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42章 枝节(1)——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东城区区长欧阳胜特意来汇报了一次工作,当侯卫东在给周昌全当秘书之时,他还是东城区副区长,没有资格向周昌全汇报工作,因此与侯卫东并不熟悉,他想趁着这一次处理绢纺厂事件,与侯卫东搭上关系。

明眼人都看好侯卫东,三十一岁的副厅级实职领导,以后想不发达亦难。

东城区针对绢纺厂的维稳方案做得很细,除了基本框架以外,还安排了街道干部联系几位在罢工中表现积极的工人,目标是“看死盯牢,不让这几人脱离视线范围,确保春节期间不上访。”

信访制度原本一条让群众反映诉求的渠道,可是传统文化中有清官意识,而且清官的官越大越好,在当代社会博弈的结果就是老百姓遇到了事情总喜欢到岭西省和首都上访,不堪重负的上级机关制定了一条政策:“凡是出现了到首都上访或是集访,当地领导要负责任,有的地方还搞了一票否决。”

这个制度其理论上来说充了矛盾,从现实角度就成了上访群众的救命草,成为各级政府头上的绳索,而且每到节假日和重大节日,这根绳索就越拉越紧,让各级政府喘不过气来。

东城区老区,面临的矛盾特别多绳索勒了多次以后,东城区政府具有了丰富的与上访户周旋的经验,制定这个防范方案是得手应手种措施是一应俱全。

侯卫东做过县委书记,很理解东城的做法对一票否决也有自已的看法,只是这种看法不能在欧阳胜面前表达得很明显,他笑道:“欧阳区长方案绝对可以当成防范案例,我没有意见,只是执行之时要注意方法要引起反感。”

他又叮嘱道:“春节之前。:财案件特别多。要注意搞好综合治理。联防队要增加夜巡时间。另外。对于绢纺厂特别贫困地工人家庭可以通过各种渠道进行救济。”

欧阳胜道:“绢纺厂地困难职工多了。难救助完。”

侯卫东此时想到了李晶建立救助网站。道:“在目前这种情况下。帮助一人算一人。现在还有民间渠道以整合这些资源。”

“那我先弄一个绢纺厂贫困人员名单。”

“这事还需要商量。在弄名单之时暂时不要说明目地。”

欧阳胜又道:“我们东城区困难企业特别多。绢纺厂属于大型企业死地骆驼比马大。日子还相对好一些一个街道工人地工人。破产后更穷东城区工作。受地罪比别人多。成绩还比别人小。不公平啊。侯市长还是要抽空多关心我们东城区地干部。”

如今领导任期不过五年,为了在任期内尽快出政绩,领导都很重视抓开发区建设,毕竟在一张白纸上容易绘出最新最美的图画,而老城区基础条件差,要改造就必须得拆迁,拆迁是大麻烦,大部分领导都不愿意去碰。

在这种指导思想下,各地资金将最好的干部用在了开发区,将资金向开发区倾斜,老城区只要能维持就行。

侯卫东知道欧阳胜所说是实,他做为副市长上升得太快,没有多少基础,也愿意跟欧阳胜这些实权派人物接触,就爽快地道:“安排在晚上,中午喝酒不能尽兴,晚上我和欧阳区长好好喝一杯。”

欧阳胜喜滋滋地道:“侯市长,那晚上就不见不散。”

侯卫东将欧阳胜送到门口,正准备出门,接到了粟明俊的电话,道:“卫东,我办公室有电脑吧,你看一看今日论坛,上面有反映绢纺厂罢工的帖子,我让小戴来给你打开。”

宣传部戴玲玲以前在成津宣传部工作,认识侯卫东,她来到侯卫东办公室以后,找到了今日论坛,侯卫东见到了粟明俊所说的帖子,帖子标题很醒目——《官商勾结,国有资产大量流失》。

戴玲玲在一旁解释道:“后面跟帖子的骂得太脏了,侯市长可以不看。”

侯卫东回头对站在一旁的戴玲玲道:“谢谢你,我慢慢看。”等到戴玲玲离开,他道:“请顺手关门。”

第一条跟帖就是“一群贪官,全部枪毙。”

……

“妈的,工人的血汗钱就被政府挥霍了,道德退化到3年前。”

“把当官的拉出来,一个一个枪毙肯定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一个肯定有落网的,这句话说得太好了。”

“也不能一概而论,国营企业走到今天,有各种原因,资金短缺、体制不顺、包袱沉重,还有个体户的

纪,责任也并不在现在的国有企业领导人。”

“楼上是奸细,拉出来亮相,女马个P。”

“分管企业的副市长侯卫东在晚上把工人代表叫到市政府开了黑会,收买了代表,这些拿了钱的代表就被收买了,居然替ZF说话,看来有钱能使鬼推磨。”

“侯卫东是全省最年轻的厅官,就是给周昌全提包端茶的角色,居然当上了副市长,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侯卫东还是不错的,在成津收拾了以李东方、方杰为首的黑势力……”

“楼上的肯定是萝卜的,帮着大贪官说话,秘书党都是小白脸,有几个好东西,听说侯卫东是靠着他老婆的关系才由乡巴佬变成了沙州城里人。”

“楼上sb,鉴定完毕。”

“我问候楼上十八代女性,现当官的有几个好人,官员**得令人发指,侯卫东这么年轻当了副市长,肯定是行赌,为什么没有人查他的经济来源。”

“侯卫东高官子弟,据说爸爸是省领导,这个社会是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

“绢纺厂大老爷们,有没有姓陈的,有有姓吴的,坚持罢工,直至最后胜利。”

“权力的傲慢已经无耻了极点,盗窃国家财产已经到了随心所有的地步,我不知道老百姓的明天要怎么过?”

…………

侯卫东平时挺忙,用电脑主要是看闻以及收邮件,很少到论坛来闲逛,此时见到网上不着边际的漫骂,刚开始是摸不着头脑,后来又是愤怒难平,他试着回复帖子,结果又需要注册,想着要注册,他又有所犹豫。

“粟部,我是侯卫东,刚才看了帖,跟贴大部分都是没有根据地泄愤,主贴更是一派胡言,没有经过调查,全凭臆猜。”

粟明俊道:“刚才小戴也将这个论坛给朱书记打开了,朱书记很生气,很快要召集相关人员的会议,研究如何制定措施,挽回影响,防止扩散。”

侯卫东是直接当事人,他做了大量基础工作,却被人拎出来当了靶子,此时他唯有苦笑,道:“这些帖子不符合事实,能否做工作将主帖删除。”

“这事恐怕不太好办,发帖人是匿名,跟帖的人来自天南海北,而且这些大网站,我们市级宣传部长没有这么大的能量。”粟明俊当了宣传部长以后,网络舆情成为了一个让他头疼的事情,网络门槛低,无孔不入,真假掺合,群众参与度高,影响面大,稍有一慎,就弄成了全国性的新闻。

侯卫东与粟明俊通电话不久,就接到市委办的开会通知。

走进了办公室,市委办工作人员便送上厚厚一叠打印稿子,这是市委办专门复制下来的《官商勾结,国有资产大量流失》主帖以及跟帖。

侯卫东看着厚厚的稿子,对坐在身边一脸苦瓜相的宣传部副部长朱介林道:“朱部长,这完全是造谣,市政府正在制定方案,现在搞得沸沸扬扬,不利于我们解决问题。”

朱介林是负责外宣的副部长,他无奈地道:“我们与这些大网站接触了,他们态度很硬,为了维护新闻的公平透明,一般不会撤掉主贴。”

侯卫东知道宣传部的难处,道:“网站追求点击率,恨不得四处风声水起,我们地方是要追求平安,网站和我们完全是不同的目的,很难搭成共识。”

侯卫东对宣传部的难处很是理解,一是他确实理解,二是他是副市长,管不了宣传部,但是,市委书记朱民生黑着脸到了会场,就发了一阵雷霆之火。

朱民生将厚厚的打印稿拍在桌上,道:“这篇文章完全是胡编乱造,宣传部必须在明天将这篇贴子撤下来,宣传部是做什么的,就是要搞正面宣传,做好舆情控制,这就是两只手,两只手都要抓,两只手都要硬。”

等到朱民生发了一通火,朱介林期期艾艾地道:“朱书记,我们与网站进行过沟通,他们态度很强硬,坚决不肯撤帖子。”

朱民生冷冷地道:“你们换不掉帖子,难道省委宣传部也换不掉,办法总是有的,只是能不能想到,这是你们宣传部的职责,难道让我这个市委书记亲自去撤掉一条帖子。”

“这是事关着沙州是否稳定的大事,我们做十次正面宣传,其效果被一条负面的帖子毁掉了,在座的同志们都是负责一条战线的领导,讲政治是永恒的主题,我在这里表态,只要你们做好了工作,编制、资金,都可以解决。”

朱民生作了一个用力的手势,道:“但是,我必须要效果。”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