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52章 聚散(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当了副市长以后,侯卫东很快就进入了角色,每天忙得团团转,与小佳温存的时间明显减少,大年三十,两人相拥有被窝里,侯卫东抱紧了小佳,隔着小内裤慢慢扶摸,小佳很快就有了情绪,道:“这一段时间,你不作为。”侯卫东低头吻着小佳,道:“那我今天补上。”

醒来之时,已是上九点,侯卫东光着身子来到窗前,将窗帘拉开了一条小缝,窗外不时传来鞭炮之声。

小佳脸色红润,心情很好,:“今天是大年初一,你不能出去办事,陪父母,陪小孩,陪我。”

“好,今天我完属于你。”

“能不能关掉手机?”

侯卫东笑道:“你说我能关掉手机吗”

小佳想了想。道:“你确实不能关掉手机。”

“大年初一先到我家。初二到你家。初以后我还有几家人要去拜年。”

在过年之前。侯卫东和小佳空跑了一趟周昌全、祝焱、吴英等重要人物提前拜年。初三以后。比如陈曙光、朱小勇、丁原等人还要在一起活动。这种安排已经成了基本固定地模式。年年通用。最大地变化是拜年对象地调整。

起床以后。一家人来到了父母家中。侯卫国、蒋笑以及婴儿已经来到了家里。互相发了过年钱。大家围坐在一起谈天论地。其乐亦融融吃午饭地时候小英打了电话到家里。道:“老妈。我和何勇在楼下。买了一腿羊肉。还有些年货来帮忙。”

侯卫国正在给小儿子换尿不湿。刘光芬吩咐道:“小三去搬东西。当了副市长。在家里还是一盘小菜。”

侯卫东穿上外套就奔楼下,在门楼遇见了侯小英,侯小英道:“何勇在等你。”

就见到了何勇的越野车。

“姐夫,生意做得不错车办完了手续也得三十来万。”

何勇肚子愈发地突出,他一边打开尾箱边道:“办完手续三十七万。”

“绢纺厂的生意是否好做?”

“还行吧,出口生意做得挺顺需求旺盛。”

侯卫东笑道:“那你说绢纺厂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前几天才罢工得愁云惨淡。”

何勇兴趣来了,道:“我就是要给你谈这事情,一句话说不清楚。”

此时,侯卫东经过多方印证,对绢纺厂现状已经基本清晰的判断,他准备与二姐夫再次细谈一次,将绢纺厂的弯弯绕搞清楚,道:“我也正想找你,今天喝点小酒,边喝边谈。”

侯卫东抱着一箱子土特产,何勇提着羊朝楼里走,刚到中庭,意外地见到了一位大家都很熟悉的女子,侯卫国的前妻江楚。

在这大冷天,江楚仍然是一身西服,手里提着袋子,上面印着四个大字“清河事业”,她见到侯卫东与何勇并不是太意外,道:“何勇、侯卫东,好久没有见到你们了。”

侯卫东知道江楚过得不太好,见她脸色冰得很青,道:“大年初一,你没有回成津?”

江楚道:“今天有人要用我们的产品,我给他送过来。”

侯卫东看见鼻子被冰得通红的江楚,自己的鼻子倒有些发酸,道:“谁在大年初一买清河产品。”

江楚马上拿出了一本小册子,道:“我们清河集团出了不少新产品,刚才我给一位朋友送了些健康食品,还有最新型的避孕套。”

何勇也被江楚访问过无数次,他用不可理喻的神情看着江楚,侯卫东同样对江楚的行为不可理喻,可是他更多的是深深的同情与愤怒,他对何勇道:“二姐夫,你先回家,我跟江楚再说几句话。”

何象扭动着身躯,如一只企鹅,慢慢地上了楼。

侯卫东郑重地道:“江楚,我有几句话想给你说,也话你不爱听,但是我觉得应该给你说出来。

江楚内心挺复杂,她似图装作轻松,道:“我随时接受侯市长教诲。”

“江楚,我觉得你不能再沉迷与传销了。”

江楚反驳道:“清河事业是最有前途的事业,我们辛苦几年时间,可以赚到一辈子的钱。”

侯卫东毫不客气地打断她的话,道:“为了做传销,你把工作丢了,婚离了,房子判给你,你也把房子买了,你到底要追求什么,如果是为了钱,现在有太多的赚钱机会,如果是为了追求幸福生活,你其实已经毁了自己的生活,你其实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纯粹是自欺欺人而已,你是不愿意面对现实,活在一个虚幻的梦中。”

“今天是大年初一,你还出来搞推销,这

的日子吗?”

江楚脸色变得惨白,口里道:“要成功就得奋斗,要成为美丽的蝴蝶就需要前期的>化。”

“大年初一,回家看看江叔叔,别在外面瞎转了,今天没有谁会欢迎你。”

江楚低着头,过了一会,才道:“我和家里人断了关系。”

侯卫东不容分说地道:“笑话,难道亲情可以割断吗,我送你回家,你把清河产品全部扔掉,从此再也不准搞传销了。”他抓过清河事业的纸袋子接扔进了旁边的垃圾箱。

江楚呆呆地看侯卫东,当清河事业被弃置于垃圾箱时,她突然觉得心里轻松了。

“电话本给我,手机给我。”侯东伸出了手。

江楚在传销扎了几年,数次都要崩溃,这一次突然间被侯卫东一顿不留情在的训斥,她再也不想为清河事业这个海市蜃楼进行辩解,将电话本和手机递给了侯卫东。

侯卫东把手机卡取了,连卡带笔记本一起扔进了垃圾箱,道:“你跟我上车送你回吴海过年。”

江牵线木偶一样跟着侯卫东上了蓝鸟车在车上,她对于清河事业的怀、愤懑、委屈以及屈辱猛然间爆发了出来,在车上一阵号啕大骂。

侯卫东放任江楚大哭,在车下给小打了电话:“家里有多少现金。”

小佳已经知道侯卫东遇到,劝道:“我知道你是好心去支持传销,你越买是害了江楚。”

“我准备将江楚送回吴海,交给她父母,江楚这一次恐怕不会再做传销了,她把手机和电话本都交给我了。”

小佳这才大体明白是怎么一回事情,道:“因为要拜年,家里现金多一些有十万。”

“你赶紧回去取五万。”

过了一会,小佳抱着小包就来到了车库听到车里的号啕大哭,侯卫东向她摆了摆手:“别去打扰她,让她哭个痛快。”

江楚整整哭了半个多小时声这才停了下来,小佳这才进了小车,陪着江楚说了二十来分钟,这才下了车。

“老公,我陪你一起到吴海,江楚愿意回去了。”

侯卫东又从大哥侯卫国那里要来了江楚家里的电话,打通以后,江楚父亲最初还是冷冰冰的,得知事情原委,声音突然就沙哑了,“小侯,太谢谢你了,哪里有父母要和子女断绝关系的,不管她做了什么以,家里大门都为楚楚敞开。”

到达吴海县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一点钟,江楚全家人都在楼上等着,当江楚从车里下来,全家人就是直抹眼泪水。

吃了荷包蛋,又喝了鸡汤,侯卫东这才开车回沙州,小佳这一趟吴海之行,陪着滴了不少眼泪水,到沙州近郊,她道:“老公,我们无论如何不能闹着离婚,我看着江楚的苦,就想起蒋笑的甜蜜,尽管江楚离婚主要责任在她,可是这般处境,看了让我还是伤感。”

回到家里,已是下午时分,侯家人都围在一起打麻将,小佳自然而然地代替了侯卫国。

侯卫国和侯卫东两兄弟来到房间里,把门关上,侯卫国关心之情溢于外表,道:“小三,江楚情况如何,一日夫妻百日恩,每次听到关于她的笑话,我心里就特别难受。”

“已经将江楚交到江叔叔家里了,应该没有问题,我给了她五万块钱,如果愿意,可以在那个企业给江楚找份工作。”

“她不能再当老师吗?”

“这个很难,当初她是被开除的,有文件。”

侯卫国道:“侯家对她也算是仁慈义尽了,如果她不是擅自去把肚子里的小孩子打掉,我还会犹豫,当初她的作法实在让人心寒。”

“大哥,算了,你别考虑江楚的事情,蒋笑都生了小孩了,你就安心过日子。”

何勇挺着大肚子也进了里屋,道:“小三还真是好心,将江楚送到了吴海县,总算是了结了大哥的心事。”

关于江楚的话题,一向是背着蒋笑,三个大男人就关在屋里谈论起家长里短。

谈了一会,何勇把话题转到了经营上,道:“市里对绢纺厂有什么政策,如果要破产,我们民营企业也可以参加。”

侯卫东不想二姐夫掺合在市绢纺厂里面,道:“绢纺厂的生产经营都还正常,远远没有到破产的地步。”

何勇道:“这次罢工只能是骗你们政府官员,凡是内行都明白,这两年的行情都要亏损,就没有天理了,那个蒋希东本身就是专家,在系统里很有名气,他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侯卫东很有兴趣地与何勇探讨了市绢纺厂的问题,正在兴致之中,接到了市政府办公室的电话:“绢纺厂又有工人到首都上访,要求立刻派人到首都去接。”

“他妈的,这是大年初一。”侯卫东骂了一句粗话,也只能去应对此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