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55章 操作(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杨柳陪着宁来到了一座位于郊区的别墅,进了一道大门,走出了树间道,一幢四四方方的大楼出现在眼前,这幢大楼很有苏式风格,高高的屋顶、宽阔的楼道,让杨柳生出了一种错觉,仿佛是走进了党政机关。

二楼,侯卫东和小佳夫妻已经在里面等着。

宁见了两人,笑道:“你们从沙州都赶了过来,岭西的客人却一个都不见,晚上要罚酒。”

“这是正常现象,以前我们读中学的时候,每天来得最早的学生都是距离学校最远的。”侯卫东将小佳介绍给了宁,道:“宁书记,这是张小佳,我家里那位。”

宁道:“我知道张小佳,园林局的老科长了,沙州女干部严重不足,张小佳要有挑担子的准备。”她这是有所指,近期组织部门考察了园林局,有意让张小佳出任园林局副局长。

张小佳已经知道了此事,:“谢谢组织上的信任,我只怕干不好工作,有负组织希望。”

从侯卫东内来说,他希望张小佳就做一个技术员,而不是一位官员,可是她的资历、职务、学历等条件都符合园林局副局长的要求,组织上要提拔她,他也不硬拦着。

;曙光和方红线、朱小勇和蒙宁两对夫妻陆续到了。

杨得知了这两家人身份以后。暗自咂舌。同时恍然大悟。心道:“有蒙家地关系。难怪侯卫东能当上副市长。”她知道侯卫东地父母都是普通工薪阶层。能够在几年时间建立这些关系。这种本领着实让她佩服。

吃完晚饭。方红线提出打麻将:“今天个都不准走。抛开手里地事情。在这里痛快地玩一天。”

侯卫东有事要找宁。道:“杨柳先打麻将和宁书记有事情谈。”

朱小勇有些无聊地道:“夫人们打麻将。我们几人做什么?卫东。你别跟宁夫人谈久了们几个大男人也得找些乐子。”

宁不客气地道:“你们这些大男人平时在外面花天酒地。把女人扔在家里。现在是春节。陪陪夫人是应尽之职。”

几个女人都赞同宁地观点。

侯卫东将宁请到了单独的角落,泡了两壶绿茶,他直截了当地道:“宁书记,我想给你推荐一个人。”

“别客气。”

“听说驻京办主任要回沙州,我推荐市政府办的任林渡去接班担任过吴海县县委办主任,现在是正科级干部,从年龄到资历、学历、性格特点都适合这个职位。”

“驻京办是正处级,他是正科,级别不够。”

在这种比较私密的场合,侯卫东没有掩饰自己的真实想法,道:“可以先任命任林渡为副主任,由他主持工作。”

宁沉吟道:“好几位领导都有推荐人选林渡这位同志有没有让人信服的优势。”

“任林渡的特长是沟通能力,大年初一,他率领一个工作组到首都去接上访户,事情办得挺圆满,朱书记也表扬了他。”

“这事我先记着果没有特别强有力的竞争者,问题不大我有一件事情想找你先申明,即使你不讲任林渡的事情也会说起这事。”

“宁书记,你也别客气。”

“我当然不会客气。”宁坐在沙发上姿势很随意,道:“我有一位朋友在首都做房地产,从资金、技术到资源都不是岭西土鳖所能比,他想参与沙州四大班子搬迁项目,这个工程他不想赚钱,主要是想建一个模范工程,在岭西省起标杆作用,为进入岭西市场奠定基础。”

听说是这事,侯卫东就为难了,当沙州市政府搬迁成了定局以后,步高和黄二分别来找过侯卫东,步高身后站着政协主席步海云,黄二身后是市长黄子堤,这还只是本地实力派,另外,通过省里关系找来的也不在少数。

“我虽然在分管南部新区,可是这事已经超出了南部新区的范畴,得归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来操心,我不过是牵线木偶而已。”

宁笑得很开心,道:“过了春节,这事就归你牵头了。

侯卫东当然听得懂其中的意思,自从分管南部新区以后,他就意识到会有这种情况发生,心道:“看来朱民生将一个烫手的山芋丢到了我的手里。”转念又想:“宁来的时间不长,看来和朱民生关系很不错。”

自从分管南部新区,他就意识到会接到无数的烫手山芋,不过这烫手山芋也有两面性,处理得当,就是香喷喷的山芋,处理不当,才是烫手的山芋。

“这事我也记住了,关键要看市委如何决策,市委决策发后,我会在执行层面上,尽力而为。”

杨柳顶替宁到了牌桌上,听说放炮就是一百元,就很有些傻眼,她只是带了七、八百元现金,实在经不起如此摧残,可是当

多人的面,提起钱没有带够,肯定会丢宁的面子,汗就流了出来。

小佳与蒙宁和方红线不同,她是来自于普通家庭,知道一般干部没有多少钱,见到杨柳一闪而过的慌乱,又想到她曾经是侯卫东得力助手,便从手提包里悄悄取了一匝钱,顺手从桌下递给了杨柳,她的动作隐秘而自然,蒙宁和方红线都没有发现。

杨柳当了多年秘书,养成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习惯,她正在着急之时,感到了腿上有人轻轻拍了拍,低头之时,见到了小佳的手和手下的钱,顿时松了一口气。她感激地看了一眼小佳,小佳则是友好地眨了眨眼睛。

朱小勇和陈曙光很无聊地在客厅看着电视,朱小勇对角落里的侯卫东和宁道:“市委书记女士和市长先生,今天是大年初四,你们没有必要夜日继日地商量国家大事。”

宁从坐位起身:“你们两人已经不习惯安静地谈话,宁静以致远,小勇还是大学老师,怎么这么浮躁了。”

陈曙光也觉得无聊:“木山老总吹牛,这个会所除了装修好一些,平淡无奇怎么今天没有见到他的踪影,我昨天还给他打了电话。”

朱小勇道:“现在是春节期,木山老总作为商人,事情挺多,也最累,我们就安静地在这里吃喝玩乐,别去骚扰他。”

此地是庆达集团的高端会所,陈曙光、朱小勇、侯卫东和宁都有贵宾卡年初四,几家人相约在这里玩一天。

音刚落,门外传来的敲门声,一位服务员走了进来,礼貌地道:“先生,今天八点在顶楼大厅有演出,在五楼小厅有音乐会,在三楼有小型钻石展……这是春节初一到初十的活动表。”

陈光接过了活动表夸了一句:“木山老总真是急时雨,让她们几个女人打麻将,我们去搞活动。”

宁道:“我跟你们去看演出,让红线和蒙宁打麻将。”这时,她想起了杨柳的经济实力很难与这几人对打手包里取了钱,道:“杨柳几人都是麻手,你的钱输光没有?”

“我的输赢不姐输了些。”

宁笑道:“有侯市长在后面支撑,小佳输了无所谓。”

侯卫东听了这话道:“宁这个女人锋芒毕露,和她接触要留点心眼。”

几个穿了外套,就出门上楼,在电梯上,宁伸手按了三楼,道:“我想去看钻石展,哪位有绅士风度的男士陪我去?”

陈曙光和朱小勇一齐将目光转向侯卫东。

宁道:“卫东市长,你别摇头,我们四人,有三人同意你陪我去,你被选中了,这是多数人的暴政,制度问题,你无法选择。”

侯卫东很有绅士风度地道:“愿意陪宁夫人。”

宁道:“你也知道这个绰号,谁的嘴巴这样长,是小勇还是曙光?”

钻石小厅很安静,只有六、七个人,在灯光的照射之下,钻石展品散发着令女人心醉的光芒,侯卫东对这些奢侈品没有太多的感觉,背着手在一旁陪着宁。

他目光停留在了一个背影上。

这个背影奋条而挺拔,正低头欣赏着柜台里的钻石。

侯卫东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晏紫,他用欣赏的目光打量着匀称健康苗条的背影。

晏紫似乎感受了后背的目光,回过头,与侯卫东的目光碰过正着,她移开目光,看了一眼宁,略略点头,徐步离开了钻石展厅。

宁见了晏紫,不由赞道:“好漂亮的女孩子,真有气质。”

“省歌舞团的。”

宁当即道:“那就是步高夫人的同事了?”

“对。”

侯卫东没有想到宁反应如此敏捷,对沙州人员了解得这么快,暗道:“宁真是太聪明了,脑瓜子真好用,不是花瓶书记。”

宁在钻石展厅足足看了四十来分钟,这才离开了展厅。

“你很喜欢钻石?”

“钻石恒久永,一颗永相随,哪个女人能忍受这种诱惑?”

“那你为什么不买,展品中没有看上眼的?”

“诱惑是一回事情,占有又是另一回事,我宁愿多留点念想,多点念想就多了希望,日子就不难过了。”

“宁书记的日子难过,说出去别人要笑掉牙齿。”

“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宁不愿意多说此事,很快转变了话题,道:“市委还缺一位秘书长,侯市长有什么好人选没有,朱书记、我还有中达部长都是外来的和尚,对本土干部不熟悉。”

侯卫东没有想到宁会有如此一问,他想了想,道:“宁书记猛然间提起了这个问题,我没有思考好,如果随意说出来,会影响市委的思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