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53章 聚散(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在下楼之时,侯卫东给任林渡打了电话,道:“你在哪里,在沙州,那我给你交待一个任务?”

任林渡正带着小孩子在父母家里玩耍,平时小孩子由前妻带着,他想趁着春节多带一带小孩子,接到侯卫东的电话,感到挺突然,道:“侯市长,什么事情,你吩咐。”

“林渡,绢纺厂有上访,一个女的,通知我们去接人,你是否愿意担任接人组长。”侯卫东已经得知事情大致情况,此事虽然急,却并不是太难,关键是大年初一发生的事情,这就是一个极好的宣传点。

任林渡正在争取到沙州都办事处,听到侯卫东如此安排,明白他的意思,道:“虽然这事有些难度,但是我愿意接受挑战。”

任林渡当过年吴海县委办主任,侯卫东对其能力还是相信的,但是为了牢靠,还是特意问道:“你以前有过相关经验吗?”

任林渡道:“这种事情市、县两级都;不多,我在吴海县时,处理过不少类似的事情,侯市长放心,我会把事情办得漂漂亮亮。”

“等一会我要开紧急办公议结束以后要分别给黄市长和朱书记汇报此事地处理情况。我会特意提到你地名字。你要抓住这个机会。坏事就变成了一个契机。”

虽同样进出于一幢楼。侯卫东属于这幢楼地食物链高层。任林渡作为办公室科长。是直接为食物链高层所服务此时已经感到了巨大地差异。也开始主动适应这个差异。以前侯卫东当县委书记之时。他没有改口。仍然称其为“卫东”。此时侯卫东当了副市长在同一幢楼工作。任林渡终于习惯称呼侯卫东为“侯市长”。而侯卫东也没有刻意去纠正。

林渡接受了任务将小孩子送到了前妻家里。他地前妻在沙州中学当老师。接到了电话。来到操场上等着任林渡。

“怎么大年初一还要上班。”前妻温红穿着一件带关毛领子地大衣。脸冰得红朴朴地。

任林渡牵着儿子地小手。道:“有人到首都去上访。我得去接人。这是政治任务。”

温红接过儿子地手。道:“你什么时候走?”

“随时都有可能动身。”

“你上没有其他安排?”

“我单身汉一条,在家里蹭饭吃:有什么安排?”

温红心中一酸,道:“就在我这里吃吧。”

任林渡走进了熟悉的房间坐在沙发上,仔细观察了屋里的陈设|欣慰地没有发现男人的物品,小儿子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他很快就将两个大人丢在了一边。

“你一个人在家,没有到爸妈哪里去?”

“元旦回去过,今年春节就不回去了,我爸妈过了初三,要到岭西我哥家里去。”温红家在岭西最偏僻的一个县,来往很不方便,去年温红回了一趟老家,今年就不想回去了,一个人安安静静留在学校里,看看书,做做家务,日子很是平静。

任林渡试探着道:“晚上你一个人在家,我来这里方便吗?”温红知道他想问什么,道:“我就是一个人,那次你看见的是别人介绍的,我们只见过两面,没有成功。”

在沙州大学郭教授丧事上,看到了朱民生和赵东都来坐大夜,任林渡再次感到了巨大的失落,追求郭兰的信心丧失殆尽,他在深夜里回想着前妻的好处,忍不住披衣坐在窗前。

任林渡道:“我也没有找其他人。”

温红知道任林渡一直暗恋郭兰,这也是两人分手的最大原因,一切急吵都在于此,她身形稍有停顿,道:“遇到合适的人,你也要考虑,老大不小了。

”停了停,她又问:“郭兰还没有结婚?”

任林渡走到了温红身边,道:“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一个伪命题,郭兰是天上的星星,我和你都是凡间人,我想忘掉过去,重新开始我和你的新生活。”这句话说出来,积郁已久的心结似乎一下就打开了,他整个人顿时轻松了下来。

为了这一句,温红等了五年,她不顾儿子在旁边,猛地扑到了任林渡怀里,伸手锤打着他的胸膛,道:“你这个坏人,怎么今天才来。”

看动画片的儿子冲了过来,道:“妈妈,不准打爸爸。”

温红一把将儿子拉到怀里,道:“儿子,妈妈没有打爸爸,妈妈是爱爸爸。”

大年初一遇到到首都上访,相关职能部门的人只能自认倒霉,当侯卫东走进会议室以后,东城区区长欧阳胜、信访办主任代诚、绢纺厂厂长蒋希东等人已经到了。

侯卫东道

家辛苦了一年,在大年初一打扰大家,我表示歉意,这事必须请大家来商量,先请信访办王主任通报相关情况。”

王诚是沙州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同时任市政府信访办主任,当了四年信访办主任,虽然平时也忙,却是第一次在大年初一开会。

“市绢纺职厂退休职工代永芬也是老上访户了,她的情况大家都很熟悉。”

王诚看了一眼侯卫东,道:“我还是先简单介绍此人的情况,代永芬此案最大的特点是案情简单,她原是本市绢纺厂的工人,住在家属院区,由于多占了房子勤处让她搬走,她坚决不搬,三番五次以后,双方发生纠纷,保卫处前去调解,在保卫处调解之时,后勤处趁机把她家的东西搬了出来代永芬坚持说她家有五千元现金还有祖传珠宝,从九五年开始上访,如今已是七年了。”

王诚说起代永芬就摇头,在这七年里,他与代永芬磨了无数的嘴皮子,如果嘴皮是铁棍怕也会被磨成了铁筷子。

“这一次代永芬了首都,她在大广场闲逛,然后在黄昏之时就拿出了横幅送到了派出所以后,民警在她的口袋里发现小瓶农药,而代永芬一直在嚷,不解决问题就自杀事引起了首都相关部门的高度重视,要求当地政府立刻派人将代永芬从首都接回,并且妥善处理。”

蒋希全道:“绢纺厂的住房向很紧张,代永芬一家人占了两套房子,代永芬自认为丈夫是受了公伤,应该得到照顾勤处反复做了工作,她还是不搬家出来厂里造成了极坏的影响。

王诚分析道:“是陈年旧事,也是一件小事勤处按规定让代永芬搬家,无可厚非一的缺陷是在搬家时代永芬没有在场,而且当时也没有找证人。”

听到这些鸟事,侯卫东也是一阵笑,可是坐在这个位置上,他就得想办法解决这些事情,脑筋不停地转动着。

蒋希东一阵苦笑,道:“当时五千元现金的工人家庭不多,代永芬家里经济困难,绝对没有五千元现金,她世代务农,家里顶了天就只有讨饭碗,祖传珠宝那是没影子的事,而且,当年的后勤处处长已经退休了。”

此和东城区欧阳胜原本没有直接关系,只是按照辖区负责制的原则,他承担着辖区的职责。

事本不复杂,侯卫东听得很清楚,当欧阳胜简单讲了两句以后,他道:“刚才代主任说得很清楚了,这就是一个人为弄得复杂的简单问题,或者说是不懂得妥协的双输事件,原因就不必现在追究了,我讲三点,然后大家分头实施。”

“一是按照通知要求,立刻派出工作组到首都接人,要确保安全无误地将上访人代永芬带回沙州,这是硬杠子,必须坚决执行,工作组以任林渡为组长,东城区派一名同志,信访办派出一名同志,公安局带一人,绢纺厂暂时不要派人,但要做好与其家人的沟通工作。”

“二是信访办提出解决意见,在春节以后进行认真的协调磋商,即使出一点钱也要尽量把此事消化掉,花小钱买大平安,这话就是指这种情况。”

“三是如果代永芬再做出出格的事情,违反了那一条那一款,我们也不要因为她是上访人而手下留情,有法必依,执法必严,我们不必为了特定种类的违法人法外开恩,这一条欧阳区长要特别留意,掌握好尺度。”

“我讲三点,大家还有没有意见,没有意见,各自开展行动,遇上急事可以直接给我打电话,散会。”

散会以后,王诚留在了会议室,他没有想到侯卫东会派出任林渡去当工作组组长,道:“侯市长,任科长才当科长,让他去当组长,我有些担心。”

侯卫东道:“任林渡在吴海县当过几年县委办主任,工作经验丰富,应该没有问题,你是信访办主任,在守摊子,最好不要轻易离开沙州。”

大年初一到首都接上访户,原本就不是一件好事,王诚尽到了提醒义务,就道:“我已经与首都办联系了,他们很提供帮助,晚上岭西有一班到首都的班机,晚上九点。”

“代主任经验丰富,等一会你再给任科长交待注意事项。”

“侯市长,请放心。”

王诚对于侯卫东如何安排任林渡有些不解,暗道:“任林渡看来是侯卫东的人,不过让手下人在大年初一出差,也太不符合常规做法。”

侯卫东在车上给任林渡打了电话,道:“晚上九点飞机,代主任要给你交待细节。”

电话里传来任林渡高兴的声音:“我在温红家里,我们和好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