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46章 人员配置(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山珍野味,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东西。

黄子堤一直在领导身边工作,入口的山珍野味着实不少,因为蒋希东带来的野味虽好,他却没有太多的感觉。

晚餐后,黄子堤去上厕所,易中岭跟了过去,道:“那对姐妹花晚上要过来,上次陪了你,她们还想。”

想着那夜的疯,黄子堤道:“这两丫头,有股子疯劲。”

易中岭嘿嘿笑道:“我弄了东北虎骨,泡了一坛子好酒,等会放到后备箱,一天一杯,强身健体,效果显著。”

黄子堤心中有些荡漾,可是想着蒋希东在此,他含糊地道:“我先回去了。”

“那两姐妹到了,我开车来接你。”

黄子堤点了点头。道:“以后我过来时。别带外人过来。你是这么聪明地人。怎么会犯这种失误。”

送走了黄子堤。易中岭着蒋希东来到了楼上。两人关着门密谈。

“蒋兄要看到形势。凡是抱国企大腿。最终都没有好果子吃。我曾经也是国企厂长。可是这个厂长在政府眼里就是一只母鸡。要鸡蛋之时就过来摸摸屁股。榨干油水以后。一纸调令就剥夺了我们奋斗几十年地位置。”

“倒是实话。我们国企人地命远掌握在不懂行地笨蛋手里。”

易中岭倒了两杯葡萄酒。道:“为国企人干一杯。”

蒋希东接过酒,道:“干杯。”

“我为了铜杆菇厂可谓呕心沥血,当年厂里效益好之时,政府让我当人大代表,给我荣誉和地位是企业效益下滑,他们翻脸无情,差点把我关进监狱。”

易中岭劝道:“蒋兄要解放思想,趁着还在位置上,多为自己留条后路把一条命卖给了政府,到时退休以后,谁又会理睬你,你又能得到什么?”

喝了酒以后,蒋希东脸色黑中带着红:“易兄有什么高见?”

易中岭不急不燥地道:“我的关系你看到了,黄市长是我的铁哥们,我们不分彼此的可以说是随叫随到。如今在沙州上有黄市长内有你,外有我,我们哥俩联手,绢纺厂就可以变成我们的产业到时天高任鸟飞,你何必把自己关在笼子里。”

蒋希东此时完全明白了易中岭的意图,道:“具体怎么操作

“很简单,复制,我们成立股份制企业,你把绢纺厂的客户介绍过来业务骨干、机器备转移过来,届时老厂死亡个新厂就诞生了。”

蒋希东的黑脸没有多少表情,易中岭继续鼓劲道:“现在各地都在采用这种手法全没有风险,老厂破产以后业务骨干自然进了新厂,对他们来说也没有损失,到时新厂扔掉债务,只需要几年时间,就可以重新占领岭西以及打入国内、国际市场。”

蒋希东道:“我没有这么多钱?”

“既然是股份资,你的资源也可以算作股份,如今有黄市长撑腰,机不可失,失不再来,成功是几世富贵,失败的机率微乎其微。”

“让我想一想。”蒋希东没有松口。

易中岭加了一把火,道:“你得抓紧,这一次绢纺厂罢工,市里对企业领导班子已经有了看法,如果你被调离,那就太不划算了。”

蒋希东听出了其中的味道,道:“这是对我的威胁吗?”

“不是,是最真诚地提醒。”

“让我再想一想。”

就在易中岭与蒋希东在别墅进行这次深入且重要的谈话之时,岭西绣园的晚宴也结束了。

方红线喜滋滋地道:“蒙宁、宁和张小佳都是大忙人,很难凑在一起,今天聚齐了,晚上到我家打麻将,一个都不准走。”

侯卫东素来不喜欢打麻将,道:“我对麻将不感兴趣。”

方红线道:“我只是邀请女士,男人们自已去玩,给你们自由。”

朱小勇拱了拱手,道:“晚上把蒙宁留给红线,我约了集团几位老总喝茶,得先走一步,不陪诸位了。”

医学博士道:“我也得走了,明天有个手术,你们慢慢聊。”

侯卫东也不想跟着去凑热闹,道:“我到宾馆睡觉去了,你们慢慢聊。”他对小佳道:“你先送我回宾馆,然后再回来。”

上了小车,小佳坐在驾驶室里,侯卫东坐在副驾驶的位置,她一边开车,一边道:“刚才方姐说,宁是省委宣传部文明办主任。”

侯卫东没有在宣传口工作过,对省委宣传部的干部并不熟悉,隐隐想起在文件里看到过宁的名字,道:“一般情况来说,省文明办主任都是由宣传部副部长兼任,是副厅级干部,宁不是宣传部副部长,能担任这个职务,还真有些道道。”

小佳道:“方红线看上去比蒙宁要历害一些,其实她没有蒙宁的心计,只要关系处

她为人很热心,我向她打听方的背景,她肯定是子。”

侯卫东不由得夸了一句:“你的思维水平和观察能力已经达到了处级干部水平。”

“你老婆也不是笨蛋,没有吃过猪肉,我还没有见过猪跑,若是我削尖脑袋往上钻营,说不定还能进步,现在这生活我挺满足,把小|:||:教育好,比当官要强得多。”

凌晨一点,小佳才回到了宿舍,洗浴以后,钻进了铺盖窝里,缩在了侯卫东温暖的怀里,道:“宁的伯父和吴英、蒙豪放都是下乡的知青,听说在中央任职,具体是什么职务我没有问出来,职务应该不低于蒙豪放。”

侯卫东立刻就联想到很久以前吴英说过的话:“以前吴英说过要请一位知青给墓地提字,看来就是指的这位大人物了。”

“你们官场真复。”小佳的理想就是靠技术吃饭,尽管她已是官太太,她还是主动与官场划清界限。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官场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提拔一次提拔都可以找到背后的轨迹,宁就是到沙州渡金,是沙州的过客。”

小佳打个哈欠,道:“不谈宁了,我们睡吧。”

早上点起床,一个小时以后,侯东就从岭西来到了沙议处市政府刚上楼,便遇到了副市长姬程,姬程主动道:“市委要来一位美女副书记,是宣传部的宁。”

侯卫东没有提起他已经见过了宁:“哦,好啊,沙州班子的性别严重失调,应该来个女领导了,男女搭配,工作才不累。”

姬程在省政府机关工作间长对其中的人和事很熟悉,道:“宁在省委省政府圈子里挺有名气|泼辣的女领导。”

“基层工作就得有点泼辣劲。”侯卫东一边走,一边平淡地道。

在很早以前卫东和李晶以暧昧的身份与姬程见过一面,这一次姬程调到了沙州此事便成了侯卫东的心病,好在姬程似乎已经忘记了数年前的一次偶遇。

姬程能忘,侯卫东却不能忘,他总是小心翼翼地与姬程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在办公室刚喝了一口热茶,侯卫东接到了宣传部长粟明俊的电话:“卫东,我们要新来一位副书记,省委宣传部文明办主任,女强人啊。”

听说是宁来当市委副书记,粟明俊的失望也就不翼而飞,他对这位女强人也是很服气的。

宣传系统里,宁一向强势,在省文明办开会之时,她批评人很直接,经常让人下不了台,也正因为这种性格,她在宣传系统就被人称为“宁中则”,或是宁夫人。

听到姬粟明俊介绍,倒让侯卫东对宁刮目相看。

正在想着宁的事情,新来秘书晏春平领导着组织部长易中达走了进来。

侯卫东没有想到组织部长易中达会亲自过来,与易中达握手以后,吩咐晏春平道:“上青林手工茶。

喝了校生铁柄生送来的手工茶,易中达赞道:“现在市面上的名茶贵得吓人,其实还不如上青林的茶味好喝,凡是益杨人,都好这一口茶,更别说侯市长在青林镇工作过。”

易中达来到沙州已经有些时间了,这是两人第一次面对面单独坐下来谈话。

“易部长,有什么事吗?”

“高建如今已是建委主任,不宜再继续担任南部新区一把手,组织部有几个建议人选,朱书记要求市政府分管领导提一提意见。”

这事与沙州选拔干部的常例不太符合,侯卫东脑急速地转动起来,笑道:“易部长太客气了,打个电话我就过来,你还亲自跑一趟。”

“这是应该的,南部新区是沙州经济发动机,选一把手一定要慎重。”

看罢组织部的推荐意见,侯卫东心如明镜,道:“朱仁义同志经验丰富,是南部新区一把手的合适人选,组织部选的人很合适。”

易中达收回了推荐意见,道:“既然侯市长没有意见,组织部就按正常程序进行了。”

等到易中达离开,侯卫东琢磨道:“这事相当有意思,朱民生笼络我的意图未免太强了吧。”

“易中达的话也很有意思,估计他心里认为提前与一位非常委副市长商议人事工作是非正常程序,因此才会脱口而出最后一句话。”他又想到:

当天下午,召开了市委常委会,所有常委对组织部副部长朱仁义出任南部新区主任一职没有意见。

隔了三天,在一个初春的暖阳,省委组织部将宁送到了沙州,宣布了省委的任命,当天晚上,省委组织部的几位同志参加了欢迎晚宴,宁以主人翁的姿态,发动了几个常委,将省委组织部几位同志全部喝醉。

又过了两天,省委宣传部长亲自带了几个人来到了沙州,有了省委常委坐镇,朱民生醉。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