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48章 春节前(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早上,穿上了久违的茄克,侯卫东提着手包匆匆地下楼,到二楼之时,遇到了楼下的瘦高个邻居。

“侯市长,您好。”瘦高个男邻居主动热情地打招呼。

侯卫东放缓了步,道:“你好,你住在楼下吗?”

男邻居主动介绍道:“我叫星,是沙州正兴律师事务所的,这是我的名片。”

沙州正兴律事务所是新近崛起的律师事务所,侯卫东听说过这个律师事务所的名声,道:“正兴这几年发展得很快。”

刘星跟着侯卫东的脚步,道:“侯市,我们正兴律师事务所正在积极与政府机关合作,为政府提供法律服务,如果需要我们正兴律师事务所,请您吩咐。”

又道:“我也是沙州学院法系毕业地。和罗金浩同班。没有想到侯市长住在我楼上。”

侯东这才停了下来。道:“你和金洁是同学?”

星道:“我们是同班同学。他经常给我提到你。”

侯卫东又把名片看了看。道:“我有事。就找你。”

到了新月楼门口春平已经站在车门口等着。他接过侯卫东手里地提包。又利索地给侯卫东打开车门。

侯卫东转过身与刘星握了手。道:“刘律师。名片我收到了。如果有事。我给你联系。”

上了车春平回头对侯卫东,道:“听说来了一个美女书记。”

话未说完,侯卫东神情突然变得颇为严历,道:“晏春平,你是市政府办公室干部,不是普通老百姓么能这样议论市委领导,说话要有分寸。”

晏春平原本笑呵呵的,脸上的笑容就如突然被急速冰冻了尬地坐在副驾驶位子。

跟随侯卫东最久的秘书是成津县的杜兵,当他调到农机水电局以后,将杜兵送到了省委组织部,算是给杜兵找了一个好位置择晏春平做秘书,一来是这年轻人还机灵,二来是看在了红坝村支部书记晏道理的面子上。

今天借机训斥晏春平,是侯卫东有意慢慢地调教他,玉不磨不成器,这是放之四海皆准的道理。

东城区欧阳胜已经来到了侯卫东办公室一脸灰色,见了面也不寒暄:“今天早上我得到了准确情报,绢纺厂有几个老上访户可能去首都上访。”

市委将春节保平安提到了相当的高度果在春节期间发生了群访事件,绝对要处分相关责任人卫东作为分管副市长,尽管不会受到处分,可是脸面也不好看。

“欧阳区长别急,具体是什么情况?”

欧阳胜递过手中材料,道:“总共有五个人,都是老上访户,这是具体情况。”

看了材料,侯卫东觉得这些事情就是一团糨糊又是一团乱麻:“最早的一位上访者提出要求平反,当时还在文革时期,他因为贪污了工厂两百元钱被打成了现行反革命,他看到大量现行反革命都平反了,而他自己没有平反,从此开始漫长的上访之路。”

“还有一位上访者是在工厂下班以后,坐公共汽车出了车祸,他要求报工伤,也是十年前的旧事。”

侯卫东道:“五个人有三人是经过法院终审判决,如果通过上访解决问题,就是变相地干扰了司法,而且,这些沉年旧事都没有证据支撑,现在确实无法解决。”

欧阳胜更是一脸愁苦,道:“这五人都有上访经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失踪,我估计到首都去了,发生了这表事,我向市委市政府作检讨。”

“现在别说检讨的事情,腿长在别人身上,他们真的要走,凭几个外行的监视肯定不行,你赶紧组织人员进行弥补措施。”

欧阳胜在东城区当区长,经历了太多猫和老鼠的游戏,对套路熟悉得紧,道:“由街道、绢纺厂、派出所、信访办同志组成的联合小组,已经坐上了飞机,在首都火车站、汽车站和信访局等几个地方去等着,只要发现了这几个人,一定会想办法把他们弄回来。”

侯卫东也没有更好的办法,道:“我给市政府驻京办打好招呼,让他们也出面帮忙,他们在首都地头熟悉,还有,应该花的钱就要花,别因小失大。”

欧阳胜知道侯卫东是什么意思。

在沙州,有些上访者已经变成了上访专业户了,找到他们以后,上访专业户会提出各种各样的要求,有的上访者会要求坐飞机,还有的上访者差了餐馆的钱。

侯卫东的意思就是花钱买平安,这也是地方上不得已而为之的通用做法。

“他们的钱都带得必较宽松。”欧阳胜是一脸苦瓜相。

侯卫东道:“我们一起到黄市长那里去,这种大事得让他知道。”

黄子堤恰好在办公室,听到了这事,道:“如果不采取措施,首都就是上访者的乐园了,这是政治任务,希望你们正确理解。”

“等到此事解决以后,东城区相关责任人还是得受处发,没有处罚,以后稳控工作就会流于形式。”

欧阳胜心情沉重地离开了市政府大楼,侯卫东继续留在黄子堤办公室谈事情。

“绢纺厂出了这么多事情,说明领导班子不行,有必要在春节以后做一次大手术是分管领导,与江主任一起,给市政府推荐合适接替蒋希东的候选人。”

侯卫东这几天一直在深入接触绢纺厂,了解得越深,他越是谨慎,听到黄子堤有意要调整绢纺厂的领导班子,道:“绢纺厂形成今天的局面有体制、市场和历史等诸多原因,单纯换领导解决不了根本问题。”

黄子堤干脆地:“这一届领导班子既然搞不好绢纺厂,就是最大的问题,春节以后,如果还没有起色,就要考虑更换领导班子。”

话不投机侯卫东把嘴的话也咽了下去,道:“春节前,我想开了一个大会一讲企业安全生产的事。”

“姬市长在分全,他昨天也提出要开安全大会,企业安全生产只是一方面,两个会合在一起开先去距姬市长商量。”

离开了黄子堤办公室,侯卫东将节前需要做的事情理了一遍,将晏春平叫了过来,道:“你把国营企业安全生产这一块文章准备好,等到全市安全工作会开过以后,在小范围内再开一次安全会。”

晏春平走出大门时遇了正往里走的任林渡。

“侯长,我给你汇报工作。”任林渡走进了侯卫东办公室原本想直接称呼“卫东”,话到嘴边着宽大的办公桌以及身后的书柜,他还是采取了尊称。

卫东笑了起来:“林渡,现在没有外人,你说话怎么这样酸,我们是什么交情,有话直说。”

任林渡罕见地露出一些愁容,道:“我不想在市政府办公室呆了,我这个年龄,在这里没有什么意思。”

侯卫东敏锐地道:“来市政府之时,年龄和现在差不多,你应该不是这个原因。”

任林渡这才道:“原本我不想在人背后说坏话,可是我实在受不了刘坤,他现在是主要领导的秘书,也把自己当成了主要领导,在我面前耀武扬威,指手划脚,卫东当了领导,比他级别高得多,也没有用这种态度对待老朋友,我惹不起,躲得起。

对于刘坤的了解,侯卫东是从毕业后的那一夜开始的,他深有同感地道:“你想到哪里去,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帮忙。”

“听说市政府驻京办主任春节后要调回来了,我想到驻京办去。”

侯卫东才和朱民生一起泡澡,又和常务副市长杨森林一起称呼蒙厚石为“蒙叔叔”,在这种情况之下,搞定驻京办主任还是有一定信心,他就道:“这事我来办,如果不出意外,问题不大吧。”

听到侯卫东如此肯定的答复,任林渡很是兴奋,兴奋完了以后,他心里又涌起了一阵悲哀,暗道:“对我来说是难于上尖刀山的事情,对于侯卫东来说不过就是一句话,人和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

他原本是三十岁的市政府办公室科长,也应该算作是前途无量,却由于有了侯卫东这个参照物,他的努力就显得很有些可笑。

“郭兰,我不想在市政府工作了,主要是受不了刘坤,他是主要领导秘书,比杨森林和侯卫东还要牛。”

郭兰看了来电显示,知道他是用的办公室电话,道:“你在办公室打电话嘛,小心隔墙有耳。”

“我都这个混到这个地步了,还怕什么?”

郭兰劝道:“你的位置挺好,姬市长在省里关系很多,给他服务两年,出去也就当个副处级实职领导。”

“那时我都三十好几了,没有什么意思,我想到驻京办事处,在京城混几年,长长见识,结结人脉,做做生意,强过给人当牛当马十倍。”

“任林渡,你浮躁了,大多数干部都没有你任职速度快,杨柳、刘坤也是科长,你们是正常的任职速度,只有侯卫东算是异类,他是特例,不能和他比。”

任林渡固执地道:“我已经打定了主意,趁着还没有正式给姬市长,早些离开沙州。”

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郭兰一边跟任林渡说话,一边拿起了手机。

手机上是一串熟悉的号码,这是省委办公厅赵东的电话。

任林渡听到了手机铃声,道:“你去接手机吧,等事情办好了,我再跟你联系。”

郭兰放下了话筒,她并没有接手机,而是静静地看着在桌上不停一边响一边抖动着的手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