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61章 试探(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副厂长高小军把公关经理兰沁叫到了办公室,先讲了一番厂里的困难,又讲了市里可能出台的政策,然后道:“绢纺厂的命远从某种程度来说,就掌握在市里几个官老爷手下,我们这些为之流过血、流过汗、甚至卖过命的人,只是这些官老爷的打工作仔,他们随时可能剥夺我们的一切。”

兰沁没有被高小军忽悠住,打断他的话,道:“高厂长,是不是让公关部又施美人计?”

高小军干咳两,道:“都是为了厂里好。”

兰沁看了高小军两眼,道:“关就是做这事的,不就是跳舞吗,别说这么深沉。”

与兰沁交好以后,高小军便来到了伙食团,等了半个小时,就见到侯卫东与蒋希东一起走进了伙食团。

论喝,侯卫东是久经考验,从上青林一路冲杀而来,具有丰富的经验,因此,当厂里众人想要展开车轮站之时,他道:“今天我订一个规矩,蒋厂长是绢纺厂主帅,要搞好绢纺厂的工作,蒋厂长责任重大,因此,大家敬我一杯酒,我都要与蒋厂长一起喝。”

这是酒战中以弱对强地典型战术。无论绢纺厂诸人如何坚持。侯卫东都将蒋厂长牢牢捆绑在一起。如此一来。厂里地群狼战术便很难奏效。当然。这也是因为侯卫东是副市长。厂人不好过于强迫地原因。

从父亲耳中。晏春平知道卫东酒量极大。可是当秘书以来是第一次见到侯卫东喝酒。只可惜。捆绑战术有效遏制了群狼战术。让他没有能够一睹风采。晚宴在友好和谐地气氛中结束。蒋希东借着酒力。握着侯卫东地手。道:“侯市长。厂办地同志听说你要来。都很激动。厂里有个工人活动室件还行吧。同志们想等着你接见。”侯卫东抬手看了看表。道:“时间也不早了。改天吧。”蒋希东握着手不放。道:“同志们都热切盼望着你。在活动室等着。还请侯市长能给他们鼓劲。”解决绢纺厂问题,还得依靠厂里的人,侯卫东有意与绢纺厂的领导拉近关系于是点头道:“那好,我与同志们见一面。”在活动室里,公关部兰沁带来了四、五个女职工,她们一边磕着瓜子,一边说着些闲话,她们到了脚步声和说话声,连忙将瓜子收了起来,站起来,鼓掌。

兰沁拿着话筒,用普通话热情洋溢地道:“尊敬的侯市长代表绢纺厂四千六百女工,对您的到来表示衷心的感谢。”

她的普通话字正腔圆下就把档次提了起来。

看着花枝招展的女同志们,侯卫东没来由想起了段英和二姐侯小英,她们两人都曾经与这些女工在一条战线上,唯一的区别是段英和二姐侯小英跳出了工厂,而这些女同志们还在厂里。

侯卫东简短讲了话以后开始按计划唱唱跳跳。

绢纺厂有四千多女工,公关部经理兰沁是公认的美女论从相貌到谈吐都是上上之选,侯卫东见到如此美女是眼前一亮。

“我叫兰沁,是绢纺厂办公室工作人员迎侯市长到绢纺厂视察。”在对外交往之时,公关部是独立设置的部门,而且职能挺广泛,在本市打交道之时,兰沁就是以厂办副主任的身份出现。

“甭说这么客气,我到工厂是了解情况,别用视察这两个字,用这两个字太生分了。”

兰沁很快发现对方温文尔雅,腰挺得笔直,根本没有任何不良企图,比有些猥琐干部强得太多,这让她顿时生出些好感。聊了几句以后,她开始谈起厂里的情况,道:“沙州绢纺厂遇到了困难,要想摆脱困境,还得请侯市长妙手回春。”

“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侯卫东继续保持稳重的态度。

兰沁格格笑了几声,道:“我一个办公室工作人员,能有什么高招,只是切身感受,绢纺厂必须得进行改革了,否则将和几个县属绢纺厂一样的结局。”“那说说改革的方向?”

兰沁落落大方地道:“以前改革一直是调整国家与企业的关系,根据最新公司法以及公司的政策,绢纺厂这种企业最终还得走股份合作制的道路。”

几句话说出来,倒让侯卫东有些刮目相看,道:“你是学校分到厂里的?”“纺织学院的,97年分配到了厂里。”

“那我们是同时代的,我比你早几年。”

“我怎么能和侯市长相比,你是天上的星星,我是地下的蚂蚁。”

一曲舞罢,公关部另外的美女又主动邀请侯卫东。蒋请兰沁跳舞,一边跳,一边问道:“侯卫东如何?”

兰沁也是绢纺厂内部情况的知情人之一,她道:“至少比黄子堤要好,没有色心,我们谈论的都是工作,不过,基本上是我在谈,他在提问。”

蒋希东马上就指示道:“等会你再去同他跳舞,别问得太直接了,你特意提起山东诸城的陈光,如果他对陈光有兴趣,那我们就可以朝那个方向思考。”

蒋希东两次给侯卫东汇报工作,一直想准确掌握这位主管副市长的态度,而两次见面,侯卫东只是不停地问,却不肯明确表态,此时万事俱备,他急于想多方面了解市政府真实准确的态度。

第三曲舞开始,兰沁抢到了侯卫东面前,优雅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道:“侯市长跳舞的水平真高。”

“水平真高,这个~如何得来,依据的是什么标准,我已是多年没有跳舞了?”

“舞跳得好不好舞伴最有言权,我跟侯市长跳舞之时,感觉风行水上,很流畅,很轻松,女伴的评价就是标准。”

兰沁是厂的公关经理,聪明而有亲和力,她知道男人喜欢听什么,就继续恭维侯卫东,同时开始按照蒋希东的安排继续在谈笑间试探:“对政府领导,我第一崇拜的是山东诸城的陈光市长,第二就是崇拜侯市长。”

侯卫哑然失笑,道:“陈光市长是全国的改革先锋,你崇拜他很合理,但是崇拜我则是给我戴高帽子,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清楚的。”

兰落落大方地道:“我经常听到有工人在骂陈光,说他是陈卖光,我和同事们对于这件事也争论得历害我是赞成陈市长的改革,不知侯市长有什么看法?”

侯卫东道:“当时诸城情况和益杨县的况相似,县属企业大面积亏损,陈市长的做法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还背上了骂名,祝焱书记当年也被骂成了祝卖光。”

闻听此言,兰沁喜不自禁,色也越发地红润了。

跳了几曲,侯卫东的意思也就到位了,他对蒋希东道:“蒋厂长感谢盛情,时间不早了就告辞。”

蒋希东黑脸上荡漾着笑意,道:“侯市长,绢纺厂开发了一些新品种,请市领导多提宝贵意见。”

高小军就安排人送进了几个纸盒子,蒋希东笑道:“还请侯市长帮着宣传最新的沙州丝。”

侯卫东对收钱之事很顾忌于收一件丝品则没有心理障碍,道:“谢了希望沙州绢纺厂能拿出货真价实的产品,彻底扭转当前的困局。”

离开了绢纺厂春平心潮澎湃,他正是充满着青春骚动的时期读大学之时,他在农村同学中条件还算不错,可是在城市同学眼里还是来自农村的学生,飘荡在城市各个角落的美女都如高傲的白天鹅,让他这个土头土脑的学生只能远观而不能靠近。

这些校园里美丽的身影已经深深留在了晏春平的心灵深处,有美好的回忆,也有些许遗憾。

此时,在绢纺厂遇到的几个美女,个个都貌美如花,不逊于系花和校花,更核心的是,这些美女主动邀舞,态度还如春天般温暖,这就让晏春平很是受宠若惊。

回到家里,他睡在床前,想着一个个香喷喷的美女,暗道:“我这是狐假虎威,一定要把侯卫东侍候好,争取当个好秘书,以后混个好前程。”

侯卫东所思所想与晏春平完全不同,他回到家里,将两套沙州丝打开,让小佳来评定其好坏。

小佳穿了沙州丝,在镜前扭了一会,道:“我觉得和杭州苏州的丝织品也差不了多少,样式也不错,更专业的就提不出来了。”

侯卫东回想起整个接待,有些失神。“老公,你楞着想什么?”“绢纺厂的事。”

“这事你也不是专家,找何勇来问一问不就清楚了,他在这个行业混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都清楚。”

侯卫东不喜在家里深入谈公事,道:“此事到时再说,我先洗澡,喝了酒头涨。”

“你也是,当了副市长,还要傻着喝酒,你以为还是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在股股热水的按摩之下,侯卫东将绢纺厂财务报表、工厂实际情况、蒋希东等厂领导、江津等经济部门主管领导、杨柏、项波、兰沁等各方面意见揉和在一起,绢纺厂在他心目中渐渐立体了起来。

他暗道:“绢纺厂并没有估计得这么糟糕,只是相当复杂,领导班子似乎不宜马上调整。”

“我的意见怎么总是与黄子堤不一致,这倒是一件麻烦事情。”

他又想道:“也不知道朱民生对此事的真实看法?”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