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45章 人员配置(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黄子堤从秘书当到秘书长,再由副书记当到了市长,二十来年都在琢磨人,此时听到刘坤所语,自然明白其话外之意,他冷哼了一声,上了车。

见到黄子堤神色不对,刘坤知道刚才那句话不是时机,只是话已出口,无法收回,他只能满心懊恼地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心道:“难道侯卫东当真是我的克星,每次与他相聚总要倒霉。”

上楼以后,黄子堤已是神情如常,交待刘坤道:“这一段时间,我要各县去走一走,搞一次系统的调研”他想了想,又道:“先从三个区开始,争取一个月把区县走完。”

刘坤建议道:“那先到西城区。”

东城区刚刚闹完绢纺厂工,南部新区的班子正在酝酿调整之中,从西城区开始是很好的选择,黄子堤同意了刘坤的建议,道:“你就通知西城区,我们明天到西城区调研。”

黄子堤当了长以后,还是第一次到区县搞调研,西城区接到通知以后,区委书记何敏文不敢怠慢,召集了在家的区委常委开会。

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和政协地办公地点都在西城区。因此西城区被沙州人戏称为直辖区。在周昌全主政沙州后期。市委已经通过了将市委、市人大、市政府、和市政协搬迁地方案。此方案省里通过以后。按规定上报了国务院。恰在此时。周昌全调到了省里工作没有人跟踪此事。新任市委书记朱民生后来才意识到搬迁地重要性。这才继续开始跟踪此事。

此。国务院已经同意了沙州政府办公机关更改行政区位置。

作为西城区地把手。何敏文自然不愿意让四大家搬迁到南部新区。可是事至此。就非他所能决定。

他当过多年地区长此时当了区书记。仍然不喜欢讲长篇大论。他更喜欢讲经济问题。道:“黄市长是第一次调研。我们要作好充分地准备。随着四大家搬迁。市政府对西城区地投入将慢慢减少。大量投入将集中在南部新区。所以这一次调研很关键。我们要趁着区委区政府未搬迁之时多要一些资金。”

“下面我来分配任务。由区委办总牵头。制定迎接方案。先和刘坤科长联系么时候到市政府去迎接黄市长。走哪一条线路视察那几个点。什么时候开始汇报。在哪里汇报。中午在哪里吃饭。吃中餐还是西餐。喝什么酒中午是否需要休息。这些细节都应该弄清楚。”

何敏文对区委常委、区委办主任道:“接待工作和外交一样都没有小事。散会以后你就跟刘坤联系量把工作做细。”

“黄市长来视察,肯定要带着财政等几个要害部门的人们就要大张旗鼓地要钱,理直气壮地要钱,但是又要很聪明地要钱,区政府这边要好好研究,找到合适的理由,尽快报给我和耀东区长。”

“公安局要做好安保工作,等到路钱图出来以后,要安排便衣和警力。”

“市政管理委员会是新成立的单位,这一次要好好表现,把大街小巷扫得干干净净,沙州人都有打扫卫生迎客人的习惯,所以这不是做秀,是表达对客人的尊重,这是符合沙州传统的。”

何敏文讲完,区长黄耀东道:“刚才何书记做了重要指示,讲得很清楚了,核心问题就是钱,市里欠区里钱至少有七千万,这一次重点就要谈这笔钱。”

会议结束后,刘坤就接到了西城区区委办的电话,他道:“我再请示黄市长,等一会给你回电。”

刘坤来到了黄子堤办公室,正好遇到了黄子堤走出门,听了刘坤的报告,道:“明天上午九点,调研的具体问题你去问蒋湘渝,我不管这些小事。”

晚上,黄子堤来到了易中岭别墅,刚进门,易中岭和绢纺厂厂长蒋希东就迎了上来,见到了蒋希东出现在院子里,黄子堤微微有些不悦,道:“蒋厂长,你也是老厂长了,怎么搞得罢工?朱民生磨刀嚯嚯,你偏偏还把脖子伸了进去。”

蒋希东讪笑道:“产品在市场上不对路子,现在厂里正在努力调整,我们不比小企业,小企业船小好掉头,经营机制灵活,我们要更换产品,要费不少功夫。”

黄子堤到易中岭别墅来玩,一来是里面花样多,二来是这里僻静而安全,因此并不希望见到无关的人,更不喜欢不速之客,此时见到了蒋希东,忍不住瞪了易中岭一眼。

易中岭装作没有看见黄子堤的眼神,道”官场笔记好啊”

厂长带了些好东西,是从大山弄来的真正的野味,么能独享,所以请了黄市长过来品尝。”

蒋希东随着黄子堤和易中岭进屋,当黄子堤进卫生间之时,他脸上的笑容便消失了。

此时侯卫东和小佳开着车正在前往岭西,在下班之时,侯卫东接到了陈曙光的电话,让他到省城聚一聚,尽管陈曙光已经不是省委书记秘书,可是他是交通厅厅长,关系网深厚,侯卫东接到电话,还是二话没说,带上小佳,开着奥迪车直奔岭西。

金星宾馆对面的茶楼,陈曙光、朱小勇两家人都已经到了,小佳也方红线、蒙宁都混得熟了,坐在一起,先谈衣服,再谈美容,然后就聊到了麻将,小佳早有准备,她从小包里摸出两个小包,道:“这是两条薄围巾,花色还不错。”

方红线见是一个薄薄的小方盒子,也没有在意,当她打开盒子,打开却发现是挺大张的围巾,而且丝质细密,质地很不错,她是识货人,知道这围巾价值不菲,在脖了上试了试,道:“很漂亮,我喜欢,谢谢小佳妹子。”

蒙宁也挺喜欢张围巾,道:“今天还要来个姐妹,我还是把围巾收起来。”

能进入这个圈子的人,非即贵,小佳心里明白,却故意装用不好意思地道:“不好意思,我只想到了方姐和蒙姐。”

方红线道:“沙要来市委副书记,是原来省委宣传部的,叫宁,我们经常走动,很好的姐妹。”

黄子堤当上副市长以,沙州市委副书记的位置便空着,沙州市的几个常委都想争夺这个位置,最终的结果是来了一位空降女士。

对此人事安排,侯卫东没有听到任何响动,略略吃惊,道:“宣传部的宁,以前没有听说过。”

朱小勇道:“宁到省委机关还是有名气,一直负责外宣工作,挺精明能干的女强人,我们都称她为宁夫人,不过,他老公不是岳不群,是省人民医院的医学博士。”

侯卫东暗道:“能和朱小勇、陈曙光在一起的,当然也是精明能干的人物。”他心里琢磨着事,却并不多问。

过了一会,宁携其老公来到了楼上。

陈曙光道:“宁书记,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沙州市副市长侯卫东。”

宁三十五、六岁的样子,穿了一件短大衣,即雍容又从容,道:“我是久闻侯市长大名,最年轻的县委书记,最年轻的实职副厅级干部。”

侯卫东笑道:“欢迎方书记到沙州。”

宁把身边的男人拉过来,道:“这是我家里那位,在省人民医院上班,这是年轻有为的侯市长。”

小佳没有想到沙州会来一位年轻的市委副书记,打过招呼,她暗道:“宁最多比我大四、五岁,这些人也不知是怎么混上去的。”

她知道丈夫从乡镇最低层办事员一路奋头至此,是过五关斩六将,既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又有着机好的机遇,这才走到了副市长岗位,而宁又凭什么当了市委副书记?

宁没有与方红钱和蒙宁做在一起,她大大方方地坐在了朱小勇身旁,道:“我一直在省委宣传部工作,对基层情况不熟悉,还请侯市长多指教。”

侯卫东道:“岂敢指教,宁书记是省委机关下来的,见多识广,比我这种土八路强得多。”他暗道:“市政府这边除了姬程,多是本土干部,市委那边书记、副书记和组织部长都是空降干部,有些意思。”

宁很是健谈,与陈曙光和朱小勇分别聊了几句,又对侯卫东道:“我有个好朋友,在省报当记者,最近写了一篇《七年后重访开发区》,很有些影响,她以前在沙州报社工作。”

“段英是张小佳的大学同学。”

宁有些惊奇地道:“岭西还真是小,段英先生和我的先生在一个科室工作,晚上请他们来一起吃饭。”她笑着对陈曙光道:“陈厅长,我给你多请了客人,段才女,省报的美女记者。”

陈曙光潇洒地道:“记者是无冕之王,在交通系统有一句笑话,叫做防贼防记者,我开会时给他们纠正,交通系统矛盾多,更不能怕记者,而要主动出击,与记者们交朋友。”

总体来说,侯卫东对宁印象还不错,而且有陈曙光和朱小勇的关系,至少在市委这边会多了一个朋友,但是这个朋友是否可以信任,不仅要听其言,还得观其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