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80章 布局(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岳父张远征身旁还坐着一位高大的中年人,此人正是张远征和陈庆蓉的厂长朱言兵。

“侯市长,很冒昧打扰你。”朱言兵是北方人,流利的普通话在沙洲很少见,他身材高大,站在客厅里如一堵墙,此时身体却是微微弯曲着,姿势恭敬。

见到了这个架势,侯卫东心里明白朱言兵的意图,与其握手之后,道:“朱厂长客气了,作为分管副市长,我家的大门永远为你们企业领导所敞开。”

陈庆蓉热情的为朱言兵厂长继了水,然后坐在一边,看着女婿与朱言兵谈话,朱言兵当了十来年的厂长,在厂里是威风得紧,此时坐在侯卫东面前,双腿并在一起,满脸是谦卑笑容。

朱言兵首先报告了厂里的基本情况,然后道:“侯市长,听说沙洲是企业改制试点市,我们企业现在也是半死不活的,市里能否考虑改制的问题?”

国有企业改制试点就是一条乌龟,被放入了池塘。顿时将淡水鱼们追得四处逃窜,朱言兵、蒋希东就是正在逃窜的鱼。

侯卫东很直率的问道:“改制有很多种,并不一定对朱厂长有利,或者还会让你出局,朱厂长考虑这个因素没有?”

朱言兵没有想到侯卫东会如此直接,稍有些局促的道:“只是对工厂有利就行,我们这一代人都是在工厂里长大,不愿意看到工厂衰败。”

侯卫东此时当惯了领导,尽管朱言兵年龄比他长,他还是很有心理优势,道:“朱厂长,我想听真话,你认为哪一种改制方式才能符合各方利益。”

朱言兵并没有完全思考好这个问题,这次来到侯卫东家中,原本是想探听点消息,拉近关系,结果侯卫东三言两语就将皮球踢到了饿自己的这边。他略微思考,讲了一些模棱两可的原则话。

侯卫东和颜悦色的道:“朱厂长,如今省政府文件刚刚出台,市里还处于调研阶段,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在制定方案时会考虑进去。”

他说到这里就嘎然而止,然后用笑眯眯的申请看着朱言兵,朱言兵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连忙站起身来,道:“侯市长,时间不早了额,我不耽误你的时间,请您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厂里来视察。”

陈庆蓉和张远征将朱言兵送到了新月楼门口,在门口,停着朱言兵那辆灰色的奥迪车,在车边,朱言兵高大的身材终于又恢复了在工厂的挺直,他握着张远征的手道:“老伙计,我们这一代人对工厂有感情,都希望工厂好起来,你要在侯市长面前多美言几句。”

张远征已经退休多年,如果不是有女婿当了副市长,是享受不到与厂长握手的权利,他挺激动的道:“朱厂长,你放心,我在厂里工作了四十年,这感情只有厂里人才知道,我会为了工厂说话。”

陈庆蓉则站在一旁不说话。

两口子往家里走时,陈庆蓉抱怨道:“你别答应得太快,别给侯卫东找麻烦事情。”张远征道:“我没有这么傻,能办就办,不能办就不能办。”

回到屋里,张远征看到桌上那条烟,笑道:“以前都是厂里的人提着烟酒到厂长家里,现在事情颠倒了。”他随手撕开了香烟的包装盒子,却有些傻眼,包装盒子里面除了香烟以外,还有厚厚一叠钞票。

这是第一次有人将这种钱送到了家里,两口子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大眼瞪着小眼,不知如何处理。

在另一套房间里,侯卫东泡了一杯清茶,也没有开电视,坐在家里将纷乱的事实理清楚。

小佳此时正陪着省上的人去唱歌,她当了副局长以后,往日的技术干部生活又被打乱了,凡是省上领导到市里检查工作,张中原局长总是要把小佳带上,一来是因为小佳是副市长夫人,有分量;二是小佳还是相对年轻的美女,美女领导参加迎接客人,往往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是经过实践检验的经验。

侯卫东给小佳打了电话,电话里传来了一阵音乐声,小佳挺无奈的,道:“迎接半年检查,这不是张中原一人的事情,我作为副局长也是责无旁贷,客人没有走,我也不太好走。”

同为官场中人,侯卫东很理解小佳,半年检查或是年终检查时一个单位的大事,能否得到上级好评和迎检工作好坏有很大关系,他交代道:“你别喝酒,早点回来。”

小佳在凌晨一点才回到了家里,侯卫东已经睡着了,小佳站在床边看了酣睡的丈夫,取过卫生纸,擦掉了口水,侯卫东翻了身,继续睡觉。

早上,小佳赖在了侯卫东怀里,道:“昨天谁来了,我看见有烟头?”

“爸妈带着朱言兵来家里。”

小佳睁大了眼睛,道:“现在社会负责得很,我给他人两人说过,别掺和到你的事情里。”

“没有什么,他们毕竟还是厂里出来的,厂长找来了,我能够怎样?”

说了些家长里短的话,两人下楼,两辆公车已经停在了新月楼下,两个驾驶员凑在一起说着话,见到各自的老板来了,便飞快的上了车。

晏春平则坐在车上,正在给春天发短信,见到侯卫东出来,赶紧下了车,接过了侯卫东的手提包。

正喝着热茶看着厚厚的文件,钱宁副市长便走了进来,他这个位置原本是高榕的,当上分管商业的副市长,完全是天上掉了馅饼,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他在政府领导里一直很低调,做人做事都挺小心,连以前的花西服都脱掉了,换上挺朴素的灰色西服。

“钱市长,请坐,道这有什么指示?”

钱宁先是左拉右扯谈了些天气,然后道:“晚上有空没有,一起吃个饭?”

侯卫东此时挺敏感,心知此时饭无好饭,可是钱宁也是副市长,今天是他来找自己,明天就有可能是自己找他,因此。他豪爽的笑道:“就算是再忙,钱市长交代的事也得办,是不是?”

钱宁在当沙洲市商委副主任之时,侯卫东还是益杨县的小干部,此时在政府序列之中,侯卫东排名还在钱宁之前,好在钱宁心态好,也不计较太多,与侯卫东联络好以后,便高高兴兴的回到了自己办公室,“我给侯市长约好了,晚上就在沙洲宾馆吃饭,这是初次接触,你们可以谈一谈厂里的情况,听一听侯市长的意见,我到时会帮着厂里说话。”

对于侯卫东来说,在如今的调查研究阶段,他并不拒绝从各个渠道与厂领导接触沟通,通过与厂领导决策,可以获得许多有用的资料。

他正在办公室看资料之时,突然接到了赵诚义的电话,“侯市长,朱书记请你到办公室来一趟。”

到了朱民生办公室,朱民生依然是冷脸冷面,道:“我刚才在办公室接到了一个电话,来电者自称是绢纺厂的正义工人,他说绢纺厂与一个私营公司签订了销售合同,这样做就是将一个大厂的命运交给了私营公司来控制,绢纺厂的正义工人将组织人员到省政府去反映情况。”

侯卫东暗道:“蒋希东这人倒真是人精,眼眨眉毛动,什么事情都明白。”

他在朱民生面前特别稳重,道:“我也不太赞成绢纺厂将销售签给一个公司,询问过项波,项波讲了两点理由,一是厂里库存严重,不想办法,所有流动资金将全部变成库存,二是他们只是签订了百分之五十的销售,还有一部分由厂里自主销售。”

“项波担任厂长以后,企业情况怎么样?”

侯卫东大摇其头,道:“如今绢纺厂是王小二过年,一年不如一年,我建议将绢纺厂纳入改制第一批试点。”

对于朱民生来说,他没有私利,选那一家企业进行试点,都无所谓,他要的是最终的效果,就道:“市委市确定大方向,具体怎么做事政府的职责,我没有什么异议。”

得到了朱民生的支持,侯卫东加快了方案的制定过程。

在七月中旬,沙洲国有企业改制的初步方案已经制定出来,方案送给黄子堤以后,黄子堤在送审稿上写道:“方案先送市政府常务会议初审,再报市委常委会,黄子堤。”

在制定方案的过程之中,沙洲市绢纺厂一直弥漫着紧张不安的气氛,流言不断,而且厂里各项统计数据不断下滑,库存产品在仓库堆积如山,易中岭签订了销售合同以后,便将自己的所有关系发动起来,他原本以后凭着多年经商的渠道,应该能够打开局面,不料产品进入南方市场以后,遇到了极其强大的阻力,以至于他的销售公司步履艰难。

七月二十日,市政府召开会议研究了沙洲国有企业改制方案,市政府原则同意了改制方案,但是,黄子堤态度明确的表示,市绢纺厂改制条件不成熟,暂时不纳入第一批改制。

侯卫东早就料到了这一招,也作了相应的备案,他将为什么将绢纺厂纳入第一批先行改制的理由讲完,黄子堤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道:“此事不必再议了,绢纺厂涉及六千在职和退休工人,人数太多,影响太大,必须要慎重,我们搞完第一批试点以后,经验更充分,社会气氛更好,才能更有利的解决问题。”

黄子堤是市政府一把手,其反对绢纺厂第一批改制的理由既充分又正当,态度既随和又坚决,让侯卫东无可奈何。

市长拍板以后,侯卫东作为副市长就没有权利去改变他的决定,这也就意味着市绢纺厂的改制问题根本不能进入市委常委会。

三会以后,侯卫东怀着深深的挫折感,他觉得自己就如堂吉诃德在与大风车作战,他的所谓阴谋及各种小手段,在权利面前根本不起作用,显得格外可笑。副市长到市长只差了半步官阶,但是权利的内涵却差得太远,没有拍板权,侯卫东空有满腔热血和抱负,却布恩那个将想法变成实际,经历了这件事情,他再次坚定了一条信念,“从今以后,绝不当副职。”

散会不久,侯卫东接到了祝焱的电话。

“我听说了市政府常务会的事情,你也别操之过急,在政府工作,必须得学会妥协,退一步海阔天空。”祝焱的声音很是从容。

侯卫东坚定的道:“祝书记,你放心,我会承认现实,第一轮国企改革,任务很重,我会全力全意将此事办好,这是对我自己负责,对市政府负责,更是对参加改制的国有企业和国有职工负责。”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