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51章 聚散(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郭教授的大夜。

侯卫东、杨柳、任林渡等益杨青干班同学邀约在一起,赶到了沙州学院,秦小红在岭西办事,也答应晚上赶回来。

与前天相比,郭显憔悴,她将侯卫东等人安排坐下,又去迎接另外的客人,依沙州的风俗,孝子孝女见了来坐大夜的客人,要跪着磕头,沙州学院风气较为开放,就改成了微微弯曲膝盖。

见到楚楚可怜的郭兰,侯东心里很不是味道。

任林渡这两跟着姬程在跑省城,今天上午才得知此事,他一路上给郭兰打了多次电话,到了沙州学院的灵堂,原本想去帮忙,可是成津县委组织部是全体动员,将灵堂打理得井井有条,用不着他去帮忙。

转了几圈,任林渡只能坐回到了卫东这一桌,看大家打扑克。

七点钟。灵堂下面坐满人。人气旺盛。

侯卫东拿了一幅好牌。正算计着。忽然晏春平凑在耳朵边上。道:“侯市长。朱书记来了。”

牌之人都抬起了头。果然是朱民生等人走了过来。他们如电影明星一般。吸引了众人地目光。

有人在议论:“真是客走旺家门。郭兰当了官。大家都争着来坐大夜。”又有人道:“前几天老院长过世。莫说是市委书记。连县委书记都不会来。这世道。”还有人道:“郭教授教书育人一辈子。从来不和当官地打交道。大夜之时。全市大官都来了真有意思。”

俗话说。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侯卫东地目光越过了朱民生。他吃惊地看到旁边之人然是省委书记秘书赵东。

“朱民生过来送花圈。是因为赵东要来送花圈。”侯卫东这时想起。赵东和郭兰在市委组织部时就是上下级关系。

侯卫东是在场官员中级别最高的,他和曾昭强等人一起迎接了朱民生和赵东,几人在门口略为寒暄师母和郭兰走了过来。

赵东穿了一件中长大衣,即有官威,又有儒雅之气他握着郭兰的手,另一手轻轻拍打着郭兰的手背,关心地道:“郭兰,节哀顺便有想到郭教授走得这么快,真应该早点到省城来治疗。”

侯卫东跟在赵东身后,他将这个细节看得很清楚,暗道:“难怪,难怪。”

郭兰借着与其他同志握手,顺势将手抽了出来朱民生和赵东道:“各位领导请里面坐。”

朱民生和赵东按照沙州习俗,到郭教授的遗像前面烧了香们几人倒没有跪,只是在遗像前三鞠躬。

郭家的亲朋赶紧为几位大领导清理了两张桌子东、朱民生、侯卫东等厅级干部围坐在一起。

朱民生道:“沙州大学是沙州的最高学府,也不知当时是出于什么考虑一所本科学院布点到了益杨,而不是在沙州市区。”

赵东看了一眼坐在旁边的郭兰,道:“我记得当时市委曾有意将学院搬迁到南部新区,后来此事不了了之。”

“沙州大学在益杨也有数十年的积累,要搬行一所大学,费用很高,沙州财力难以承受,此事只有等到下一步才能进行。”

赵东当了省委书记秘书,地位得到了明显提升,眼界也开阔了不少,道:“高校从1999年开始扩张,这和改革一样是长期的不可逆转的大趋势,沙州大学在99年以前不足一万人,如今接近两万人,现有的校区不能满足需要,与其在益杨大规模征地,还不如直接搬迁至沙州南部新区,老校区可以作为成人教育的基地。”

朱民生很稳重地点了点头,对侯卫东道:“侯市长,你分管南部新区,赵主任这个提议很有道理,等开春以后,与明俊同志一起做个调研,将此事提上市委的议事日程。”

“此事我马上开始着手。

侯卫东在校区里有住房,从个人因素,他更愿意保持原样,从副市长的角度,他觉得赵东所言很有道理,他心道:“当年朱民生将赵东排挤出了沙州,谁知赵东时来运转,居然成了钱国亮的秘书,就算朱民生态度再好,两人心里的芥蒂总还是有的,现在朱民生肯定特别后悔当初之事。”

这时,益杨县委书记马有财闻讯而至,他当益杨县长之时,郭兰还只是组织部的普通干部,他对当时的郭兰并没有什么印象,后来郭兰调到了市委组织部并当了科长,他才对郭兰有了印象。

益杨县委办听说郭兰在沙州大学办丧事,派人送了花圈,也算进了心意,马有财作为县委书记,与郭兰关系普通,自然不会来坐大夜,他接到电话,得知赵东和朱民生亲自来了,吓了一跳,这才坐着车来到了沙州大学。

马有财到了以后,沙州大学的党政一把手陆续也赶了过来。

赵东坐到了晚上十一点,这才向郭兰告辞。

赵东和朱民生走了以后,刚才聚在一起的人便陆续散了。

在任林渡眼里

生和赵林都是高不可攀的人物,居然出现在了郭教他一直在追求郭兰,压根没有想到她会有这种人缘。

此时看着一身素衣的郭兰,他突然觉得灰心丧气,完全没有了自信心,暗自下了决心:“我一定要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退一步海阔天空,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

等到了侯卫东送人回来,任林渡将他拉到了一边,道:“那天给你说的事情,有眉目没有?”侯卫东一时没有回过神来,道:“哪一天,什么事情。”

任林渡见侯卫东将此事忘在了脑后,道:“就是驻京办的事情,我真的很想到首都去,现在这种情况走不行了。”

侯卫东道:“这件事情,你放心,我记在心上,只是时机不成熟,等到春节过来来研究此事。”

到了晚上十二点,杨柳告辞,她现在是乔的专职秘书,每天早上要去接乔,因此不敢守通宵。

侯卫东的小车驾驶员正车上打盹到侯卫东敲门,连忙坐了起来,道:“侯市长去吗。”

“我不回去,今守通宵了,市委办的杨柳要回沙州,你送她回去天七点半钟来接我。”

杨柳站在车门,道:“侯市长,我的新子钥匙拿到了,我准备过了春节开始装修,谢谢你了。”杨柳的新住房在农机水电局家属院,是占用了当时侯卫东的名额由于有水利厅的支持,项目资金充裕幢家属院进展神速,目前已经拿到了钥匙柳对于侯卫东自然是十分感激。

杨柳走了不久,秦小红益杨县交通局的梁必发这才赶了过来梁必发是铁打的身体,天天转战各个酒场,依然是红光满面,反而是辞职做生意的秦小红显得很没有精神。

当天夜里,守通宵的除了授的直系亲戚,就是当年青干班这几个年轻人,以及成津县委组织部的年轻人们。

事结束三天以后,春节就到了。

侯卫东接到了郭兰的电话:“感谢你。”

“不用谢。”

“沙州学院的钥匙,我还给你。”

“你先拿着,我又不止一把钥匙。”

“春节我不想在家里,屋里到处是我爸的影子,我和我妈到岭西姨妈家里去。”

“生生死死,都是自然法则,你不要沉浸在悲痛之中,不仅你自己要正确面对此事,还要带动郭师母。”

郭兰听到侯卫东的交待,眼圈又红了,道:“守在爸的书房里,我想了很多的事情,从我的本性来说,不喜欢当行政干部,我想到大学去工作,然后去脱产去读书,当学者,这是爸爸最希望我做的事。”

侯卫东见郭兰主意已定,道:“你要慎重考虑,放弃现在拥有的事业,很可惜。”

郭兰手里一直握着侯卫东的钥匙,她语气坚定地道:“放弃也是一种生活态度,我已经下了决心。”

大年三十晚上,按照安排,侯卫东带着一组人检查南部新区的安全,节前开过安全工作会,市级领导拉网式地检查过一次安全,但是大年三十晚上,由于烟花爆绣多,害怕引起化粪池爆炸,几位副市长还是带队到了各个小区。

侯卫东分管南部新区,南部新区地宽人少,烟花爆绣集中在老区,他们就成了最轻松的一组。

市政府办张敏副主任是多年副主任,参加近十年的安全检查,听说是检查南部新区,便在车上暗中准备了一些鞭炮。

当新年钟声响起,全城如同时吃了鸡血一样,骤然间兴奋起来,先是满城的火光与闪电,随后就是震耳欲聋的响声,空中很快就弥漫着一股火药的香味。

侯卫东等人来到了一块视线非常是开阔的水泥坝子,冬天天气冷,大家耸着肩膀,手放在衣袋里,看着东、西城区向上窜的火光。

半个多小时过去,火光和响声才渐渐消去,张敏给南部新区办公室打了电话,然后向侯卫东报告道:“侯市长,我问了南部新区办公室,今年一切平安,没有意外。”

她笑道:“侯市长,这里地势开阔,周围没有住房,我准备了一些鞭炮,爆绣声声,除旧迎新。”

侯卫东欣然同意,检查小组的领导同志全部都恢复了童心,大家点着鞭炮,在坝子里噼里啪拉地放了起来。

放完了鞭炮,侯卫东道:“同志们,今天的检查工作到此结束了,本来想请大家吃顿饭,但是今天时间太宝贵了,大家赶紧回家,同家人团聚。”

侯卫东回到了家中,已经是凌晨,小佳还守在屋里,从厨房里端了些汤圆,道:“今天是大年三十,你吃几个汤圆,全家人都团团圆圆。”

他将手机调成了静音模式,放在了枕边,又缩回了被窝里,他平时很难得睡懒觉,一是工作忙,二是他有早上锻炼的习惯,听着外面零星的鞭炮声音,躲在床上与老婆温存,将所有俗事抛在一边,也是人生之一大乐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