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08章 周而复始(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杜兵、楚休宏等人赶紧过来与祝焱见面。

侯卫东介绍道:“这位是杜兵,以前我在成津时的秘书,小伙子在省委组织部工作,这位是楚休宏,周省.长的秘书,这位是段英,以前在沙州日报社工作,现在是岭西日报的大记者。”

祝焱看了看段英,他记忆力甚好,甚至记得段英是宣传部长刘军家的媳妇,当初从绢纺厂调到报社。刘军还来找了自己。他见到段英此时才有身孕,便猜到已经不是刘军的儿媳妇。

侯卫东又指着曾宪刚道:“这一位以前是上青林的尖山村村委.会主任曾宪刚,后来开石块赚了钱,在岭西开了商店,是上青林出来的大老板。”

祝焱特意与曾宪刚握了手。

“这些都是你的老部下,祝书记,能接见我们吗?”侯卫东看到祝焱是一家人来吃饭,心里明白他肯定是家宴,不过还是发出了礼节性的邀请。

果然,祝焱拱了拱手,道:“我难得陪家里人一起吃饭,就不和你们年轻人掺合在一起了。”

老邢陪着侯卫东给祝焱挑了一间环境最好的房间,安排饭菜之时,侯卫东低起道:“这桌饭菜算在我的头上,弄点拿手菜,最好是有特色的。”

老邢不假思索地道:“我这里有才进的风干野鸡,还有扁鱼,都是才从沙州拉过来的,绝对正宗。”

“祝书记是家宴,不用多,要精。”

“好,我亲自去选。”

老邢去安排菜品,侯卫东就陪坐在祝焱身边,他与祝焱一家人都很熟悉,虽然祝焱明确表态是家宴。可是侯卫东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祝焱全家更没有把他当成外人,大家挺自然地围坐在一起。

侯卫东夸了祝梅一句:“祝梅,你普通话说得挺好。”

祝梅此时平静了许多,道:“我的听力还是差一些,说快了听不清。”

侯卫东就放慢了语速,道:“大学毕业,还准备读研究生吗?”

祝梅点了点头,道:“我除了画画什么都不会,还要继续学画。”

侯卫东开玩笑道:“你得送我几幅画,我先收藏着,等祝梅以后成名了,这些画就成了无价之宝。”

祝梅又道:“李阿姨还在香港吗:我暑假还想去看她。”

侯卫东心里只觉得被微微刺了一下,道:“李阿姨长驻香港,很少回来。”

与祝梅聊了几句,侯卫东和祝焱的话题就转到了黄子堤和易中岭身上,这个话题他们在电话里已经聊过。此时面对面聊起这个话题自然又不一样,祝焱问了些细节,感慨了一句:“这事做得很好,这几年你若是顶不住黄子堤的压力,说不定你也要跟着陷进去,外圆内方,这词看来是为官场人量身定做的,可是真要做到着产不易啊。”www.guanchangbiji.info

他原本想说:“这事周昌全也有责任”,想到侯卫东给周昌全当过秘书,也就把话留在了口里。

侯卫东说了实话,道:“我顶了数次黄子堤,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在于易中岭,易中岭是什么人,在检察院的案子中我看得很清楚,与这种人打交道迟早要出大事,这也是我宁愿得罪黄子堤,也不愿意帮易中岭办事的原因。”

祝焱道:“黄子堤在国外不回来,对于现在的沙州是好事,若是回来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人要受到牵连,若搞成了当年茂云那样的大案,将对沙州的发展产生极坏的影响,沙州干部的发展也要受到影响,我到茂云这么多年,现在才将当初的恶劣影响消除。”

侯卫东认为祝焱的看法很现实,尽管这个观点不太符合法制理念以及传统善恶观,可是现实就是如此。守着理念办事固然崇高,是清淡主义者的最爱,而办实事的干练领导人不这么固执。

等到菜上来,侯卫东要了一瓶酒,陪着祝焱喝了两杯,很快就到了七点,他起身告辞之前,在心里犹豫了一会,决定还是说实话,道:“那我过去坐一坐,我们那边还没有开席,还在等着赵东副主任。”

在赵东与祝焱之间,侯卫东感觉很微妙,这是官场中可以意会的东西。

祝焱“喔”了一声,道:“赵东要来,他是大忙人,能陪你们这些年轻人来吃饭,难得。”

侯卫东就笑道:“赵东也是年轻人,是年轻的老领导。”

祝焱知道赵东作为省委书.记的份量,暗道:“这几年时间,侯卫东算是彻底上了道了,他悟性高。如果抓得住机会,前途不可限量。”等到侯卫东离开房间,他道:“等会赵主任来了,我过去敬杯酒。”

等到了七点,赵东这才过来。刚等他坐下,侯卫东似乎无意地道:“沙州印象生意不错,不少在沙州工作过的同志都喜欢在这里吃饭。茂云的祝书记也在隔壁。”

赵东在当沙州市委组.织部长之时,祝焱已经是茂云市委书记了,听闻祝焱也在,赵东没有拿架子,主动道:“祝书记在隔壁,那我去敬杯酒。”

祝焱是茂云市委书记,也是岭西省委委.员,在岭西也算是上得了台面的人物,赵东为人原本就比较低调,过去敬酒也在情理之中。

侯卫东连忙带着赵东到了祝焱所在的包间。

见到赵东先过来敬酒,祝焱站起来与赵东握了手,笑容满面地道:“赵主任,你什么时候到茂云视察,我们都是久旱逢甘露。”他口里说话,心里想道:“人们都说赵东架子大,不好说话,现在看来也好相处,侯卫东这小子机灵。”

赵东与祝焱应酬了一会,由侯卫东陪着回到年轻人所在的包间。

晚餐结束,已经到了十点,大家这才尽兴散去。

侯卫东将赵东送到了小区门口。赵东略有酒意,分手告别之时,道:“我从沙州到省里减负办,把全省市县几乎跑完了,对农村负担问题了解得很多,而了解得真金,才知道凭一个减负办解决不了农村负担问题,我们努力工作,最多能解决极少数的违法行为,大多数负担确实是符合政策规定的农民.负担。”

侯卫东听懂了赵东的意思,道:“农民负担确实与少数基层单位有关,可是大部分负担还是现行体.制和国家财力所造成,要解决农民负.担问题,中yang必须得有大政策。”

赵东点了点头,道:“我从沙州市委组织.部被调到了省减负办,事情起因其实是在成津,当时你还在成津主持县委工作,我在双河村搞了调研,就发现在了农民负.担中存在的问题,后来这篇文章被加了编者按发在了内参上,我调到省里减负办之时,心里是想不通的,认为这是朱民生在排挤我,现在回想起来,没有在减负办的工作,我对岭西农村就不会有深入的了解,光靠走马观花的调研是不能了解农村真实情况的。”

“而没有在减负办工作的经历,我就没有到省委办公.厅工作的机会。这叫做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官场起起落落,谁又能看得清楚。”

赵东平时挺稳重,今天与一群年轻人喝了酒,又与当年的当事人在一起,话就稍多了些,也说的是心里话。

侯卫东接过话头,道:“写编者按的那位衡山是沙州大学段校长的儿子,今天原本也要来参加聚会,临时有事来不了。”

“衡山文笔犀利,我还想见一见他。作为中yang媒体记者,搞好关系挺重要。”听到侯卫东无意中提起了沙州大学,赵东又想起了另一个倩影,道:“郭兰是不是调到沙州大学,她很有前途,怎么就想回大学。如果真要回大学,完全可以到岭西大学,岭西大学才是全省最好的大学。”

侯卫东不喜欢听赵东提起郭兰的话题,应付着道:“我估计是郭教授去世,让郭兰产生了回大家的想法。”

赵东又与侯卫东握了手,道:“郭兰在沙州大学工作,如果有什么事情找到你,卫东可以开绿灯。”他是聪明人,通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发现了郭兰确实没有同自己谈想法,他的身份和修养让其只能觉得很是遗憾,而无法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看着赵东回了家,侯卫东这才回到了金星宾馆。

躺在了金星宾馆的大床上,透过了落地窗,他可以看到外面明亮的路灯,想着自己的经历,不禁问自己:“当官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为了国家和民.族,这个题目似乎大了一些。”

“为了求得一碗饭吃?可是我早已敢生存问题,用得着为了官位而奔波吗?”

“当官就如爬山,一山还有一山高。永远都没有尽头,等到终于爬上高位,年龄已高,身体衰弱,那不停爬山到底有何意义?”

几个问题不停在脑海中盘旋,最后,侯卫东用上青林一句土语结束了些次头脑风暴:“是什么虫就得钻什么木头,我既然在沙州副市长的位置上,就得把事情做好,这是职业道德,也是做人的基本道德。”

转念又想到:“我现在能进能退,实在是偶然得很,如果当年我不是在上青林开了石场,奠定了雄厚的经济基础,我还能这样潇洒地能进能退,还能有这种良好的心态吗?”

半夜,梦中与郭兰见了面,两人在沙州学院的教授楼里,看着带着雾气的湖水,听着若隐若无的钢王琴声,醒来之时,天已大亮。

回到了沙州,参加了代市长宁玥召开的第一次市政.府常务会议,会上的议题不少,侯卫东明确提出了沙州南部新区融资项目的议题。

宁玥还是同以前一样的尖锐,并没有因为是“代市长”而藏锋,当侯卫东提出了南部新区的融资项目以后,她道:“沙州是岭西第三大城市,可是全市干部的金融理念与第三大城市不相匹配,金融能力是市政.府领导应该具备的重要能力,卫东市长这个议题提得很好,说明他是考虑到了融资问题,我们仅靠财政资金是建不好沙州城的。”

宁玥话锋一转,道:“这个议题我觉得今天先不研究,我认为应该研究的是全市融资的问题,而不仅仅是南部新区的问题,卫东市长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我的试飞员不是由你来牵头做这事。”

在沙州,一般都是由常务副市长来分管经济工作,宁玥这样安排,就是让侯卫东做了常务副市长的一项工作。

侯卫东很敏.感地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抬起头来,正好与宁玥眼光相对。宁玥眼神颇有些意味深长,若无其事地从侯卫东脸上掠了过去。

新一届市政府班子,姬程从省里下来,做事高调得很,马有财是基层老油子,做事城府深得很,钱宁是差选上来的,威信不太够,宁玥当了代理市长,她第一个要用的人就是侯卫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