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41章 受命(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工人们难得在如此近距离见到市长,虽然是副职,可是工人眼里没有多大的区别,大家七嘴八舌,反映了不少事情,这些事情大多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也有许多捕风捉影之事,质量与昨天晚上工人代表的谈话差得太远。

侯卫东将昨天五点给工人们讲了,这才出了门。

张远征热情地给工人们倒水泡茶,在老邻居的一片恭维声中,他心里特别满足,送工人出门之时,道:“我们都是老邻居了,你们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侯卫东坐车朝市政府走,透过车窗,便发现不少工人模样的人走在大街上。

其实大街上工没有增多,也没有减少,只是侯卫东关注点集中在绢纺厂身上,因此才会注意到街道上的工人。

黄子堤眼睛有些血丝,昨疯了两次,让他累并快乐着,他仔细思考了绢纺厂的事情,当刘坤进来送文件之时,他吩咐道:“请侯市长到我办公室来。”

刘坤将牛倒进了瓷杯子,放在黄子堤桌上,道:“黄市长,喝些牛奶,这是阿姨交待的。”

放下牛奶,他走出了黄子办公室,并没有直接去通知侯卫东,而是坐到自己办公室给秘书科打了电话,道:“请通知侯副市长,到黄市长办公室来。”

接电话地人是市政府办地老员工强。他看了来电显示。朝着坐在对面桌子地任林渡道:“给主要领导当了秘书。连脾气也涨了地办公室距离侯市长地办公室。也就两个门地距离。还打电话让我去出通知。”

这两天。任林也受了刘坤地鸟气嘿嘿笑道:“这是有原因滴。刘坤和侯卫东在大学时是同班同寝室地同学。毕业后。刘坤地爸爸是益杨县委常委、宣传部长。他发展得比侯卫东要好。曾经在青林镇当过镇长助理。那时侯卫东还是白丁。在选举之时。侯卫东跳票当了副镇长刘坤挤了下去。这就是他官场生涯地**。”

胡强听得楞楞地。道:“难怪刘要通知我去请侯市长。不过话又说回来。该认输就得认输。侯市长和刘坤已经完全是不同层次了。”

两人议论了几句胡强这才出门去找侯卫东。他以前看到侯卫东只是一个抽象地领导。今天听到了任林渡地简短而准确地故事。侯卫东在他眼里就立体了许多。

胡强刚走回办公室。又接到了刘坤地电话。“黄市长在办公室等着。你去出通知没有?”

“刘科长已经出了通知。”

“那怎么还没有过来?”刘坤知道侯卫东还有挺利索的一个人,就有些怀胡强没有及时通知。

“我已经出了通知,侯市长为什么没有过去,这是领导的事情,我们当下级的怎么好去催促。”

刘坤放下电话备亲自去通知侯卫东,就见到侯卫东手里拿着笔记本走了过来两人在走道上面对面相遇,刘坤无法躲避:“侯副市长,黄市长请你过去谈事情。”

侯卫东心里正在想着如何汇报绢纺厂的事情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

“哎,该死,把称呼侯卫东为侯副市长,下次一定喊侯市长。”看着侯卫东走远,刘坤在心里有些自怨自艾,可是看到了他淡漠的神情,心里又很恼火,暗道:“不就是一个破副市长,有什么了不起,谁笑到最后,谁才是胜利者。

虽然生气,可是刘坤心里明白,全市四百多万人口,要爬上副市长的位置,除了努力外,还得有狗屎运,侯卫东先后当了县委书记、市委书记的秘书,这就是狗屎运,而自己通过不断努力也终于当上了市长秘书,算是踏上了狗屎运的边缘。

刘坤暗自为自己加游:“一定要把握住机遇,不能辜负这一次的狗屎运,记着,下次一定要喊侯市长,不把加上副字。”

在市政府办公室,只有刘坤一直称呼侯卫东为侯副市长,这是最正确的称呼,但是也是大家都不采用的称呼方式,把“副”字加在里面,实在是有些刺耳。

季海洋耳朵长,已经听到其他秘书说过此事,他将此事给刘莉交待了,刘莉特意去找了爸爸,退居二线的原宣传部长刘军来到了市里,专门找刘坤谈了一次话,刘坤已经承认要改口,可是今天与侯卫东迎面而见,他还是将“副”字脱口带出。

喊出“侯副市长”以后,他进行了激烈的思想活动,这个心理过程虽然复杂,实际上也不过就是拿着本子到了

办公室的这一小段距离。

“卫东市长,才上任就遇到棘手事,这是对你的考验啊。”黄子堤态度很好,呵呵笑道:“卫东其实是年轻的老领导了,这点小风波在你面前不过是小菜一碟。”

侯卫东把笔记本放在桌上,道:“春节将至,我担心事情处理不好,会造成大的影响。”

黄子堤道:“这是国有企业的老毛病了,以前我在当市委秘书长时,周书记就让我到绢纺厂搞过调研,当时各县的丝厂和绢纺厂都要纷纷破产,市绢纺厂在行业内就一枝独秀,此一时彼一时,如今市绢纺厂也要走上县绢纺厂的老路了。”

侯卫东琢磨着黄子堤的意思,试探着道:“春节前只能是保平安了,对绢纺厂整改得放在年后。

“我同意你的观,春节前全力保稳定,处理办下午的意见我完全同意,可是由政府去协调银行贷款,解决工人们的过年钱,具体的生产还得由厂里领导来负责。”黄子堤又道:“国营企业是老大难问题,迟早要彻底解决,可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有一个水到渠成的过程,太早太晚都不利于解决问题。”

“周书记在任上之时,一直;要彻底解决绢纺厂问题,关、停、并、转等几套方案都提了出来,最后他仍然没有下定决心,毕竟全厂六千多职工,真要是破产了,将会在沙州引起一系列社会问题,周书记当时说了八个字,一是积累难返,二是千万慎重,现在我仍然记得起周书记说话时的表情和语气。”

“组织上让来市长,我现在才能体会到周书记当时做出选择时的心境。”

黄子堤是周昌全的大管,侯卫东是周昌全的大秘,在周昌全时代,两人关系处理挺好,后来是因为利益而渐行渐远,此时,黄子堤在办公室提起了共同为周昌全服务的日子,这让侯卫东有些迷惑,他一边听着,一边暗自琢磨着,信一半,猜一半,已经成为了侯卫东的习惯性思维。

“黄市长,你放心,绢纺厂的问题有国制的问题,包袱重,成本高、机构大,也有市场风险的问题,还有不平等竞争的问题,我会慎重行事,凡是重大决定,一定会依照组织程序,先汇报再行动。”侯卫东与工人们谈话,收集了不少线索,从法律的角度,有些事情完全可以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此时听明白了黄子堤的态度,他将这些线索埋在了心中。

将公事谈完,子堤话题转移到私事上来,道:“你的大哥娶了蒋笑吧认识蒋笑的时候,她还在读幼儿园,一转眼时间,小姑娘已经嫁人了。”

侯卫东道:“嫂子已经怀孕了。”

黄子堤亲切地道:“我和厚石是老朋友了,我在市委办公室,他在市政府办公室,经常都有往来,如果不是年龄大了,厚石还有发展前途,蒋秘书长不错,只是与厚石相比,还差了一些经验。”

坐在一旁服务的刘坤有些惊讶,黄子堤只有在喝了酒以后,话才特别多,而今天,他显然并没有喝酒。

谈了一个多小时,侯卫东才离开了黄子堤办公室,走到了门口,见高建站在走道上,等着给黄子堤汇报工作。

高建将侯卫东拉到了门口,低声道:“我今天要向黄市长汇报梁亚军的事情,你也记着帮忙撮合。”侯卫东道:“你放心,我不会乱说乱动。”

高建与侯卫东匆匆说了一句,见到了门口的刘坤,道:“刘科长,你好,黄市长有时间吗,我给他汇报工作。”

刘坤平平稳稳地道:“黄市长等一会要开会,最多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

高建笑着道:“半个小时,足够了。”

侯卫东回到办公室,想着高建的事,心道:“高建找错了庙门,朱民生还想着要让南部新区发扬光大,怎么会轻易让人染指一把手的位置,这也说明朱民生对高建不太满意,否则高建应该能够摸到朱民生的心思。”

有了这个判断,侯卫东打定主意不为梁亚军说话。

他转念又想起了易子堤的谈话,暗道:“听说易子堤是省长朱建国推荐的,杨森林是朱建国的晚辈,我大哥与蒙厚石成了亲戚,我则间接与朱建国攀上了关系,这样看起来,沙州市政府都和省长朱建国有着密切关系,说不定还会被人封一个朱家帮。”

想到这里,他又有些担心,被人打上派性的标签,有好处,但是更多是弊端。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