这位是高大师,高大师在广东、香港很有名气,俗称神眼。”

高大师两眼微闭,一幅天高云淡的表情。

四人上了楼,进了沙州大酒店最豪华的大包间,侯卫东此时正喝茶看电视,一边与秘书长蒋汀渝随意地聊着。

当宁玥将陆小青介绍给侯卫东之时,陆小青已经紧紧握住了侯卫东的手道:“没有想到啊,侯主任几年时间不到,就成了侯副市长。”

侯卫东最初脑子还有些发懵,很快就想起了在眼前这位陆小青曾经以沙州建筑协会会长的身份到过益杨开发区,他就笑道:“陆会长,是你啊,这几年没有听见你的消息,在哪里发财?”

陆小青道:“托两位领导的福,这几年生意上还顺利,发了点小财。”

在侯卫东还是益杨的时代,陆小青就是沙州建筑协会的会长,这几年他一直没有在沙州露面,都说他南下到了广东,发了大财,可是到底做什么,其实没有人知道。

侯卫东与高大师握手之时,对于这位眼高于顶的世外高人有一路奇怪的感觉,总觉得似曾相识,可是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面。

大家围坐下来以后,侯卫东很快就将陆小青的来意弄明白了:乔瘦木获得博士以后,在世界五百强工作,掌握了LY电子元件的生产工艺和检测技术,据说是世界先进水平,前景十分广阔,目前准备回岭西创业。

乔瘦木是技术方,陆小青是投资方,那么这位高大师就是风水先生。

“香港没有破四旧,就喜欢封建迷信这一套。”侯卫东对于陆小青带着一位大师的行为不以为然。

陆小青口气很大,开口就是在南部新区投资十个亿,建立全国最大的LY电子元件生产基地,而且十个亿是第一期工作,整个工程在五十个亿左右。

由于投资金额挺大,因此,体改委乔副主任才将这事介绍给了沙州代理市长宁玥,算是送给宁玥这位代理市长的见面礼,不过,乔副主任还有另一句话:“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见鬼子不拉弦,这是我们对待投资方的态度。”

宁玥与陆小青在岭西见过面以后,这才来到了沙州做更深一层的接触。

双方都在作试探性接触,晚宴的气氛就格外地友好,结束酒宴之后,各自散去。

回到新月楼门口,恰好遇到小佳也下车,小佳脸上喝得红霞飞,在灯光下很是红艳。

“叫你少喝酒,怎么又去喝。”侯卫东知道小佳喝了酒会很难受,见到了这个模样,禁不住责怪了一句。

小佳道:“钱宁是分管领导,他为了陪省里的检查组,都喝了不少酒,我怎么能不喝。”

两人都喝了酒,大哥不说二哥,老公不说老婆,回到家里,放水洗澡后,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然后上床。

上床以后,打开台灯,两口子各拿一本书,坐在被窝里享受着生活。

“今天见到了一个投资商,还带了一位挺傲慢的大师,据说在香港那边,大师的出场费都是以万为单位。”

“这些大师和街道边的半仙是一个性质,都是骗钱的。”小佳出身于工人家庭,是坚定的唯物论者,对这些神神叨叨的家伙不感兴趣。

侯卫东是一边看书,一边聊天,听了小佳的话,他原本不太在意,突然间,他仿佛想起了什么,道:“这个高大师口音挺杂,一会普通话,一会广东话,不过我听他有时还说沙州话。”仔细回想了一遍高大师的口音,他断定高大师就是沙州人。

“半仙,他是半仙。”侯卫东一直觉得高大师似曾相识,此时听到小佳提起半仙两个字,灵光一显,想起了以前在上青林的一件往事。

在93年,侯卫东为了自我救赎,在上青林山上疯狂修路,才开始就遇到了李老头为了祖坟而阻工,各种方法用尽,李老头都不同意迁坟,侯卫东偶然的机会在公安习昭勇那里见到了一位乡村半仙,便以毒攻毒,让乡村半仙装神弄鬼说服了李老头,这才搬了坟。

如今的高大师,和那个乡村半仙有八成相似。想着高大师仙风道骨的模样,侯卫东想起了乡村半仙曾经犯过强*奸案,两都的反差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如果高大师真是乡村半仙,那还就了一句古话,叫做人生如戏,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就在晚宴结束以后,陆小青和高大师坐车来到了南部新区,在南部新区一片无路灯的野地,高大师登上了土坡,拿出罗盘一阵忙碌,最后,道:“就是这块地了,与陆总的八字相合,风水相汇的好地。”

陆小青与高大师相识于广东,他的所有生意都是由高大师作为掌眼师,十年来无所不利,因此,对高大师的话深信之。

两人谈了一会地,陆小青道:“几年前,侯卫东还是小县城的小官,现在成了大领导,你觉得此人如何?”

高大师闭了一会眼睛,道:“此人与宁玥一样,都在走旺门,不过侯卫东近期有些小波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