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707章 无语(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周夫人与侯卫东也熟悉,一边将周昌全扶到床上,一边说道:“老周多少年都没有醉过了,今天怎么喝这么多。”

侯卫东与楚休宏站在床边,他们两人都没有对周昌全为什么喝醉作解释,对视一眼,便告辞而去。

出了楼,楚休宏伸了伸懒腰,道:“老板醉酒也有好处,我可以给自己放半天假。”

“你平时挺忙吧?”

楚休宏道:“你知道老板的性格,每天连轴转,体力好得很。”

侯卫东贫分管沙州的企业,周昌全分管着全省的国有.企业,其难度可想而知,他不仅要考虑操作层面的事,而且在思考着指导全省的政策。

“休宏,全省执行了多少件管理层收购?”

楚休宏想了想,道:“大家对这事都挺谨慎,加上沙州一件,也就是四件,现在批评国.有资产流.失的调子很高,财政部已经叫停了MBO,以后要成立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各省也要成立相应机构,行使管理国资的权力,恐怕要放开,也得等到国资.委成立以后。”

侯卫东倒没有把这事太当一回事情,道:“不能搞MBO,还有其他的改制措施,条条道路通罗马,如今沙州走出了第一步改制,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将所有市属国.有企业推向市场,企业以后就靠市场,不再靠市长了。”

走到车前,楚休宏道:“侯市长,下午你怎么安排,我正在装修房子,趁着这个时机,我去看一看装修材料。”

“我有个朋友就是搞装修材料的,我带你过去。”

听了侯卫东所说的牌子,楚休宏有些迟疑,道:“这个牌子我去看过,卫浴和厨房这一块就有二、三万,太贵了。”

2003年,楚休宏这种副处级干部的工资也就是一千四百多元,加上了点年终奖金,年工资就在三万左右,如果说有灰色收入,楚休宏的灰色收入主要来源于节假日跟随着周昌全所收到的红包,一般来说每个红包就是五百到二千不等,也就是说,作为副省长的副处级秘书,楚休宏一年也就四、五万的收入,这个收入在省政.府里面也算不错了,不过诺大一个省政.府,副处级以上干部还是少数,大部分都是科长及科长以下的干部,能有灰色收入的干部则更加少。

侯卫东笑道:“店老板叫曾宪刚,以前在益杨上青林当村长,我好坏还当过上青林工作组副组长。由我这个副组长出面,无论如何都要打折。”

来到了店里,曾宪刚穿着大衣站在门口,他身材高大,又戴着淡黑的眼镜,倒也虎虎生威。

楚休宏暗道:“这个村委会主任很有派头,还有沧桑感。”他与曾宪刚握手之时,明显感到了曾宪刚手上还没有完全消退的硬茧。

宋致成如今是实际掌管着岭西的商店,她最欢迎侯卫东,最不欢迎曾宪勇和秦刚,听说侯卫东来了,把大客户送走以后,赶紧来到了会客室里。

进门就道:“宪刚笨手笨脚的,让我来。”她坐在了曾宪刚身旁,接过了功夫茶的掌控权。

侯卫东酒量好却很早就不再喜欢喝酒,喜欢喝茶却一直弄不懂所有与茶有关的表演,此时看着宋致成用优雅的姿势泡了茶,也就礼貌的接了过来,同时嗅了嗅道:“真香,只是不太够喝。”

喝了功夫茶,侯卫东道明了来意,宋致成听说楚休宏是周昌全的秘书,爽快的紧,道:“我带你去挑,楚秘书是侯市长的朋友,我一律打五折。”说到打折的程度之时,宋至成稍稍犹豫了一会,还是将滑到嘴边的七折变成了五折。

等到宋致成下了楼,曾宪刚道:“宋致成这人小家子气,你带楚休宏到我们这里来,是没有把我当外人,还说什么打五折,我派人去看看楚休宏的房子,给他选一套送过去就行了。”以曾宪刚的身家来说,给领导秘书送点卫浴产品,确实是小意思,宋致成是精明,而曾宪刚这种经过磨难之人则是真聪明了。

侯卫东摇了摇头道:“休宏这人好,不贪,打个折就行了,若真是送给楚休宏,还要把他吓着。”

“你儿子的情况如何?”聊了几句,侯卫东问起了当年得自闭症的曾家长子。

曾宪刚道:“还行吧,这小子读书看来不成了,让他去当兵,过一过集体生活,回来以后跟着我干。”他如今生意有成,底气就足,与当年见益杨县交.通局高建之时的拘束不安有着天壤之别。

挑选了卫浴产品,楚休宏见价钱少了近一半,心里倒有些惴惴不安,趁着曾宪刚去上卫生间,对侯卫东道:“侯哥,这个价钱比市场价少了一万多,我觉得不太好。”

侯卫东笑道:“做生意都要打折,你别担心。”

楚休宏道:“那今天晚上我请曾总一家人吃饭。”

这时曾宪刚从卫生间走了出来,道:“楚秘书别见外了,卫东和我是老朋友了,他来到我这里,怎么能让你请客。”

侯卫东原本准备回沙州,在曾宪刚的挽留之下,也就在老邢的沙州印象订了餐。

侯卫东道:“今天的主题就是沙州,我、休宏、宪刚和老邢都是从沙州出来的,等一会我把杜兵叫过来。”

楚休宏建议道:“省报段英也是从沙州过来的,是不是请她也过来。”

“你给段英打电话,我看能不能请动赵东。”在最近几次人事调整之中,侯卫东深感自己的人脉还不够深厚,陈曙光、朱小勇等人暂时处于潜伏期,如今能靠得上的人还是周昌全,而周昌全在沙州人事上有些特殊,又不便过多插手,因此,他还是千方百讲想要创造机会与赵东进行接触。

接到侯卫东电话,赵东的态度很不错,道:“晚上还说不清楚,稍晚一些给你回电话。”侯卫东马上就道:“我就在沙州印象恭候,沙州印象也是沙州人开的,很有特色。”

到了沙州印象,老邢见到侯卫东与曾宪刚,脸上乐开了花,拿了自己的好茶,找来了景德镇的瓷器,亲自把茶水端了上来。

白净的瓷器,绿意盎然的茶叶,扑面而来的香气,很合侯卫东的胃口,道:“小宋的茶艺好,就是过于袖珍了,我们这种土鳖喝起来不过瘾。”

曾宪刚深有同感道:“疯子和我一样的感觉,我也觉得老婆的茶道就是小娃儿办家家,没有意思。”与青林镇粮站老邢见了面,这让曾宪刚似乎回到了从前,又叫起了侯卫东响遍上青林的绰号。

听到疯子这个称呼,侯卫东也很感慨,道:“现在大家都叫侯市长,可是这侯市长的称呼哪里有疯子听起来顺耳,就凭着这个称呼,晚上多喝一杯。”

说话音,段英来到了沙州印象,她此时已有身孕,挺着略显怀的肚子,身体明显发胖了。

“几个月了?”

“四个月了。”

“祝贺,小佳跟我说了好多次,要到岭西来见你,就是一直忙着走不开。”

“小佳是副局长,当然忙。”

“那是瞎忙,没有效率。”

侯卫东与段英有过一段漏*点。两人数次见面,尽管大家都尽量表现的很正常,可是毕竟有个疙瘩,此时段英大着肚子,反而让两人的关系走上了正常化。

段英听说了黄子堤的事情,她还是想问一问刘坤的事,尽管两人已经分手了,遇到这种震动全省的大事,她还是隐隐为刘坤担心,这与爱情无关,纯粹是关心,可是在座的人多,她忍住了没有问。

到了下班时间,在省委组.织部工作的杜兵也来到了沙州印象,等到了六点半,老邢又过来问:“侯老弟,什么时候上热菜。”“再等一等。”

到了六点四十,赵东打了电话过来,道:“卫东,我还要耽误一会,你们先吃。”侯卫东则道:“赵主任,你是老领导了,我们等着你来开席。”

赵东以前是沙州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现在是省.委办公厅办公室副主任,在级别上与侯卫东一样,可是实际地位就比侯卫东强得多了,因此,侯卫东称呼“老领导”是很合惯例。

等到七点,除了段英喝了一碗土鸡汤以外,大家坐在一起闲聊,没有动筷子。

“祝书记,您好,快请进。”老邢正在院子里看盆景,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他连忙上前招呼。

祝焱、蒋玉新和女儿祝梅、儿子祝建一起走进了院子,祝焱听说了名气不小的沙州印象,可是对老邢没有一点印象,道:“你好,你是……”

老邢嘿嘿笑道:“这是我的小店,欢迎祝书记。”又道:“我以前在益杨粮食局工作过,后来在益杨青林镇粮站工作。”他指了指里间道:“侯卫东也在里面,我们以前是同事。”

这时,侯卫东已经闻声走了出来,道:“祝书记,蒋院长,祝梅,祝建。”他是一叠声的招呼了过去,笑道:“今天几位在沙州工作过的同志在一起吃饭。”

在沙州印象遇到侯卫东,这是情理之中预料之外的事情,祝焱道:“你也在这里吃饭,沙州的国企改.制进行得怎么样?”

侯卫东在国企改.制上态度坚决,也受到了当年“祝卖光”的影响,他道:“还算顺利,不过矛盾也不少。”

“你说说看。”

“祝书记,主要有三个问题。一是政策问题,比如管理层收购就要被叫停……”

女大十八变,此时祝梅已经完全是大姑娘的模样,骤然见到了侯卫东,她只觉得心跳得“砰砰”有声,就如要迸出来一般。她表面上则很是冷淡,一语不发,安静地听着两人谈起工作上的事情。

蒋玉新听了几句,道:“你们聊,我们先进去了。”

侯卫东一边聊着,心里同时在想着:“赵东等会也要到这里来,看来他们两人得见面。”在他心里,隐隐地并不希望祝焱和赵东见面。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