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43章 枝节(2)——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侯卫东接触网络还是比较早了,在瀛海威时代他就开始上网,但是他上网主要是发邮件,看新闻,偶尔用钱龙软件看看股票,他没有料到网络发展得如此快,居然在几年时间就达到了如此影响力。

回到了办公室,他打开电脑,到各个网站去溜达了一圈,这些全国知名的论坛往往是一片骂声,特别是遇到政府与群众发生了冲突,不分原因,对政府机关是高呼大棒加手枪,甚至有人建议用原子弹轰掉政府机关。

网络世界,每个人都有权力发表自己的观点,侯卫东心道:“网络发展得太快,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网络肯定会成为重要的监督力量,这是民主的表现,是一种积极的进步力量,只不过,由于隐匿了真名,人们在说出真实观点的同时,阴暗面也充分暴露了出来。”

网络,是一柄双刃剑,但是阳光面总是多过阴暗面。

人性,复杂让人以想象,但是总有一种向往光明的本能支撑着人类社会走向光明。

侯卫东在各个论坛转了圈,又回到了今日论坛。

《官商勾结,有资产大量流失》已经被置顶,网上是一片喊打声,侯卫东、蒋希东成为了两个反面人物,三十一岁的副市长,引起了网友们的高度关注,到了八百多跟帖以后,网友对侯卫东是一片置之声。

有位“松柏高千尺”的网民直试图帮着侯卫东说话,可是他的解释在众多置声中,如堂吉柯德一样可笑与无助。

侯卫东最初还颇为愤怒到后面觉得麻木且无聊了。他关掉了今日论坛。随手点开了邮件。

他和邮箱是了祝梅很多邮件。以前祝梅三天两头给他发邮件括在波士顿之时。大事小事总要发个邮件。可是回到了岭西。祝梅地邮件明显减少。

而侯卫东这一段时间行旬了选举东奔西走做了大量工作。当上副市长以后又迎面碰上了绢纺厂之事。他很少主动给祝梅联系。

此时点开了邮箱。意外地看见了一封陌生地邮件。打开邮件。是一首无头无尾地无题诗:

  • 来是空言去绝踪月斜楼上五更钟。
  • 梦为远别啼难唤~>被催成墨未浓。
  • 蜡照半笼金翡翠麝熏微度绣芙蓉。
  •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

“谁会给我寄诗?只能是她了。”侯卫东读了一遍这首诗细细体会了此诗的意境,莫名的情愫如春风一般浸入他的心灵,在他认识的人之中,极少数人知道这个邮箱,除了祝梅,还是郭兰知道这个邮箱。

当最后一点烟灰也落进了烟灰缸卫东给这位无名氏回了一封信。头脑里记不住几首诗,他便没有班门弄斧,打开文档,写了一个感叹号,然后将这个文档作为附件回了过去。

郭兰寄出这封邮件以后,心里直跳会觉得后悔自己莽撞,一会又担心侯卫东读不明白,

马上要到了开会时间,郭兰抱着隐隐的希望打开了邮箱,居然看到了一封回信看着“HWD”的三个拼音,她知道侯卫东确实看懂了自己的信管天气挺冷,她仍然沉得脸上有些发烧道:“郭兰啊郭兰,你为什么要寄些莫名其妙的诗给侯卫东可是有妻子的人。”

看到孤零零的感叹号,郭兰楞了一会,她很理解这个感叹号的意思,心情有些暗淡,稍坐片刻,便拿起了笔记本,神情严肃地来到了会议室,会议室马上要招开部委会,研究近期的一些人事问题,等到研究妥当,便要同莫为民一起,向曾昭强报告。

侯卫东发了“感叹号”以后,便将“感叹号”丢在了脑后,他给顾小攸打了电话,道:“顾主任,银行这边联系得如何?”

顾小攸被朱民生呵斥了几句,哪里再敢稍有懈怠,道:“我同工行的朱行长联系了,他是不太愿意,左推又挡,我拿了朱书记的尚方宝剑,又明确表示,如果这次工行不贷款,财政这边的钱就不存在工行,朱行长这才松了口。”

听到银行贷款落实了,侯卫东这才松了一口气,道:“但愿这是最后一次给绢纺厂贷款。”

顾小攸道:“侯市长来分管企业,肯定能解决绢纺厂的问题。”

这句话不咸不淡,极没有营养,侯卫东没有指望着当上副市长就收复一帮小弟,客气地道:“顾主任多费心了,以后绢纺厂的事情你还得多出主意。”

得到了准确消息,侯卫东又给绢纺厂厂长蒋希东打了电话,他要班子成员进行集团谈话。

蒋希东接到电话,黑脸更黑,声音中一幅公事公办的音调,道:“侯市长,是我们班子到市政府,还是你到厂里来视察。”

侯卫东很肯定地道:“我到厂里来。”

“请问侯市长是什么时候来?”

“十分钟以后。”

蒋希东吓了一跳,忙道:“班子成员不齐,而且生产还没有恢复,能不能改天到厂里视察。”

侯卫东道:

关系,我想看看今天的真实情况,十分钟在办公室见这句话,他就挂断了电话,走到了办公室门口,对着任林渡招了招手,道:“任科长,跟我走。”

任林渡正在聊得高兴,听到侯卫东招呼,连忙跟了出来,道:“侯市长,我们到哪里去。”

“跟我去绢纺厂。”

下了楼,侯卫东换了笑脸,道:“林渡,你又在聊什么?”

两人面对着,任林渡就放轻松了,道:“能聊什么南海北地神吹。”

在93年读青干班时,侯卫东觉得任林渡的社交能力无人能比,可是在2002年的今天,他的观念变化了党政机关,如果不是领导,口齿伶俐没有用对地方就是极大的问题。

来到了绢纺厂门口,侯卫先是留意了在家属院外面的大棚子,由于是上班时间,大棚子显得稍有些冷清,不过仍然有不少人在里面晃动着。

蒋希东带、七个干部模样的人守在厂区门口,等到侯卫东下车,他大步走了过去:“欢迎侯市长视察绢纺厂。”

侯卫东问道:“生产还正常?”

蒋希东道:“今天厂领导分别去做了作,下午就能陆续开工。”

侯卫东点了头,用目光与几位干部打了招呼,才道:“我分管企业,这里就是自留地,不叫视察叫做认路。”

蒋希东又道:“侯市长,我们到室,班子给你集体汇报,请你作重要指示。”

“别这么客气,我过来就是商量工作,不必加上汇报和指示家就是商量工作。”侯卫东又道:“今天我先走马观花地看一遍厂区,然后请大家谈一谈想法。”

侯卫东不过三十来岁,在一群四、五十岁的厂领导面前显得很是年轻,可是他在里面游刃有余,很是从容。

这让暗中观察的任林渡感到颇为气馁道:“想当年,侯卫东在青干班上不过就是一个配角当了几年领导,居然连气质都大变了他的运气真太好了。

侯卫东和蒋希东肩并肩亲切交谈着,班子成员跟在身后前面是厂宣传处的同志在拍照。

在侯卫东的想象中,绢纺厂的情况应该很糟糕,但是进了厂区,他便发现厂区特别干净,绿化也搞得好,走到车间,只有几个工人在里面搞维修,侯卫东顺手在机器上摸了摸,机器上没有多少灰尘,触手的机器一片瓦蓝。

“这机器很新。”

蒋希东道:“这是前年买技改时买的机器,在岭西省处于领先水平。”

侯卫东在厂区走了一圈,大家坐在了会议室,他沉默了一会,道:“我想问一个问题,绢纺厂设备好,又有几十年经验,为什么工人会罢工?请诸位回答我这个问题。”

几个厂领导面面相觑,蒋希东正在开口,侯卫东做了一个阻止的手势,道:“蒋厂长和我交流过了,你最后作总结发言,我想听听其他领导同志的想法,今天是小范围的交流,我想听真话,听干货。”

等了一会,一位戴着眼镜的胖子道:“我是分管供销的副总经理,叫成永贵。”他自嘲了一句,道:“此成永贵不是彼陈永贵,那个陈永贵是副总理,我这个成永贵是副总经理,差之毫厘,缪之千里。”

“我是副总经理,如果套行政级别,至少也是处级吧,前些年,亮一亮沙州绢纺厂的牌子,一路顺风,办事容易,吃香喝辣,确实过了几天好日子,现在大中型企业日子不好过,信用就如高台跳水,从跳台上落到了水里面,而且是落在了水池的最深处,现在都还没有浮出水面,我去联系业务,不少老朋友避而不见,唯恐沾上手,堂堂处级干部比不上个体户,比不上乡镇企业小老板。”

说到这里,侯卫东插话道:“这个观点,如果放在了前几年,是符合当时现状的,现在国有企业改革这么多年,除了所有制未变,该松的绑都松了,该放的权都放了,我们不能再抱怨市场了。”

蒋希东对侯卫东一直带着“外行领导内行”的观念,当听到“所有制”三个字之时,他暗自吃了一惊,道:“侯卫东此人眼光毒,小觑不得。”

这时他又想起了易中岭说过的话:“侯卫东心狠手辣,油盐不进,他来分管企业,老兄可要留点神,成津的老方县长、李东方、方杰,三个家庭灭,三条命就丢在了侯卫东手里。”

蒋希东心有不甘地想道:“难道,真要和易中岭合作?”

成永贵被侯卫东抢白了一句,神情不变,继续道:“我们在外面打开销路要低声下气,回到了家里仍然要拜婆婆,哪怕是政府机关的办事员也能卡住我们的脖子。”

侯卫东皱了皱眉毛,道:“成总,我们是内部交流,这些情况我都了解,说点干货,为什么销不出去,是产品质量不行,还是销售渠道的问题,或者国际国内行情,一是一,二是二,实在一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