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79章 布局(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上蹿下跳,施展了浑身解数,终于以一个副市长之力促使了沙洲市成为了省政府的国有企业改制试点市,他没有料到,同时被确定为试点市的还有茂云市。

转念一想,祝焱在益杨当县委书记之时,就有祝卖光的称呼,争取到全省的国有企业试点市,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侯卫东反而从茂云被确定为试点市这一点,隐约明白了省政府暗藏着的态度。

六月中旬,省政府的文件正式出台,沙洲市和茂云市被正式确定为国有企业改制试点市。

黄子堤看到文件以后,略作思考,批示道:“严格按文件执行,请卫东副市长提出方案,报市政府常委会”

侯卫东拿到了黄子堤的批示以后,琢磨了好一阵,暗道:“黄子堤一向不太支持对绢纺厂进行技改,这次怎么签得这么干脆?如果我将方案提出来以后,他会是什么态度?”想了一会,他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省政府只是批准了沙洲市成为改制试点市,但是如何推动就是市政府的权力了,到时黄子堤完全可以将绢纺厂接排除在外,或者是放在最后,如此一来,针对绢纺厂方案将被无限期搁置。”

这是一个致命的问题,侯卫东脑袋开始急转,思考着应对方案:“先向朱民生汇报绢纺厂面临的严重困难,争取朱民生的支持,这是第一步,其次,要营造改制的舆论氛围,这需要由段英或是衡山出面;第三,还得让绢纺厂内部职工有强烈的意愿,有了这三步才能确保绢纺厂的改制问题顺利提出桌面。”

第一步很容易,朱民生在内心实质上倾向于改制,他的问题是既想要政绩又怕担风险,如今有了省政府的文件,他应该会同意绢纺厂的改制。

第二步也相对容易,王辉、段英和衡山都是多年的朋友,操作相类似的事情也有很多次,难度不是太大。

如今有些棘手的问题,是第三步如何操作。

此问题在头脑中盘旋着,他渐渐的有了比较清晰得操作途径。

六月20日,沙洲市政府举行了“国有企业改革理论研讨会”,会议邀请了省计委副主任鲁军、记者衡山、段英、国企领导项波、蒋希东、张中原等人。

召开此次理论务虚会,是侯卫东的火力侦测和舆论造势,同时也是对省政府文件的宣传,凭着他半年来对市绢纺厂两派人物的了解,如果他的判断准确,开了这次务虚会以后,蒋希东必然会有所作为。82090400

这是阳谋,是用堂堂正正的手段来促使某些事情的发生,洪昂当秘书长之时,擅长此招,侯卫东从其身上学到了不少知识和手段。

理论研讨会上,鲁军、衡山以及部分企业领导做了讨论发言,侯卫东作为参会级别最高领导,他进行了最后的总结发言,他这个发言看似简单,却是经过精心设计,透露了不少信息。

他首先讲了国有企业改制以后的九大区别。

“一是法律依据不一样,工厂制企业与公司制企业所遵循的法律依据是不相同的。1988年8月1日开始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全民所有制工业企业法》,是工厂制企业所遵循的基本法律依据之一,而建立公司制的现代企业,所遵循的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

“二是投资主体不同,国有企业改制后,企业由主体单一变为主体多元化,过去国有企业一切财产都是国家的,没有其他投资者、出资者,所谓全民所有制就是人人都有,人人都有实际上就是人人都没有,自然也就没有人对企业的资产负责任。”

“三是隶属关系不同,企业由行政隶属关系变为以资本为纽带的母子公司关系……四是党群领导不同,党群领导由单一角色变为双重角色;五是管理者不同,企业管手机站直接访问:16kxs.com理者由厂长变为总经理;六是会议程序不同,企业的会议程序由随即动意变为有严格的程序要求,七是决策风险不同,企业由责任不清变为董事会集体决策并追溯个人责任;八是管理方式不同,企业管理由“老三会”变为新老“三会”的有机结合;九是职工身份不同,职工由劳动者变为既是劳动者又是所有者。”

简明扼要的谈完了九大区别,侯卫东的声音很是高调,道:“刚才讲了九大区别,这九大区别其实可以归纳为两句话,第一句话是国有企业改制就是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下的现代企业制度,第二句话是国有企业改制会带来显著的变化和更多的发展机遇,这两句话中,第一句话是因第二句话是果,改制不目标就将围绕着因果来发展。”

他锐利的目光扫过参会的十来位企业领导,在蒋希东脸上多停了数秒,道:“改制既要实现保护工人的利益,同时也要充分肯定企业家的作用,要让企业家的价值在改制中得到实现。”

在领导讲话中,很少有人明目张胆的提出保护企业家的利益,这件事一般都是只做不说,在这个小范围的会上,侯卫东将这层窗户纸捅了一个小洞,赢得了在场所有企业领导的热烈掌声。

九大区别和两句话如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妖精,个个都在蒋希东眼前晃,让他血脉喷张。

“侯卫东这是什么意思,他这是在表态,是在为改制在制造舆论。”蒋希东翻看了省政府的文件,又听了侯卫东的讲话,最终对此事进行了判断,有了这个判断,在他的眼里,侯卫东就如南海观音一样可信可爱。

理论研讨会结束,参加研讨会的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奔向了沙洲宾馆。

酒至中巡,气氛渐渐热闹起来,蒋希东借着项波上厕所之机,端着酒杯来到了侯卫东身边,道:“侯市长,今天你的讲话真是高屋建瓴,让我受益良多。”

侯卫东与蒋希东碰了酒,随口道:“省政府这次出了文件,将沙洲市定为改制试点市,这是对沙洲的厚爱,目前我正在思考首批改制企业。”

说者有意,听者更有心,蒋希东两道黑眉轻轻跳了跳,道:“侯市长,绢纺厂连续三个月都在亏损,不改制,很难走出困境。”

“这么说,你是支持改制?”

“我支持改制。”蒋希东谋划了数年的事情眼看着就要成为现实,这让他心情激动,却尽量压抑着。

侯卫东道:“改制是一件慎重之事,除了客观条件外,管理者团队的信心和决心也很重要。”

蒋希东脸上泛着亮光,他尽量平静的道:“绢纺厂百分之九十的管理人员都坚决支持改制,也有信心在改制以后将企业管理好。”

侯卫东话锋突然一转,道:“改制方案并非统一制定,不同企业有不同对策,有的方案不一定对管理层有利,蒋书记也要有思想准备。”

“只要企业能兴旺发达,个人利益算不得什么。”蒋希东心里有数,只要绢纺厂要进行改制,就必然抛不开管理团队,否则改制也没有办法进行,因此,话说得很漂亮。

侯卫东又和蒋希东碰了碰酒杯,又加了一把火,道:“最终是否将绢纺厂选作第一批试点企业,还得经过市政府常务会和市委常委会来决定。”

这时,项波已经坐回到位置上,他眼见着侯卫东和蒋希东站在一起嘀咕,心里就直犯憷,道:“这两人在一起绝对不是好事,难道要拿绢纺厂来开刀。”想到此时,他心里很是焦急。

晚饭结束,项波给易中岭打去电话,道:“今天开了国有企业改制理论研讨会,蒋希东也参加了,他吃饭时就和侯卫东凑在了一起,我估计要对绢纺厂下手。”

易中岭看到省政府文件以后,就马上同黄子堤进行了联系,听了黄子堤的意见之后,他心里也有底了,当项波气急败坏的打电话过来,他就显得气定神闲,道:“这事无所谓啊,沙洲的市属企业有上百家,同绢纺厂类似的企业六家,凭什么就要拿绢纺厂开刀?”

项波擦了擦脖子上的汗水,道:“我看见蒋希东和侯卫东凑在了一起,心里就发慌。”

易中岭道:“我、你还是黄市长是各负其责,你的任务是管好生产,我的任务是将产品销售出去,黄市长是坐镇沙洲,侯卫东不过就是小小的副市长,能翻得起什么大浪。”

而此时在蒋希东家里,副厂长高小军等人已经聚在了一起,传阅了省政府的文件,又听了侯卫东的讲话大体精神,高小军兴奋得两手抓头,道:“十年之功,今朝终于实现了,我们七兄弟励精图治,将绢纺厂建成岭西纺织行业的绝对老大。”

蒋希东心情也很激动,他在屋里走来走去,道:“省政府将沙洲确定为国有企业改制试点市,但是,沙洲市是否将绢纺厂作为试点企业还是一个大问题,侯市长今天跟我提起此事,大有深意啊。”

众人都在兴头上,并没有想起此事,听了此话,如被淋了一场大雨,将刚刚涨起来的大火扑灭了。

“据我了解,项波和易中岭走得很近,易中岭又是黄子堤的铁哥们,黄子堤是市长,若是他不同意将绢纺厂纳入试点企业,我们还真的没有办法。”杨柏如今是项波最为倚重的总工程师,他们两人走得近,了解了不少隐情。

高小军火爆爆的道:“如果当真这样,我们就让绢纺厂彻底瘫痪。”

他们这团队经营了绢纺厂十年,厂里主要部门全部在其掌握之中,因此,真要一齐使坏,绢纺厂必将陷入困顿。

蒋希东沉着脸,背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听了高小军的抱怨,道:“我们是要一个好企业,而不是一个破烂货,我越想越觉得侯市长是在递话给我,他其实也想将绢纺厂改制,目前需要一个很好的理由。”

杨柏分析道:“侯卫东是32岁的副市长,前途光明,他最需要的是政绩,不管以后绢纺厂是采用股份合作制还是管理层收购还是被兼并,只要以后效益好,就是他的政绩。从这一点来看,我们和他的目标是一致的,没有任何冲突,我认为蒋厂长的判断是正确的,他确实需要我们的配合。”

蒋希东停下了脚步,道:“那我们就想办法,给侯卫东提供绢纺厂改制的理由。”

在新月楼,侯卫东晚上十点才回家,刚回到家,就见到岳父和岳母在客厅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