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47章 人员配置(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省委宣传部长有事要回岭西,在高速路口,与朱民生等人一同挥手告别。

市委宣传部长粟明俊酒量一般,同朱民生一样,也有了几分酒意,有了酒意,胆子比平时大了些,道:“朱书记,今天酒喝得不少,我们到脱尘温泉与泡一泡,舒筋活血,解乏。”

另外,粟明俊是多年的沙州市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与朱民生本是多年旧识,关系一直都还可以,这也是他敢于请冷面书记泡澡的重要原因之一。

朱民生打了个嗝,道:“喝了酒,公众形象不太好。”

粟明俊见朱民生没有断拒绝,知道有戏,道:“脱尘温泉贵宾间,环境挺封闭,我请侯市长安排一下,他在管南部新区。”

“侯市长?”朱民犹豫了一下,道:“就他一个人,别安排其他人了。”他来到了沙州以后,很少参加私人活动,这是多年在省委组织部形成的习惯,但是到沙州担任市委书记以后,他感到了比省委组织部更大压力和历史责任,这让他不得不调整行为方式。

自从朱民生来到沙州后,粟明俊便一直在琢磨他朱民生占将让侯卫东分管南部新区,这是朱民生拉拢周系人马的一个重要信号,因此他试探着提起了侯卫东,朱民生果然没有拒绝。

侯东难得地早回到家里。从岳母家里接过了小LL人正玩得开心。他接到了粟明俊地电话。他为难地对小佳道:“朱书记有事找我?”

小佳正玩得心。见老公又要出去。面有愠色。道:“怎么又要走。工作固然重要。你也得留点时间给我和女儿。你没有时间陪着女儿一天天长大。以后肯定要后悔地者说要遗憾。”

“朱民生对一直有误解。现在主动伸出了橄榄枝。我怎么能不识趣。”

小佳只是发发牢骚。并没有真地生气抱起小|:||:|。道:“亲一亲爸爸让爸爸早点回来。”

小|:||:|抱着侯卫东地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奶声奶气地道:“爸爸。早点回来。你今天晚上要给我讲芭比地故事。”

出门之际。他用餐巾纸擦干了脸上地口水中充满了温暖。

侯卫东没有开那辆新奥迪,他开着蓝鸟车到了脱尘温泉。

在路上给水平打了电话他准备最好的贵宾池,准备好水果还准备技术最好的按摩技师,他特意交待道:“别找女技师来找那位不喜欢说话的男技师。”

水平在沙州地面上周旋了数年,侯卫东来泡澡,一般都是由高建打电话,今天亲自打来电话,而且再三叮嘱,他马上意识到十有**是朱民生来了,暗道:“侯卫东这人有意思,居然又和朱民生搞在了一起,还有五代冯道的本事。”

冯道是五代时期政坛不倒翁,历史上总是被人嘲笑,水平是商人,他以利益为中心,对不倒翁冯道倒没有丝毫的鄙视,反而充满了赞赏。

水平把经理叫到办公室,安排了房间以后,他来到温泉侧门,准备迎接市委书记,等了一会,一道雪白灯光射了过来,下车的人是侯卫东,他低声对水平道:“朱书记来泡澡,我赶紧准备好。”

自己的判断完全正确,这让水平很有几分自得,他道:“侯市长放心,我已经安排好了,洗了澡,是否安排点夜宵。”

侯卫东道:“可以安排,但是别上大鱼大肉,煮点皮蛋粥,弄点可口的小菜。”

话未说完,两道雪白的车灯刺破了夜空,朱民生和粟明俊先后下了车。

侯卫东把水平介绍给了朱民生,朱民生很矜持地与水平握了手,便走进了贵宾室。

司机被请进了另外的池子,在贵宾池子的有朱民生、粟明俊、侯卫东和秘书赵诚义。脱掉了衣服的朱民生显得稍稍富态,在穿上衣服之时,他是冷峻的市委书记,可是脱下衣服以后,他就是平常的中年人。

侯卫东从政这么多年,以前在上青林经常打曾宪刚送的沙包,回到了市里以后,沙包用不上了,他就弄了两个大铁哑铃,没有喝酒的时候,一直坚持在书房里锻炼,他脱出下外衣之时,肩膀、腹部还有着肌肉的模样。

水池的墙上挂着温泉显示器,度的水温已经比人体要高了,三人钻进了水里,舒服得呲牙咧嘴。

“侯市长,我把全市的经济命脉交给你了

担子不轻。”朱民生是冷面部长,不习惯与人闲聊,境以后,他的酒意渐渐消了,不知不觉摆出了谈工作架式。

侯卫东表态道:“感谢朱书记对小侯的信任,我会尽力将手里的工作做好。”

朱民生又道:“南部新区发展得不太好,你有什么想法?”

侯卫东当过开发区主任,对开发区情有独钟,当上副市长以后,对南部新区的发展有了初步思考,略略思忖,道:“南部新区的发展还是存在着问题,即是工业区也是新区,这是岭西大部分开发区的通病,目前还没有大的问题,可是这样就制约了以后的发展。”

朱民生以前是纯粹的党务工作者,当了市委书记以后,他要对全市发展负责,这种角色转变让他必须比以前更加务实,听了侯卫东的说法,他道:“你说详细一些。”

“南部新区处于个城市的下风口,如今工业区与生活区的功能不清,我的想法是将南部新区分成两个部分,一个是真正的工业园区,在南部新区的最南端,另一个是目前南部新区的位置,沙州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

朱民生点了点头,道:“在人会之时,人大代表的议案中就有相类似的提案,你的相法其实就是增加了一个工业园区。”

侯卫东道:“如省政府在清理名不符实的工业园区,现在以工业园的名义征地有些难度,工业园不必单独建制,可以作为南部新区的二级机构,名字叫做南部新区工业园,但是实际上是独立操作。”

“侯市长的想法很好,我本同意,不过这样的大政策,靠拍脑袋是不行的,你尽快委托专业机构,做出南部新区的规划,规划要有超前性。”

在州,有很多人看到了南部新区的问题,在不同场合也提过意见,只是他们的意见不能让核心领导听到并相信,所以他们的意见就只能是意见,而侯卫东的意见被朱民生听进了耳朵,意见就将变成沙州的政策。

谈了一会南新区,朱民生又对粟明俊道:“粟部长,宣传工作你得抓紧一些,这些天的岭西日报没有出现沙州的新闻,这不是好现象,我们的新闻量即使不如省会,但是必须要超过铁州。”

粟明俊道:“传部近期策划搞一个沙州花灯节,花灯是沙州传统,全省闻名,虽然现在没落了,完全可以发掘。”

听了花灯节,朱民生立刻否定了,道:“你的思路是政府搭台,企业唱戏,不过花灯节这个题目太没有吸引力了,宣传部回去以后好好发掘,争取做出更有吸引力的题目。”

侯卫东听到花灯节,也是很不以为然,不过沙州确实是一个平淡的普通城市,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吸引四方宾朋,他一时也想不出比花灯这个民俗更好的题目。

这时,按摩技师走了进来。

侯卫东介绍道:“朱书记,这是脱尘温泉最好的技师,技术一流。”

朱民生最反感异性按摩,见到进来的是男性技师,就矜持地点了点头,道:“那我试一试。”

赵诚义比朱民生动作还快,爬上了池子,陪着朱民生去按摩。

侯卫东和粟明俊泡在水里,只露出了两个黑脑袋,在白茫茫的水气中,若隐若现。

侯卫东低声对另一个脑袋道:“朱书记可是冷面书记,怎么想着请他来泡澡。”

“冷面书记也有七情六欲,而且在沙州这种新形势之下,他需要帮手,一个好汉还要三个人帮。”

“让我来一起泡澡,肯定是粟部的建议,谢谢你。”

粟明俊笑道:“卫东是做实事的人,我若是书记,肯定会让你发挥作用,朱书记以前对你有误解,是由于不了解你。”不过,这个理由只是表面的理由,他只是看到了朱民生对侯卫东委以了重任,因此敢提议邀请侯卫东。

信任一个人,使用一个人,与其能否做事有关系,但是关系并不是太大,侯卫东仰在水面,透过水气看着威严的屋顶,又透过窗户看着屋外的寒冬,他想到了与自己深有隔阂的市长黄子堤。

古人云,春江水暖鸭先知,如今与市委书记一起泡了澡,这件事就显得很有些意思。

洗完了澡,温泉服务员端来了热气腾腾的菜稀饭,水平亲自端来了小笼包子。

朱民生神情气爽地穿上衣服,看到了菜稀饭,对着水平的冷脸终于有了一丝笑容。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