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91章 一波未平(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回市里后,侯)卫东全力着手进行沙州农用车(厂的改制,并把沙)农厂的具体改制方案提交到了常委会。

对于农用车厂的改制,常委们倒是没有多大的异议,大家看得很清楚,一个效益越来越糟糕的农用车厂,在全国汽车行业越来越激烈的竞争之下,如果没有外力改造,谁也没有能力将它起死回生,当侯卫东将方案介绍以后,大家都谈了一些建设性的意见。

济道林此时手里收到了好几封关于侯卫东借企业改制之机收受【贝有,和谐】赂的信件,作为市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借着开会之机,有意向列席会议的侯卫东提个醒,道:“邓【伟人,和谐】说过,我们现在的【己攵】革是摸着石头过河,只要一心为公,就算是犯了错,也能够理解,毕竟不能让任何干部借着改制之名鲸【侵】吞国家资产,这一点,作为分管领导卫东市长要严格把握。”

侯卫东是何等机敏之人,闻弦歌而知雅意,他是列席常务会,也就并不发言,心道:“听济道林的口气,难道他听到什么风声?”

转念又想道:“我推进改制,就是为了尽到分管领导的职责,不从里面捞一分钱。”他是心底无私天地宽,脑子里盘算着如何在制度上防范手下人吃黑【和谐】钱,并没有太在意。

散会以后,朱言兵厂长已经等在了晏春平办公室,见到了侯卫东,连忙迎了出来,急切的道:“侯市长,通过了吗?”

此方案省政府已原则同意,朱民生支持,黄子堤也没有意见,自然在常委会不会出什么麻烦,侯卫东没有给朱言兵解释,平淡地道:“已经原则上通过了。”

朱言兵弯着腰道:“那什么时候再到岭西汽车厂。”

侯卫东看了看表,道:“此事宜速,我跟省计委鲁主任联系,若他有时间,我们马上就出发。”

与省计委鲁主任很快就取得了联系,鲁主任又与岭西汽车厂通了电话,约定在省政府会议室座谈。

坐在高速路上,朱言兵心道:“看来我给张远征送的礼起了效果,否则侯卫东也不会这么尽心尽力,等这事办成了,我还得给张远征送点钱过去。”

在送礼之前,朱言兵多方打听过,他认识的政府官员不少,没有人听说过侯卫东在金钱方面的特殊要求,他怕直接给侯卫东送钱会起到反效果,因此借着陈庆蓉张远征的道,走了一条曲线,此时,他为自己的聪明还有些小小的得意。

朱言兵当了十多年的厂长,送钱办事,已经成了他脑中的固有思路,有时没有送钱把事办成了,他总会忐忑不安。

在省政府会议室,侯卫东与岭西汽车厂的人第一次见了面,双方开出的条件都各自经过反复考虑,相差不太远,尽管第一次见面没有实质性进展,双方都还感觉不错。

中午大家一起用了餐,便纷纷告辞。

朱言兵似乎面有犹色,将侯卫东送至车门之时,道:“侯市长,我看岭西汽车厂几位老总说话都有些含糊。”

侯卫东站在车门处,回头道:“嫌货才是买货人,岭车几位老总问了南部新区好些问题,这说明他们经过了暗中调查,朱厂长是关心则乱。”

朱言兵拍了拍脑门,道:“侯市长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我急躁了。”

“这是双赢的事情,不过没有正式签协议之时,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继续跟进,有事随时给我打电话。”侯卫东对于肯做事的人一向甚为宽厚,他一直喜欢益杨县青林镇红坝村晏道理,就是因为晏道理虽然小气且难缠,但是他肯为村民做实事,能做实事,就算是好干部。

下车行至岭西街道上,侯卫东脑海中突然闪出了李晶的形象,他有些失神地想道:“好久没有看到李晶了。”又想:“不是好久没有看到李晶,而是好久都没有想起她了,她当年戏言要种子,竟然是真实的想法。”

这些年来,李晶渐渐地远离了他的生活,李晶的独立、从容和潇洒,让侯卫东深怀感激,因为如果此时李晶若是带着大小丑丑来争名分,侯卫东只有身败名裂的下场,甚至还有重婚罪的嫌疑,每每想到这一点,他禁不住后背就要冒汗。

犹豫了好一会,他还是给李晶打了电话,“我在岭西,你在吗?”

李晶此时正带着小小丑丑在琴房外面,小小丑丑初学走路,在琴房外的花园里歪歪扭扭地走来走去,阳光照在他身上如金章一般,在琴房里,小丑丑正跟着老师学习弹钢琴,断断续续的琴声穿过了窗户,在花园中飞跃着。

如此安宁幸福的生活,让李晶深深为之沉醉。

(李晶曾经)见到了太多的阴暗面,对男人(不抱任何幻想,但)是由于有这一段特殊的经历,她接纳了侯卫东,有了两个孩子,这已经是上天赐予的最好的礼物,尽管生活仍然残缺,可是她已经很满意了,十全十美的生活只能是一个传说,生活中有着各种不如意,这才是真实的生活。

她心中刚刚出现了侯卫东的影子,手机便响了起来,能接到侯卫东主动打来的电话,挺高兴,道:“前天回香港了。”

侯卫东没有想到李晶不声不响地就离开了岭西,他有些担心,问道:“有急事吗,走得这么急?”

李晶这两年来往于美国、香港和岭西,在她的眼里,从岭西坐飞机到香港,坐汽车经高速路到沙州,这两者并没有太大的区别,闻言笑道:“我给小丑丑请了钢琴老师,约好的上课时间到了。我请的老师得过国际大奖,很难约到的。”

“买到煤矿没有?”

“沙州没有好煤矿了,我在茂云的大山里买了两个矿。”李晶想到侯卫东在清理基金会时的建议,道:“九九年你就劝我买煤矿,我没有听你的,实践证明你是对的,精工集团若是早几年买矿,将节约两千万。”

侯卫东很想问一问小丑丑和小小丑丑的情况,可是在车里还有司机和晏春平,他也就将问候留在了心里。

李晶为人鬼精,见侯卫东在电话里言简意赅,明白他说话不方便,道:“身边有人吗?”

“我刚到了省政府,正在回沙州的路上。”

李晶沐浴在阳光之下,一边打电话,一边看着正在学步的小小丑丑,道:“那你多保重了,岭西那边的事情我基本理清楚了,我大部分时间还在香港。”

说到这里,李晶突然想起了一事,道:“前天我在香港机场看到了黄子堤的夫人和女儿。”

“香港是购物天堂,现在沙州人到那里购物旅游成了风尚。”

“我没有同她们打招呼,好像她们似乎是到国外去。”

听到李晶带着儿子们到了香港,侯卫东心情就放松了下来。随着段英走入了婚姻殿堂,两人的一段情就结束了,而李晶带着儿子们远离了岭西,他则是百味杂陈,但是更多的还是轻松。

作为副厅级干部,在得到地位和权力的同时,必须得舍弃很多,比如欲望,比如自由。

如果不能舍去,或者说贪欲更多,往往意味着违法,甚至是犯罪。

上了高速路,晏春平通过车镜,悄悄观察着侯卫东的脸色,问道:“侯市长,听不听音乐?”

“嗯。”

晏春平随手就拿起了《四兄弟》光碟,音乐响起,车内都是充满磁性的英语歌词,旋律动人,音乐不错,就是听不懂。

在一片歌声中,侯卫东眼里就有了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他和郭兰只有一次亲密接触,但是从灵与肉,他都给郭兰留了一个位置,思念如小草,经常溜出来转圈。

快到沙州之时,侯卫东突然想起了李晶在电话里说起的事情,“黄子堤爱人和女儿要出国,是旅游还是移民?”这个念头窜出来以后,就久久不愿意离开。

“现在都流行【衤果,和谐】官,也就是领导的家人全部移居海外,只留下领导本人在国内工作,难道黄子堤也要变成【衤果,和谐】官,如果真的变成【衤果,和谐】官,则意味着什么?”

侯卫东鼻子如猎犬一般,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问题,回到了沙州,他直奔新月楼。

到了晚餐时间,侯卫东和小佳就到了大哥大嫂家里,大嫂蒋笑在出入境管理处工作,恰好方便查询此事。

吃完晚饭,小佳和蒋笑在客厅里逗小孩子,侯卫东将大哥叫到了卧室。

“有一件事,你悄悄帮我查一查,千万不要声张。”

侯卫国此时担任了刑警支队支队长职务,天天泡在案子上,眼睛似乎总是挂着血丝,道:“你说。”

“我想知道黄子堤的老婆和女儿是否移民了?”

听说是调查沙州现任市长,侯卫国眼睛睁圆了,道:“老三,你办事得慎重些,黄子堤是市长。”

侯卫东道:“所以我交给你来办,我不会为难你,就是查一查她们的实际情况,我知道你有办法,千万保密。”

侯卫国对这位弟弟向来佩服,也知道弟弟胆子大,他瞪着眼睛看着侯卫东,两兄弟对视了一会,侯卫国点了点头,道:“小三,这事我可以查出来,大哥告诫你一句,千万别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傻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