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88章 南部新区主任(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沙州市委市政府的班子中,济道林是元老级人物,他在沙州学院任副院长之时,侯卫东还是学生,他在沙州市委任纪委书记之时,侯卫东只是益杨县委书记祝焱的秘。

正因为此,侯卫东很尊重这位老前辈。

济道林对于南部新区建立公共交易平台的设想很感兴趣,仔细询问了细节,夸道:“善战者无名,真正成功的反**机制是不产生反**斗士的机制,换一种说法,好的制度让坏人没办法做坏事,坏的制度让好人做坏事。”侯卫东谦虚的道:“谢谢济书记的支持,我胆气更足了。”他着力于建立公共交易平台,表面是为了防止**,深层次的原因是为了堵住伸进南部新区的各方势力,特别是黄子堤的势力。

周昌全在沙州之时,就曾经致力于招投标的制度性建设,只是他调走以后,这项制度被各种特殊工程所侵蚀,如今已经很难发生正常的作用。此事令济道林很是恼火,他知道造成此事的原因,在常委会上也谈过,可是效果一般。

今天,侯卫提出建立南部新区的公共交易平台,济道林已经隐约地猜到了他的真实用意,马上表示了同意,道:“省纪委高书记对于制度建设很重视,如果交易平台做得好,我可以请高书记来参观。”

取得了济道林的支持以后,侯卫东就开始着手制定南部新区交易平台。

这个交易平台有着现成的样本,侯卫东采取了拿来主义态度,结合南部新区的实际,略作调整,就制作成正式。

再征得朱民生同意以后,侯卫东让南部新区起草了《关于建立南部新区交易平台的请示》。

九月二十日,此请示被提交到了常委会,全体常委一致同意在南部新区建立交易平台,最简明的规定就是凡是进入了南部新区的国资,必须进入公共交易平台。当拿到了市委常委会的纪要,侯卫东也就有了一道抵御上级领导插手的护身符,这一招是典型的阳谋,师承于曾经的秘书长洪昂,当年周昌全手下有三员爱将:黄子堤长于阴谋,洪昂喜欢搞阳谋,侯卫东是见招拆招,没有太固定的招数。

从实际工作来看,侯卫东的性格更偏重于洪昂。

南部新区公共平台建立以后,第一宗交易就是四大班子办公楼的建设,此项工程拖了数年,多次争论,经历了数次反复,还浪费了不少资金,终于在侯卫东出任南部新区主任以后,正式进入了实质性阶段。

搬迁四大班子办公室,起始于周昌全,却在其秘书侯卫东手里的过程实现,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易中岭垂涎此项工程已有数年,当工程进入拉开序幕,没有料到却要进入招投标程序。

“黄市长,这是市政府投入资金建设的工程,为什么非要纳入南部新区的交易平台。”在自己的别墅,易中岭脸色很不好看。

“中岭,以前是市政府全额出资,这一次南部新区财政独立了,新工程建设要由南部新区出自百分之五十,因此,一并纳入南部新区的公共交易平台进行招投标,这是市委常委明确的事情,我也很为难。”

黄子堤想起此事就觉得很没有面子,他堂堂的一位市长,却总是屡屡受制于自己的手下,而且侯卫东大大的狡猾,从经营南部新区开始,总是与朱民生穿一条裤子,总拿着上级文件当令牌,还总是占着道德制高点,尽管自己是市长,却总是很难彻底否定侯卫东的做法。

黄子堤道:“目前只能去投标,这是已经定下来的事情,我也无法改变。”

易中岭在黄子堤身上下了大价钱,也获得了巨大的回报,但是人的贪婪是没有止境的,对于四大班子建设这块肥肉总是不肯轻易放手,道:“旱路不通走水路,侯卫东要标榜公开、公平、公正,就不能一手遮天,如果真的做到一手遮天,那么就不能做到公开、公正和公平。”

对于易中岭的贪婪,黄子堤也是有心理准备,可是他仍然禁不住斜着眼睛看了易中岭一眼,劝道:“四大班子建设太显眼了,你何必去火中取栗,还不如找几块位置好但又不是太引人注目的地块,象新月楼那种,闷声发大财。”

易中岭不肯放弃,道:“我是沙州合法企业,为什么就不能参加四大班子竞争,这没有道理,黄市长也要监督侯卫东,不能让他为所欲为。”离开了易中岭,黄子堤深深地叹息一声,易中岭就如株寄生榕,紧紧地缠在了他的身上,让他感受不到做市长的快乐,他如今最后悔的事情就是与易中岭搅在了一起,他坐上汽车,看着刘坤的后脑,暗道:“(我拿)【图片挡住了,看不清,猜的】满了一千万,就出国,一走了之,再也不在国内受(他的窝囊)【同上】气。”

他取下眼睛,用绒布细细的擦着。这两年,一走了之的念头在心中越来越强,现在最关键就是说服老婆,他老婆在沙州过得很滋润,一提起出国,总是说:“我又不会鬼话,到了加拿大连说话的人都没有,这日子怎么过。”黄子堤这次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劝说老婆儿子提前离

开岭西,他一个人在国内,只要有风吹草动,单身一人总方便得多。

与此同时,南部新区公共交易平台已经将四大班子办公室建设项目的信息在媒体上批露出来,按照南部新区交易平台的规则,在二十天以后,将从专家库里抽出专家来评标,而专家库则是包括岭西、铁州在内的相关领域专家,并非仅限。

侯卫东高度重视此次招标。但是,他挺有分寸,没有直接插手招投标之事,而是在开标之前,将南部新区建设领域的所有干部带到了岭西省监狱,请关押在里面的原领导干部讲一讲自身的沉痛教训。

易中成是规划科长,也在参考学习之列,他听着光头前领导的自述,又用眼光看着一脸严肃的侯卫东,心中不禁突突乱跳,而坐在另一边的交易平台主任,不时用目光着易中成。

关于以后南部新区的大量招标,侯卫东的思路很明确,就是建立一套制度,用制度来保证所有的工程质量。用制度来斩断伸向南部新区的黑手,因此,他尽管高度重视招投标的第一个大项目,却不准备参加具体的招投标活动。

在开标的当天,沙州市级媒体、岭西省级媒体齐聚南部新区的交易平台,这是由侯卫东发出的邀请。媒体们长枪短炮立于现场,连来自岭西的专家也感到了诧异。开标之时,侯卫东没有留在南部新区办公室,甚至没有留在市政府办公室,他带着晏春平一行人,来到了朱言兵厂长办公室。

朱言兵厂长听说侯卫东要来调研,大喜过望,带着全厂领导班子聚于厂门口。

朱言兵所在工厂原来是沙州通用机械厂,后来生产“沙州牌”农用车。当时岭西及周边市场大部分农用车都是三个轮子,朱言兵特意引进了四个轮子的农用车,起点还不错。

这几年下来,农用车产量排在了全国八十多名,也就半死不活地拖着。

这一次,沙州通用机械厂被列为改制企业行列,对于这个厂和朱言兵来说,这也是盼望了多年的机会。进了办公室,侯卫东对朱言兵道:“我对沙州通用机械厂是有感情的,为什么这样说,因为我的岳父母就在厂里工作了一辈子。”

陈庆蓉当年在辅助车间,后来下岗,当侯卫东成了周昌全秘书以后,朱言兵将张远征返聘回厂,借着这条路子,朱言兵也算是侯卫东的熟人。

此时,听到侯卫东主动提起这条关系,几个厂领导都松了一口气,无不佩服朱言兵厂长的目光长远。

“这几年沙州农用车做下来,企业年利润过了百万,在业内也算站住了脚,但是,国内市场竞争很激烈,如果我们不能做大做强,最终是一条死路,我的想法就是通用械厂的改制就是找靠山,我的想法就是找国内知名汽车厂家搞联营。”

朱言兵一口普通话,说起来抑扬顿挫,比音调偏高的沙州话顺耳得多。

侯卫东插话道:“这个思路我是支持的,只不过哪一个汽车厂愿意同沙州农用车联营,举个例子,沙州农用车就是益杨青林镇的傻小子,国内著名汽车厂则是富家千金,富家千金凭什么嫁给傻小子,傻小子总得有些优点,朱厂长,你说说傻小子的优点是什么?”

侯卫东这句话稍稍有些幽默,引得厂领导全部都笑了起来。

朱言兵一时也想不出沙州农用车的优势。

侯卫东为了进行国有企业改制,进行了大量的调研工作,道:“通过这几年的实践,联营也出现了毛病,没有资本的联合和流动,谁也管不了谁,谁也制约不了谁,说白了就是共同做这块业务,现在流行一句话,叫做十个联营九个空,还有一个不成功。”

朱言兵听到侯卫东说话并不外行,又是大喜过望,道:“我向侯市长报告目前工作的进展,现在沙州农用车厂已经与岭西汽车厂有了联营意向。”

正说到这里,侯卫东接到了副主任朱仁义打来的电话:“侯市长,开标了,目前是步高的远景开发公司得分第。”

侯卫东很平淡的说:“那就按程序进行公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