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82章 风景区(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山风掠过森林,使阳光的投影响变得模糊而晃动,侯卫东停下动作之时,郭兰娇羞不敢与之对视,

“唇齿留言啊”,“真的”,“当然”,侯卫东低头凝视着郭兰的眼睛,他发现郭兰的眼睛如一泓秋水,如儿童的眼睛一样明亮,他甚至能从眼中看到了这个料影,“没有想到,你的眼睛会如此明亮”,侯卫东一会说自己唇齿留言,一会说自己眼睛明亮,还说自己那个地方是鲜红的,对自己身体的喜爱是溢于言表,郭兰即使是站在云端的仙女,也暗自高兴,道:“开车,我们到风景区”,“这里就是风景区了,我们还到哪里”,“这里才过风景区的大门”,“风景区大门,也在风景区里面”,“你知道我在说什么,是在抬扛”,侯卫东的目光从郭兰脸上又滑到了胸口,又朝下面滑动,郭兰明白这目光的含意,尽管她此时已经才了足够的思想准备,可是还禁不住面红耳赤,道:“快点开车,我们到山上去”,听着音乐,在森林中穿行,旁边是健康、成熟而又英俊的男人,郭兰只觉得当个小女人真是幸福,哪怕这个幸福是虚幻的,风景区倒是值得了几十块钱,一路上,见到不少双手不能合抱的老树,侯卫东对老树不敢兴趣,他眼光专注于楼台宾馆,看到好几家,都只有农家乐的水平,开上了山坡,与半坡的风景就迥然不同,除了森林外,还有大片大片的山顶草场,空气清新得让人恨不得多长两个鼻孔,而且,山顶上高档的宾馆还着实不少,侯卫东开车在山顶道路上来回走了两遍,如果不,急于找到宾馆,确实如行在了天上之人间,郭兰道:“这一家宾馆还不错”,这是一家带着宽大阳台的欧式建筑,外立面选材很高档,里面设施自然不会差,下了车,郭兰看了一眼车牌,道:“我记得你是岭c的牌照,怎么突然就变成了岭a”

“得注意影响,我用的是套拜”

到了宾馆前台,侯卫东看了价目表,道:“可以打几折”,“最多八折。”

侯卫东指了指标价最高的房子,道:“找七折,就这间,”他随手拿起了晏春平的军官证,作为房间的登记,这个军官证是预备役旅的军官证,侯卫东是预备役的副团长,中楼,而晏春平挂了一个预备役少慰,这是旅政委亲自送到侯卫东办公室的证件,他放在抽屉里,事情一多就忘记拿出来,今天与郭兰出门前,顺手就将这个证件抄到了手里,诸葛一生唯谨慎,侯卫东办起事来,也挺注意细节,这大概是学习法律对他思维上的影响,这个宾馆是双子星似的建筑,最好的两间房屋处于两套房屋的顶部,都有两百平米左右,加上顶楼的平台,实在是一个欣赏美景的好地方,难怪价值直逼五星级的豪华套房,与郭兰牵着手,在房间里来回查看了一下,浴室挺大,足有三十平米,侯卫东评价道:浴室挺多,设施不行,如果有个双人浴盆就太棒了。”

郭兰脸又红,道:“你脑子里怎么这么多的歪念头”,“如果美女在旁,我没才一点歪念头,那就是不正常的男人”,两人说着话,站到了窗前,窗外是秀美的山川,森林和高山草场就在不远处,远处还有牧人,“听说你在搞国有企业改制,这事挺难的”,侯卫东没有想到郭兰会突然问起了此事,道:“再难也得有人去做,我是分管副市长,不能眼看着事情在我的手里糜烂”,郭兰道:“历来我们社会都是说风凉话的人多,做实事的人少,结局却是说风凉话的人被树为社会的良心,而干事的人会被扣上各种帽子。”

侯卫东没有想到郭兰会说出如此尖锐的话来,再一次刮目相看,道:“你这话说得深刻,但是现在别说这个话题”,郭兰感到有只手放在了自己腰上,她下意识地扭了扭身体,道:

“所以最后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做事,而愿意成为说风凉话的行列,这是社会的激励机制出现了问题,只有鼓励大家都去做事的机制,才能促进社会的发展”,侯卫东将郭兰朝怀里拉了拉,道:“我现在是副职,很多事都没才拍板权,所以我一定要努力,如果当了市委书记,至少在我管辖的区域内,实行更加适合干事人的生存环境”,仰头看着侯卫东信心百倍的表情。郭兰心道:“这是我与侯卫东的不同,也是许多人与侯卫,lL一,一一小口不同,我遇到困难想着退缩了。学校就是我的桃花源,啪…比到困难则是尽办法去克服,看来还是性格决定人的生活”,刚才的话题在车上已经说过,侯卫东已经感受到了她的紧张,就开了一个小玩笑,道:“国才企业改制的事情放在等会再说,现在开始吧”,郭兰奇怪地问道:“什么开始”,她随即明白了里面的含义,娇羞无限,道:“你这人,太没有情调了”,侯卫东将郭兰抱在怀里,使劲嗅了嗅,道:“我喜欢你身上香味,真香。”

郭兰这次没才挣扎,她仰着头,沉浸在亲吻的快乐之中,这是放开身心以后单纯的快乐。站在窗台边深吻着,两人都进入了忘我之境界,这时,屋外又传来汽车声音,侯卫东警惕性高,他拥着郭兰走向卧室,在郭兰心中,第一次真正的性爱必须要有音乐柞为背景的,是优雅而从容的,而并非心急火燎随便找个地方发泄欲望,此时没有条件播放最中意的音乐,她还是想找些音乐,“等等”,她拿起了遥控板,打开了电视,调到音乐频道,正在播放交响曲,这正是她喜欢的音乐,将音量调过程适当的程序,将遥控板放回到了卓上,她只觉被侯卫东从背后拥住,脖颈处感到了热乎乎的气息,随后感到一阵温润的亲吻,在这个部位从来没有被人吻过,因此一直以来,她从来不知道这个部位是其敏感的部位,头朝后仰,靠在了坚强的扇膀上,业的身体与侯卫东紧紧地靠在了一起,侯卫东的手没才停着,在腰腹部轻轻移动着,由于郭兰没有经验,她穿着一条漂亮但是保守的连衣裙,对手除了脱掉裙子以外没有办法触摸到同样渴望的肌肤,交响乐突然激昂起来,节奏鲜明,跌客起伏,才着大海一般磅礴之气势,侯卫东结束之时,只觉腿上有些温润,低头一看,却是一片鲜红,他楞了片刻,突然意识到郭兰居然还是**,他迅速地将惊讶的表情收敛,伏下身来,道:“你出血了。”

郭兰拖了一张床单遮住了胸膛,尽管两人已经无限亲密,她还,不好意思在床上裸露着身体,她一只手摸着侯卫东刚硬的头发,道:“我知道”,侯卫东不是**主义者,可是面对着如此冰清玉洁的郭兰,他突然间感到了百感交集,对,确实是百感交集的滋味。

“你去洗一洗,我来收拾这床单”,郭兰用手遮住胸部,脸羞成了红柿子,进入了浴室,将门反锁了,借着镜子,低头看着腿上淡淡的血迹,她很冷静,并没有惊慌失措,调了热水,慢慢地冲洗着,第一次性爱给她的感受,甚至还没有亲吻关脖颈来得猛烈,可是第一次毕竟就,第一次,让她彻底变成了女人,从浴室出来,郭兰变得心平气和。面带着微笑,却见到穿了短裤的侯卫东站在窗前,透过窗帘偷看着对面,“你在看什么?”

侯卫东扭过头,道:“我看见一辆熟悉的小车”,布郭兰赶紧也过来躲在窗帘后面看,见到了一辆皇冠车,牌照上面挂着“岭c”的牌照,她问道:“这是谁的车,还是沙州牌照”,侯卫东将郭兰拥抱在怀里,细腻滑嫩的肛肤带着淡淡的香味,他低声道:“你是一个花仙子”,郭兰依着侯卫东,看着窗外的小车,眼神中突然涌起了忧郁之神情,“这是马有财的座车”,侯卫东揭了谜底,郭兰才些吃惊,道:“他毒么来到这里?”

侯卫东低头在郭兰脖子上吻了吻,他经验丰富,早就发现了郭兰的敏感地带,果然,在他的亲吻之下,她胸肩上的肌肉又紧张起来,“我只认识这车,是不是马有财,还无法判断,至于其目的,应该和我们差不有”

郭兰庆幸地道:“幸好你用的是岭a牌照,否则麻烦了,现在怎么办?”

侯卫东笑道:“我们只能守在这间房子,等到对面的人离开以后,我们才能离开这个房间,谁叫我们两人都是名人”,房间环境很好,郭兰压根不想出去,与侯卫东厮守在一起,远远比在森林中漫步更加重要,“你痛吗?”

“以前还以为会很痛”,郭兰身体最隐秘部位能感受到侯卫东的柔,“感觉强烈吗?”

“也不太强烈”,“多做几次,你就会喜欢”,

“别说出来”,郭兰脸上飞起一层红晕,她的手指放在侯卫东嘴唇上,阻止他再说这个问题,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