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85章 新体制(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李静道:“别人议论侯卫东,你激动什么,这不是你的性格,莫非你与侯卫东有染”,说者无意,听者无意,郭兰内心本来就有一根刺,稍有触摸,便心痛不已,她尽量装作平淡地道:“你这人总是想歪了,侯卫东和我曾经是同事,看见他的新闻,我表示关心,这很正常”

李静与郭兰是多年的朋友,对她很走了解,她原本是开玩笑,这下反而真的有些觉得好奇,道‘你和侯卫东认识时间很长了吧,在益杨组织部当过同事,又在成津一起工作过,对了,你们还在沙州市委一幢楼上班,还曾经是邻居,天啊,你们真是好合适的一对”

‘去你的,别乱说话。,郭兰佯装生气,她此时确实不想说这个话题,就道:‘别说其他的事,先看你的装修风格”,两个女人看完了装修,李静忍不住讲了自己的秘密,道:‘兰兰,我又当小三了,这回你猜猜我和谁好了,“郭兰在心里叹息一声,道‘你神出鬼没的,谁能猜得出来。”李静有自己的人生规,尽管与郭兰相去甚远,但是她从来不站在道德高处指责小帮助她,这也是两人成为好朋友的基础,李静咬着侯卫东耳朵道‘我要找机会请侯卫东吃饭,到时你来作陪,就知道我的情人是谁了,其实你挺熟悉他,我暂时保密”,郭兰道:‘你知道我的性格,从来不陪酒,你请侯卫东,我不去,“李静谈好了与郭兰的合作,马上给马有财打了电话,道:‘马哥,你什么时候约一约侯卫东,我想尽快把广告位敲定,免得好位置被别人占去。”

一块好位置的大型广告牌,只要掌握在了手里,等到南部新区真正热起来的时候,就等于是坐着收鼻,李静以前是益杨日报的记者,她知道益杨开发区广告牌的价值,马有财道:你别急,南部新区正在做广告总体规划,侯卫东答应留几个位置给你。”

‘嗯,马哥,这些事情拖不的,我是小女人,东西拿到手里才觉的稳当,晚上请侯卫东吃饭”,李静哆声道:‘马哥,求求你了”,马有财还是拒绝了,道:,我会尽快安排,这事急也急不得”,他正说着,忽然瞧见了门口站着一人,却是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人,易中岭笑吟吟地站在门口,道:‘马市长,我来给你汇报工作。,马有财不冷不热地看着易中岭,道:‘坐,易总。”

马有财秘书是从益杨县委办调过来的,认识易中岭,泡了茶水,便将办公室的门顺手关上了,他则拿了笔记本坐在了一旁,海宁此行为,让马才财挺满意,他扔了一技烟给易中岭,道:‘易厂长,做了大老板,你是日理万机,怎么舍得到我这里来坐一坐”,‘马市长不召见我,我只能自己过来了,今天给马市长汇报工作,顺便谈一谈关于沙州第一座立交桥的想法,“马有财从手包里取出一份文案,放过程了马有财桌前,道:‘马市长,这是我们的设计思路,聘请了全国顶尖专家,绝对在岭西甚至全国都是超一流的。”

自从易中岭站在门口,马有财就知道麻烦事情已经来了,他接过图纸,道:‘你不是做房地产,怎么又想起了做路桥,严格来说,这是不同行业“易中岭道:‘如今跨行业公司多得很,只要肯出钱,就能请过程专业人员,我只管大事,具体的事情就由专业人员去办,有了这种操作模式,随便什么行业都可以跨越。,马有财原来与易中岭关系挺不错,但是,经历了益楼土产公司事变之后,易中岭的疯狂行为让马才财感到了害怕,为了自保,他将两百万现金捐到了贫困地区,他为了稳住易中岭,在不违法的情况之下,给了易中岭一些额外方便,同时开始处心积虑地疏远易中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尽量不在私下场合与易中岭见面,这一软一硬的手段明显起了效果,易中岭的企业不断做大,悬在马有财头上的利剑似乎越来越遥远,马有财尽量客规地道:,这是沙州的重点工程,有实力的单位很多,竞争很激烈,我说活不一定起的到作用,“易中岭道:马市长,你是分管领导,只要你将我公司提出来,其他的事情我来处理”,马有财点了点头,道:,现在不好答应你,看具体情况再说,第一座立交桥,肯定要上市政府常务会,到时我就没有办法控制了”,侯卫东办公室与马有财办公室只隔了两间,当易中岭从马有财办公室出来之时,恰侯市长,你好”,易中岭看到了侯卫东,连忙井起了招呼,侯卫东对易中岭一贯深恶痛绝,他面无表情地看了一眼易中岭,微微点了点头,便杨长而去,由于黄子堤收易中岭的钱,所以他们成为了好朋友,马有财在几年前曾经收过易中岭的钱,所以易中岭让其办事是理直气壮,而侯卫东与易中岭没有任何交易,因此,面对着侯卫东的冷脸,易中岭只能尴尬地站在走道上看着侯卫东扬长而去,奸商不畏官严而畏官廉,这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真理,侯卫东未必是完人,但是至少在易中岭面前,他是一位轶面官员,侯卫东下了楼,他心里也有琢磨:‘社会上一直没有马有财与易中岭的小道消息,他们两人的关系到底如何9至少在益杨期间,他们两人有着密切的联系”,来到了宁明办公室,杨柳早就为侯卫东准备了好茶,茶泡好时,宁明不喝茶,但是她眼尖,见了茶杯里的茶叶,道:

侯市长当年在市委办当过副主任,看来他还挺有人缘。”

杨柳笑道:‘宁书记,侯市长这人不打牌不赌钱不进**场所,连喝酒都不是自愿的,对于这种好男人,泡一杯茶是应该的”,这几年,她一直在市委办周旋,眼界大开,没有在宁峒面前掩饰对侯卫东的感宁明是通过吴英才熟识侯卫东,她的看法就要复杂得多,道:‘对领导就要象对男人一样,就算他再好,也得多留个心眼。”

杨柳在宁明身边有一段时间,早已习惯了宁坍一针见血的说话方式,道:,其他不论,至少他是一位肯做事的领导”,“这一点我承认,他不仅肯做事,而且想法不少,是个能折腾的主”,两人正说着,侯卫齐出现在了门外,这是杨柳专门给你准备的好茶,一般人是喝不上的,看来你在市委办当领导之时,没有欺负杨柳”,宁明见了面,开起了玩笑,她很快就进入了正题,道:‘朱书记给我交待了一件事,我请你动步过来,一齐商量如何操作,什么事情?,“关于南部新区体制调整,这是你提出来的,朱书记相当重视,也支持这一做法,今天请你来就是商量此事。”

侯卫东道:‘关于南部新区的体制调整,其实很简单,就是放权和要钱,无权无钱,南部新区要发展起来谈何容易,“这事说起来复杂,想通了也挺简单,半个小时,已经基本上将新体制的细节谈清楚了,宁期意味深长地道:“按朱书记的意思,这次调整要彻底,否则没有意义。”

侯卫东道:‘怎么才算彻底?,‘南部新区既然要搞成特区,一把手必须要提高级别,按照朱书记的意见,新南部新区主任一职由侯市长来担任,朱仁义为常务副主任,不知你是否愿意”,侯卫东确实没有想去当南部新区的一把手,朱民生这个决定倒是让他有此措手不及,他略一思付,道:‘既然朱书记点了将,我就担当这个先锋”,杨柳坐在一边,她听到侯卫东基本上没有犹豫就接受了这个安排,心道,作为副市长,虽然也是执行具体政务,分管南部新区和南部新区主任毕竟是两个概念,前者是指手发脚的时候多,后者则要具体去做,侯卫东尽管当了副市长,还是没有失去当年的锐气”,宁阴将翻开的笔记本合上,道:这次体制调整也并非是你的意见,政协这一边向市委提出了加快南部新区建设的提案,这份提案才是体制调整的动因,你的想法恰好同政协的提案不谋而合。”

侯卫东知道这是策略,没有过多评价,站起身,道:“谢谢宁书记对南部新区的支持,希望以后能继续支持口,当黄子堤看到调整方案以后,脸上阴睛不定,道:‘南部新区这是闹独立”,他知道侯卫东个性强硬,如果南部新区财税独立,又由侯卫东来当主任,再加上朱民生暗中支持,南部新区必定成为‘水数不进小针插不入”的独立王国,刘坤此时与易中岭早就成了换了生死贴的兄弟,他知道易中岭在南部新区才着巨大的利益,如果真让侯卫东成了南部新区一把手,易中岭基本上等于被逐出南部新区口他原本帮着是易中岭说话,可是转念又想‘侯卫东不是很半吗,就让易中岭跟他斗,易中岭也不是好惹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