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58章 因果(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小佳道:“你所说的很有道理,从每个成功者身上都可以读到这种因果关系,抓住机遇是成功者之所以成功的重要因素,也正因为这个原因,人生才更有遗憾。”

“可是我感叹的是另一回事情,是关于体制内的不公平,领导身边的人或是领导亲近的人,比寻常人有太多的机会,他这一次抓不住,下一次有可能抓住,机会的多少也是一种不公平。”

侯卫东摸了摸佳的额头,道:“你今天说话很有哲理,当了领导,确实不一样了。”

又道:“这是大环境,也是体问题,做为领导,如果不为身边人谋福利,在身边人眼里他就没有了威信,领导的选择既是现实选择,也符合人性,硬是不准提拔身边人,这是违反人性,更是不现实的。”

“而且,跟在领身边,等于领导带的研究生,耳濡目染,这些人至少比同龄人要见多识广,出去当领导多数还是称职。”

小佳并没有和侯卫东驳的意思,笑道:“我记得当年你在上青林工作的时候,最痛恨这种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现象,对刘坤空降来当镇长助理也很不服气,觉得不公平。”

侯卫开玩笑道:“此一时彼一时。到了那个山坡就要唱那首山歌。这也是与时俱进。”

小佳边聊天。一边在衣柜里找衣服。她选了几件衣服不太满意。

“我们是到赵姐家吃饭。又是去相亲。随便穿一件就行了。”

“我穿得好看一些。也是给你地面子。否则别人说侯市长地爱人穿得象乞丐。就是丢你地脸。”

来到了粟明俊家里厅里准备了酒菜。侯卫东感叹道:“现在请客吃饭是饭店粟部长在家里请我们吃饭。这真是盛情啊。”

“张小佳当了副局长。这是好事。一定要庆祝。”

粟糖儿此时已经完全是少女模样了,她略有些羞涩厨房里端菜出来,赵秀的手艺挺不错桌子菜色香味俱全。

在吃饭之前,粟明俊与侯卫东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随意地聊着。

“市委人事又要发生变化。”

侯卫东知道粟明俊指的是这件事情,道:“市委秘书长,明确了吗?”

“昨天朱书记跟我谈了话让我改任市委常委、秘书长。”

朱民生既然找粟明俊谈了话,悬而未决的市委秘书长人选终于明郎。

侯卫东也曾经思考过这个方案:“依着沙州的传统,市委秘书长发展前途都还可以市长,杨森林当过市委秘书长。”

粟明俊道:“洪秘书长如今还是政法委书记。”

当初洪昂是周昌全的左膀右臂,朱民生来了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压周昌全的人,洪昂就由市委秘书长改任了政法委书记,而且一任两年多,没有调动的迹象,粟明俊很含蓄地说了一句洪昂,意思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在沙州当秘书长也会有坐蜡的时候。

“由宣传部长改任秘书长,实在很少见,难得朱书记信任我,我只能硬着头皮挑这个担子。”

侯卫东则笑道:“官场上一个萝卜一个坑,你当了秘书长,这宣传部长的位置不知会被多少人盯上?”

“秘书长也就是大管家,以后我们闲在一起的时间比现在少得多了,今天我放开喝,一醉方休。”粟明俊知道,在这种情况下当了市委秘书长,就和朱民生绑在了一条船上,同命运,共进退了。

对于粟明俊的这个任命,侯卫东其实很高兴,他与市长黄子堤一直格格不入,如今有个好朋友当了朱民生的秘书长,增加了一个说得上话的强援。

当粟明俊醉眼朦胧之时,侯卫东暗道:“因果关系真是无处不在,当初如果不去帮忙做工作,粟明俊就当不了常委,现在也很难当上了市委秘书长,果然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侯卫东的酒量比粟明俊强得多,当粟明俊醉倒后,小佳和赵秀在一起打麻将,他则独自回家。

到了门洞,就见到任林渡和温红从楼上下来,任林渡手里还拿着手机,他见到了侯卫东,道:“侯市长,我正准备给你打电话。”

“林渡,温红,真是稀客,快上楼。”

温红手里提着一个礼品盒子,进门道:“侯市长,感谢你对林渡和我的关心,林渡说你喜欢喝茶,我特意从老家带了些茶叶过来。”岭西全省山地多,气候也适宜茶叶生长,因此各地都有各地的名茶,任林渡和温红提一盒茶叶到侯卫东家里,是很合适的礼物。

“哎,我和林渡是老朋友,你们也太客气了。”

温红问道:“嫂子没有在家吗?”

“她有些事,在晚些时间才能回来。”

侯卫东嘴里客气着,心里却另有一番滋味,当初他与任林渡一齐成为益杨县第一批招考干部,交往向来随意而

在很长一段时间,任林渡在招考干部中还处于核心:时间过去,人的际遇各不相同,如今任林渡和温红在晚上偷偷提着茶叶来拜访。

他心里明白:“从今天开始,他与任林渡的关系就跳出了青干班时形成的模式,而变成了官场的上下级模式。”

这是任林渡的凤凰涅磐,也是体制对友情的异化,侯卫东没有刻意地改变这种趋势,真要刻意去维系以前亲密无间的关系,反而会让大家都感觉不自在。

侯卫东端了些广柑出来,这是临江县特意选送的优质广柑个个皮薄个圆、颜色淡红,味道很是醇正,温红赶紧拿起了水果刀,削的水果皮又细又长,很有水平。

“我原本建议你到驻京办,后来市委考虑到信访力量还有待加强所以把你充实到了信访办。”侯卫东并没有将实情完全告诉给任林渡。

任林渡道:“当初;到驻京办之时,没有考虑到温红的因素在这种安排,既上了一个职级,又能照顾家庭,已是最好的结果了,在信访办把近几年的信访件整理了一下,关于国有企业以及南部新区的信访件一共七十四件整理了出来,明天我送到办公室。”

三人谈了一个多小时,温和任林渡起身告辞。

侯卫东道:“你~等一会。”他转身到书房去拿了一套精装书,道:“我这里有一套少儿百科,这是当叔叔送给任小淘的礼物。”任小掏是任林渡儿子的小名,当年大家都叫得顺口卫东的印象也挺深。

任林渡笑道:“我们家的小淘现在变成了任小乖了,我还担心他太温顺了。”

出了红挽着任林渡的手臂,道:“你这人表面上很外向实质上自尊心也强得很,侯卫东是多年的老朋友们来走动走动,有什么关系。”

任林道:“正因为以前是朋友,所以我才不愿意到他家里来,如果是纯粹的领导关系,倒觉得无所谓。”

温红劝道:“侯卫东还是不,我们送了两盒茶叶,他回送了一套书,这一套书至少一百多块钱,与茶叶价格差不多。”

任林渡深吸了几口气,道:“我要向侯卫东学习,先当龟儿子,然后才当老太爷,以前在吴海县委办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肯俯首贴耳,现在我吸取了教训,多听别人讲话,管住自己的嘴巴,当一个完完全全的顺民。”

温红紧紧挽住了任林渡的胳膊,道:“其实你当不当也无所谓,最重要的是全家人在一起。”女人的心思挺复杂,即希望丈夫当官,又希望丈夫能守在家里,这两种矛盾统一,其实也是为了自己的家庭着想。

上午九点半,郭兰换上稍稍老气的外衣,陪着母亲一起到了观花婆的家里。

观花婆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平淡无奇的中年妇女,当郭兰进了门,道:“你们昨天打电话联系没有?”

郭师母有些紧张,道:“打了电话,我们排在了第四名。”

观花婆这才让郭兰和郭师母进了里间,她伸出手,道:“一百块钱,先拿钱,再观花。”

收了六百块钱,观花婆对里间的六批人道:“我把老人请出来以后,你们要会问,如果问得不好,老人就要走,问得好,老人就肯多说。”

观花婆问了些情况,烧了香烛、纸钱,然后开始念念有词,不一会,她就变成了生者逝去的亲人。

轮到郭兰和郭师母之时,观花婆道:“兰兰,我是你爸爸,今天见到了你爷爷,我这边的家还没有安好。”

在此时此景之下,郭兰也被气氛感染,道:“爸爸,你走得急,肯定有许多话没有说。”

观花婆慢慢地道:“你妈妈身体不好,你要把她照顾好。”

““爸爸,你放心,我会照顾好妈妈,只是妈妈不肯跟我到成津去。”

“那你要想办法。”

尽管这个观花婆有一口地方口音,与郭教授完全不一样,可是郭兰潜意识还是愿意相信这就是父亲。

“你也老大不小了,要考虑个人问题。”

听了这个问题,郭兰倒是吃了一惊,心道:“她怎么知道我没有结婚?”口里道:“我会考虑的,爸,你有什么想法?”

“要找个性格好的,不要找那种犟拐拐。”

“嗯,我知道了,妈要跟你说。”

郭师母又与观花婆说了一阵,半个小时以后,观花婆这才清醒过来,又开始询问另一人的情况。

出了观花婆的家,郭师母道:“这个观花婆算得太准了。”

郭兰回想了观花婆所说的话,大部分都是模梭两可,可是有一点让她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观花婆知道我还没有成家?想了一会,仍然想不通。

“妈,你真的不愿意跟我到成津?”

“我哪里都不想去,就在家里陪着你爸。”

郭兰沉默了一会,她心里暗自打定了主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