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加入收藏,方便下次阅读:
分享到: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人人网 网易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搜藏 复制网址

二号首长第635章 谈话(3)——请记住域名: www.erhaoshouzhang.info

高建没有想到侯卫东带着一帮子岭西记者来到了脱尘温泉,将记者安置好以后,他将侯卫东拉到了一旁:“侯市长,怎么还有记者护架。”

侯卫东笑道:“你得好好感谢我,我经过南部新区,正好看见这几位记者在开发区里拍照,他们都是我的熟人,是来重访开发区的,我就把他们正式请了过来,这些记者都是双刃剑,关系好了,能帮你办不少事情,关系弄得僵了,四处散风点火,麻烦。”

高建完全明白侯卫东的意思,道:“侯市长这是在帮南部新区,我会办好此事。”

高建出去找办室的人,侯卫东回到了小会议室。

段英与几年前在绢纺厂比,已经脱胎换骨,她戴了一幅眼镜,脖子上围了一条小方巾,很有女性知识分子的气度。

“侯市长,你可我们沙州学院的骄傲,近十年的毕业生中,你的职务是最高的。”

侯卫东谦虚地道:“我觉得不能这算,沙州学院出来的专家教授和其他行业的知识分子不少,他们才是沙州学院的骄傲。”

两人曾经数度春风。如各有自己地人生。恰好两条铁轨。曾经交错过。然后各自沿着自己地轨道继续前行。奔向不同地终点。这是成熟社会成人间最好地游戏。

“几年前王辉主任对全省发区地采房获得了极大地成功。全市星罗棋布地开发区终究只剩下了十六个。这是媒体地力量。”

英道:“我们在全省走了一大圈。大部分关闭地开发区又恢复了。包括成津县曾经被关闭地开发区在也重新搞了起来。只不过换了一个名字。”

侯卫东笑了笑。道:“当时我是成津县委书记。成津要发展。必须要有合适地载体经济实验区是必由之路。我无法选择。”他开了个玩笑:“这是私言。不能出现在公开地报纸上。出现了我也不会承认。”

段英虽然远离了侯卫东。却一直在关注着侯卫东地发展每个星期都要专门到图书馆去看《沙州日报》和《成津日报》。对侯卫东公开地事情了解得基本情况。随着对社会越来越深对侯卫东越来越赞赏。这不是女人对男人地赞赏。而是一位新闻工作者对一位地方官员地肯定。

“每一件事情都有背后地推力。我能否这样理解地为了重新启用开发区。主观上是为了政绩。而为了政绩是为了升迁。”

侯卫东对段英的直接印象是丰满的身体,在思想上并没有过多的认识,今天与之交谈,不觉有些惊奇道:“段英这几年很有进步,看问题脱离了女性的眼光实而有洞察力,这是和她的经历、职业有关。”

正谈着高建笑呵呵地走了进来,后面跟着脱尘温泉老总水平平先道:“侯市长,欢迎到脱尘温泉视察。”又道:“欢迎省报的大记者到脱尘温泉检查工作。”

水平本是商人,由于脱尘温泉接待了不少领导,他也就学会了不少官腔,这两句欢迎语是脱口而出,很是自然。

段英、刘瑞雪询问了高建一些关于南部新区的问题以后,水平在一边道:“到了全省最好的温泉,各位领导怎么坐在岸上谈话,我建议泡一泡温泉,边泡边聊。”

水平又对侯卫东道:“请侯市长指示。”

侯卫东看着水平一本正经的样子,道:“我哪里有什么指示,征求客人的意见。”

水平又道:“各位大记者,入乡随俗,检验岭西省最好的温泉。”

段英与刘瑞雪对视一眼,段英大大方方地道:“脱尘温泉是全省最好的温泉,我早就来泡过了,既来之,则安之,听从主人安排。”

水平老总见岭西报社的漂亮记者妹妹点了头,连忙安排服务员带领导和女士们去换衣服,在贵宾间,所有衣物都是高档货,而且是一次性使用。

在男宾室,高建看着侯卫东腹部的肌肉,道:“侯市长,你有什么秘诀,当了副厅级干部还没有把肚子长出来,你看看我的肚子。”

高建肚子上堆满了肥肉,很有些规模了。

侯卫东笑道:“第一是人到中年,新陈代谢缓慢,容易发胖,第二是天天坐车,缺乏必要锻炼,第三是应酬太多,装满了酒肉。”

高建拍了拍肚子,道:“关于减肥的计划我做过无数次,回回都落空,我们这样的干部国,要么求人,要么被人求,总之都要吃饭,我现在最想每天晚上喝稀饭。减肥就用艾米粒古方瘦瘦包

这是他的心里话,说到此,高建觉得失言了,道:“当然卫东市长这种客人,我是举双手欢迎。”

侯卫东哈哈笑道:“你别解释,越解释越黑。”

几人说说笑笑到了贵宾厅,贵宾厅也就四十来个平方,水面热气腾腾,将白毛巾挂好

东和高建等人就下了水,外面世界寒风袭人,热水在,很快全身的毛孔就张开了。

段英和刘瑞雪换好了泳衣说笑着出来,毕竟是大城市来的,谈笑间丝毫没有半点扭捏之态,在男人们**裸的目光中坦然下水。

透过薄薄的水雾,段英浑园的身体出现在了侯卫东眼前,侯卫东尽管心里十分阳光,还是被丰满的胸部刺激了一下,起了小小的反应。

贵宾池只有一间大层那么大小,侯卫东、高建、杜成龙坐在一面,段英和刘瑞雪坐在另一面,三男两女依靠着一池热水而暧昧地聚在一起,温暖而暧昧地说着话。

在整个泡澡的过程中,男人和女人们渐渐也交换了位置,侯卫东和段英肩并肩坐着,两人都很是克制,只是用光打量着对方。

当准备起身之卫东眼光快速地滑过水面,停留在段英身上数秒,段英飞快地用腿碰了碰侯卫东,慢慢地站了起来。

两人都明白此生再无重~聚的道理,站起之时互相打量着对方的身体,眼光中**不多,更多是对自己青春的回忆。

重新换上衣;以后,水平老总在高建的吩咐之下,暗地里给三人送上红包英是主任,红包就要厚一些。这是在采访中经常会遇到的事情,段英看着红包并不厚就没有推辞,顺势将红包放进了自己的口袋里。

离开之时,高建又问:“你知道那位导分管南部新区?最好是侯市长,若真是你我就烧了高香。”

在没有正式公布市长公之前,侯卫东不会轻易地承认此事,他含糊地道:“你是南部新区的一把手,我不管分管那一块工作,都要和你打交道,你可要支持我的工作。”

等到正式分工宣布以后建看着侯卫东的分工,对枕边人道:“果然是侯卫东发管南部新区人很钢,以后办事得小心一些。”枕边人抱紧了高建:“我就是挖些土石方,粗笨活润也不高,你和侯卫东关系不错,难道他这点面子也不给。”

建道:“南部新区是一块大肥肉,我这位一把手要应付方方面面的人,就是坐在了火药桶上,不敢稍有松懈,让你来挖土石方,这已是底线了,你别小瞧了土石方,只要挖着市价来坐,还是很有赚头的。”

枕边人头靠在高建胸口,道:“你放心,我没有野心,能坐点土石方就行了,简单劳动,简单赚钱,我就满足了,只是做了土石方,你得给工程老板打招呼,及时给钱,别拖我。”

高建想着侯卫东面容,有些走神。

侯卫东在星期六,抽了时间来到了省城,陪着周昌全打了网球,在吃晚饭之前,侯卫东抽空向周昌全报告了市政府的分工情况。

“呵,有意思,让你管南部新区。”

侯卫东道:“周省长,南部新区如何管,请您指点小侯。”

南部新区是周昌全一手搞起来的,他很熟悉那边的情况,想了想,道:“目前省里掌控各地的核心激励制度是官员之间的政绩竞争,很多学者用地方政府间竞争来解释岭西过去十几年的经济高速增长,但这里的竞争并非发生于政府之间,更多地是地方官员为了升迁而进行的竞争。”

“这种模式有短期效应、政绩工程等弊端,但是这种模式能充分调动各地的积极性,总体来说是利大于弊,如果没有这种模式,你觉得应该如何调动各地积极性?”他挥了挥手,道:“假话、大话、空话是不能发展经济的,必须得实干,当前模式其实也是省委省政府的合理选择。”

获得了新一届五年任期,周昌全精神状态明显比前一阶段好转,又有了当沙州市委书记之时的模样。

侯卫东如海绵一样,静静地吸取着周昌全的从政经验。

“过去十几年来,经济增长被当作最重要的政治任务,上级主要以GDP和财政收入增长速度作为考核下级官员的主要指标,官员们当然也就围绕这个“锦标”展开了激烈竞争,那么,官员会选择何种竞争策略?在投资、消费、出口三个GDP~构成部分中,由于官员任期过短,天然会选择投资见效最快的——投资,这也就是各地纷纷要搞开发区的内在原因之一。”

“小侯分管南部新区,所有工作围绕着这个目标来开展,自然也就符合了主要领导的执政方针。”

侯卫东想了一会,暗道:“周书记所说是正确的,如果我当了市委书记,也会狠抓南部新区的工作,这是见效最快、最容易出政绩的地方。”

两人正在深入交流,柳洁敲了敲门,道:“两位领导,客人都到齐了。”

侯卫东站起身,真诚地道:“听周省长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回去如何操作,也就心中有数了。”

« »