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81章 风景区(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放下电话,坐在桌前瞪眼睛,从上青林开始,他就没有服过输,总是一次次从逆境中突出重围,这一次挫败,他更不会轻易认输,只是现在身份不同了,他是副厅级领导,面临的事情比以前在复杂的多,不服输并不意味着蛮干,不服输的最好表现就是坚持,晏春平知道老板心里客着火,在办公室里缩头缩脑,欲言又止,侯卫东太了算自己这位秘书,没好气地道:“有话就说”,晏春平道:有人找您,是沙州大学联络处的”,他一边说,还在小小心翼翼地看着侯卫东的脸色,侯卫东反而笑了起来,道:“你觉得我应该如丧考批吗,那还不至于,请别人进来”,他下意识猜到来人是郭兰,果然,来人正是郭兰,侯卫东看到郭兰的服饰,有些吃惊,郭兰身穿了一条长裙,他对女人服饰向来没有研究,只觉得这条长裙与政府机关格格不入,尽管长裙很保守,可是宽宽的裙边,绿色条和灰白色的条纹,和政府机关的氛围不太一样,放在大学里,倒是恰当得很。

郭兰见侯卫东在打量着自己,又想起了那一晚上的经压,脸上就变的滚烫一片,见晏春平还在一旁泡茶,便道:“侯市长,我来给你汇报南部新区沙州大学新校区的事情”,关于沙州大学新校区之事,市政府与沙州大学座谈过几次,大的条件都基本谈妥,剩下的都只是具体细节,

侯卫东道:“是否需要把朱仁义请过来。”

郭兰道:“暂时不必,我今天来汇报几个具体问题”,晏春平泡了茶,他瞧了瞧侯卫东的脸色,就退出了办公室,顺手把办公室大门关掉,做了大半年的秘书,晏春平还是小模小样的,尽管在公开场合也是西服领导,头发摩丝,皮鞋锃亮,可是看到他的样子,侯卫东总是要想起当年晏道理打小算盘的模样,等到晏春平离开,侯卫东眼光这停留在了郭兰的脸上,两人从沙州学院后门舞厅相识,转眼间也是个年时间,两人做过两次同事,互相当过对方的领导,整整个年时间,两人已经建立了相当浓厚的暧味情节,曾经接过吻,拥抱过,仅次而已,看着郭兰干净的脸,侯卫东心里即有唇牙留香的欲望,又混和着各种情绪,“你的个人问题到底如何考虑”,郭兰没有想到侯卫东突然提出了这样一个两人以前一直小心翼翼回避着的话题,她答非所问地道:“我已经找了导师;准备到上海去读研究生”,“学什么专业。”

“我想接过父亲的班,和他一样的专业,上海的导师曾经是他的师兄,只是成就比我父亲要大得多。”郭兰咬了咬嘴唇,道:“这是一份新校区遇到问题的报告,我写了一份文字材料,你尽快解决了,大学明年还要扩张,新校区必须得用,从现在开始也就只有一年时间”,侯卫东接过了报告,随意看了看,几条都是急需解决的事情,可是对于市政府来说却是小事,他提起笔,在上面批道:“原则同意,请南部新区处理,侯卫东,事情办好了,郭兰站起身,道:“谢谢你,那我走了”,侯卫东准确地把握了郭兰隐藏在眼神后面的一丝神情,他道:

“你有什么事?”

“我的事情已经办了,谢谢你”,郭兰一身宽边长裙,让她看起来与以前有很大的不同,仿佛是白桦林的文艺青年,和政府官员的刻板形象完全不同,“不对,你有心事,如果我能当一个听众,愿意给我说吗?”侯卫东了解郭兰,他主动跨过了那一层早已残破的玻璃门,郭兰顺势也坐了下来,喝了口茶,道:“赵东经常在打电话,昨天他提出来,要和我建立非同一般的友谊”,当初郭教授要葬礼上,赵东突然来临,侯卫东就意识到其中的问题,作为省委书记秘书,权力极大的副厅级干部,出现在成津县委组织部长父亲的大夜上,实在不是一件寻常事,凭心而论,赵东的相貌、才华以及学历、地位,都很合适郭兰,而自己有家庭,不可能给郭兰一个承诺,就这样耽误着她的青舂,实在是很不人道。可是,劝说郭兰追求赵东的追求,又违背自己最隐密的意愿,侯卫东不愿意这话从自己的嘴巴里说出来,他盯着郭兰的眼睛,道:“这事要遵循着你的意愿,最真实的意愿”,郭兰心里挣扎得历害,她是一个外表很冷淡,内心却格外炽热的女子,她接受侯卫东的吻和拥抱,但是她又抗拒着当情人小三的地个p“必东,她则更多的是感激,是作为下级对上级的感情,而是男人和女人的感情,听到侯卫东的回答,她突然生气了,道:“遵循着自己意愿,我还需要问你吗”,她微翘的鼻翼轻轻起伏着,如一只生气的羚羊,这才是一个有真实血肉的女人,而不是一位站在云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侯卫东需要接纳赵东,但是前提是互利,他不会为了接纳赵东而违背郭兰的意愿,无数个念头如滚雷一般在他的头脑中冲突着,最后,他明白这事,必须还得遵循着郭兰的本意,这虽然是一句圆滑的话,也是一句实在话,就看要从哪一方面去理解,“我今天过生具,三十”,郭兰说着这话,眼角有些温润了,侯卫东马上明白了郭兰情绪有些激动的原因,道:“那我中午请你吃饭,我们找一个远一点的地方”,“我要到比铁州更远的地方”,上一次轶州之行,给郭兰留下了深刻印象,浪漫,对于一个读过书又喜欢弹钢琴的女人,就如阳光对于大地一样,半个小时以后,侯卫东已经开着那辆奥迫车上了高速路口,经过几年在高速路建设,岭西与外省的高速路网已经逐步形成,侯卫东开了好几年车了,奥边车性能卓越,二个多小时以后,他已经来到了邻省的地界。

车上放着音乐,是侯卫东喜欢的四兄弟,当年买四兄弟是随性而为。后来见郭兰喜欢也就重买了些碟子,听来听去,到真是听上心了。

郭兰坐在了副驾驶个置上,听着天鞋一般的音乐,她看到高速路路牌上写着什么风景风的名字,便道:“前面下道口有个风景区,我们走进。”

“什么风景风?”

“不知道,就是一个风景风”,转眼到了下道口,侯卫东一打方向盘,进入了风景区,风景区到不愧为风景区,进入山门之前,没有几颗大树,更多是乱七八糟的农家乐,到了山门门口,找厕所放松下,然后交了八十块景区费,抬头就看到了一片森林,看来,好风景是需要现金来购买,站在厕所里,侯卫东将自己的另一个手机关掉了,这个手机是亲朋好友才知道的号码,另一个公用手机则打开。

使劲抖了抖,将残尿甩个干净,今天来到了什么鸟风景区,侯卫东也就有了献身的准备,这让他心里有了无限的憧憬,可是走出厕所门之时,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没有带避孕套,难道采用体外**的方式,如果没有忍住,射在体内万一怀争怎么办?”

怀着肮脏且龌龊的念头走出了厕所,郭兰已经站在外面,蓝天白云之下,山风将其长风撩起,森林如画,美人如玉,侯卫东很是鄙视自己的下作。

坐上车,侯卫东见山路不宽,俯身给郭兰套上安全带,俯身之时,噢到了莫名的香气,他抬起头,在唇上蜻蜓点水般吻了吻。

郭兰没有料到侯卫东会在这个时候占便宜,她脸微红,却没有阻止他,侯卫东倒是没有继续轻薄,一边开着车,一边道:“郭兰,你身上真香”,郭兰以为侯卫东在开玩笑,道:“我不用香水,哪里有什么香味”,将奥迪开上了高速路之时,侯卫东已经破了或者是要将自己的心障完全破掉,闻听郭兰之语,他见前面有一块空地,便将奥迫车猛地开到了空地上,停下车,认真地道:“我不骗你,你真的是唇齿留言”,

“骗”,郭兰“人”字还没有说完,就被侯卫东的嘴巴堵住了,她下意识地想躲开,可是被安全带套在了车上,想用手推开侯卫东,却没有料到侯卫东力气这么大,当侯卫东的舌头进入了口中,郭兰放弃了微弱的抵抗,不知不觉中,她改推为抱,紧紧地抱着健康而又朝气勃勃的侯卫东,她从小长在书香门弟,对美好的东西特别敏感,对于男人,她心里更有着特殊的要求,想想那些庸俗的男人,她下意识地觉得肮脏,可是侯卫东不一样,这是她看得顺眼,身体也接受的年轻强壮的男人,她放开了身心,很快就陶醉在深吻之中。

侯卫东的一只手,已经握住了淡红色的乳尖,这时,又一辆小车从公路边开过,里面有两人对话,“那里有辆奥迫车,好眼熟。”

“车牌是多少”,“看不见”,“奥迫车都差不多,这,外省了,不会遇上熟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